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加贺号航空母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加賀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かが
Kaga Tateyama Trials 1928.jpg
早期三段甲板時的加賀
Japanese Navy Aircraft Carrier Kaga.jpg
改裝竣工時的加賀號
概觀
艦種 戰艦→航空母艦
艦級 加賀級戰艦
製造廠 川崎重工業神戶造船所
橫須賀海軍工廠
單艘造價 530萬日幣(1920年幣值)[1]
動工 1920年7月19日
下水 1921年11月17日
服役 1928年3月31日
結局 1942年6月6日被擊沉
除籍 1942年8月10日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 28,000噸/38,200噸(改裝後)
滿載排水量 43,600噸(改裝後)
全長 230米/240米(改裝後)
全寬 29.6米/32.5米(改裝後)
吃水 8米/9.5米(改裝後)
鍋爐 12具ロ號艦政本部式鍋爐(近代化後8具)
动力 4部蒸氣渦輪引擎,4軸推進
功率 127,400匹
最高速度 28節
續航距離 10000浬(16節)
乘員 1,708人
武器裝備 10門200毫米主砲
8座雙連裝八九式127公釐高射炮
22座25毫米機槍
裝甲 水線裝甲帶:152公厘
水平裝甲帶:38公厘
艦載機 標準72、備用18
艦戦18、艦爆27、艦攻27(1941年12月)
其它 飛行甲板降落識別字母:か

加贺號日本帝國海軍设计建造的航空母舰。加贺的命名源自日本古代令製国名,這與大部分是使用瑞獸命名的日本海軍航空母艦不同,這主要是因為她是由加贺级戰舰改裝,却沒有改名而沿用原本的战舰命名所致。

簡介[编辑]

本艦原為八八艦隊計畫中第三艘建造的戰艦,1919年1月,海軍對川崎造船廠下令準備建造加賀號的前置作業[2],這也是川崎造船廠建造的第四艘戰艦。

1920年7月19日於神戶川崎造船廠以戰艦設計起造[3],1921年11月17日早上8點30分在作為天皇代理人的伏見宮博恭王及10萬民眾的觀禮中下水[4][5]。按照原先設計,加賀級戰艦為當時剛完工的長門級改良型,不但裝備了更強大的五座41公分聯裝艦炮,最高航速也達26.5節。然而在1922年签订的华盛顿海军条约限制下日本決定将計畫中天城級戰鬥巡洋艦改装为航空母舰,加賀級因艦體設計較為粗短相對不適合改裝成航艦,而被列入廢艦的行列。於是1922年2月5日,建造加賀號的工程停止[6],並列入靶艦作為新型魚雷與砲彈之實驗品[7],已經下訂的資材則轉用給天城級改裝航空母艦的作業中[8],她與姊妹艦土佐號已經建好的船體則不做拆解,預計當作魚雷實驗靶船,測試水下傷害對大型軍艦的影響[9]

但1923年日本发生关东大地震,在船厂的天城號因地震震落船台龙骨扭曲,因此报废,日本遂将原定停建销毁的戰艦“加贺”接替“天城”改造为航空母舰[10]。原本泊於橫須賀準備拉到外海當靶艦的加賀號因此拖入海軍工廠船塢內,進行航艦改造工程[11]。1923年11月19日,日本政府正式向簽約列強通報改造赤城號及加賀號的事項[12];同天,原本將命名為翔鶴號的航空母艦興建計畫亦宣告終止[13]

雖然拖入船塢,但原本不在改造行列的加賀號為了要改造成航艦,艦政本部耗費不少時間重新繪圖,直到1925年才正式動工,1928年3月31日下水,1929年11月30日編入橫須賀鎮守府第三艦隊服役;加賀號改造成航艦的最初方案將是一艘全長217.93公尺(715呎)、最大船寬33.52公尺(715呎)、標準吃水船寬30.87公尺(101呎3寸)、吃水6.67公尺(21呎9寸)、排水量26,950公噸、20cm砲10門、12cm砲6門、12cm高射炮12門、艦載機36架、滿載極速27.6節的航空母艦[14]

“加贺”号航空母舰的布局形式与赤城号相似,採用雙層機庫,且受英國皇家海軍暴怒號航空母艦的兩段式飛行甲板影響而採用3層飛行甲板的三段式構造。三段式的想法是將起飛、降落的空間隔開,最上層甲板作為降落用、第二層甲板作為戰鬥機等小型機種起飛用、最下層也是最長距離的甲板則作為轟炸機等重型機種起飛用[15],藉此提高出擊及回收效率英语Launch and recovery cycle。加贺号改造時將艙間簡化,以犧牲艦體損管控制的代價下獲得日本帝國海軍航艦中最大容量的艦載機搭載能力。

不過,三層甲板的想法低估了航空工業的進步速度,1930年代初的飛機又比1920年代要更大更重,需要的降落空間與指揮裝置也就更加複雜;為了方便管制飛行作業,加賀號在1932年在前升降機右舷增設了塔型艦橋充當飛行指揮所使用[16]

加賀號的主機是由川崎製造,英國設計的柯蒂斯-布朗式蒸氣渦輪機,戰艦時代評估91000匹馬力的輸出可以滿足時速26.5海里,但因為改裝成航空母舰後重量減輕因此極速提高到27.5節。加賀號的鍋爐則採用12部ロ号(B型)艦政本部式鍋爐,操作壓力為20公斤/平方公分(2,000 kPa ; 280 psi)。其中8部專燒重油,4部油煤混燒,攜帶8000長噸的重油與1700長噸的煤炭。因此續航力較為不足。

加賀號建造時日本海軍仍然摸索最適合的航艦煙囪設計,鳳翔號的經驗發現可動煙囪成效不佳,赤城號的經驗認為設置在右舷的煙囪排煙會影響戰機的起降,當時研發艦體設計的霞浦技術研究所使用風洞也找不出更好的答案;因此加賀號的煙囪有別於鳳翔和赤城,採取另一種假設設計。加賀號的左右兩舷裝設巨大排煙管,側舷延伸到舰尾,試圖將煙引導致艦艉排放,這項設計則是參考百眼巨人號航空母艦而來[17]。這卻引發甲板與住艙的鄰近區域平均攝氏40度的高熱問題[18],同時引導到艦尾的廢氣仍然會干擾降落作業,這項設計在當時的航艦中堪稱失敗。加賀號同样安装重巡洋艦級的200公厘艦砲,其用途為壓制以魚雷奇襲艦隊的水面艦。

改裝工程[编辑]

加賀號的艦體配置缺失要比赤城號來的嚴重,因此先一步排入現代化改裝工程之列,加贺號1933年10月20日至1935年6月25日在佐世保海军造船廠進行改造。原先設計是想參考美國海軍列星頓級航空母艦作為範本,但是在友鶴事件之後所有日本船艦都進行重心的再計算,為了減少側風面積因此列星敦級的艙面甲板設計被全面放棄,改為與赤城號類似的航艦設計。

近代化改裝後的加賀號,在信濃號服役以前亦為日本噸位最大的航空母艦。加賀號原本設計為戰艦,雖然艦體比例較以巡洋戰艦設計的赤城號粗短而極速較慢,但也因此可以裝設最寬敞高聳的飛行甲板,因此具有日本海軍航艦中最佳的不良天候耐性。

主要修改之處是因為延伸至舰艉的烟囱占用艦艇空間過多加上煙囪溫度讓艦內環境不良因此取消,改成与“赤城”号相同的向下弯曲的横卧式烟囱直接伸向舷外往海面大幅彎曲的样式,這個修改讓加賀號減輕了100噸的重量,艦載機降落時亂流問題減少,也讓以往在煙囪旁的士官兵住艙以及飛行甲板高熱問題得以解決。加賀號同時進行主機更換,鍋爐也更換成8座新型的口號艦本式重油鍋爐,鍋爐壓力22公斤/平方公分 (2,157 kPa; 313 psi),操作溫度300度;2具英製布朗-柯蒂斯式渦輪機(brown curtis turbine)更換為國產的艦政本部式渦輪機,因此艦尾略微延長。由於更換成全重油鍋爐燃料槽也進行改裝,重油搭載量略增為7500長噸(7620噸)。

因为跑道过短无法适应新型飞机的起降,取消不实用的中下两层飞行甲板,改装全通式飞行甲板,飞行甲板延伸至舰首用立柱支撑;甲板面積7000.1平方公尺,在信濃號完工以前居於日本航艦之冠。在飛行甲板前方預留了飛機彈射器裝設空間,彈射器據當時在海軍航空技術廠服務的小福田晧文證實曾在1941年9月底裝艦,於長崎附近海域測試[19];不過彈射器評估認為尚未達到可用標準,很快地就被拆掉,直到擊沉前日本的彈射機仍未研發完成;升降机增為3座。艦島設於艦體右舷,便于与“赤城”(岛式舰桥设在舰体左舷)编队并行时各自的飞机起飞、降落。而且艦橋為了維持重心標準的設計考量下只裝設最低限度航行指揮所需設備,沒考慮到航空戰鬥指揮,相當克難。

艦艇武裝在改裝時也做了近代化,原先舊式120公厘雙連裝高射炮撤除改換新型127公厘雙連裝高射炮,提高高射炮炮位讓高射炮火網可掩護僚艦;拆除了雙聯裝砲塔後,又另外增設4門城廓式單裝200公厘砲,使200公厘主炮仍維持10門,在帳面火力上是當時日本航空母艦的首位,但是因為城廓式砲座設置在艦尾,大部分射界都被艦體給擋住,實際評價並不高。

主機更換與艦內可用容積增加後,艦內燃油搭載量增加至8200噸,加賀號的標準搭載機增加到90架,有必要時最大搭載機可到103架(這是使用九六式艦上戰鬥機等舊型機時狀態);最高航速增加至28.3節,巡航速度由14節8000海浬提升至16節10000海浬;但是這種速度在珍珠港事件前被第二航空戰隊長山口多聞嫌太慢,因此在一開始時曾經建議把第一航空戰隊排除在攻擊序列(赤城續航距離過短,加賀最高速度不足),但是因為加賀號的艦載機人員是日本海軍中參戰經驗最豐富的一群,因此力保此艦得以參戰。赤城、飞龙、苍龙则通过增加額外攜帶大量油筒的方式以跟上加贺的续航力[20]

戰歷[编辑]

3段式3层飞行甲板的加贺
改成全通式飞行甲板的加贺

加贺號服役之后,早期因日本航空母艦數量不足,因此未編入航空戰隊之內。在1932年爆發的一·二八事變時是以混合艦隊的方式編入對上海作戰的第三艦隊戰列中,同時佈署的航空母艦還有鳳翔號;當時加賀號載有三式艦上戰鬥機16架和十三式艦上攻擊機32架。

1932年1月31日,加賀號到長江口並派出17架飛機在虹橋機場上空向中國人示威,隨後的一個月內艦載機部隊對上海戰場的國民革命軍實施空中打擊。當時艦上的三式艦上戰鬥機除了對上海轟炸外亦發動了史上第一次的艦載戰鬥機空戰,2月5日,6架三式艦上戰鬥機與4架十三式艦上攻擊機中華民國空軍的4架O2U偵察機發生空戰,但是雙方皆未遭到擊落[21]。2月22日和26日,加賀號的數架艦載機分別轟炸了蘇州和杭州;22日,在蘇州上空,加賀號所屬3架三式艦戰護送3架十三式艦攻時再度發生空戰,生田乃木上尉、{{link-ja|黒岩利雄|黒岩利雄]]航空中士所駕駛的三式艦戰共同擊落了美國籍駕駛員蕭德所駕駛的波音218.[22][23]。26日,加賀號的2架十三式艦上攻擊機在攻擊機場時遭到擊落[24],無論是擊落對手還是遭到擊落加賀號的艦載機部隊都是首開日本帝國海軍之先;在同年3月3日停火協議生效後,加賀號返回日本恢復訓練任務。

1935年大改裝後,因為龍驤號的服役讓航空母艦的數量得以補齊,加賀號編入第二航空戰隊,隨後因蒼龍號飛龍號服役因此編入因赤城號進行現代化工程而戰力不足的第一航空战队,編制艦載機為16架九O式艦上戰鬥機、16架九四式艦上轟炸機、28架八九式艦上攻擊機[25]

1937年7月盧溝橋事變後,加賀號再度到上海外海支援日軍作戰;不過在1932年的勝利經驗下,加賀號上的航空部隊參謀並沒有意識到對手的進步,當時駐艦的城英一郎日语城英一郎中校甚至向大本營提出「只要利用航空部隊奇襲、日華事變可在三日內結束」這等樂觀判斷[26]。然而,海軍參謀們很快地就發現自己的評價看走眼[27],1937年8月15日,加賀號第一天進行作戰便遭到嚴重損失:加賀號45架艦載機企圖空襲中國空軍學校——筧橋機場,被中國21架飛機攔截,8架八九艦攻與2架九四艦轟遭到擊落,其它輕重損傷不計,這是加賀號在中國最慘的一次失敗。[28]為此日本海軍趕緊在8月22日調度九六式艦載戰鬥機參戰才挽回嚴重的交換比,在上海戰線逐漸穩定後,9月15日加賀號的艦載機部隊:6架九六艦戰、6架九十艦戰、18架九四艦轟、18架八九艦攻更換駐地至上海公大機場以便轟炸南京[29],加賀號則結束一個月的出征於9月26日返回佐世保。返回佐世保後,加賀號全面換裝新型戰鬥機,新編制有32架九六式艦上攻擊機、16架九六式艦上轟炸機、16架九六艦戰,與少量的九五艦戰作為換裝訓練用機種[29];結束補給後,約在10月上旬加賀號返回上海繼續支援當地戰事。直到1938年11月自華南戰場返國之前,加賀號主要在華中戰場累積大量實戰經驗,1937年12月12日的帕奈號事件英语USS Panay incident據信亦為加賀號艦載機所為[30]

雖然在多次戰鬥中戰果豐碩,但是加賀號也是日本大型軍艦中軍紀問題的典型;當時服役的甲板士官板倉光馬回憶,當他在1937年日華事件時上艦時,加賀號的水手們因為遭受大量私刑及不當管教而逃亡或自殺的人非常多[31]。艦內也常出現日本海軍內俗稱「銀蠅」的士官兵盜竊慣犯,軍官在軍紀問題上則與敗壞者鏗瀣一氣,在橫須賀靠泊時還大肆邀約藝妓等上艦舉行宴會[32]。由於日本軍艦適居性差、況且在預算有限的狀況下只能熱衷以精神戰力與肉體訓練彌補物質面不足,在高強度訓練及低劣後勤的凌虐下基層軍人的待遇十分悲慘,更導致基層慣用私刑等潛規則駕馭生活條件不佳的軍隊環境,導致軍紀及私刑問題在各軍艦上一直都存在,尤其以人數編制多的大型軍艦更加嚴重。

1938年12月,加賀號返國後進行小規模改造兼大修工程;包括更換三式攔截索、增加飛行甲板與機庫容積,1939年11月15日復役,並執行新型艦載機換裝計劃。1940年11月15日時,加賀號艦載機計有12架零戰、24架九九艦爆、36架九六艦攻;並有18架飛機採散件方式存放作為備用機。

珍珠港事件前,加贺號作為6艘参战航空母舰之一,為了領取最新型的淺水用魚雷因此最慢從佐世保港出發,但直到1941年11月17日出港航至佐伯灣集合時,這100枚魚雷仍是半成品,在三菱技師趕工下,在11月下旬於擇捉島單冠灣最終集結時才完工分發給赤城、蒼龍、飛龍等艦,這100枚魚雷為日本航空艦隊在當時唯一可對珍珠港浅水区域停泊的戰艦進行水下攻擊的武器。1941年12月7日,日本聯合艦隊如作戰預定攻擊珍珠港,加賀號在這場攻擊中損失最多,整場攻擊行動有29架飛機未歸,加賀號所屬的戰機占15架,占日軍整體損失的一半。

加賀號在珍珠港事件中投入的戰機
第一波攻撃[33]
第二波攻撃[34]
中途岛海战被擊沉

珍珠港事件後,加賀號與其它航艦一同回國整補,在1942年1月12日開往楚克島,在1月19日與赤城號一同從楚克出發對拉包爾空襲,在1月21日空襲鄰近的卡维恩;2月19號協同赤城、蒼龍、飛龍號航空母艦一同空襲澳大利亞的達爾文港,但是在任務結束後於帛琉港觸礁,被迫回國修理,因此未參加印度洋空襲;維修完後原預定要進行MO作戰,但是這項任務在考慮第五航空戰隊的培育狀況因此交由翔鶴與瑞鶴執行,因此錯過了珊瑚海海戰,因為錯過多次戰役到中途島戰役,前加賀號的艦載機編制是日軍航艦部隊中最完整的滿編狀態。

1942年6月中途岛海战中,“加贺”在發動對中途島基地的襲擊之後,在換裝艦載機武裝時,於日本時間上午7點22分被美国海军30架的SBD無畏式俯衝轟炸機突襲,加賀號迴避3發炸彈,並被4發1000磅炸彈命中,其中一發直接命中甲板上的油罐車,巨大的爆炸力直接破壞艦橋,艦長岡田次作上校以下的艦上重要幹部當場死亡;炸彈以及燃料引發的大火讓艦上狀況失控,就當時護衛加賀號的榛名號戰艦副長(堤中校)回憶至少發生7次爆炸,他們已經無法期待加賀號上還會有生存者。由於火勢無法控制,代理艦長指揮損管控制的飛行長天谷孝久在下午1點半至2點間決定放棄搶修,全體人員離艦棄船,驅逐艦萩風、舞風收容加賀號倖存者,軍艦旗,以及天皇照。下午2點50分,舞風號回報『加賀號無法航行、倖存者已收容』;下午4時26分,火勢延燒到汽油槽引發大爆炸,艦體斷成兩截不久沉入大海。

加賀號也是中途島海戰中死傷最慘重的一艘軍艦,自艦長以下共811人死亡。大部分死者是因火災而阻斷逃生通路的機關部人員,最後機關部人員只有40人存活;航空部隊相對損失較小,攻擊美軍艦隊戰死8人,因空襲而被炸死者13人,共21人(戰鬥機6人、攻擊機9人、轟炸機6人)戰死,未因轟炸損失的戰機後來轉降飛龍號繼續作戰[來源請求] ,最後隨著飛龍號沉沒而報銷。

歷代艦長[编辑]

艤裝員長[编辑]

  1. 宮村歷造 大佐大正10年11月1日就任 - 大正11年6月25日辞任)戰艦建造中止
  2. 小林省三郎 大佐(昭和2年3月10日就任)航空母艦改造
  3. 河村儀一郎 大佐(昭和2年12月1日就任)

艦長[编辑]

  1. 河村儀一郎 大佐(昭和3年3月31日就任)
  2. 宇野積三 大佐(昭和5年12月1日就任)
  3. 大西次郎 大佐(昭和6年12月1日就任)
  4. 岡田偆一 大佐(昭和7年11月15日就任)
  5. 原五郎 大佐(昭和7年11月28日就任)兼任
  6. 野村直邦大佐(昭和8年2月14日就任)
  7. 近藤英次郎 大佐(昭和8年10月20日就任)
  8. 三竝貞三 大佐(昭和9年11月15日就任)
  9. 稻垣生起大佐(昭和11年12月1日就任)
  10. 阿部勝雄 大佐(昭和12年12月1日就任)
  11. 大野一郎 大佐(昭和13年4月25日就任)
  12. 吉富説三 大佐(昭和13年12月15日就任)
  13. 久保九次 大佐(昭和14年11月15日就任)
  14. 山田定義 大佐(昭和15年10月15日就任)
  15. 岡田次作大佐(昭和16年9月15日就任、於中途島戰死)

關連項目[编辑]

引注[编辑]

  1. ^ Parshall and Tully, p. 535
  2. ^ #川崎造船所四十年史p.71
  3. ^ 「軍艦土佐 加賀製造一件(1)」、36、39、43頁
  4. ^ 「軍艦土佐 加賀製造一件(2)」、p.10
  5. ^ #川崎造船所四十年史p.81
  6. ^ 「軍艦土佐 加賀製造一件(2)」、41-42頁
  7. ^ 「造機部長会議1(2)」、pp.10-12
  8. ^ 「軍艦天城(赤城)改造工事材料に関する件」、p.3
  9. ^ 「造機部長会議1(2)」、pp.10-12
  10. ^ 「軍艦加賀を航空母艦に改造する件」
  11. ^ 片桐大自『聯合艦隊軍艦銘銘伝〈普及版〉』光人社、p.37-38
  12. ^ #達大正12年11月p.16『達第二百二十四號 軍備補充費ヲ以テ建造中ノ戰艦加賀及巡洋戰艦赤城ノ艦種ヲ航空母艦ニ改メラル 大正十二年十一月十九日 海軍大臣 財部彪』
  13. ^ #達大正12年11月p.16『達第二百二十六號 軍備補充費ヲ以テ大正十年度ニ於テ建造ニ着手スヘキ航空母艦翔鶴ノ建造ヲ取止メラル 大正十二年十一月十九日 海軍大臣 財部彪』
  14. ^ 「軍艦加賀を航空母艦に改造する件」、2-3頁
  15. ^ 『航空母艦』(朝日新聞1942)pp.31-32
  16. ^ 「軍艦加賀塔型補助艦橋及飛行科指導所仮設の件」、1-2頁
  17. ^ 『航空母艦』(朝日新聞1942)p.48
  18. ^ Lengerer, pp. 134
  19. ^ #指揮官空戦記122頁
  20. ^ #海軍艦隊勤務200頁
  21. ^ 中山雅洋『中国的天空 (上)』75-76頁
  22. ^ Hata, p. 24
  23. ^ 中山雅洋『中国的天空 (上)』80-82頁
  24. ^ 中山雅洋『中国的天空 (上)』99頁
  25. ^ Hata, pp. 24–25
  26. ^ #吉田、指揮官42頁
  27. ^ #吉田、指揮官43頁
  28. ^ 航空母艦“加賀”號
  29. ^ 29.0 29.1 Hata, p. 26
  30. ^ Hata, pp. 26–27; Werneth, p. 160; Toland, p. 49
  31. ^ #どん亀艦長青春記101.103頁
  32. ^ #どん亀艦長青春記102頁
  33. ^ 「加賀飛行機隊戦闘行動調書」、1頁
  34. ^ 「加賀飛行機隊戦闘行動調書」、3-4頁、山川『空母艦爆隊』、61-62頁

外部鏈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