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義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源義仲
日本武士
源義仲
木曾義仲像
德音寺
征東大將軍[1]
國家 日本
時代 平安時代末期
位階 從五位
氏族 河內源氏
幼名 駒王丸
別名 木曾義仲
戒名 德音院義山宣公
其他名號 木曾次郎、木曾冠者、朝日将軍(旭将軍)
出生 久寿元年(1154年)
逝世 寿永3年1月20日(1184年3月4日)
日本近江國粟津
墓葬 滋賀縣大津市馬場的朝日山義仲寺
京都市東山區法觀寺(首塚)
長野縣木曾郡德音寺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源 義仲
木曾 義仲
假名 みなもと の よしなか
きそ よしなか
平文式罗马字 Minamoto no Yoshinaka
Kiso Yoshinaka

源義仲(1154年-1184年3月4日),日本平安時代末期著名的武將,又名木曾義仲,因在信濃國木曾谷(今長野縣木曾郡木曾町)長大,故被稱作木曾義仲。出身名門河內源氏源義賢的次子,幼名「駒王丸」。同時期著名的武將源賴朝源義經為其堂兄弟。

1180年,以仁王源賴政的勸說下,在京都起兵討伐平家,並向全日本的源氏討伐平家令旨。但不久以仁王兵敗被殺。其子北陸宮逃往北陸道,木曾義仲擁立他為主,起兵反對平家。在1183年俱利伽羅峠之戰中,木曾義仲大敗平家,直逼京都,威震四方,迫使平家拋棄京都逃亡西國

木曾義仲進入京都後,被後白河法皇封為從五位下左馬頭越後守,人稱「旭將軍(或朝日將軍)」,與源行家一起執掌朝政。他試圖恢復在1181年養和饑饉後荒廢的京都的繁榮,但失敗了。同時由於軍隊缺乏食糧,發生了搶劫民宅的暴動,使其民心大為下降。此外又因皇位繼承問題同法皇發生衝突,最終在法住寺合戰中囚禁後白河法皇和後鳥羽天皇,罷免反對自己的公卿並自封征東大將軍[1]

次年,盤踞鐮倉源賴朝得知義仲囚禁法皇和天皇的消息後,派源範賴源義經討伐義仲。義仲在宇治川戰敗,逃往向北逃亡。同年在近江國粟津(今滋賀縣大津市)同源範賴的部下交戰,陣亡。

木曾義仲在源平合戰中大敗當權的平氏一門,威震四方,人稱「旭將軍(或朝日將軍)」,一度有君臨天下之勢。但由於年輕氣盛,加以特殊的成長背景下所形成的驕傲粗暴性格,之後眾叛親離,迅速敗亡。木曾義仲短暫的30年生涯充滿了傳奇性,崛起與滅亡的過程猶如一場壯麗的悲劇,是日本傳統的悲劇英雄之一。

生平[编辑]

早期生平[编辑]

源義仲出生在河內源氏家族,是擔任東宮帶刀先生一職的源義賢的次子。幼名駒王丸,為一個名叫小枝御前遊女所生。義仲早期的生平史料記載匱乏,相傳他出生在武藏國大藏館(今埼玉縣嵐山町),也有可能出生在義賢居住的上野國多胡郡(今群馬縣多野郡)。

根據《平家物語》、《源平盛衰記》記載,其父義賢同伯父源義朝對立,結果源義朝派源義平襲擊義賢,在大藏館殺死了義賢。義平試圖殺害當時年僅2歲的駒王丸,但被畠山重能齋藤實盛設計救出,逃往信濃國。而根據《吾妻鏡》記載,駒王丸被信濃國住人中原兼遠認為養子,居住在信濃國木曾谷(今長野縣木曾郡木曾町),元服後取名木曾次郎義仲。兼遠的三個親生兒子英勇非常,在木曾義仲起兵後,成為木曾麾下的心腹悍將,是木曾四天王中的三位。

此外,義仲在年輕時曾在諏訪大社下社的宮司金刺盛澄處修行,後來金刺一族的手塚光盛等和中原一族皆是木曾的心腹。

義仲的異母兄源仲家,則由京都源賴政收為養子。

舉兵[编辑]

義仲館外的木曾義仲、巴御前夫妻銅像。

治承4年(1180年),以仁王向全國發出打倒平家令旨。義仲的叔父源行家呼籲全國各地的源氏族人舉兵討伐平家。義仲的兄長源仲家參加了以仁王舉兵,在宇治川源賴政一起陣亡。同年9月7日,義仲聲援北信濃的源氏族人(市原合戰),向父親源義賢的舊領上野國多胡郡進發。2個月後回到信濃,以佐久郡依田城為根據地舉兵。義仲從上野國回到信濃的原因是避免同源賴朝藤姓足利氏發生衝突。

翌年(1181年)6月,義仲在小縣郡白鳥河原聚集了木曾眾、佐久眾、上州眾等三千騎攻入越後,在千曲川橫田河原之戰中擊破城助職,此後從越後進入北陸道壽永元年(1182年)擁立逃到北陸道的以仁王遺子北陸宮為主,明確表示繼承以仁王的遺志和立場。他的勢力滲透到了北陸道的各地,但他避免與同源賴朝結盟的南信濃甲斐源氏豪族武田信光發生衝突。

壽永2年(1183年)2月,源賴朝擊敗了敵對的志田義廣,義廣投奔侄兒義仲,被收留。而義仲在1181年曾收留叛逃賴朝的源行家,這使義仲與賴朝之間的關係更加惡化。而根據《平家物語》、《源平盛衰記》的說法,武田信光曾將女兒嫁給義仲的嫡子清水冠者義高,但後來因為信濃國支配權的問題與義仲發生衝突,信光向源賴朝進讒,聲稱義仲聯合平家欲滅賴朝。為了避免同賴朝衝突,義仲與賴朝達成和議,並將嫡子義高送往鐮倉作為人質

5月11日,木曾義仲在越中國礪波山的俱利伽羅峠之戰大破由平維盛率領的10萬平家大軍。此後在篠原之戰再敗平家,沿途糾集武士,以破竹之勢直逼京都。6月10日進入越前,13日進入近江國,6月末同京都最後的關門延曆寺進行交涉。其諜文內容含有威脅恫嚇之意,由右筆大夫覺明執筆。7月22日義仲在東塔的惣持院建立城郭。源行家則從伊賀方面進攻,安田義定等其他源氏武將迫近京都,而平家方面攝津多田行綱則懷有二心。25日,平家決定放棄京都,挾持安德天皇守貞親王逃往西國。平家試圖劫持後白河法皇一起出逃,但法皇事先察覺了此事,秘密前往比叡山避難。近江源氏山本義經派遣兒子錦部冠者義高保護其安全。

入京[编辑]

7月27日,後白河法皇與義仲同心反對平家,與錦部義高一起返回京都。《平家物語》感歎道,「二十餘年未見的源氏白旗,今日第一次進入了京都。」翌日義仲入京,與源行家一起在蓮華王院參見法皇,接受了討伐平家的命令。2人並肩不分前後參謁法皇,爭奪參謁的序列。[2]30日召開公卿議定會議,認定功勳第一的為源賴朝,第二木曾義仲,第三源行家,並依此授予位階。(《玉葉》7月30日條)。同時義仲被委以收拾平家撤離京城後治安混亂狀態的重任。義仲將入京的同盟軍武將分配到周邊地區,自己則負責中心地區九重(左京)的守護工作。(《吉記》7月30日條)

8月10日勸賞除目儀式舉行,義仲被授予從五位下左馬頭越後守的官位;行家被授予從五位下備後守的官位(《百錬抄》同日條、《玉葉》8月11日條)。16日義仲遷任伊予守,行家遷任備前守。《平家物語》記載,義仲在此期間得到了朝日將軍的稱號。義仲和行家互相討厭,義仲不願要越後,改授伊予;行家不願要備後,改授備前。

介入皇位繼承問題[编辑]

後白河法皇要求逃亡西國的平家送天皇和三神器還京,但交涉無果而終(《玉葉》8月12日條)。因此法皇決定從留在京都的高倉上皇的二位皇子惟明親王尊成親王中選出一人為新的天皇。但義仲自恃驅逐平家有功,力薦由北陸宮即位。而比叡山俊堯僧正認為以仁王是天皇派系的正統血統,執意要求朝廷立北陸宮為天皇。然而九條兼實支持讓高倉上皇的皇子即位,法皇亦對武士介入皇位繼承問題而感到不快。為了壓制義仲的勢力,8月20日尊成親王被立為帝,是為後鳥羽天皇。尊成親王之所以超越兄長惟明親王,是由於法皇的寵妃丹後局支持的緣故。(《玉葉》8月18日條)

推舉北陸宮事件,使重視傳統和格式化的法皇和公卿們發現木曾義仲是個粗野的人物,對宮中的政治、文化、歷史知識的一竅不通以及沒有教養。與平家一門和童年在京都長大的源賴朝相比,義仲在山村裡長大,對上層社會根本就沒有接觸的機會。

恢復治安的失敗[编辑]

義仲恢復京都的企圖失敗。連年的饑荒使糧食的事情極度惡化。同時由於遠征軍的疲憊缺乏供給,在京都附近地區胡作非為。源氏的武士隨意燒殺搶劫和追捕百姓,強行割取百姓的稻穀,甚至連神社下屬的莊園都不放過。後來公卿也成為了受害者。(《玉葉》9月3日條)事實上京中守護軍並不是義仲的部下,而是由源行家安田義定近江源氏美濃源氏攝津源氏組成的雜牌軍,義仲沒法管理他們。

平家物語》記載,法皇下達了禁止掠奪的命令。但義仲卻稱軍中不能沒有糧食,與法皇發生衝突。《平家物語》稱義仲在此時同法皇決裂,導致了法住寺合戰的發生。

19日,忍無可忍的後白河法皇責駡了義仲,聲稱「天下不靜,又平氏放逸,每事不便也。」(《玉葉》9月21日條)。[3]自知立場惡化的義仲奏請率軍追討平氏,法皇親自授予了他出陣的寶劍。義仲試圖以戰功來恢復自己失去的信用並確保兵糧的充足。義仲將心腹樋口兼光留在京都,自己則率軍下播磨國

向後白河法皇抗議[编辑]

在義仲征討平家的同時,源賴朝的申書送達了朝廷。其內容是「歸還被平家強行霸佔的神社佛寺領的本社」、「歸還被平家強行霸佔的院宮諸家領的本主」、「投降者不施以斬罪」。[4]朝廷大喜,「這一申狀,與義仲等人完全不同。」(《玉葉》10月2日條)[5]10月9日,法皇恢復了賴朝原本的官位,14日又下達了所謂的壽永二年十月宣旨,將東海道東山道諸國的實際支配權授予了賴朝。(《百錬抄》)

得知此事的義仲仍舊在西國苦戰。閏10月1日,義仲在水島之戰中為平家所慘敗,有力武將矢田義清陣亡。正在戰線處於膠著狀態時,源賴朝派弟弟為大將軍率數萬大軍上洛的情報傳入義仲的耳中(《玉葉》閏10月17日條)。驚恐的義仲立刻停止了對平家的進攻,15日率少數軍隊返回京都。20日,義仲對於召賴朝上洛一事,向法皇提出強烈的抗議,聲稱這是他生涯的遺恨。(《玉葉》同日條)義仲要求下達討伐賴朝的御教書(《玉葉》閏10月21日條),並且起用志田義廣為平氏追討使。

義仲的敵人不再是平氏,而變為了賴朝。19日,義仲會合源氏一族,計劃奉戴法皇出征關東(《玉葉》閏10月20日條),26日向興福寺僧眾下達了討伐賴朝的命令(《玉葉》同日條)。然而前者因源行家源光長的強烈反對而失敗,後者僧眾也沒有回音。義仲指揮之下的京中守護軍已經處於瓦解狀態,義仲和行家的不和已經公開顯現出來了。(《玉葉》閏10月27日條)

決裂[编辑]

11月4日,源義經軍到達布和之關(不破關),義仲下定了同鐮倉軍決一雌雄的決心。一方面,得到源賴朝軍逼近京都的消息,後白河法皇試圖將義仲放逐出京都。義仲出示了讓義經率少數部眾入京的妥協方案(《玉葉》11月16日條),法皇則得到延曆寺園城寺的幫助,召集僧兵、流氓等,在法住寺殿建造柵欄等防禦工事。同時法皇將攝津源氏美濃源氏等拉攏到自己陣營中來,數目遠遠在義仲兵力之上。

後白河院方面的主力部隊源行家,當時已離開京都征討平家。(《玉葉》11月8日條),法皇認為自己擁有壓倒性的優勢,向義仲下達了最後通牒。法皇宣稱義仲被派往西國征討平家,但中途返回京都;同時背叛了院宣源賴朝作戰,私自留在京都,可以認定是謀反行為。不給義仲辯解的餘地。(《玉葉》11月17日條、《吉記》《百錬抄》11月18日條)。

與此相對地,義仲復書表示完全沒有違背君命的意思,公卿九條兼實也對義仲表示支持。(《玉葉》11月18日條)然而法皇不理會義仲的回復,18日召後鳥羽天皇守覺法親王圓惠法親王天台座主明雲進入御所,決定對義仲進行武力攻擊。

法住寺合戰[编辑]

11月19日,義仲責怪法皇,攻擊法住寺殿。後白河院方面的源光長源光經父子奮戰抵抗,在義仲的決死猛攻面前大敗。義仲的部下逮捕了從御所中逃出來的法皇,歡呼聲直衝上雲霄。(《玉葉》11月22日條)義仲把後白河法皇幽禁在了五條東洞院的攝政邸內。在此次戰鬥中,明雲圓惠法親王戰死。九條兼實感嘆道:「如此高貴的僧人遭到如此的劫難,真是聞所未聞。」(《玉葉》11月22日條)[6]義仲收到天台座主明雲的首級之後,十分輕蔑地將它投棄到了河裡。(《愚管抄》)20日,義仲把源光長以下百余人的首級懸掛在五條河原示眾。(《百錬抄》同日條、《吉記》21日條)

21日,義仲和松殿基房(原關白)結盟,次日任命基房的兒子松殿師家內大臣攝政,建立傀儡政權。《平家物語》稱義仲強娶基房的女兒伊子為妻,但事實上基房為了恢復自己的勢力,主動將女兒嫁給了義仲。[7]

11月28日,義仲決定將前攝政近衛基通家領的八十餘所給予了新攝政師家,并將中納言藤原朝方以下的43人解除了官職。(《吉記》《百錬抄》同日條、《玉葉》29日條)12月1日,義仲擔任院御厩別當,兼任左馬頭,全權掌握軍事大權。(《吉記》同日條)[8]10日下達討伐源賴朝院宣,形式上成為了官軍。(《百錬抄》《吉記》同日條)

臨終[编辑]

壽永3年(1184年)1月6日,鐮倉軍越過墨俣進入美濃的消息傳入義仲耳中,義仲大為驚恐。15日自封為征東大將軍[1]在與平家達成和議之後,試圖奉法皇出兵北國;但源範賴源義經率鐮倉軍迫近京都,義仲不得不固守京都防備。由於幽禁法皇等一系列暴行,很少人支持義仲,因此在宇治川和瀨田之戰中慘敗。義仲自己則於20日在近江國粟津(今滋賀縣大津市)陣亡,享年31歲。

義仲戰死後,嫡子義高在妻子大姬源賴朝的女兒)的幫助下逃離鐮倉,但在半路上被賴朝殺死,義仲的家系斷絕。

此外,戰國時代木曾氏自稱是木曾義仲的子孫。

腳註[编辑]

  1. ^ 1.0 1.1 1.2 據《吾妻鏡》等史料記載,義仲擔任的官職為「征夷大將軍」,《玉葉》則記載為「征東大將軍」。《三槐荒涼拔書要》所收錄的《山槐記》在建久3年(1192年)7月9日條關於源賴朝受封征夷大將軍一職的詳細經過中發現相關記載。賴朝要求朝廷冊封自己為大將軍。朝廷考察了歷史,發現義仲所任的征東大將軍等職務歷史上有凶例,而坂上田村麻呂所任的征夷大將軍是吉例,因此決定冊封賴朝為征夷大將軍。所以以此推斷,義仲所任的官職應該是征東大將軍而不是征夷大將軍。(櫻井陽子,「頼朝の征夷大将軍任官をめぐって」 《明月記研究》9号、2004年)
  2. ^ 《玉葉》7月28日条:「参入の間、かの両人相並び、敢へて前後せず。争権の意趣これを以て知るべし。
  3. ^ 天下静ならず。又平氏放逸、毎事不便なり。
  4. ^ 「平家横領の神社仏寺領の本社への返還」「平家横領の院宮諸家領の本主への返還」「降伏者は斬罪にしない」
  5. ^ 一々の申状、義仲等に斉しからず
  6. ^ 未だ貴種高僧のかくの如き難に遭ふを聞かず
  7. ^ 義仲強娶伊子的說法,僅見於《平家物語》,不見於《玉葉》和《愚管抄》,當系《平家物語》的推斷。
  8. ^ 但於12月10日辭去左馬頭之職(《吉記》同日条)。

參考文獻[编辑]

  • 木曾義仲のすべて》,鈴木彰、樋口州男、松井吉昭編著。新人物往来社、2008年12月。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