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折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屈折語英语fusional Language,或稱inflectional Language)為綜合語synthetic language)之一種。屈折語和同为综合语的黏著語之間的分別在於屈折语的詞素趨向連在一起,較為難以分割,意即屈折語的一個詞綴經常同時表達多種意思,而黏着語的一個詞綴一般傾向於只表達單一種的意思。不過黏著語和屈折語之間的界限很多時候並不明顯,因此可將黏著語和屈折語之間的關係視為一個連續體,而很多語言則落於「完全的」黏著語和「高度的」屈折語之間。

拉丁語俄語德語波蘭語等是頗為典型的屈折語,而大多數的印歐語系語言在一定程度上都算是屈折語。然而屈折語並不只存在於印歐語系的語言,其他語系的語言亦有可能在某程度上算是屈折語,像芬烏語系中的某些薩米語,如斯科爾特薩米語(Skolt Sami)即為其例,而亞非語系的很多語言也算是屈折語。

古英語亦為一種屈折語,雖然現代英語保有部份屈折語的詞形變化,如動詞第三人稱現在時單數形結尾加-s的規則,但現代英語的詞形變化已大量减少。有學者認为法語保加利亞語的變格規則已大大簡化,故法语及保加利亚语的語法基本上朝向分析語的方向發展。

特徵[编辑]

和同爲綜合語黏着语相比,一方面,屈折語一般不允許无限地添加詞根、詞綴等規範詞素,鮮有超长詞出現,從這個角度看,屈折語比黏着语綜合程度低,更爲接近分析語;但另一方面,屈折語具有的屈折词素和詞形屈折变化以及变格语法范畴的變化,這是很多黏着语所不具備的,從這個角度看,屈折語比黏着语綜合程度更高,與分析語相差更遠。而通用希臘語(Koine Greek)則屬例外,因其一方面帶有極高屈折性,一個動詞每每有多達數十種屈析變化,另方面在組字上又具高度自由,新詞經常以複合形式出現,是一種綜合程度甚高,有寬闊詮釋空間的語言。

一些黏着程度較高的黏着语,如日語,有時卻被認爲是分析語,因爲日語中的词缀(屈折词素)常常被一些語言學家看作助詞(自由语素)。Sona語,一種人工構造的黏著程度最高的多式綜合語(被稱爲oligosynthetic)更是直接被看作分析程度最高的分析語(oligoisolating)。

分析語使用者學習屈折語難度常常較學習粘着語更大,英語是兼具分析語和屈折語特徵的語言,漢語使用者在學習英語時,卽使對英語語法非常熟悉,也常常受母語思維的影響忘記第三人稱單數等詞法-語法特徵。

拉丁語範例[编辑]

屈折語詞綴的特性可用拉丁語amo(我愛)一字舉例說明,這個字的-o後綴表示直陳語氣(indicative mood)、主動語態(active voice)、第一身、單數和現在式,無論更改上列的任何一種特徵,都必須把-o後綴替換成其他的東西。

現代俄語的詞形變化仍較復雜,但英語與法語等一些語言的變格規則已大為簡化。

歷史[编辑]

一般認為[谁?],綜合語是黏着语演變過來的,儘管尚無實證過的語言變化作為語言學證據。另一方面,過去幾個世紀,綜合語大體上傾向於失去變格——有些語言比其他的快得多[1]。例如,儘管大部分烏拉爾語言是幾乎全部黏著的,愛沙尼亞語卻顯著地朝屈折語演化。另一方面,它的近親芬蘭語則沒有表現出那麼多屈折特徵,因此還是更近於主流烏拉爾類型。而且,設想中,梵語拉丁語斯洛文尼亞語立陶宛語亞美尼亞語大約和未證實的原始印歐語差不多一樣屈折,但現代英語南非語卻幾乎是分析的;斯拉夫語族波羅的語族,和希臘語一樣,大體上保持了變格。

参考文献[编辑]

  1. ^ Deutscher, Guy. The unfolding of language: an evolutionary tour of mankind's greatest invention reprint. New York: Holt Paperbacks. 2006. ISBN 978-0-8050-8012-4. 

參見[编辑]



語言的形態分類
文法 種類
分析語 孤立語
综合语 屈折語
黏着语
多式綜合語
各类語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