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卡尔·林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卡爾·馮·林奈
Carl Linnaeus (Carl von Linné)
Portrait of Linnaeus on a brown background with the word "Linne" in the top right corner
卡爾·馮·林奈, 1775年
出生 (1707-05-23)1707年5月23日[1]
瑞典Råshult英语Råshult的Stenbrohult教区(今属于艾尔姆胡尔特市
逝世 1778年1月10日(1778-01-10)(70歲)
瑞典乌普萨拉
居住地 瑞典
公民权  瑞典
研究領域 植物學
生物學
動物學
母校 隆德大学
烏普薩拉大學
哈尔德韦克大学
知名于 生物分類學
生態學
植物學
植物命名人缩写 L.
簽名
Carl v. Linné
備註

Linne CoA.jpg
卡尔·林奈家的纹章

卡尔·冯·林奈瑞典語Carl von Linné,1707年5月23日-1778年1月10日),過去曾译成林内,受封貴族前名为卡尔·林奈乌斯Carl Linnaeus),由于瑞典学者阶层的姓常拉丁化,又作卡罗卢斯·林奈烏斯拉丁语Carolus Linnaeus),瑞典植物学家、动物学家和医生瑞典科学院创始人之一并担任第一任主席[2]。他奠定了现代生物学命名法二名法的基础,是现代生物分类学之父,也被认为是现代生态学之父之一。他的很多著作使用拉丁文撰写,他的名字在拉丁语中是Carolus Linnæus(在1761年之后为Carolus a Linné)。

1707年,林奈出生于瑞典南部斯莫蘭的一个小乡村里。林奈在烏普薩拉大學接受了大部分的高等教育,并在1730年开始教授植物学。1735年至1738年之间,他居住在国外和做研究。他在荷兰出版了第一版的《自然系统》(Systema Naturae)。之后,他回到瑞典的乌普萨拉,担任了医学和植物学教授。在1740年代,他旅行遍及瑞典各地,搜集和分类各种植物和动物。在1750年代和1760年代,他继续搜集和分类各种动植物,并将成果出版了好几卷。当他逝世的时候,他已经是欧洲最受赞誉的科学家之一。

瑞士哲学家卢梭在给林奈的信中写到“告诉他我知道地球上没有人比他更伟大”。[3]德国学者歌德写过:“除了莎士比亚斯賓諾莎,再没有其他的先人对我的影响比林奈更强。”[3]瑞典作家斯特林堡说过:“林奈实际上是个诗人,只不过碰巧成为了一个博物学家。”[4] 除了这些赞誉,林奈还被称为“植物学王子”,“北方的博物志”,以及“第二个亚当”。[5]

在植物学中,用L.来作为表明林奈的作者权的作者名缩写[6]在一些较老得出版物中,有时林奈的作者名缩写为“Linn.”。

姓名[编辑]

林奈被打扮成拉普兰人,約繪於1735-1740

林奈的姓名有几种变体:Carl Linnaeus, Carolus Linnaeus和Carl von Linné, 最后者有时也简作Carl Linné。林奈在出版他用拉丁语写成的著作时,用的最多的是拉丁化的形式Carolus Linnaeus,相反,人们却常常搞不清他真正的瑞典语姓名是什么。

在林奈的时代,大多数瑞典人是没有姓的。林奈的祖父的名字,按斯堪的纳维亚传统,叫做英格玛·彭茨森(Ingemar Bengtsson),“彭茨森”的意思就是彭特(Bengt)的儿子。林奈的父亲则叫尼尔斯·英格玛森(Nils Ingemarsson),“英格玛森”的意思是英格玛的儿子。只有在为了登记的时候,比如说在大学入学时,他们才需要一个姓。当时的学术界以拉丁语为通用语言,所以林奈的父亲在进入隆德大学时,他给自己创造了一个拉丁语的姓:Linnaeus。这个姓来自椴树的古瑞典语linn(在现代瑞典语中是lind),之所以用椴树为姓,是因为在他们家族的所有地上有一棵被尊为“看护神树”(warden tree)的巨大的心叶椴[7]他们家族的所有地也因而得名Linnagård。尼尔斯·英格玛森为儿子起名为卡尔(Carl),所以这个孩子的瑞典语姓名应该是Carl Linnaeus。[8]

当卡尔·林奈在私立学校登记为隆德大学的学生时,他用的注册姓名是Carolus Linnaeus。这个姓名也是他在出版拉丁语著作时使用的名字。1761年他被授予贵族头衔[9]后,他开始使用Carl von Linné这个姓名,其中“Linné”是Linnaeus的简写形式,而“von”加在姓名中用来显示他的贵族身份。

如果要在引用文献时使用林奈的名字,最好写作Carl Linnaeus, Carolus Linnaeus或只写作Linnaeus。写成Carl von Linné并不合适,特别是在引用他出版于1762年以前的著作时。在《植物种志》第二版(1762)的标题页上,作者的姓名仍然用的是Carolus Linnaeus(更准确地说,用的是其属格形式Caroli Linnaei),但在之后的著作中,他的姓名一直都印作Carolus a Linne或Carl von Linné。Stafleu[10]在他的所有著作中都用Carl Linnaeus作为林奈的姓名。在瑞典,他的贵族化姓名Carl von Linné则广为人知。

林奈名字的形容词形式通常用Linnaean,但是著名的伦敦林奈学会的英文写法却是Linnean Society of London,他们出版的一本刊物也叫The Linnean,颁发的奖则叫Linnean Medal(林奈学会奖),等等。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林奈在Råshult的出生地

1707年,林奈出生于瑞典南部斯莫兰省艾尔姆胡尔特英语Älmhult北面的小乡村——Råshult英语Råshult(今属于艾尔姆胡尔特市),是家里的长子。林奈的父亲尼尔斯是路德教派的牧师,村里的助理牧师,业余爱好植物学。林奈的母亲克里斯蒂娜是教区牧师的女儿,后来又给林奈添了1个弟弟,3个妹妹。[11][12][13]林奈出生后一年,其外公去世,他的父亲继任了外公的教区牧师,所以全家搬往牧师的住宅。[14][15]林奈小时候就喜欢植物,特别是花。当他不安时,如果给他一朵花,他就能马上平静下来。尼尔斯花费了很多时间在他的花园上,经常带着林奈看花,告诉他各种花的名字。后来,父亲给了林奈一小块地,让他也可以自己种些花。[16]

父亲在林奈很小的时候就教他拉丁语,宗教和地理。有一种说法是,因为家里用拉丁语对话,所以林奈先学会的拉丁语,然后才是瑞典语。在林奈7岁时,家里为他找了一个家庭教师。林奈不喜欢这个人,在他后来的自传中写到,他“是来压制而不是发展儿童的天赋的。”[17]2年后,林奈被送进初级语法学校。[18] 林奈很少学习,经常跑到田野里去寻找各种植物。小時候的林奈在學校成績相當差,雖然他在生物學的成績有傑出的表現,但在其他科目不及格。林奈對於小時候上學的印象是:“······處罰,不斷地被處罰,教室是最令人坐立難安的地方……,如果能夠有所教室,是在森林中漫步,是在小草中打滾,不知道有多好?”[19]

当他15岁时,他到了到在学校的最后一年,受到喜爱植物学的校长(Daniel Lannerus)的教导。校长丹尼尔注意到了林奈对植物学得兴趣,让他管理自己的花园。他还将林奈介绍给约翰·罗斯曼(Johan Rothman)。他是斯莫兰省的医生,韦克舍的一所文科中学的老师, 也是一个植物学家。罗斯曼惊异于林奈对植物学的热爱,帮助林奈学习。他告诉林奈,“讀書像吃飯,什麼都吃的孩子才長得壯,因此一個耐得住枯燥課程的人,才有獲得更高教育的機會。”林奈将罗斯曼视为父母親與朋友的混合體,他後來寫道:“羅斯曼沒有強迫我唸書;他讓我先感到自己知識的不足,自然生發出對書本的饑渴,書本像食物,我愈讀就愈想讀。沒有他的啟發,我一生充其量是一個愛花的人,不會為所有的生物、礦物建立一個分類系統。”[19]罗斯曼拓宽了林奈对植物学的兴趣,还使得他也对医学有了兴趣。[20][21]在林奈17岁时,他已经对已有的植物学文献非常了解了。他在日记里写到,“日夜的读着植物学书籍,已经像自己的手背一样熟了。” [22]

1724年,林奈进入罗斯曼任教的Katedralskola中学,主修希腊语希伯来语神学数学,这些学科视为将来要当牧师的男孩准备的。[23][24]在中学的最后一年,林奈的父亲拜访了学校,向教授们询问自己儿子的学习情况;使他失望的是,大多数人说林奈永远不可能成为学者。但是罗斯曼相信林奈在医学上会有好的未来。罗斯曼希望林奈和他们家一起生活,好教授他生理学植物学。尼尔斯接受了这个帮助。[25][26]罗斯曼向林奈展示了,植物学是一门严肃地学科。他交给林奈用杜尔科那英语Joseph Pitton de Tournefort的系统来给植物分类。罗斯曼也教给了林奈塞巴斯蒂安·瓦扬英语Sébastien Vaillant的关于植物的有性繁殖的知识。[25]

学者生涯[编辑]

隆德大学的林奈塑像,是他读大学时的样子。

1727年,21岁的林奈进入了斯科訥隆德大学,一年后林奈转入乌普萨拉大学

1739年他与一个医生的女儿结婚。两年后他在乌普萨拉大学获得一个医学教授职位,但他很快就将这个职位换成了一个植物学教授职位。他继续他对分类学的研究,并将它扩展到动物界矿物上。虽然他对矿物的分类今天看起来很奇怪,但当时对林奈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自然分类的方法。1741年瑞典國王頒布:林奈為全世界第一位專教植物學的教授。瑞典国王在1757年就授予林奈爵位,但直到1761年才给他正式封爵。

晚年[编辑]

卡尔·林奈和他的儿子小卡尔·林奈的墓碑。

在林奈晚年,他曾患过多种疾病。1764年,他受到乌普萨拉热(Uppsala fever)的折磨。在Rosén的照料下,他得以活命。1773年,他又患有坐骨神经痛。在1774年他得了一次中风使得他部分瘫痪。[27]1776年,他第二次中风,造成他的右半身瘫痪,记忆也受损。他甚至钦佩自己的著作,只因他忘记自己是它们的作者。[28][29]

1777年12月,他又一次的中风使得他极为虚弱,最终他在1778年1月10日在哈马比(Hammarby)逝世。[30][31]尽管他的遗愿是将自己葬在哈马比,但他最终还是在1月22日被葬于乌普萨拉主教座堂[32][33]

林奈氏分類系統[编辑]

林奈, 《自然系統》(Systema Naturae

林奈身處的世紀,也正是歐洲的大航海世紀,許多航海歸來的生物學家博物學家帶回世界各地的動植物,並用自己的喜好為之命名,造成一物多名,或异物同名的混亂現象。

林奈在烏普薩拉大學其間,发现花粉囊雌蕊可以被作为植物分类的基础。他将此发现写成一篇短论文。这个发现为他提供了一个非常教授的职位。1732年乌普萨拉科学院资助他去瑞典北部的拉普兰考察。到那个时候为止,欧洲人对拉普兰还一无所知,在這4600英里的土地上,林奈發現100多種新種植物,1737年林奈将他对拉普兰植物世界的考察写成一本书发表,在這本書中,林奈首次發表了以植物生殖器官進行分類的方法。

1753年林奈發表《植物種誌》(Species Plantarum[34],採用雙名法,以拉丁文來為生物命名,其中第一个名字是的名字,第二个是的名字,屬名為名詞,種名為形容詞,形容些物種的特性,或可加上發現者的名字,以紀念這位發現者,也有負責的意思。林奈用這種方法幫植物命名,後來他也用同樣的方法為動物命名,此種命名法也一直延用至今。

此后林奈开始了他对欧洲大陆的科学访问。在荷兰时他第一次将他的分类学手稿《自然系統》(Systema Naturae)给别人看。其中他放弃了过去混淆不清的命名法,引进了一直沿用至今的双名法如Homo sapiens。属以上的分类也被给予清晰的定义。

在命名时他使用清晰的描写,比如他称为智人Homo sapiens,有意识的人。但他也命名了另一个人种:Homo troglodytesHomo nocturnus山洞人夜人。估计他用此来命名当时刚刚被发现的大猩猩哺乳动物被他按这种动物最特别的器官,雌性动物的乳房,命名为拉丁语“Mammalia”

林奈曾說:「從未有人像我一樣將科學轉型。」

林奈的植物园至今还可以在乌普萨拉参观。

榮譽[编辑]

倫敦林奈學會自1888年起,向植物學動物學界有傑出成就者頒發林奈獎

1986年,瑞典國家銀行推出新款100克朗紙幣,上面印有林奈的肖像、他在Præludia Sponsaliarum Plantarum繪畫的植物授粉圖、烏普薩拉大學林奈花園素描,和林奈的格言「OMNIA MIRARI ETIAM TRITISSIMA」(在最平凡處尋找奇妙事)[36]

2010年,兩所位於林奈出生地區斯莫蘭的高等院校──韋克舍大學卡爾馬學院合併,新校以林奈命名,定名為林奈大學[37]

参考资料和註釋[编辑]

  1. ^ 卡尔·林奈出生于1707年5月13日(瑞典曆)或5月23日(公历)。根据儒略曆,他是出生于5月12日。(Blunt 2004, p. 12)
  2. ^ 徐保军. 林奈的博物学:“第二亚当”建构自然世界新秩序.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1, (06). 
  3. ^ 3.0 3.1 What people have said about Linnaeus. Linné on line. Uppsala University. [3 October 2011]. 
  4. ^ Linnaeus deceased. Linné on line. Uppsala University. [3 October 2011]. 
  5. ^ Broberg (2006), p. 7.
  6. ^ Linnaeus, Carl (1707–1778). Author Details. International Plant Names Index. [1 October 2011]. 
  7. ^ (瑞典文) Lind on Den virtuella floran, by The Swedish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accessed on 14 May 2006
  8. ^ Stearn, W.T. (1992), Botanical Latin, fourth edition: p. 283-284, Timber Press, Portland, Oregon. ISBN 978-0-88192-321-6.
  9. ^ W.T. Stearn, (1957), An introduction to the Species Plantarum and cognate botanical works of Carl Linnaeus, Principal events in the life of Linnaeus; in: Carl Linnaeus, Species Plantarum, A Facsimile of the first edition 1753, Volume I: 14, Ray Society, London.
  10. ^ Stafleu, F.A. (1976-1998) Taxonomic Literature second edition. An authoritative work on the names of botanists, their works and publication data, issued under the auspices of the IAPT.
  11. ^ Blunt (2004), p. 12.
  12. ^ Stöver (1974), p. 8.
  13. ^ Broberg (2006), p. 10.
  14. ^ Blunt (2004), p. 13.
  15. ^ Quammen (2007), p. 1.
  16. ^ Blunt (2004), p. 15.
  17. ^ Blunt (2004), pp. 15–16.
  18. ^ Stöver (1974), p. 5.
  19. ^ 19.0 19.1 張文亮. 大自然的園丁:大生物學家林奈. 台湾教育部. [2013-10-10]. 
  20. ^ Blunt (2004), p. 16.
  21. ^ Stöver (1974), pp. 5–6.
  22. ^ Carl von Linnés betydelse såsom naturforskare och läkare : skildringar utgifna af Kungl. Vetenskapsakademien i anledning af tvåhundraårsdagen af Linnés födelse
  23. ^ Stöver (1974), p. 6.
  24. ^ Blunt (2004), pp. 16–17.
  25. ^ 25.0 25.1 Blunt (2004), pp. 17–18.
  26. ^ Stöver (1974), pp. 8–11.
  27. ^ Blunt (2004), p. 232.
  28. ^ Stöver (1974), pp. 243–245.
  29. ^ Broberg (2006), p. 42.
  30. ^ Blunt (2004), p. 245.
  31. ^ Gribbin & Gribbin (2008), p. 63.
  32. ^ Quammen (2007), p. 4.
  33. ^ Anderson (1997), pp. 104–106.
  34. ^ Systema Naturae - an epoch-making book
  35. ^ 作者查詢'L.'. 國際植物名稱索引. 
  36. ^ Sveriges riksbank:100-kronor banknote(英文)
  37. ^ Motivering till valet av namn – Linnéuniversitetet,2008年5月19日

參考书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生平

资源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