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永鋕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葉永鋕(1980年代-2000年4月20日)。生前就讀於屏東縣高樹國中三年二班。2000年4月20日早上,葉永鋕在下課前五分鐘提前離開教室去上廁所,後來被發現倒臥血泊中,送醫後仍不治過世。由於他的意外過世被認為與其性別角色有關,因此事件對台灣的性別教育工作帶來深遠影響[1]

葉永鋕的事件凸顯出性別氣質不符社會期待的學生遭受同儕歧視與欺負的問題,讓當時正在研擬中的《兩性平等教育法》改為《性別平等教育法》,並增訂定相關條文:「任何人不因其生理性別性傾向、性別特質或性別認同等不同,而受到差別之待遇。」

去世[編輯]

根據葉永鋕的母親陳君汝描述,葉永鋕自小「太女性化」,「很喜歡玩扮家家酒的遊戲,玩煮菜的玩具」。國中時也因為他的性別氣質而遭同學欺負,例如國一和國二曾被數位同學強行脫下褲子「驗明正身」[2]。陳君汝回憶說:「永鋕就讀國中後,曾經跟我說同學在學校會抓著他,要脫他的褲子。」儘管他曾向學校反應,但是情況並未改善,以至於葉永鋕下課時間不敢上廁所[2]。根據調查,當時葉永鋕被迫以四種方式如廁:提早幾分鐘下課、找要好的男同學陪同、上課鐘響後使用女生廁所,以及使用教職員廁所等[2]

2000年4月20日,葉永鋕在第四節課下課前5分鐘時經老師同意後離開教室去上廁所,但一直到下課都沒有返回教室。他在廁所被發現,倒臥在血泊中,送醫後於隔日凌晨去世。同年6月10日,法務部法醫研究所驗屍鑑定報告認為葉永鋕是「跌倒後後腦撞擊地面致顱內出血」死亡,並判定跌倒原因是自身疾病發作。但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檢驗報告以葉永鋕生前沒有病徵,也沒有相關病史而排除「患病而致昏倒」的可能。

事件發生後不久,教育部由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委員紀惠容王麗容蘇芊玲畢恆達等組成調查小組,他們在將事件與後續處置等製成記錄後,於報告書中呼籲教育部重視校園性別問題。同年10月,教育部發起「新校園運動:反性別暴力」活動,強調除了尊重傳統兩性外,也應尊重不同性傾向和性別特質的人,並破除刻板印象、消除暴力。12月16日,教育部宣佈「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更名為「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教育政策從兩性教育延伸轉化成為性別多元教育。

2000年6月屏東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蔣忠義以業務過失致死罪對高樹國中校長、總務主任和庶務組長等人提起公訴,但三人在隔年1月19日由屏東地方法院宣判無罪。2006年9月12日,高雄高等法院審結上訴案,判決高樹國中校長、總務主任、庶務組長等行政主管有罪,分別處以五個月、四個月與三個月有期徒刑[3]

影響[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葉永鋕的死因在各方證詞與猜測下有不同版本,但普遍認為此事和學校未重視他的性別特質,也沒有教授多元性別教育有關。此事因而引起性別平權教育人士、社會學家和社會工作者關注[4]。台灣教育部將2001年推動性別教育的主題訂為「多元性別、校園安全」,促成2004年《性別平等教育法》制定時更注重性傾向、性別特質、性別認同等內容[5]

2006年,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出版《擁抱玫瑰少年》以紀錄葉永鋕事件,並藉此探討其性別教育意涵[6]。教育部則於2007年拍攝紀錄片《玫瑰少年》,於2009年發行,送至全國高中作為教材[7]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那條校園性別平等坎坷路〉. 《中國時報》. 2010-4-20 [2011-6-10] (中文(台灣)‎). 
  2. ^ 2.0 2.1 2.2 蘇芊玲. 〈我的兒子葉永鋕-專訪葉媽媽陳君汝女士〉. 《性別平等教育季刊》 (臺北市: 中華民國教育部). 2006 [2011-6-10] (中文(台灣)‎). 
  3. ^ 六年後的遲來正義!--葉永鋕案件更二審宣判.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2006-9-12 [2011-6-10] (中文(台灣)‎). 
  4. ^ 畢恆達. 〈從葉永鋕的死檢視男性特質-從兩性平等到性別平等:記葉永鋕 〉 (pdf). 《兩性平等教育季刊》 (臺北市: 中華民國教育部). 2000, 13: 125–132 [2011-6-10] (中文(台灣)‎). 
  5. ^ 〈一個溫柔早逝的生命,改變了什麼?-葉永鋕事件五年回顧記者會〉. 臺北市: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2005-12-17 (中文(台灣)‎). 
  6. ^ 《擁抱玫瑰少年》. 臺北市: 女書文化. 2006. ISBN 9578233639 (中文(台灣)‎). 
  7. ^ 〈教部籌資拍片,葉永鋕入教材〉. 《台灣立報》 (臺中市: 世新大學) (中文(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