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央情報局特別行動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特別行動科英语:Special Activities Division,簡稱:SAD)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國家秘密行動處旗下的一個單位,專門負責特別行動,其前身為戰略情報局的特種部隊。該科内包含了兩個獨立的小組,分別為專門負責戰術性準軍事行動的特别行动组(英语:Special Operations Group)和負責隱蔽政治行動的政治行动组(英语:Political Action Group[1]

概述[编辑]

當隱蔽軍事行動和外交行動在政治上不可行的時候,美國總統就可能會動用到特別行動科。與其他美國特戰單位不同的是,特別行動科可以直接透過美国總統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指示行動。然而,特別行動科擁有的人數比起其他美國特戰單位(如:三角洲部隊海軍特戰開發小組)還要少[2][3][4]

作為特别行动科下属的作戰部隊,特別行動組會執行許多涉及直接行動的任務,當中包括:突襲埋伏破壞目標射殺英语Targeted killing[5][6][7],還有非傳統作戰英语unconventional warfare(例如訓練外國的叛亂勢力及軍事單位並領導他們作戰)。特別行動組還會進行特種偵察英语special reconnaissance,這可以是由軍方和情報所帶動的,但若要在被拒絕的區域英语Denied area內行動的話就會由準軍事行動人員來進行。此外,準軍事行動人員也會負責培訓間諜,並以這種方式於世界各地進行秘密人力情報行動(HUMINT英语Human intelligence (intelligence gathering)[8]。特別行動組的人員都是從美軍最精鋭的特戰單位中挑選出來[4]

政治行動組则主要從事可否認的心理作戰,也被稱為黑色宣傳英语Black propaganda,還有就是以「隱性影響」來實現針對任何政府在外交政策上的政治變革[1]。在一場外國選舉當中進行隱蔽干預就是政治行動最顯著的形式。這當中可涉及的方式包括:向青睞的候選人提供資金援助,或透過媒體進行宣傳,以及為其在公眾關係上提供技術援助等透過直接行動來實行的手段。此外,為了向民眾灌輸對己方有利的信息,隱性宣傳也是常用的一種手段[9]。宣傳內容會透過:傳單報章雜誌書本電台廣播電視等媒體散播,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向當地民眾傳達對美國有利的信息。基於科技突飛猛進,互聯網也成為了宣傳渠道之一。他們還可透過動員偽裝成記者、招募有影響力的特務、控制媒體平台,編造會引起公眾注意的故事和信息,甚至嘗試否認和詆毀一些被認為是公共知識的信息。在所有這些宣傳的手段當中,「黑色」行動意味著要令公眾對來源保持無知;「白色」行動為發起者向大眾公開自己的行為;而「灰色」行動則是公開部份來源[9][10]

政治行动组較为典型的行動例子有:在1948年-1960年代後期期間阻止義大利共產黨驘得選舉;在1953年推翻當時的伊朗政府,1954年推翻危地馬拉政府;在1957年為印尼的叛軍提供武裝;以及針對波蘭在1981年後實施的戒嚴向團結工聯提供資金援助[11]

特別行動科的存在於“全球反恐戰爭”後變得知名。在2001年秋季開始,特別行動科準軍事隊伍抵達阿富汗,其目的是要搜捕基地組織的領導人,並為美國陸軍特種部隊開路和帶領北方聯盟對付塔利班。他們也在2003年聯軍入侵伊拉克之前擊敗了位於伊拉克庫爾德斯坦境內的伊斯蘭輔助者英语Ansar al-Islam勢力[12][13] ,並訓練、武裝和組織庫爾德族武裝人員打敗伊拉克北部的伊拉克陸軍英语Iraqi Army[8][12]。儘管特別行動科是最機密的美國特戰單位,許多有關這個單位的書本都透過中情局準軍事行動人員的泄密下出版了。大多數專家都認為特別行動科是非正規作戰當中的一級部隊,不論那場作戰當中是否包含著在外國建立或打擊叛亂勢力[2][14][15]

中央情报局特別行動科與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的合併促成了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當中的巨大成功,當中包括對奧薩馬·本·拉登的獵殺行動[15]。就如先前所述,特別行動組會招募、訓練和領導他們所在國家的武裝勢力作戰,而在他們行動之時就已證明美國政府已就援助當地叛亂勢力一事想出合理的理由作出否認(這也被稱為隱蔽行動)[8] 。與其他特戰單位不同的是,特別行動組的每一名人員都同時具備著特種作戰和收集秘密情報的能力[4] 。他們都能夠在有限甚至是沒有援助的情況下於任何環境下行動(海洋、陸地、空中)[2]

人員招募及訓練[编辑]

特別行動科有數百名人員,當中曾為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所屬特種部隊成員的佔了大多數,但中情局也會從內部招募人員。中情局對這些人員的官方名稱為“準軍事行動人員”及“專業技能人員”。在入伍前,準軍事行動人員都需參與秘密行動處培訓(CST)計劃,從而令他們成為秘密情報人員(在中情局內被稱為“核心收集者”)。特別行動組準軍事行動人員的長處是他們能夠靈活地行動,而且有著較強的適應能力和否認能力。他們通常會以六人組成小隊行動(一些需要單獨行動的任務除外),這些人員均有著豐富的特種作戰經驗和一套其他單位所缺乏的專業技能。作為一名成熟的情報人員, 準軍事行動人員都具備著所有用作收集情報的秘密技巧,而最重要的是,要從本土接受過他們訓練的部隊當中招募人才。這些人員通常會在敵後較偏遠的位置採取直接行動、反情報行動、游擊/非傳統作戰、反恐行動、人質救援任務,還有能夠通過人力情報的援助下進行間諜活動。

特別行動組主要由四個部份組成,今別為:空中分部、海上分部、地上分部,以及裝甲和特別課程分部。 其中裝甲和特別課程分部主要負責開發、測試、秘密採購裝甲車輛及招募新人,還有武器保養等。 為了增加隱蔽性和可否認性,特別行動組及其海外受訓者所使用的武器都是透過秘密渠道取得。

历史[编辑]

西藏地区[编辑]

20世纪50年代,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别行动科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赫尔营军事基地秘密训练四水六岗卫藏志愿军,特别行动科并在1957年至1961年间将他们空投到西藏去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作战[16][17]

朝鲜[编辑]

在朝鲜战争中,特别行动科派出了特工奔赴朝鲜半岛北方和中国东北刺探朝鲜人民军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情报。1952年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击落了一架侵入中国东北的中央情报局飞机,特别行动科特工理查德·费克图英语Richard Fecteau约翰·唐尼被逮捕[18]理查德·费克图英语Richard Fecteau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监狱中坐了19年牢,于1971年被释放,约翰·唐尼中华人民共和国坐了21年牢,于1973年3月被释放[19]

古巴[编辑]

猪湾事件的地点

1960年,特别行动科开始在危地马拉招募逃亡的古巴人训练他们从事破坏行动技能,后来再训练他们在美国支持下进行大规模入侵。

1961年4月15日,美国B-26轰炸机以轰炸古巴机场作为准备。这些飞机被涂上古巴的标记来造成反政府起义的假象。5架美国飞机被古巴飞机击落。4月17日,约1500流亡古巴人在两名特别行动科官员格雷斯顿·林奇英语Grayston Lynch威廉·罗伯逊英语William "Rip" Robertson的指挥下在猪湾登陆。美国海军提供补给支援。该入侵以失败告终。

越南[编辑]

越南战争期间,特别行动科派出特工奔赴老挝去训练苗族武装,帮助他们和忠于老挝人民革命党巴特寮作战。特别行动科在越南实施了凤凰行动英语Phoenix Program,大肆捕杀越共人员。

特别行动科还和美国军方合作组建了美国军事援助越南司令部研究与观察团英语Military Assistance Command, Vietnam – Studies and Observations Group,该团负责在越南实施暗杀、破坏、侦察、人质营救等特种行动。

阿富汗[编辑]

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特别行动科在1979年开始了“旋风行动”,透过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作为中介向圣战者提供武器弹药及资金,其中包括了著名的FIM-92刺針導彈

2001年9月11日,九一一恐怖袭击事件发生,9月26日,中央情报局特别行动科和反恐部门联合组织的的一支代号为“碎石机”的小分队乘坐1架米-17直升机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的K2空军基地起飞抵达阿富汗潘杰希尔山谷。这只小分队的任务为:评估美国中央司令部潜在的空中打击目标、在阿富汗境内开展战斗搜索和救援活动、为空袭行动提供轰炸损坏效果评估。

特别行动科特工在2001年11月时得到了本·拉登藏身在阿富汗的托拉搏拉山区的情报,但是由于美军特种部队和阿富汗北方联盟部队发生了矛盾,暗杀本·拉登的计划无法得到执行[20]

伊朗[编辑]

在1953年,特別行動科被奉命與英國秘密情報局合作策動政變推翻民選伊朗總理穆罕默德·摩薩台,並重新扶植沙阿穆罕默德·禮薩·巴列維上台[21] 。此次行動的代號為阿賈克斯行動

特別行動組也在1980年參與了鷹爪行動[22],以圖解救被脅持在美國駐伊朗大使館的52名美國公民。但是次行動以失敗告終。

伊拉克[编辑]

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爆发之前,特别行动科已经派出特工潜入伊拉克。他们在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控制区秘密活动,准备组织起一支游击队与美军呼应,同时寻找重要的目标给美军实施轰炸[23]

在2014年伊斯蘭國崛起後,美國政府開始積極地發起軍事行動打擊該組織,而特別行動組也參與其中。

敘利亞[编辑]

2013年,特別行動組被派往敘利亞為當地反巴沙爾政權的叛軍提供武器和訓練,在伊斯蘭國崛起後他們也被奉命穿越伊拉克和敘利亞兩國打擊該組織。

也門[编辑]

特別行動組曾數次出現在當地並尋找和跟蹤基地組織目標以讓美軍實施轟炸。

利比亞[编辑]

2011年利比亞內戰期間,特別行動組被派到當地以為當地反對派秘密地提供武器和支援。

巴基斯坦[编辑]

911襲擊後,特別行動組活躍於巴基斯坦的領土中,並以基地組織成員為目標讓美軍實施轟炸。據稱他們也曾為巴基斯坦特種部隊提供訓練[24]

2011年5月1日,在中情局和美國海軍特種作戰研究大隊的合作下發起了海神之矛行動,最後成功擊斃基地組織領導人和911襲擊主謀奧薩馬·本·拉登

索馬里[编辑]

1992年,特別行動組被派到索馬里以為之後的入侵行動作準備。其中一名叫拉里·弗里德曼英语Larry Freedman的特工在偵察任務中陣亡,成為美方於是次衝突中的最初犧性者。

踏入21世紀後,特別行動組也在索馬里與其他美軍特種部隊合作獵殺恐怖份子和訓練當地軍隊。

裝備和服裝[编辑]

為了增加隱蔽性和可否認性,特別行動組的人員通常不會穿著美軍的軍服,也很少會使用美軍的武器。他們會按照自己身處的國家和任務所需而去選擇衣著(一般會打扮成當地平民,如在阿富汗行動時會穿著當地流行的民族服裝)及武器(通常為AK樣式步槍)。

相關的媒體作品[编辑]

電影[编辑]

電子遊戲[编辑]

動畫[编辑]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1.0 1.1 Daugherty (2004)
  2. ^ 2.0 2.1 2.2 Southworth (2002)
  3. ^ Joint Publication 1-02, Department of Defense Dictionary of Military and Associated Terms (PDF). 美國國防部: 512. October 17, 2008 [November 29, 2008]. [失效連結]
  4. ^ 4.0 4.1 4.2 Douglas, Waller. The CIA's Secret Army. Time. February 3, 2003. 
  5. ^ Mazzetti, Mark; Helene Cooper. CIA Pakistan Campaign is Working Director Say.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26, 2009: A15. 
  6. ^ Miller, Greg. CIA Secret Program: PM Teams Targeting Al Qaeda. Los Angeles Times. July 14, 2009: A1. 
  7. ^ Mazzetti, Mark; Shane Scott. CIA Had Plan To Assassinate Qaeda Leaders. New York Times. July 14, 2009: A1. 
  8. ^ 8.0 8.1 8.2 Coll (2004)
  9. ^ 9.0 9.1 "americanforeignrelations.com"
  10. ^ U.S. Aggressiveness towards Iran. Foreign Policy Journal. 
  11. ^ Daugherty (2004), p.83
  12. ^ 12.0 12.1 Woodward (2004)
  13. ^ Tucker (2008)
  14. ^ "Special OPS: America's elite forces in 21st century combat" By Fred J. Pushies, pg. 20 – Google Books. Google Books. [May 19, 2011]. 
  15. ^ 15.0 15.1 Stone & Williams (2003)
  16. ^ A Cold War in Shangri La - The CIA in Tibet. (英文)
  17. ^ Mission Impossible. (英文)
  18. ^ 美国中情局表彰两名前间谍 曾在中国被捕坐牢20年
  19. ^ 美国前特工约翰·唐尼去世 曾在中国坐牢20多年
  20. ^ 美国特工如何“锁定”拉登
  21. ^ CLANDESTINE SERVICE HISTORY: OVERTHROW OF PREMIER MOSSADEQ OF IRAN - November 1952-August 1953. WebCite. 
  22. ^ Mark Bowden. The Desert One Debacle. The Atlantic. 1 May 2006 [17 December 2015]. 
  23. ^ 揭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秘密部队:特别行动组
  24. ^ "Secret U.S. Unit Trains Commandos in Pakistan," Eric Schmit and Jane Perlez,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22, 2009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