嘉甸拿高速公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Gardiner Shield.svg
嘉甸拿高速公路
Gardiner Expressway

由多倫多市政府管理
市立高速公路
長度: 18公里(11英里)
落實年份: 1955年–1966年
地點
所在市: 多倫多
交匯處
西端: Ontario 427.svg 427號省道
Ontario QEW.svg 伊利沙伯皇后道
東端: DVP Shield.svg 當河谷園林公路

嘉甸拿高速公路英语Gardiner Expressway)是加拿大安大略省多倫多市的一條高速公路,西端於怡陶碧谷與427號省道和伊利沙伯皇后道交匯,東端則於多倫多市中心東南角與當河谷園林公路交匯,走綫大致跟隨安大略湖的湖岸綫。

此公路以大多倫多市首任主席嘉甸拿(Frederick G. Gardiner)命名。含伯河以東的路段從1955年至1964年間由大多市政府動用省政府提供的款項修建而成,來回合共六條行車綫,時速限制為90公里;含伯河以西的路段過去則屬達致省道資格的伊利沙伯皇后道,來回合共十條行車綫,時速限制為100公里。公路現時全綫由多倫多市政府管理。

隨著公路的狀況漸趨殘舊,市內各界亦提出不同的解決方案,包括將公路拆除或把市中心內的高架路段改為地底路段。當河以東的高架路段於2001年拆除,而市政府現在則研究拆除介乎渣佛士街和當河之間高架路段的方案。

歷史[编辑]

規劃[编辑]

此公路的規劃工序在大多倫多市政府成立前便已展開;當時項目名為湖濱高速公路(Lakeshore Expressway)。二戰後大多倫多地區每年增加約5萬名居民[1],私家車數目亦隨之上升,來往多倫多市中心和西部衛星城鎮的道路不時出現交通擠塞的局面。有見及此,多倫多市政府規劃部於1947年5月提出興建一條四綫公路來往含伯河和當河[2]。市政府工務委員會於同年11月通過方案,計劃動用600萬元興建一條西起加拿大博覽會(CNE)會場、東至艦隊街的四綫公路,但方案仍需交由市民公投取決[3]。計劃並獲市政府財務委員會通過,但市議會經過11小時的討論後否決了方案,並將方案交回財務委員會檢討[4]。財務委員會被告知公路沿綫的橋樑因鋼材短缺而無法興建後,於同年12月放棄方案[5]

在大多倫多市政府成立的前夕,都會行政委員會(Metropolitan Executive Committee)於1953年7月通過重新啓動湖濱高速公路的規劃工序,預期中的公路為四綫或六綫行車,西起含伯河,東至活拜路,預算造價為2千萬元[6]。私人工程事務所於1954年4月完成詳細的走綫規劃,公路從含伯河以東採地面運行,在CNE會場一帶途經填湖而成的新土地,CNE會場以東則轉為架空路段,到了當河則返回地面至葛士維路和皇后東街的交界處為止,造價上調至5千萬元。項目並包括將皇后西街向西經海柏公園延伸至含伯河以西的皇后道(The Queensway[7]

在多倫多市政府和多倫多港務局皆反對CNE會場旁湖濱走綫的局面下,走綫於1954年7月改為途經CNE會場的北面[8]。這項改動令當局需收購CNE會場以西的住宅,令項目造價上升1100萬元[9]。另一方面,多倫多港務局亦建議將CNE會場與市中心之間的走綫北移[10]。當局遂決定率先興建公路走綫中沒有爭議的部分,以及跨越含伯河接駁伊利沙伯皇后道的橋樑和雪邦街以東的路段;中部高架路段則擱置興建以便各界進一步商議。大多市在其1955年預算中通過撥款3300萬元興建公路的東部和西部路段[11],但沒有提及跨越含伯河的橋樑[12]

另外,公路在CNE會場以東的走綫途經古跡約克堡(Fort York),而連接巴佛士街和公路西行綫的匝道更正面掠過約克堡的上空,被受當地的歷史協會以至多倫多市政府所批評;多倫多市政府更拒絕將該帶的地皮轉交大多市。嘉甸拿和大多市道路委員格蘭特(George O. Grant)起初皆反對更改走綫以避開約克堡,因此舉將令公路出現超過6°的弧度,令沿途交通需減速[13];但嘉甸拿於1958年3月連同多倫多市政府和歷史協會的代表一起參觀約克堡後則改變初衷[14]。然而,省政府計劃將400號省道南延並於約克堡一帶與湖濱公路交匯的建議於1959年公佈後,約克堡的去留再度成疑。嘉甸拿就此建議將約克堡遷至湖濱,費用由大多市和多倫多市政府共同分擔[15]。連接巴佛士街和公路西行綫的匝道和400號省道的南延項目最終皆沒有落實,約克堡亦在原址獲得保留,但嘉甸拿公路仍途經約克堡部分土地的上空,而該段公路在興建時亦預留位置與400號省道接駁,因此較其它路段寬闊。

工程[编辑]

從德芙靈街天橋往西觀望嘉甸拿高速公路

項目工程於1955年展開,最後一段於1966年完工,造價約為1億1千萬元(1966年金額,2012年約值7億5300萬元)。介乎含伯河和詹美臣路的路段於1958年落成,同年8月8日由時任安省省長弗羅斯特(Leslie Frost)和嘉甸拿開幕,公路亦命名為「嘉甸拿高速公路」[16]。這段公路通車時並沒有中央防撞欄分隔兩邊的交通;大多市待1965年才斥資20萬元增設防撞欄[17]

介乎詹美臣路和士巴丹拿道的路段於1962年8月1日通車[18];介乎士巴丹拿道和約克街的西行綫於同年12月3日通車[19],東行綫則於1963年開通。約克街至當河谷園林公路的路段於1964年開通,而當河谷園林公路至利斯利街的路段則於1966年7月通車[20]。公路的東端預留了位置與擬建的士嘉堡公路(Scarborough Expressway)接駁。

當我們跟[多倫多咨議局]的爭論結束後,咨議局主席艾略特撰寫年報,在內建議將公路名為嘉甸拿高速公路。在此之前,有人提議將一間安老院以我命名,又有人建議將一間污水處理廠以我命名。我不太喜歡那些建議,因此當第三項建議浮現後,我接納了此榮譽。[註 1]

——嘉甸拿[21]

落成至今[编辑]

介乎427號省道和含伯河的伊利沙伯皇后道於1997年成為嘉甸拿高速公路的一部分

1997年4月1日,安大略省運輸廳取消伊利沙伯皇后道介乎427號省道和含伯河的省道資格,並將之下放予大多市政府,成為嘉甸拿高速公路的一部分;1998年大多六市合併後全綫則歸多倫多市政府管轄。

利斯利街以西架空路段拆除後剩下的水泥支柱

介乎當河和利斯利街的架空路段本來計劃與擬建的士嘉堡公路接駁,但該公路項目最終被取消,而這段架空路段亦沒有發揮預期的效用。其狀況到20世紀90年代更越趨殘舊,若繼續對外開放的話當局需斥資巨款進行復修。一項於1996年發表的環境評估指出復修這段公路的費用為4800萬元,但將之拆除卻只需3400萬元[22]。市政府在2001年拆除這段公路,最終開支為3900萬元[23]

多倫多市政府在冬季使用溶雪鹽來清理路面積雪,但溶雪鹽侵蝕嘉甸拿公路架空路段水泥支柱內的鋼筋,導致水泥從支柱剝落。市政府從20世紀90年代起每年斥資800萬元修復公路結構[24],而嘉甸拿公路的年度保養開支於2011年則達1200萬元。然而,水泥從支柱剝落的事故仍不時發生,單在2012年便已發生了三次[25][26]

參考資料及備註[编辑]

  1. ^ Duff(1985), p. 119
  2. ^ Board Seeks High-Speed Arteries. The Globe and Mail. May 21, 1947: (4). 
  3. ^ $9,000,000 Super-Highways May Go To Vote on Jan. 1. Toronto Daily Star. November 13, 1947: (2). 
  4. ^ Toss Back $9,500,000 Plan in Lively 11-Hour Session. Toronto Daily Star. November 25, 1947: (3). 
  5. ^ Call Inglorious Retreat As Expressway Vote Off. Toronto Daily Star. December 20, 1947: (2). 
  6. ^ $20,000,000 Lakeshore Expressway Gets Top Metro Planning Priority. The Globe and Mail. July 8, 1953: (1). 
  7. ^ Margison, Babcock(1954), p. 7
  8. ^ Plans Completed of Inshore Route for Expressway. The Globe and Mail. July 14, 1954: (30). 
  9. ^ Inland Expressway Extra Cost $11,000,000. The Globe and Mail. July 20, 1954: (1). 
  10. ^ All Expressway Plans Now Ready for Sifting. The Globe and Mail. October 2, 1954: (11). 
  11. ^ Start on 3rd Section of Expressway Urged. The Globe and Mail. November 11, 1954: (5). 
  12. ^ Maybe Next Year. The Globe and Mail. January 18, 1955: (5). 
  13. ^ Haggart, Ronald. Breached by Concrete. The Globe and Mail. March 17, 1958: (7). 
  14. ^ Gardiner to Route His Expressway around Fort, Chairman Capitulates With Honor. The Globe and Mail. March 27, 1958: (29). 
  15. ^ Plan Suggests Province Share In Moving Fort. The Globe and Mail. January 15, 1959: (9). 
  16. ^ Frederick G. Gardiner $13,000,000 Super-Highway Opened Today By Premier Frost.. The Globe and Mail. 
  17. ^ Glare Shield is Planned on Gardiner. The Globe and Mail. March 3, 1965: (5). 
  18. ^ Expressway Proves That It Really Is. The Globe and Mail. August 2, 1962: (5). 
  19. ^ Three Lanes of Expressway West From York Street Open on Monday. The Globe and Mail. November 30, 1962: (1). 
  20. ^ Gardiner crush expected but police guard left idle. The Globe and Mail. July 16, 1966: (5). 
  21. ^ Gardiner, Fred. Metro News. How I Pulled the Rug from Underneath Suburbs Criminals. Toronto Daily Star. November 30, 1961: (21–22). 
  22. ^ Power, Kathleen. 20 years of studying the Gardiner. Toronto Star. September 28, 2006: (A6). 
  23. ^ Walls, Janice. Demolition of Gardiner Expressway East under way. Daily Commercial News and Construction Record. December 19, 2000: (A1). 
  24. ^ Fulford (1995)
  25. ^ Gheciu, Alex. Chunk of concrete falls from Gardiner for the second time in a week. National Post. May 11, 2012 [May 11, 2012]. 
  26. ^ Gardiner Expressway concrete falls on Mercedes at Yonge St. and Lake Shore Blvd. Toronto Star. June 25, 2012 [June 26, 2012]. 

引用文獻[编辑]

  • Duff, J. Clarence; Yates, Sarah. Toronto Then & Now. Markham, Ontario: Fitzhenry & Whiteside. 1985. ISBN 0-88902-950-4. 
  • Margison, D. A. Proposed Lakeshore Expressway for Municipality of Metropolitan Toronto: Functional Report. Margison Babcock & Associates. 1954. 
  • Fulford, Robert. Fred Gardiner's Specialized City. Accidental City: The transformation of Toronto. Toronto, Ontario: Macfarlane Walter & Ross. 1995. 

備註[编辑]

  1. ^ 原文為:After we had finished arguing with [The Board of Trade], Courtland Elliot, the president, made his annual report. In it, he suggested the road should be named the Gardiner Expressway. Before that, somebody had wanted to name an old man's home after me. Somebody else had wanted to name a sewage plant after me. I didn't exactly like those ideas and so when the third one came along I accepted the honour.

對外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