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茨·古德里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
Heinz Wilhelm Guderian
Guderian01234.jpg
暱稱 「急速海因茲」(Schneller Heinz)
出生 德國普魯士西普魯士庫爾姆(今波蘭庫亞維-波美拉尼亞省海烏姆諾
去世 西德巴伐利亞施萬高
效命 德意志帝国 德意志帝國(至1918年)
德国 威瑪共和國(至1933年)
納粹德國 納粹德國
服役年份 1907年–1945年
軍銜 大將
統率 2nd Panzer Division logo3.svg 第2裝甲師
第16裝甲軍
第19裝甲軍
Deut.2.PzArmee-Abzeichen.svg 古德里安裝甲兵團
Deut.2.PzArmee-Abzeichen.svg 第2裝甲兵團
獲得勳章 橡葉騎士鐵十字勳章

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德语Heinz Wilhelm Guderian,1888年6月17日-1954年5月14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一位著名的德國陸軍將領,最高軍階為大將。古德林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提倡戰車與機械化部隊使用於現代化戰爭的重要推動者,在他組織與推動理論下,德國建立了一支當時作戰最具效率的裝甲部隊,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以新型戰爭型態──閃擊戰,屢屢擊敗敵軍,古德林也是聯合兵種作戰前線指揮等戰爭型態發展的推動者。

古德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擔任了裝甲部隊的指揮官,在波蘭戰役期間指揮了第19裝甲軍進行快速的突穿攻勢,與蘇聯軍隊會師。在1940年的西線戰役中,古德里安擔任A集團軍第19裝甲軍軍長,為西線主攻的裝甲兵力矛頭之一。攻勢發起後,古德林指揮部隊通過了被盟軍認為戰車難以橫越的阿登森林,直駛英吉利海峽,將困於比利時的盟軍包圍消滅,這次軍事行動的成功令德國乃至全世界體會到裝甲部隊在現代戰爭中的重要性;1941年6月,德國發動巴巴羅薩作戰入侵蘇聯,古德里安出任中央集團軍第2裝甲兵團司令,指揮德軍裝甲師完成多次包圍殲滅戰,直趨蘇聯首都莫斯科,但在阿道夫·希特勒命令下,古德林放棄其原先的目標,轉而率軍南下進行史上規模最大的包圍殲滅戰基輔戰役,這場戰役雖然以德軍的勝利結束,但因為延誤的時間而使德軍必須在極不利的冬季狀態下進攻莫斯科,古德林也因此被免職。1943年,德國於史達林格勒戰役中慘敗後,古德林復出成為了裝甲兵總監,進行重建裝甲部隊的工作,進而發動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裝甲戰鬥—庫斯克會戰,但德軍同樣再度被擊敗。1944年7月,古德林出任陸軍參謀長,這是他所晉升到的最高職位,但於戰爭結束前不久被免職。

古德林現今成為了德國發展裝甲兵力的代表人物,被歷史學家稱作「閃擊戰之父」,同時也因為其急躁和直爽的個性而被部下取了個「急速海因茲」的綽號。

背景与青年时代[编辑]

古德里安出生于普鲁士西边维斯瓦河旁的库尔姆Kulm)一个军人家庭,父亲弗里德里希·古德里安(Friedrich Guderian)是1名陆军营级军官。母亲叫做卡拉娜·克尔齐霍夫(Clara Kirchhoff)。

1894年,六岁的古德里安在阿尔萨斯州科尔马尔入学读书,1901年-1902年,进入位于巴登卡尔斯鲁厄军校。1903年-1907年,入读位于柏林附近的大光野Gross Lichterfelde)中央军官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驻在洛林州比奇的第十汉诺威轻步兵营,担任见习军官。随后被晋升为中尉并在1911年被分派至隶属普鲁士陆军通信兵团的第三通信兵营。1913年10月古德里安迎娶了妻子玛格丽特·格尔纳(Margarete Goerne)。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古德里先后历任电台台长,团部参谋以及营长等职。并参与过凡尔登战役索姆河战役

德国装甲兵的建立[编辑]

虽然古德里安出身于轻步兵,但是却命中注定地一直与“摩托化”问题发生密切关系。1922年1月,古得里安意想不到地被调往国防部运输兵监察处担任参谋。正是在这里古德里安开始了坦克装甲兵作战理论。

1922年4月,于慕尼黑第七摩托化运输营实习数月后,古德里安到柏林柴希维兹Gen. von Tschischwitz)将军报到,然而古德里安获得的工作不过是研究摩托化运输的各种问题,而不是他所期盼的如何运用为作战部队。

在踏上这个技术性军职的生涯后,古德里安只好奋力寻找出路。在经历了有关用摩托化车辆运输军队的计划后,他意识到了摩托化部队的实用性并全心投入该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德国受凡尔赛条约约束,不得拥有超过100,000人的军队,莱茵河以东50公里不得设防。因此,倘若新的战争发生,德国无险可守。古德里安认为,德国必须依赖机动性防御,而机动战中又需要对运输部队进行保护,进而引起对装甲车辆的需求。在与军中相关专家讨论和研究英国同行如富勒、李德哈特的著作后,古德里安学会了装甲兵的集中运用并因在军事刊物中发表相关文章而出名。

1925年,古德里安陪同运输兵总监纳兹美尔(Col. von Natzmer)参观军事演习时,向运输兵总监建议在将来可以把摩托化部队由勤务兵种转变成战斗兵种时,这位总监却很粗鲁地回答到:“见鬼,什么战斗部队!它们只配装运面粉!”

1929年夏季演习中,虽然古德里安构想的装甲兵概念被拒,但是数月后却有机会出任第3摩托化营营长。在这里,他集中全力进行各种训练,然而摩托化运输仍然受到相当多的阻力,甚至连与同区其他部队演习也被拒。随后,古德里担任新总监鲁兹将军的参谋长,并与骑兵派系发生激烈的冲突。最终为摩托化部队赢得一席位置。之后,他便着手装甲兵的装备,训练和战术制定等问题,经过古德里安多方奔走,并在希特勒的直接支持下进行开发后,小型坦克1號坦克Panzer I)面世并于1934年投入使用。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这种原本作为训练之用的小型坦克一直都是德军装甲兵的标准装备。

第二次世界大战[编辑]

波兰侵略战[编辑]

1939年8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古德里安担任费多尔·冯·博克辖下的第19装甲军军长(含第3装甲师),9月1日参加了波兰侵略战。第19装甲军作为德国北方集团军的开路将,一路如入无人之境。在随后不到2个星期的时间裡,古德里安和保羅·路德維希·埃瓦爾德·馮·克萊斯特的装甲军的高速前进就使战术落后的波兰人陷入重围,德国步兵所起的作用就是俘虏包围圈里的敌军。在会战开始1個月零1天后波兰侵略战结束,古德里安的第19装甲军在整个战役中只阵亡150人,受伤700人。

古德里安于此役中首次实现了他装甲兵作战的战术理念,即在合适地形的战术方向上,以装甲集群作为火力,机动与防护三位一体的突击手段,集中于敌防线的某1点进行突破,成功后即向敌纵深迅猛发展,致敌无法重整集结,以再次构筑防线。在他的个人回忆录中,他不无骄傲地声称,他很有可能是人类战争史上第1位坐在装甲指挥车中利用无线电指挥部队,并随同1线战斗部队一起冲过敌人防线的高级指挥官。

西线战场[编辑]

1940年5月,古德里安参加法国战役,并且再次成为攻击矛头-担任A集团军辖下第19装甲军军长。在埃里希·冯·曼施坦因的建议下,希特勒赞同并采纳了这位时任A集团军参谋长的攻击计划。计划中德国人将主要攻势从右翼費多爾·馮·博克上将率领的以比利时北部列日地区为攻击目标的B集团军转移到了中央地区的A集团军手中。并以阿登山脉-这个被认为是机械化部队无法通过的地区为突破口。他的第19装甲军仅用两天时间便成功穿越了阿登山脉110公里长的峡谷地带。在战役中优异的表现也令古德里安重塑了以往被认为只会纸上谈兵的印象。他的进攻速度不仅令对手,甚至他的上级格特·馮·倫德施泰特希特勒都胆战心惊:在渡过马斯河后,古德里安就不再将坦克当自行火炮使用,而是尽可能地发挥其高速特性向纵深地区运动,从色当直到滨海的阿布维尔格拉夫林, 完成了1个举世震惊的巨大包围圈。这个包围圈把法国北部和比利时的所有盟军都装进了口袋。在行军期间古德里安的部隊甚至没有时间俘虏敌军,而是通过扩音器大叫:『我没有时间俘虏你们,你们要放下武器并且离开道路以免阻碍我们前进。』以此他创造了现代战争史上的最快的进攻速度,即在不到6天的时间裡他的装甲军长驱直入400多公里横贯法国,将坦克开到了大西洋岸边。

苏德战争[编辑]

在東線時的古德里安,1941年。

1941年6月22日苏德战争爆发,希特勒决定以三个集团军群对苏联发动迅速的攻击战-他们分别是勒布元帅所率领的北方集团军群;博克元帅所率领的中央集团军群以及格特·馮·倫德施泰特元帅率领的南方集团军群。古德林则是隶属中央集团军費多爾·馮·博克元帅辖下的第2装甲兵团司令。

7月9日上午分管第2装甲兵团的第2军團司令克鲁格元帅因为听说准备强渡第聂伯河而赶到他的驻地,准备进行阻止。随后古德里安成功的说服了克鲁格批准其渡过第聂伯向斯摩棱斯克发动攻击。到了7月11日德军已经几乎占领了白俄罗斯全境,向東推进了约450至600公里。7月12日古德林的装甲兵团包围了前往救援斯摩棱斯克的苏联红军第13軍團的4个师和第20机械化师的部分力量。次日苏军进行了猛烈反击,苏联中央方面军总司令提摩勝科下令在戈梅利附近的总计20个师兵力向古德里安发动攻击,处在包围圈内的苏军亦开始了突围行动。激烈的战斗后,第2装甲兵团击退了反攻的敌人,得以继续向斯摩棱斯克前进。7月15日凌晨,古德里安的先头部队-第71步兵团在天色掩护下经一条乡间小路占领了位于斯摩棱斯克外围防御圈中的炮后阵地。7月16日古德里安攻下了斯摩棱斯克,次日希特勒在古德里安的骑士铁十字勋章上加授橡叶。

斯摩棱斯克战役结束后,古德里安建议陆军总部以莫斯科为目的地发起合围攻势。陆军总部并没有採纳古德里安以及博克元帅等人的建议,而是由希特勒亲自批示採用伦德施泰特的构想-首要攻击目标为苏联红军布琼尼的西南方面军以及乌克兰首府基辅。随后古德里安所在的第二装甲兵团被借调往伦德施泰特的南方集团军群,以协助基辅会战。9月26日基辅会战结束,纳粹德军雖然赢得胜利,卻同時給時間予苏联人构造以莫斯科为核心的纵深防御阵地。他们在莫斯科附近构筑了三条防御工事-维亚济马附近的维亚济马防线全长320公里;莫斯科以西的莫扎伊斯克防线全长140公里;最后则是沿莫斯科环城公路的四条弧形防线。原本莫斯科驻军50万人,却缺少重型武器以及战斗经验,随后斯大林下令在西伯利亚日本关东军对峙的25个步兵师以及9个装甲旅回防莫斯科。这些长期驻扎西伯利亚的军队对于恶劣的天气尤其适应,并在日后的反击战中发挥重要作用。

随即莫斯科保卫战全面展开,战斗持续到10月中旬时苏德都损失严重。苏军防线后撤30至50公里,德军几乎所有步兵师都减员2,500人,装甲部队则只有不到50%的正常兵力。古德里安的部队尤其严重,每个团都减员500人以上,步兵部队的连队平均人数只剩下50人。即使手下的王牌坦克旅艾贝尔巴赫坦克旅亦只剩下60辆坦克,这也是满编时超过600辆坦克的第二装甲兵团仅剩的坦克。在面对恶劣的天气以及对苏军T-34坦克无能为力的情况下,不久德军在莫斯科保卫战中战败。古德里安因建议撤退遭到希特勒拒绝,12月26日古德里安被调回陆军统帅部候命,职务则由魯道夫‧施密特中将接任。

战争后期[编辑]

莫斯科保卫战战败一年多之后,古德里安出任装甲兵总监,负责装甲部队的生产、训练、战术制定及整编工作。上任后古德里安将德国原600辆不到的坦克与装甲车月产量提高到了1,955辆,其中包括当时德军的装甲主力战车四型、最新式的战车五型豹式和战车六型虎式坦克。在希特勒不顾古德里安对于豹式坦克可靠性的忧虑,将刚换装成豹式的第一装甲师投入到库尔斯克的卫城作战中,遭到毁灭性打击之后,古德里安建议在转入战略防御姿态时,应当选择用反坦克炮替代坦克成为防御主力,得到希特勒同意其可自行安排反坦克炮的生产和分配。不过由于时间及工业、经济、人事等因素在1944年苏联发动反击时仍只有三分之一的战防部队装备了突击炮。同时古德里安建议自东线战场撤回装甲部队,予以重新整编,遭到希特勒拒绝后又建议自西线战场撤回装甲部队得到批准。在1944年6月6日盟军发动诺曼底战役时,古德里安已经重新整编出10个装甲师和装甲步兵师。对于担任大西洋壁垒主要负责人隆美尔的防御计划,古德里安提出了异议,认为隆美尔将机动部队置放的位置与前线部队空间过大而与之发生争执。

在战争后期,古德里安与希特勒在战术战略见解上的分歧愈大,由是使得两人之间的矛盾也愈形激烈,并多次发生争吵,但古德里安出于对德国效忠的军人誓言,始终未加入政变推翻希特勒的密谋当中。1944年7月20日事件发生,古德里安参与到负责审理工作的荣誉军人法庭,并被任命为陆军参谋长,而在1945年3月,于德国战败前夕再次被希特勒以六星期病假做為健康疗养的名义斥退免职。被免職當天他回到家時他的妻子對他說:「今天你出去的時間真長得可怕呀!」他回答說:「是的,而這也就是最後一次了,我已經被免職了!」。[1]1945年5月10日向美军投降,随后被关押3年,因为在战争期间并未虐待战俘和屠杀平民而没有被列为战犯,于1948年被释放。之后一直在家中修养并撰写回忆录《一个士兵的回忆》。

1954年5月14日古德里安因病去世,埋葬于最早担任军职的戈斯拉爾。他所用的密码机陈列于英国CHICKSANDS的情报处博物馆。

他的兒子海因茨·岡特·古德里安(Heinz Günther Guderian,1914-2004)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任第116裝甲師參謀,在魯爾口袋內投降。戰後加入德國聯邦國防軍,以少將身分退伍。

军人荣誉[编辑]

  • 战功十字勋章 二级
  • 带剑奥地利战争纪念勋章
  • 带剑匈牙利战争纪念勋章
  • 一级三军战斗荣誉勋章
  • 战斗纪念勋章(1938年3月13日)占领奥地利后
  • 布拉格城堡勋章(1938年10月1日)波兰侵略战
  • 荣誉骑士十字勋章
  • 坦克突击勋章银质
  • 铁十字勋章一级 1914版
  • 铁十字勋章一级 1939版 (加授带)
  • 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
    • 骑士铁十字勋章 (1939年10月27日)
    • 骑士铁十字勋章加橡叶 (1941年7月17日)

著作[编辑]

  • 《注意!裝甲兵》 1937年 英国货币杂志 ISBN 0-304-35285-3
  • 《一个军人的回忆》 1952年 纽约达卡波杂志出版社 ISBN 0-306-81101-4
  • 《西欧可以防御吗?》
  • 《坦克-前进!》
  • 《闪击英雄—古德里安大战回忆录》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ISBN 978-7-5613-3079-1
  • 《古德里安将军战争回忆录》 2005年 解放军出版社 ISBN 7-5065-4845-3
  • 《注意—戰車!裝甲部隊的發展、戰術與作戰潛力》 2013年 雅圖創意設計有限公司 ISBN 9789868918702

外部连接[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第十二章 最後的崩潰
前任:
庫爾特·柴茲勒
國防軍陸軍總司令部總參謀長
1944年7月 - 1945年3月
繼任:
漢思·阿道夫·克利布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