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农业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农业史记录了人类驯化植物和动物、发展以及传播技术用来提高生产力的历史。农业起源于地球不同的地方,农业的起源中心包括旧大陆新大陸的至少11个独立的区域。

早在公元前2万年,人类就已经有采集和进食野生的谷物。大约在公元前9500年,黎凡特开始耕种8种新石器时代奠基农作物英语Neolithic founder crops——二粒小麦英语emmer wheat一粒小麦大麦豌豆小扁豆苦野豌豆英语bitter vetch鹰嘴豆亚麻。公元前1.15万年到公元前6200年之间,中国开始耕种绿豆大豆紅豆。大约在公元前1.1万年,美索不达米亚开始驯养猪属,公元前1.1万年到公元前9000年之间开始驯养绵羊。大约公元前8500年,在现今的土耳其和巴基斯坦地区,原牛被驯化成家牛。大约公元前7000年,新幾內亞开始栽培甘蔗根菜英语List of root vegetables。公元前5000年,非洲的萨赫勒地区开始栽培高粱。公元前8000年到公元前5000年之间,南美的安地斯山脈开始栽培马铃薯菜豆古柯,驯养大羊駝羊驼豚鼠。同一时期巴布亚新几内亚开始种植并杂交香蕉。公元前4000年,中部美洲英语Agriculture in Mesoamerica把野生的玉蜀黍属驯化成 玉米。公元前3600年,秘鲁栽培棉花。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人类开始驯养骆驼

公元前3300年,随着青铜时代的到来,见证了农业的多样性。这个时期出现了多种文明诸如美索不达米亚苏美尔古埃及印度河流域文明中国古希腊。到了铁器时代以及古典时代古罗马的扩张,罗马共和国以及之后建立的羅馬帝國,把古代地中海西欧都贯穿起来,在原有的农业体系之上建设了一套庄园体系。到了中世纪,在伊斯兰英语Arab Agricultural Revolution和欧洲,农业有了技术改良,农作物被传播移植。这其中包括经由安达卢斯传播到欧洲的糖、大米、棉花、果树(如)。1492年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的航行英语voyages of Christopher Columbus之后,哥倫布大交換把新世界的农作物如玉米、马铃薯、番薯木薯带到了欧洲,把旧世界的农作物如小麦、大麦、大米、芜菁还有马牛羊等牲畜带到了美洲。

新石器革命之后,灌溉輪作肥料被使用,并从英国农业革命开始的过去200年内大幅发展。从1900年开始,发达国家以及少部分发展中国家的生产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人力被机械化所替代,并出现了人工肥料、农药以及人工選擇哈柏法的发明使得人工硝酸铵肥料被大规模运用,从而大幅提高了作物产量英语crop yields。现代农业引发了社会、政治、环境问题,包括水污染生物燃料转基因生物关税農業補貼。作为回应,20世纪发展起来的有機農業被用来取代合成农药。

起源[编辑]

学者们已经开发出了许多假说来解释农业的历史渊源。从狩猎采集过渡到农业社会。使用各种食物资源更为集中。位於今天的約旦以色列往北到土耳其的安納托利亞往東進入伊拉克,形狀像新月「肥沃月彎」或文明的搖籃,之後據研究,墨西哥美國東部安地斯地區都是在未受外來影響下發明農業,而非洲新幾內亞農業也是獨立發展的結果,歷史中世界各地有許多獨立產生的農業發源地,農業的出現會逐漸向外傳播。肥沃月彎的農耕技術在四百年內傳入了欧洲,傳到巴基斯坦。到了印度埃及多次的冰河期導致了農業的產生,在古代人類部落被迫做出選擇除了居住地飼養動物確保毛皮來源外也收集植物種子帶回栽培,根據研究世界有六種可食用野生草本植物包括小麥、大麥、玉米、稻子而至少有32種長在月灣的丘陵和平原,非洲和美洲僅四種歐洲只有燕麥一種肥沃月彎有許多原生植物包含鷹嘴豆、豌豆、扁豆和亞麻,生活於此的人類是幸運的至少在周邊民族入侵以前,月彎地帶有13種可馴化的大型動物美洲有羊駝而智利有兩種可食用植物加福尼亞和非洲南部有一種,而澳大利亞西南部一種都沒有這解釋了人類的歷史發展。

敘論[编辑]

農業史可以做狹義和廣義的概念,農業(Agriculture)一詞源自拉丁文(Agri)指的是土地(culture)是耕種栽培的意旨係指耕種土地栽培作物的內涵,在食貨志(漢書)中闢土植穀曰農,是耕種土地、樹藝五穀的表意,依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其農業發展條例第三條之規定「農業指利用自然資源及農用資材及科技,從事農作、森林、水產、畜牧等產製銷及休閒之事業。」農業史包含生物自然,經濟文化,社會形態,人類生存等也就是在誕生或習得農業後所產生的一切改變影響和在過程中的發明,在現代農業發展中以三大主要理論影響農業發展方向是分別是(超級農業說)強化科學技術對抗病蟲害使用生物工廠讓農業能在隔絕土地下運作以基改農業為代表、(反省農業說)用生物防治和生態支持系統對環境用溫和的方式以有機農業和自然農業為代表、(象徵農業說)指引導消費者想像和當地文化敘生物資源和實物過程的各種符號以休閒農業為代表。茲農業發明是所有事務的基礎,而工業發展塑造今天的世界,而這兩者之間的橋樑是地理大發現所產生的全球貿易,自然資源和礦產是全球貿易的推力,蔗糖、菸草和香料各種金屬開始流動,阿拉伯水手摸索出地中海和印度的航路,穿越撤哈拉沙漠的商隊,維京人利用河流進行貿易這誕生了俄羅斯,西歐水手用帆船開闢了洲際航路全球貿易開始形成。黃金和白銀的流入對各國發生變化,從事遠途貿易的商人導致金融體系的出現,探索者散佈著宗教和文明,農民開墾著荒野,城市中出現來自世界各地的物品,而英格蘭和日本出現兩位主張禁菸的統治者。

書目(litterae)①②[编辑]

⑴David Gilmour,The Pursuit of Italy Allen Lane.(2011)p.33 ⑵Niall Fergusson,Civilization.(2010)p.43 ⑶Tim Flannery,Here on Earth Text Publishing Company.(2010)ch.4 ⑷Mark Pagel,Origins of the Human Social.(2012)p.17.216 ⑸Chris Stringer, The Origin of Our Species.(2011)p.245 ⑹Cynthia Stokes Brown,Big History.(2008)p.52 ⑺Flannery,Groves,Perspectives in Human Biology.(1999)p.395.405

文明[编辑]

蘇美爾(Sumer)[编辑]

刻在蘇美爾印章上的訓化動物,西元前2500年

蘇美爾農民種植穀物大麥和小麥,大約從西元前8000年開始生活在村莊中。由於該地區降雨量少,農業依賴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從河流引出的灌溉渠使穀物的生長足以支持城市。最早的犁出現在西元前3000年左右的(Uruk)象形文字中;在西元前2300年左右的海豹上出現了將犁播入犁過的犁溝地梨種子。蔬菜作物包括鷹嘴豆,扁豆,豌豆,豆類,洋蔥,大蒜,生菜,韭菜和芥末。他們種了水果,包括棗,葡萄,蘋果,瓜和無花果。除了耕種外,蘇美爾人還捕獲了魚類,並獵殺了家禽和瞪羚。綿羊,山羊,牛和家禽的肉主要由精英食用。魚通過乾燥,醃製和抽煙保存。[1][2]

埃及(Egypt)[编辑]

農業,展示了古埃及的脫殼英语threshing、糧倉、用镰刀收割、挖掘、砍樹、耕作。Nakht英语Nakht墓,西元前15世纪

古埃及的文明歸功於尼羅河及其可靠的季節性洪水。河流的可預見性和肥沃的土壤使埃及人得以在巨大的農業財富的基礎上建立帝國。埃及人是最早進行大規模農業耕作的人民之一,從西元前10,000年至西元前4000年之間的舊石器時代開始,即從舊石器時代末期到新石器時代[3]。這隨著盆灌的發展而成為可能[4]他們的主食作物是穀物,例如小麥和大麥,以及工業作物,例如亞麻和紙莎草。 [3]

南亞(Asia meridionali)、印度次大陸(In Indian subcontinent)[编辑]

棗到西元前9000年已在印度次大陸馴化[5]。大麥和小麥的種植,以及牲畜(主要是綿羊和山羊)的馴化,隨後在Mehrgarh養殖,直至西元前8000-6000年[6][7],這個時期也看到了大象的第一次馴化[5]。田園養殖在印度包括的脫粒,以行種植作物兩種或六種儲存於穀物的糧倉[7][8]。棉花是在西元前5至4世紀種植的[9]。到西元前五千年,農業社區在克什米爾變得很普及[7]。西元前4500年左右,印度河谷文明開發了灌溉技術[10]。由於這項創新,印度文明的規模和繁榮得到了發展,從而導致了更詳盡地計劃使用排水和下水道定居[10]。在印度河流域文明中,動物犁的考古依據可追溯到西元前2500年[11]。現在的人們認為非洲的移民活動改變了整個世界,到達印度的時間早於地中海、歐洲和亞洲,第一批向南遷徙的人類在印度的南部居住在森林當中,近似於澳大利亞和東北亞海島上的土著居民,印度北方的雅利安人是後進者,西北部喜馬拉雅山和印度洋之間的通道游牧部落到希臘人波斯和蒙古都從此進入征服,摩亨佐·達羅(Mohenjo-Daro)是印度最早的文明,這座城市中心周圍有許多的泥磚構造,有排水設施和手工藝術製品和尚未破譯的文字,該印度河流域的遺址裡面有需多的人像其動作類似瑜珈、和印度教濕婆神的早期形象以及描繪公牛、大象和老虎的印章,配戴手鐲的土著女像顯表這些來自「非洲之尖」的第一批移民者對後世印度的神廟和宗教藝術的祖先,西元1947年印度共和國剛建立之際政治家亞伊帕爾·辛格稱自己為森林民族的發言人「其他的民族都是後來者,土著居民不斷被外來民族剝削就是我們的歷史。」。北印度人的語言和希臘語拉丁語有共通的淵源,在西元前500年開始以約那人(Yona)及波斯語的艾恩尼亞人(Ionians)稱呼,這些過往一直到西元1785年加雅各達高等法院的法官威廉·瓊斯爵士(語言學家)所發現,瓊斯學習梵文時在字語法結構中發現梵文屬於印歐語系,梵文源於雅利安人而後者是諸多民族的祖先是遊牧民族牧養牛羊,一路遷移到達伊朗和印度在聖歌(吠陀經)中可以發現他們對馬的重視,(往世書)大洪水的傳說中毗濕奴神(Vishnu)讓摩奴(編輯法典)建造一艘船帶往高山避免災禍,梵文故事集的(梨俱吠陀)畫了酋長、祭司、獻祭活動牛是重要的財富,從旁遮普出發往東遷徙部落是狩獵採集者,燒毀森林播種大麥開始定居種植稻穗和蔬菜牛糞作為燃料用木材和蘆葦建造房屋,使用印度河將北部連接起貿易和運輸,在西元前490年雅利安人壽命是四十年。吠陀時代的印度有完整的諸神和祭祀活動,婆羅門祭司祀奉是種性制度最高的地位,(剎帝利)代表武士和官員(吠舍)是農民和商人(首陀羅)則是奴隸,隨著城鎮和貿易的複雜流動性下降形成不可接觸者(untouchables)之底層,西元前600年北印度有十六王國有的是家族世襲有的國王是選舉產生而部落發展出合議制度,摩揭陀國的頻婆沙羅王和離車國住在都城毗舍離的阿姆拉巴莉一位妓女生下一個兒子,由此和離車國中共和派的騎士發生戰爭,阿姆拉巴莉是覺悟者喬達摩·悉達多的信徒,這位佛陀反對動物獻祭和種性制度對抗婆羅門的暗殺,悉達多活到80歲和表妹結婚生下一個兒子,住在釋迦部落領袖是選舉產生位於尼泊爾境內,悉達多是王族成員而非王子29歲時離家出走,釋迦是共和國(gana-sanghas)反對婆羅門教在西元前486年這些離開村莊到森林尋找真理或沿街乞討尋求精神解脫稱為(探尋者)。當時北印度有許多衝突和宗教戰爭,人口成長快速城市開始出現包括貨幣文化、商鋪、車道、護城河和防禦牆,用夯土泥磚和木頭建築詩歌保存他們的語言還有陶器和鐵器,喬達摩·悉達多離家尋求解脫冥思苦想,反對苦修和禁食的修行方式,35歲悟到生老病死是一種循環更迭的自然,探尋輪迴超越物質至純淨平和,拋開一切反躬自省600年後人們開始將口頭歷史寫成傳記,佛教提倡自我克制轉念日常的痛苦,在山洞和荒野棄絕財富和權力,用故事的形式宣講道理和施惠於人的信念,傳到東南亞和日本後開始出現宏偉的寺院和佛教故事相關的藝術品,身著樸素謙虛溫和。佛教孔雀王朝和印度教笈多王朝發展出許多藝術建築和文學,旃陀羅笈多-月護王推翻難陀王朝在西元321年建立自己的王朝,而他的孫子阿育王是從西元前268年即位,散佈印度各地有名的石柱御書直到西元1837年一位英國的鑄幣師成功了破譯些許。西元前200年孔雀王朝的人口是5000萬,阿育王有無憂無慮之意喜歡鹿和孔雀肉,石柱中寫道祂進攻羯陵伽時,有十萬士兵死亡及戰後屠殺和十五萬人遭到流放,當時印度有許多競爭的宗教,複雜的種性和語言王朝必須統一意識形態,阿育王試以達摩(美德、良善、莊重善待下人和親人)實現宗教寬容在第13塊的石柱中寫道「一個獨立的國家被征服時,百姓受到屠殺,民眾的死亡和流離令祂感到悲痛,倘若有那一兩個人罹難,神所鍾愛之人的心將會沉重。」,這些御書石柱散佈各地,宣導禁止獻祭避免殺生,所有人都是自己的孩子,阿育王在毗氏城(Pataliputra)設立作訪雕刻石柱,用恆河運輸豎立在各地,用以揚聲遮陰的樹木規整的客棧供飲的水井,笈多王朝始西元320年梵文創作和十進位數字學開始繁榮但印度教的敵視也讓佛教徒在印度幾近消失。西元1947年8月29日阿姆倍伽爾(B.R.Ambedkar)擔任憲法起草委員會的主席,新憲法廢除不可接觸者(賤民階層)將投票權賦予工人、鞋匠、清潔工等邊緣化團體,阿姆倍伽爾出自不可接觸者階層是一位律師是印度早期的民主政治家他認為印度教的種姓偏見仍存於現實即便有了這些條文之規定,西元1956年他公開皈依了佛教許多低種姓階層跟隨阿姆倍伽爾先後信仰了佛教。東印度公司在印度沿海建立據點時最早由羅伯特.克萊烏所率領,並參與蒙兀兒帝國的行政成為了阿格拉宮廷的稅收官,十九世紀的英國王室對事情的進展感到奇妙,蒙兀兒帝國是中亞的冒險跟崛起在切里(Chola)王朝印度的航海技藝是用在近海航行從事貿易非軍事,西元1483年蒙兀兒帝國的創造者查希爾丁.穆罕默德.巴布爾(Babur)出生於烏茲別克,14歲時在阿富汗建立據點在取得武器滑膛槍之後開始進軍印度北部,在西元1526年擊敗洛迪王朝和拉奇普特人,他的兒子擅長使用象群和大砲進攻,也讓蒙兀兒帝國人口超過一億人,阿克巴對宗教較為寬和在首都布林格里城同時具有伊斯蘭、印度和波斯的特點,西元1628年他的孫子沙翰.賈汗(Shah Jahan)即位,除了為生育了十四孩子的茲蒙塔.哈爾在西元1648年修建位於阿格拉城著名的泰姬陵(Tai Mahal)外,巨大建築也可以讓人民產生渺小敬畏的心境,但奢華和衰敗的距離總是不那麼遙遠,各方有壯觀的噴泉和雕像一座座大理石建築豎立在德里和阿格拉城,皇室醫生弗朗索爾.尼耶[印度農民有無止盡的稅負,這不利農田改造。未來,將沒有錢,用於修整排水溝和用心工作的心緒,在人民中。]。蒙兀兒帝國有統一的法律、工整的道路、堅固的要塞、龐大的常備軍隊和繁榮的貿易,但過往的寬容不再帝國禁止飲酒、跳舞和音樂及記載文字,抹去其他宗教的神廟,蒙兀兒帝國的衰弱是和印度教的馬拉塔帝國開戰,長達26年的戰爭讓犯罪和疾病的傳播各處,宗教驅使的推力、財政崩潰、叛亂和鎮壓是古典印度變遷的原由,理想和現實他們常向彼此開玩笑,今天印度有高大的城市、工廠和中產階級及民主制度和腐敗極端主義和貧富懸殊。但苦樂參半的國度並非甘地所想要的(尤其是普遍的貪汙),甘地是保守派人士他希望一個沒有國家分裂和遠離城市化的田園生活,西元1948年1月30日死於刺殺,穆斯林和印度教徒的仇恨由來已久,破鏡重圓的裂痕讓英屬印度無法由單一國家來繼承,二次世界大戰時印度遭到日軍的進攻,而六年的戰爭已經讓英國破產,當代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可以獲得掌聲和同情甚至是改革,西元1892年英國給予印度直選立法委員到西元1910年也給予地方自治的承諾,英國為印度帶來了法治、工業和清廉的行政參事會、禁止陋習如自焚恂夫。許多國家會懷念殖民者所帶來的相對清白,甘地在與家人發生爭執的時候會絕食和年輕女性共眠而不下手他的苦行和道德聖潔到達難以置信的程度,即便甘地到達海邊後幾天,在諸多記者跟隨下來到完美的地點,彎腰取鹽後被捕是冷靜思考的宣傳策略 ,但這並不影響人們對他的敬佩,英國法官[你和我審判過的過往人犯不同,即使是那些反對你的人也認為你是崇高之人,判定你是守法之人將是我的職責。]甘地[如果我只需要一件遮蔽身體的衣物,我卻獲得兩件那多出來的衣物等於是偷來的。如果五根香蕉能讓我前行,而我吃了六根,那多出來的一根是有罪的。],物理學者約翰·惠勒(John Wheeler)「在這一切的背後,肯定有個十分單純(restrictive)的概念,那麼美好令人信服,於是在,十年、百年,或千年期間,當我們領會了上帝的心意,都會互相表示,怎麼還會有別的想法,我們是如何的愚蠢,那麼久都想不通。」。

書目(litterae)[编辑]

⑴S.A.M. Adshead,Dragon and Eagle,Journal of Soutb-East Asian History,ch.3(1961.10)⑵John Hill,The Peoples of the West.(2004)⑶Romila Thapar,The Penguin History of Early India Penguin books.(2005)p.321 ⑷Ramachandra Guha,India after Gandbi Macmillan.(2007),pp.378-9 ⑸Ramachandra Guha,India after Gandbi Macmillan.(2007)pp.115-16 ⑹John Keay,India Discovered Harper Collins.(2004),ch.1 p.35.64. ⑺India:A History.(2002)p.24.251.322⑻Romila Thapar,the Penguin History of Eariy India Penguin Press.(2002)ch.5 ⑼Trevor Ling,The Buddba Temple Smith.(1976)p.66 ⑽John Keay,India History Harper Collins.(2000)p.486.pp.450-1.475-6 ⑾Jad Adams,Gandbi Quercus.(2011)p.2.136.220.229 ⑿Brian Lapping,End of Empire Granada.(1986)p.24 ⒀Andrew Roberts,A History of the English-Speaking Peoples Since 1900,Weidenfeld Nicolson(2007)p.12 ⒁Kitty Ferguson,Stephen Hawking,His Life and Work.(2014)p.40

中國(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東亞(ανατολική Ασία)[编辑]

記錄於戰國、秦朝和漢朝早期的圖片裡中國的農業在西元前5世紀到西元2世紀包括了一個全國性的糧倉儲存體系和廣泛的養蠶。早期重要的農業書籍是西元535年賈思勰書寫的齊民要術。[12] 賈思勰的寫作風格相對於當時典型的文風而言,是通俗而直接的。齊民要術的篇幅及內容豐富,有十萬多個漢字,並引用了以前許多其他的書籍,但這些書籍已然不再。[13] 齊民要術的內容包括土地利用、播種、耕種、果園管理、林業和畜牧業。這本六世紀的著作還包括與周邊相關的內容,涵蓋了農作物的交易和烹飪方法。[14] 可以發現齊民要術的寫作方式和風格對後來的農學著作,如西元1313年元朝王禎所寫的(王禎農書)都有影響。[13]

宋朝(公元960–1127)的水磨,用来给谷物脫殼英语husk,包括一架水車

對於農產品來說,水碓的使用是在西元前1世紀。[15] 儘管它有其他用途,但主要功能是搗碎,去皮和拋光穀物,不需手動來完成。也在西元1世紀開始使用翻車(用腳踩動拐木,使大輪軸轉動,帶動槽內板葉刮水向上,傾灌於地勢較高的田地中。形狀像人的脊椎骨),由水車或牛來驅動翻車,使用水車或者牛作為動力。[16]儘管翻車在公共建設中被發現可以為城市和管道系統供水,但它在大部分時候是填充用於升降水從低到高海拔灌溉運河及水道用於農田之中。到了漢代後期西元2世紀,重犁已經發展為鐵犁用於耕地。犁是外來或本土中、外學者的界定因其看法觀念之不同而有別。

亞洲中國的水稻馴化推測在8,200-13,500年,是單一野生稻的起源(Oryza rufipogon),在中國珠江地區。水稻的種植後來傳播到南亞和東南亞[17]

古希臘城邦(Грчка град-држава)、南歐(Europa meridionali)[编辑]

印在古希臘金幣上的大麥的穗,是古希臘梅塔蓬圖姆英语Metapontum意大利南部古代殖民地)富裕的象徵,前530年代前510年代

古代地中海地區的主要作物是小麥,(Emmer)和大麥,而常見的蔬菜包括豌豆,豆類,蠶豆和橄欖,乳製品主要來自綿羊和山羊,以及肉類,大多數情況下很少食用,通常由豬肉,牛肉和羊肉組成[18]。古代希臘的農業受到大陸地形的阻礙,該大陸僅允許大約10%的土地被正確耕種,因此有必要專門出口石油和葡萄酒,並從色雷斯(Thrace)進口穀物(以現在為中心)保加利亞)和希臘殖民地的俄羅斯南部[19]。在希臘化時期,托勒密帝國控制著埃及,塞浦路斯,腓尼基和西里納卡這兩個主要穀物產區,希臘大陸人賴以維持生計。而托勒密穀物市場在羅馬共和國的崛起中也有所幫助 [19]。在塞琉古帝國,美索不達米亞是生產小麥的重要地區,而游牧業在其他地區也被實行。[19]。9000年前不列顛的冰川開始融化,又過了兩千年農民開始在沿海地帶整理土地種植小麥,1000年後在英格蘭的南部地區有了專門的耕地出現,施肥和除草人們開始種植原始的小麥和大麥還有亞麻食物包括漿果和堅果,使用公牛耕地圈養牛、豬和羊同時也訓服了狗而狗能參與狩獵歷史學者羅德-卡頓索(Rodney Castleden)根據骨頭的橫跡他說「一些年老後失去工作能力的狗就會被主人吃掉。」又在奧克尼群島的遺址中發現早期建築是木造,人們穿著皮革製的衣服、斗篷、帽子和外衣以及遺留的帶扣和針也使用大量的尿液和牛糞及腦隨使皮革變得柔軟和光滑並住在圓形的房屋中共有數百人睡在一起。5000年前在斯卡布雷的遺址出土了石造的房屋屋內有臥室和走廊還有起居室,在石器時代的中後期當地製造的陶器傳到不列顛,各地當時石造建築的墓地規模極大設計複雜,在薩默賽特郡的沼澤有一條三英哩橡木建成的橋時間是在6000年前當時不列顛有起重工具和石器,且發明了車輪在古墓中發現人會在埋葬死者時打碎焚燒屍骨,拜表存在祖先崇拜並修建了巨石陣神廟進行慶典和祈福,新石器文化在不列顛存續了幾千年。在西元前3600年歐洲出現第一個文明位於希臘的南方的米諾斯文明,他們善於貿易和航海製作的陶器和藝術受到埃及人的影響,牆壁繪有海豚是一個女性主導的社會,且有自己的文字有完備的排水系統和公牛圖案和採集番紅花的壁畫米諾斯文明存續了1300年。它的市鎮中心分布在克里特群島的各地由石頭路連接在一起,商品包括陶器各種食物和油農業發達,信奉公牛崇拜米諾斯人會跳過公牛抓住牛角控制它們的身體,有用於防禦要塞的城牆但是反覆出現的火山爆發和地震讓米諾斯人元氣大傷,之後和從希臘本島入侵的邁邑尼人爆發戰爭滅亡了米諾斯,戰爭導致人口的銳減、技術和文字的失傳它有許多的缺點,但不可否認的是人類進步最重要的推力是戰爭,當該災難過後新的帝國崛起鐵器時代會來臨。西元前1200年古希臘城邦開始崛起,希臘步兵方陣強調了士兵人人平等、互相保護對抗騎馬的敵人,戰爭誕生了秩序和民主的概念。西臺帝國統治安納托利亞地區西部邊緣有一個城市叫特洛伊,當地人叫威爾莎(Wilusa)希臘人有自己的文字以氏族部落組成進行殖民地和海上貿易兼職海盜。並和徵收貿易稅的特洛伊城爆發戰爭,荷馬史詩(伊利亞德)紀錄了特洛伊的陷落,希臘人大部分是農民房屋是木造使用木柴和木炭做燃料,飼養山羊和綿羊作為衣服和擠奶很少吃肉種植大麥、小麥、橄欖、葡萄和無花果,希臘的環境有許多陡峭山蜂將一座城邦又一座城邦切割開來這些城邦是獨立的,所以早期爆發很多內戰在希臘戰士貴族是領袖擁有土地和財富,隨著政府轉向共和制貴族不再掌握城邦的決策。西元前七世紀希臘人學會步兵方陣這導致士兵開始互相信任且戰爭導致了團結,因為裝備是士兵自己準備的這讓農民和商人及工匠可以從軍,這一切取代了城邦貴族希臘人熱愛競技運動同時喜歡(Male Commixtio homosexualis.希臘語)從西元776年始每年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冠軍會成為年號,雅典在西元512年建立了選舉代議制度,克里斯提尼認為只有終結對家族的迷信才能有政治穩定,它們組成五百人的議事會最早走兩萬人每年有六千人進城投票,成員會用碎陶片投票也就是所謂民主公民社會的概念人們創造雕像、音樂和哲學通過奴隸開採銀礦來購買糧食戰爭支撐了希臘奇蹟,亞里斯多德研究158個希臘城邦的制度,修錫底斯研究內戰的原因,蘇格拉底和柏拉圖研究善良社會的本質,他們是西方文明的基礎。西元404年斯巴達人擊敗了雅典政府建立了富人掌控的寡頭政治,西元前338年馬其頓的亞歷山大三世征服了希臘,馬其頓是部落民族他們製造陶器、金屬器具、玻璃製品和雕像還有飾品,忠於自己的貴族有領袖崇拜和王權統治在國王被刺死後,二十歲的亞歷山大登上王位並在西元前333年擊敗波斯的末代國王隨後被加冕為埃及法老隨後開始無止境的戰爭,進軍印度、攻打阿拉伯和義大利,西元前323年病死,死後帝國進入長期內戰。思想獨立和公民制度的本質是由下而上不是由上而下,馬其頓陶醉於一場又一場的勝利但也摧毀了希臘的成果至少為羅馬人鋪平了道路,希臘學者諾姆薩-麥克莫倫(Ramsay MacMullen)說「軍事上的勝利,沒有造就馬其頓穩定或有吸引力的政治制度,至今仍有許多相似的例子表明它們不是文明的捍衛者。」

書目(litterae)[编辑]

(1).Robin Lane Fox,The Classical world (2005)p.61 (2). J.K. Davies,Democracy and Classical Greece (1978)p.88 (3). Plato, Phaedo, in the 1982. Benjamin Jowett translation, usefully republished by Sphere Books in 1970. (4).I.F.Stone, The Trial of Socrates(1988)p.66 p.146 (5).Caroline Alexander, The War That Killed Acbilles(2009)p.5 p.13 (6).See Michael Wood, In Search of the Trojan War(2005)p.182 (7).Cathy Gere,Knossos and the Prophets of Modernism (2009)(8).Evelyn Waugh,Labels,quoted by Mary Beard in her review of Cathy Gere(1930)(9).Robin L and F ox,T be Classical World(2005)History of the Greek City States, 700-338.(1976)J.K. Davies, Democracy and Classical Greece (1978)J.M. Roberts, History of the World(2007)William McNeill,World History(1998)

英國(Britannia)、西歐(Europa occidental)[编辑]

詹姆斯-瓦特的父親是工匠和商人格拉斯哥每天進入可觀的煙草、木材、鯖魚、亞麻和糖,這都要經過他們的家蘇格蘭的格里諾克港,父親會為船員修理各種儀器在他九歲時,西元1745年北部的蓋爾人和西部的保皇派試圖擁護查理王子恢復封建貴族秩序,西元1746年這些王室在卡洛登戰役中被擊敗,這場(詹姆斯黨的叛亂)徹底解決了舊世代讓蘇格蘭和英格蘭不再是形式上的聯繫,這代表英國商業和貿易得以發展獲得了更寬廣的視野和可能性,愛登堡的王室不再倫敦控制了蘇格蘭,當時有四所著名的大學分別在愛登堡和格拉斯哥及亞伯丁,他們鼓勵學生思考挑戰被廣泛認可的觀點,這種碰種所產生的蓬勃發展造成了著名的『蘇格蘭啟蒙運動』,西元1775年瓦特前往倫敦學習了一年就回到格拉斯哥,但當時的行會有個規定學徒必須當師傅的助手7年,瓦特在寫給父親的信中提及:「海軍正在強行徵召能找到的每一個人,除了學徒和聲譽好的商人除外,沒有人能夠倖免。」瓦特運氣不錯儘管他已經不是學徒了,在開了一間地下作坊後有一天牙買加運了一批天文儀器到大學而維修人員就是瓦特,漸漸的他被科學界所認識並有了社會地位,西元1763年27歲的瓦特徵在修理紐科門式蒸汽機模型,蒸汽進入活塞凝結成水形成真空受到壓力活塞下降在作用中驅動煤礦的抽水機,為了提高功效詹姆斯-瓦特不停思索著他的朋友約瑟夫-布拉克(Joseph Black)(化學專家和醫學教授)提到的潛熱概念,在一個星期天瓦特在經過洗衣店時突然想到在主汽缸旁邊設計一個獨立的管子和汽缸,這樣蒸氣重新凝結可以節約更多的能量,獨立的冷凝器產生更大動力,一台可以廣泛應用的蒸汽機影響了全世界的工業,伯明罕是治鐵和金屬加工的中心為世界提供代扣和鈕扣包括(月亮社團),西元1767年月亮社團的成員伯爾頓和瓦特見面並邀請他去伯明罕,西元1774年瓦特妻子死後他來到此地和伯爾頓合作並不停地改良蒸汽機,兩人在英國議會作出最早有影響力的保護智慧財產權的法律戰,西元1775年伯爾頓的公司生產450台蒸汽機開始應用到磨坊和釀酒廠,英國出現很多公路和新運河這項發明也是鐵路火車和鐵橋、輪船煤氣燈(延長白天)和電力的里程碑,引導了陶瓷、玻璃、紡織和機械製造的革命。西元1776年瓦特的朋友亞當-斯密寫了(國富論)十九世紀義大利走向統一擊敗了君主制的奧地利諸國建立了自由民主,工業革命最先出現在英國並為了一些舊制度做出改變比如工廠法和童工的相關權利,西元1832年增加了六成的公民權英國政府在面臨壓力下通過了諸多法案這誕生了自由貿易,機器消耗煤和石油平價的衣服、罐裝食品、家用品和娛樂活動,也帶來了空氣汙染和可以輕易點燃的河流對於沒有經驗的先驅者而言需要承受許多代價並且花了一百年完成,修建排水系統採用輪耕制修建樹籬西元1700年成了歐洲農產最高的地方並使用苜蓿屬植物(三葉草)和蘿蔔保持土壤保持土壤肥沃,飼養新品種的牛羊產生了勞動力剩餘讓農業人口下降了一半,更多的商人和工匠成為消費者,為英國帶來香料、印度布料、酒、菸草、糖、絲綢、陶瓷這誕生了市場經濟,西元1850年英國人口成長了三倍出現許多富裕的人民和司法獨立可以徵稅的只有英國政府,西元1694年出現國家銀行壟斷和特權關係逐漸削減,人民開始遊說議會改變老舊的法律,出版自由讓人民可以參與貿易政策和財政問題,約克郡開始購買紡織機和織布機英格蘭的中部城鎮工匠製造釘子、帶扣、螺絲和鈕扣,紐卡斯爾開始使用蒸氣機(西元1712年牧師湯瑪士-紐科門製造法國鄧尼斯發明)。西元1720年波士頓的牧師科頓·瑪瑟(最早的植物雜交實驗者)用盡一切研究致兒童大量死亡的天災,他說「死去一個孩子並不比打破一個花瓶或花朵凋謝來的更令人驚訝。」西元1715年瑪麗·沃特·摩塔(倡導天花接種而聞名也是貴族詩人和作家)跟隨丈夫外交官到奧斯曼帝國,她注意到土耳其人有(種痘)的習慣,當她返回英格蘭時勸卡洛琳公主對兒童推廣(種痘),在古代中國印度及非洲都有天花後來傳入了希臘和羅馬在十二世紀十字軍感染天花並將其帶到歐洲,天花會造成失明痙攣及殘疾和毀容,兒童是天花的主要對象。根據研究十八世紀的英格蘭每十人有一人死於天花,西元1783年到1802年格拉斯哥(英國第三大城市)有三分之一兒童死於天花,一個世紀中俄羅斯因為天花死了六千三百萬人,於中國古代會將痊癒病人的痂搗碎吹入病人的鼻子和抹在孩童的衣服,非洲和印度會口服病毒或塗在傷口也會用刺扎入血管,這些方法有百分之三至五的死亡率,而倖存者也可能會失明。歐洲常因為刀子的不乾淨常會引發其他傳染病,根據歷史這些傳染病常會在密集的村莊和城鎮肆虐,在英國(種痘)時前要先餓兩星期在之後放血直到血液變淡,其目的是為了讓身體虛弱,在過程中小孩只能吃一點素菜這些孩子要接受隔離,並安置在一個穀倉中住上十天。而愛德華·詹納在八歲時在格洛斯特郡經歷此過程他回憶「我瘦的骨瘦如柴每天都為此失眠真是一種折磨。」愛德華·詹納從小被牧師所養大只有一位哥哥,在倫敦作學徒的他受到他的老師約翰·亨利(提倡醫藥使用科學方法,當時權威外科醫師)的賞識有了前往澳大利亞的機會但他選擇留在格洛斯特郡當鄉村醫生,當時他第一次聽到(牛痘)的民間故事,只要感染這個輕微的疾病(牛痘)就會對天花具有免疫力。在四十年後中年的他在西元1796年5月14號他在伯克利村找了莎拉·妮爾姆思的一名擠奶女工人,取了她感染的組織並在詹姆斯·菲斯的男孩在手臂劃出小傷口讓他感染症狀輕微的天花,康復後在7月1號愛德華·詹納再次對他植入病毒這次男孩沒有在得到天花,愛德華·詹納沒有再做其他相關實驗直接進行了發表因為他是當地科學辯論會的成員,且有良好的社經關係對許多有影響力的作家或貴族敘述他的發現,不久各個國家開始進行(牛痘)的實驗,西元1799年普魯士的露易莎公主向他致信隨後受到喬治三世(英國國王)的重視,值得一提的是同年《傲慢與偏見》的作者珍·奧斯汀在一場宴會中聆聽了這篇論文,隔年1801年皇家海軍全面接種牛痘,俄國皇后將第一名接種牛痘的兒童賜名瓦奇諾夫(Vaccinof),根據研究當時歐洲有十萬人因此獲救。西元1804年法皇拿破崙為他鑄造一枚徽章,也因為他的致信為他釋放了英國戰俘以示尊敬,西元1980年美國宣布天花徹底消除,接種牛痘根除了天花,愛德華·詹納所做的貢獻在同時代中任何人只能望其項背。北紐約醫學中心主任理查·奧布里(Richard Aubrey)博士「醫學的推演,須歷時間的孕育,辛苦的耕耘,努力的奉獻那永無止境的工作,方能竟功。醫者相當程度上斷人生死的職業,習慣死亡會使人疏離於真正的生命,世間至痛,莫過於痛失骨肉,接觸死者會讓親屬更為真切,且易於應付,安排葬禮和入土是另一項告別的機會,我們會與親屬討論屍體的種種細節,強化事情的真實性,這對傷痛路程有所助益。不必要求沉著冷靜,並保留死前的照片(許多醫院都會這樣做)並非病態,哭泣是一種哀悼的過程,好過一件未了之事,讓痛苦隨著時間淡忘,最初兩年仍有追憶不期襲來,壞脾氣、不負責任、對生活失去樂趣、借酒澆愁、感嘆命運(尤其拿不到身分證須遣返者),雖不堪亦是本能,限制鎮定劑的使用不要倚賴成習,寄情於宗教端看是否對上帝大為憤怒,罪惡感會加重悲傷,親屬須了此感受無法為你承擔失去的責任亦非懲罰,自認遭到否定甚重拾社會是罪惡或背叛,應尋求個別協助。」。

書目(litterae)[编辑]

(1).Arthur Allen,Vaccine Norton (2007) p.36-49 (2).For these and other figures see Allan Chase, nagic Sbots (1983) p.42-9 (3).J.R.McNeill, Something New under the sun-An Environmental History of the Twentieth-century worid. Norton(2000)ch.3 ch.5 (4).Joyce Appleby, The Relentless Revolution(2011)p.60 (5).J.Steven Watson,the Reign of George(1960)p.33 (6).Appleby,op.cit p.80-3,and Joel Mokyr,The Enlightened Economy:Britain and the Iidustrial Revolution 1700-1850 (2009)ch.1 (7).Christopher Hill,The Century of Revolution,1602-1715.(1961)p.32 p.40 (8).Arthur Herman,the Scottish Enlightenment (2001)p.142 p.306 (9).John Lord, Capital and Steam Power (1923) ch.4 (10).See Jenny Uglow's brilliant book about them,The Lunar Men (2002).⑾.what to expect when you're expecting Arlene Eisenberg, Heidi E. Murkoff, and Sandee E. Hathaway (1995)p.562 565.

羅馬帝國(Ρωμαϊκή Αυτοκρατορία)、南歐(Europa meridionali)[编辑]

卡托、路美拉、瓦羅和帕拉丟斯著有羅馬的耕作方法手冊。卡托的《論農業》(De Agricultura)提供有關西元前二世紀農業的資料。卡托在《論農業》寫道:最好的農場是葡萄園,其次是得到灌溉的花園、柳樹園、橄欖園、草地、糧食園、林木園,最後是橡樹木材園。羅馬帝國有1480年的歷史,西羅馬在476年9月4號滅亡東羅馬的末代皇帝在1453年5月29號戰死,羅馬城位於義大利南部邊緣使用排尼基人發明的文字且趕走了原本的統治者伊特拉斯坎人,羅馬的歷史充斥著政治和戰爭且善於接收外來文化,羅馬最早是由流民所建立實施貴族統治,平民有基本的權利是男權主義的社會,因為敵人眾多也是軍事化社會,羅馬複雜的選舉制度使元老院成為強而有力的統治機構執,政官一年換一次公民以部落為單位組成公民大會用多數決通過法律,選舉雖然受到富人的操控但在城裡公民和傳統貴族及農民之間了保持平衡,羅馬人以節儉和正直自豪,公民有當兵的義務投降的城市會成為新的公民,奴隸負擔了其他的工作在擊敗了希臘城邦的戰象軍隊後這些勝利提供了大量的兵源。羅馬人每天磨坊每天的麵粉產量為4.5噸,足以為當時的12,500名居民提供足夠的麵包,食用芥末、香菜、韭菜、芹菜、羅勒、薄荷和百里香並且從海外進口或貢品甜菜、茴香、蘆筍、蘿蔔、黃瓜、洋蔥、番紅花、甘藍菜、大蒜和無花果還有各種水果。並在西元前146年滅亡差點了消滅羅馬的猶太基人,還征服了馬其頓王國和賽流古王國但隨著大量戰利品的繳獲腐蝕了羅馬的政治文化。西元前167年各地的供品取代了稅金成為主要收入,階層出現極大差距,大量的奴隸使農民失業隨後也讓貴族的土地擴大,腐敗普遍導致權力的失衡,西元前59年將軍凱撤屠殺了高爐人和日耳曼人的部落當他回到羅馬時挾帶大量的聲望,結束了共和傳統成為獨裁官並在希臘的中部擊敗了龐培(凱徹的女婿),隨後讓末代法老埃及皇后懷上他的後代,同時改進了曆法變成一年365天每四年多一天。西元前44年在元老院遭到刺殺身亡西元31年女法老自殺和小凱撤死亡,在經過幾任皇帝後羅馬大權逐漸在軍人手中同時農業傳到了歐洲的北部和東部,工匠、商人、教師和建築師這時累積了足夠財富還有龐大的奴隸進行各種勞動賭博和雜耍逐漸受到歡迎,同時建造輸水管和下水道還有公共澡堂和地熱系統,過程中因為奴隸消耗快速只好進口更多奴隸。羅馬人會在多岩石的土壤上種植橄欖樹,牧豬之人會引導隔段時間發出聲音,動物持續在後回應屬於牧群的特定樂器,這些義大利的豬群都相當的龐大,比如塔斯坎尼的居民農夫會將他們依照年紀來餵養,在不同豬舍混淆一起時,牧豬人會吹響號角往不同的方向移動,動物們會自動的分開,而如果在希臘不同的牧群在橡樹林相遇容易將鄰居的豬隻帶走,因為急於尋找橡樹子的動物很容易四處遊蕩遠離主人,在過去(ordinds)階層中公民分為(patrician)貴族和(plebeian)平民,前者有權利進行確知神意的(taking auspices)占卜獨有(imperium)統帥的執政官(consuls)在西元前494年平民會議(concillium plebis)選舉出保障自己的護民官,可以干預紛爭(intercessio)可以跟貴族進行對抗,平民也宣示維護護民官的人身神聖(sanctitas)在國家的政務上持有否決權包含軍事動員,西元前449年克雷蘇斯(Appius Claudius Crassus)再派遣大使到希臘考察法律回國後發表了「十二木表法」(Twelve Tables)西元前376年貴族創立了專職法律事務的官員開放給平民,67年後通過歐居爾尼亞斯法(Ogulnian Law)將占卜的權力也開放以及侯田西亞斯法讓平民對判決都有上訴的權利,羅馬的上層和下層中以一種保護主和隨從(patron-client)的關係來連結,這確立了彼此的權利義務在選舉過程裡隨從提供金錢婚嫁中貢獻嫁妝後者在需要時給予協助,在西元前264年公民並非出生血統也非文化上的情境,不論結盟或臣服的居民因為歷史分成四類,沒有參政權的公民(civtas sine suffragio)享有羅馬法律的保護居住在偏遠地帶坎帕尼亞等,拉丁權(ius Latini)的人民拉丁人社區及相關殖民地的居民在滿足條約規定的軍事義務後可以享有完整的公民權,城鎮(minucipium)等級社區之領袖被賜與羅馬公民權方便吸納,條約同盟(socii)義大利和希臘的民族社區或城邦依個別的條約規定義務提供軍事支援可保有自己的自主權,盟邦貢獻兵力成為股東分享利潤。哲學家柏拉圖研究政體的演變「洪水、瘟疫、農作歉收等緣故災難降臨人類,技藝及社會的知識盡數喪失,傳統告訴我們必須合理預期這還會再發生。人類由浩劫後倖存下來之人,再度重新繁殖,有如植物種子,數量上的再增加,如同獸群一樣,開始形成團體人類天生上的脆弱,可以想見會與同類相聚成群,免不了那身體氣力及見識上高人一等最強大者會出來統治其他人,這是最真正意義上,自然所教給我們的教誨。強人政權(monarchy)但是在時間的過去,家庭及社會關係開始在社區裡發展,所以親屬的概念於是出現,然後人類會首度去構思美善、正義以及其他與之相反的概念。」波利比烏斯(Polybius)「兩性之合意是普遍的本能,生育孩子為結果,養育成人者沒有對那撫養他為成人者表達感恩或加以協助,必會讓所有那些與雙親交往、見證耗盡心力照料及餵食孩子之人心生不滿。具有理性能力之動物,他們會記下做了什麼,反思或許有朝會得到相同的待遇。一個人若受人幫忙,或因受助從困難脫身,沒有對施恩之人表達感激,反而傷害他,聞聽此事之人自然感到不喜,會和鄰居同仇敵慨。以這種方式每個人會開始形成有關責任的意義,這正是正義的開始以及目的。」西元180年氣候寒冷,中亞的部落因為飢荒來到帝國境內,帶來新的疾病、通貨膨脹、植物歉收和混亂,這時在塔爾索斯城(Tarsys)聖保羅出生他導致了的基督教興起。羅馬人喜歡炫耀和奢侈繁華也引進了異族鬥士和猛獸的遊戲,慢慢的羅馬在內鬥外族入侵中衰亡了,英國學者愛德華-吉本他說「羅馬占據富饒美好的土地有紀律嚴明的士兵和受到尊敬推崇的文明及享受甜蜜歲月的居民,盡情揮霍先人遺留的財富和榮光。」

書目(litterae)[编辑]

⑴Robin Lane Fox,The Classical Word(2005)p.306 ⑵See Barry Cunliffe,The Ancient Celts(1997)⑶Terry Jones and Alan Ereira, Barbarians(2006)⑷Rpbin Lane Fox, The Classical World,p.379 ⑸Ian Morris, Why the West Rules-For Now(2010)p.296-7 p.306

荷蘭(Nederland)、西歐(Europa occidental)[编辑]

納坦尼爾-卡托普他保住了盛產香料的島嶼嵐島(Run)在武器船舶等都遜色於荷蘭的英國而言,除了是亞洲的第一個據點以外更是讓他成了鼓舞英國的英雄,隨後英國用這座島和荷蘭的小島交換也就是曼哈頓,「新阿姆斯特丹」變成了紐約接下來英國在維吉尼亞和卡羅萊納建立了據點,許多殖民的進展是為了香料和利潤而美洲是對宗教自由的嚮往,在英國海軍有能力將高經濟價值作物栽入盆中並移植到其他地方。打破荷蘭壟斷前可觀的利潤流入了尼德蘭,荷蘭出現了世界上第一個穩定、具有消費力的眾多中產階級,查理五世為了募款對尼德蘭出兵的軍費創造了可以交易和轉讓的年金制度,西元1585年新教徒被驅逐後再西元1609年出現了世界第一家中央銀行阿姆斯特丹的威索爾銀行(Wisselbank)荷蘭央行,為商人的各種有價證卷提供擔保客戶支付費用提供保障,第一家股份有限公司也出現在阿姆斯特丹(beurs)各種商品開始在荷蘭流動,證卷交易所讓貿易穩定安全大量的資金湧入,從義大利學來的商業型態成功為荷蘭帶來繁榮,荷蘭壟斷了「致富貿易」香料絲綢和日本瓷器帶來龐大的利潤,而帶有風險的航海冒險活動出現了分配切割供擔保的證卷市場,荷蘭人從北極開闢航路深入加拿大尋找通往香料群島的路線並占領,在逐漸掌握遠東貿易後荷蘭開始與當地統治者達成協定建造堡壘安全的錨點和倉庫好獲取所需的產品,例如遠東最有名的據點印尼的巴達維亞(Batavia),人的生活通常圍繞著家中進行在餐桌和床榻能感受的變革,對普通人產生變化的集合這些片段組成了歷史,一個社會有其兩面傳染病、戰爭、宗教紛爭持續發生,另外透過當時荷蘭的畫家琳布蘭、魯本斯、德霍赫等作品可以察覺這也是一個富裕安寧的社會,西元1637年2月1號在哈勒姆一位紡織商人彼德·韋南茨的午宴上客人都是門諾派的信徒(Mennonite)反對為嬰兒受洗和國家干預宗教,在當時的哈勒姆黑死病死亡了八分之一的人口需多婦女成為寡婦繼承財產,彼德·韋南茨的弟弟德里克建議海斯勒伊特·斯柯特女士購買價格較低的瑞士鬱金香的球根,雖然等級完全不同但在當時鬱金香躁狂症(tulpenmanie)正在高峰轉手可以賣1350荷蘭盾一磅,價值兩棟房子和兩艘裝備齊全的船隻,從法庭紀錄觀之寡婦對該事猶豫不決,即便餐桌上另一個男人表示願意提供8天銷售擔保,在這個推拉力之下她放棄了立刻賺到100荷蘭盾的交易選擇觀望,幾天後金融泡沫(Financial Bubbles)讓球根一文不值,和房地產泡沫所產生的銀行破產亦同,這些金融崩潰的典型案例下這些人都是勤勉的百姓門諾派的信徒自稱「平凡的人」,在當時情境下做著平常的所作所為,有了鬱金香的球根就是一種保障這是很明智的,就像避險基金教父巴頓.畢格斯(Barton Biggs)所說「貪婪是一種美德。」,西班牙國王菲力浦對歐洲北部的農業和漁業區科重稅和迫害異教徒這讓荷蘭人展開獨立戰爭,宗教的敵視讓大量的新教徒進入尼德蘭,在萊頓市保衛戰後西元1609年北方和信仰天主教的南方各省分裂,西元1628年在擊退西班牙人後荷蘭迎來了和平,這發生在鬱金香躁狂症鬱金香泡末的十年後,荷蘭從事捕撈業在北海和歐洲沿海從事貿易形成航海的傳統,沒有自然資源肥沃的土壤和礦藏,但荷蘭商人通過洲際貿易遠至印度和日本,買賣股票為保守的社會帶來社會動盪,期貨等觀念開始普及「投機於商品未來的價值而非當下的產品本身」,致富貿易讓財富流入荷蘭投資「投機性繁榮」讓農民有機會效仿中產階級改變命運,某些商品會有較高的價格一幅原畫和模仿者者的佳作究竟比後者好一千倍還是一百倍呢?名牌包包比賣場貴一百倍但這種差距能證明兩者的品質差異嗎?一株鬱金香應該價值那麼多嗎?簡言之,這些創新讓荷蘭走向海上強國。鬱金香代表愛情和上帝的美生長在波斯的山區,奧斯曼人培育鬱金香透過土耳其傳入歐洲,園藝師彼此交換培養在日耳曼地區和法國北部或許這為當時的人們帶來快樂,這些生病的鬱金香被蚜蟲感染病毒後會產生漩渦或水滴形狀和紅色黃色及紫白相間的顏色,在西元1630年這些花有「永遠的奧古斯都」「海軍上將艾克」等名號,一個球根是木匠年收入的七倍在現代這樣的花幾乎都絕跡了,在當時的一個故事「一名水手把一個~超級球根~當成洋蔥吃掉了」。足可見氛圍,西元1637年2月在哈勒姆(Haarlem)的酒館,一磅瑞士鬱金香價格到達1250荷蘭盾卻無人購買在三個月內鬱金香價格跌了9成,幾十萬人面臨破產,為了未來的利益抵押了房子土地和生活工具,這都是沉重的債務城鎮和城市當局拒絕處理這些訴訟案件,損失和收益互相抵銷經濟和財政沒有受到影響。荷蘭的沙質土壤適合種植鬱金香,它開始價格適中的出現在布里斯托爾、杜賽爾多夫和里爾等地,現在荷蘭控制了全球的花朵市場,十七世紀發明的證卷、期貨和國際貿易影響了世界經濟,這是資本主義的雛型,啟蒙和文藝復興及造福者(Euergetes)或神顯靈(Epiphanes)的交叉關係以寬嚴並進的方式前進,歷史學者芙烈里亞司·法拉庫斯(Valerius.L.Flaccus)說:「歷史與悲劇相比是真實」(History,compared with tragedy truth in history )在西元1835年前梵蒂岡的禁書目錄中宣導哥白尼學說的著作始終持續,西元1543年波蘭人尼古拉·哥白尼(Mikołaj Kopernik )出版了『天體運行論』對「創世紀」中地球位置的主流看法半深不淺,當時天主教會並未立刻反駁「日心說」上帝將太陽、月亮和星星分別放在蛋殼狀的外太空用來指引我們為傳統看法(正統),一開始大家對於新觀念是否符合「聖經」而爭論。布魯諾是一位激進派的修士他以反傳統的方式思考並發表了(異端邪說)而有了多項罪名,(包含太陽是一顆恆星,宇宙是無限的)為了不讓他說話天主教在喬爾丹諾·布魯諾(Giordano Bruno)的舌頭釘了一個釘子,西元1600年在羅馬被綁在柱子上活活燒死,古典的復興支撐了天主教的權威,托勒密轉為「聖經」的支持者,亞里斯多德是正統信仰的支柱,柏拉圖成了先知儘管他們並不一定知情,希臘神話重新解釋成基督教寓言,萊昂·巴蒂斯塔·阿爾伯蒂是熱那亞的建築師,他研究古羅馬建築師維特魯威和羅馬城遺址用所學知識修建基督教教堂,例如佛羅倫斯的聖馬利亞大教堂,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大衛塑造了沉思的希臘巨人代表了猶太裔基督徒的英雄,文藝復興使古典哲學為教皇服務。保羅·薩爾皮修士是伽利略的好友他展開了一場反對教廷的活動,認為教皇應該讓威尼斯在世俗事務上擁有主導權,教皇保羅五世將威尼斯總督和官員逐出教會作為回答,薩爾皮:「在承認教皇的權威之前,威尼斯共和國中的所有人都和基督教會失去了聯繫,洗禮和葬禮都中止了。婚姻被宣布無效,孩子被宣為私生子。丈夫可以拋棄他們的責任,孩子也無須聽命於父母。」薩爾皮被耶穌會逐出威尼斯,並被匕首連刺15下最後一下刺向了頭顱(幸而沒死),教皇的激進活動持續了幾十年他們認為人們應該服從於教會。沉默與喧嘩的現實同在,曾被遺忘的裹新事件而有了新的記憶長度,雨幕與晴紗交界的流沙河,隱沒、竄出、低飛的路徑勾描出一個負軛者的人生輪廓,是那發著螢火的細節西元1609年8月威尼斯總督府的學會大廳,伽利略交給總督一支裹著皮革的管子他們來到聖馬可教堂的塔樓,總督透過管子往下看數英里外的建築就在眼前,還看到了附近的島嶼和海上的帆船,經計算船舶離這裡有兩個半小時的航程,這位貧窮的荷蘭人受到了重賞,這位紅鬍子伽利略·伽利雷(Galileo Galilei)比薩的數學家,佛蘭德斯的眼鏡工匠發明了望遠鏡伽利略在鏡片上花了很大的功夫將其作為禮物。當他返回帕多瓦製造出更好的望遠鏡之後舉起暸望星空,他和各地的統治者談論火器的發射、防禦工事的修築及抽乾積水和發明了一款軍用羅盤,亞里士多德的追隨者問伽利略:「如果拋棄希臘先賢,誰來指導人類?」伽利略:「只有盲人才需要指導。有眼睛和有思想的人必須利用這些能力自己尋找答案。」伽利略的父親是一位音樂家這讓他著迷於音樂背後的物理現象,如同他沉迷於但丁(對西賽羅有所研究描繪地獄時參考了維吉爾的作品)筆下地獄的比例關係一樣,伽利略首先利用望遠鏡研究月亮之後是木星的衛星隨後是宇宙中的恆星,他發現托勒密的「天動說」不成立。他和樞機主教羅伯特·貝拉明(後來被封為聖人)進行長談,西元1616年2月26日貝拉明召見他表明:「這並不是天文學的問題而是天主教正統教義的敵人,我要求你承諾放棄(日心說)在書面和語言不持有、不教授、不捍衛這種觀點。」他當時同意了,之後因為疾病的原因沉默了一段時間,西元1632年伽利略出版了(關於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個世界的對話)書中他嘲諷了新教皇(以前的朋友),在漫長的審問後伽利略聲明地球並不是圍繞著太陽轉動,他遭到判處監禁先是囚於羅馬之後軟禁在托斯卡納的家中。老年的伽利略面臨疾病和失明,但荷蘭人仍想請他研究在海上確定經度的方法,荷蘭人希望他能接下這份工作但天主教會禁止了這件事,很久以後荷蘭人克里斯蒂安·圖斯找到了方法之後英國的約翰·哈里森進行改進,英國學者馬修亞諾(Matthew Arnold)說:「彷彿在兩個世界之間,一個已經死去,另一個無力誕生。無處安置心神,且在大地孤獨等待。」(Wandering between two worlds,one dead The other powerless to be born,With nowhere yet to rest my head Like these,on earth I wait forlorn.)最好的,信念盡失;最壞的,激情高亢。

書目(litterae)[编辑]

⑴Larry Neal,The Rise of Financial Capitalism.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7)ch.1 ⑵For comparative prices,see Mike Dash,Tulipomania.Victor Gollancz(1999)pp.123,183,134 ⑶That of Anne Goldgar,Tulipmania.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2007)⑷For a general view of the Dutch Republic has bettered Simon Schama's The Embarrassment of Riches.Knopf(1989)⑸James Reston Jr,Galileo:A Life.Cassell(1994)pp.69,74 ⑹J.l. Heilbron,Galileo.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0)p.358

中部美洲(Centroamérica )、加勒比地區(Карибите)[编辑]

在中美洲,野生的(teosinte)通過人類的選育而轉變為6000多年前的現代玉米的祖先。它逐漸擴散到北美,是歐洲探險時美洲原住民的主要農作物[20]。其他中美洲作物包括數百種本地馴化的南瓜和豆類,該地區馴化的可可豆也是主要農作物[21]。 火雞可能在墨西哥或美国西南部被驯化[22]。 土耳其火雞,可能是馴化在墨西哥或美國西南部。在中美洲,阿茲特克人是活躍的農民,具有以農業為中心的經濟。特斯科科湖周圍的土地肥沃,但面積不足以提供其不斷擴張的帝國人口所需的糧食。阿茲特克人開發了灌溉系統,形成了梯田的山坡,為土壤施肥,並開發了瓷器或人工島,也被稱為“浮動花園”。西元前400年至西元900年之間的瑪雅人使用了廣泛的運河和高架的灌溉系統在猶加敦半島上耕種。[23][24]。在西元1519年到1521年透過埃爾南多-柯爾特斯(Hernando Cortes)的幫助,西班牙人擊敗了北方的阿茲特克帝國俘虜了統治者蒙特祖瑪,在前進到墨西哥和秘魯以後西班牙引進了(監護稅收制度)開採波托西的銀礦,之後美洲開始出現學校、醫院和教堂還有軍事設施,特諾提特蘭(Tenochtlan)是阿茲特克的首都有龐大的水渠和宮殿和各種藝術品,馬雅人生活在尤加郭半島擁有複雜的建築和獨特的占星術,西班牙將貴族士兵和傳教士帶到中美洲並出現了教會、修道院和莊園,槍枝和疾病幫助了殖民的進行,20年內西班牙對波托西(Potosi)銀礦位於玻利維亞進行全面的開發得到大量的白銀,隨著時間過去法國和英國人開始打劫西班牙的帆船,法蘭西斯-德雷克率領艦隊到秘魯打劫西班牙的黃金和白銀,這段過程改進了北歐的航海技術並開始在加勒比海建立軍事地點,之後發生了啟蒙運動西班牙王室被拿破崙推翻,政局動盪之際墨西哥地方貴族宣布獨立,阿根廷的河賽-聖馬丁和委內瑞拉西蒙-波利瓦爾都開始了獨立運動,經濟史學者大衛-蘭蒂斯他說:「西班牙之所以陷入停滯不前,原因是金錢太多,他們無止盡購買各種紡織品、食物和奢侈品。」西元1960年摩洛哥大使寫到:「今天。在基督諸國中,西班牙人財富最多、收入之高。但對奢華的熱衷和文明的享受影響了他們。你很少發現他們向荷蘭、英國、法國、熱那亞那樣為商業海外奔波。同時,這個國家不重視一般民眾從事的手工行業,它自傲比其他的國家高出一等。雖然在西班牙從事手工業多數是來到此地的法國人。而且他們在很短的時間就發了大財。」,在三百六十年前聖多明克是世界最富有的地區,位於伊斯帕尼奧拉島的西部,是加勒比海最大的島嶼之一,土地肥沃山上長滿硬木林,會在丘陵種植咖啡,可可豆,芒果和柳丁,平原上種植香蕉,煙草,和糖類植園,是法國的殖民地到大革命時期,每年有一千五百艘船隻到訪聖多明哥的港口,但這個繁榮地區是今天最貧窮蕭條和腐敗環境透支最嚴重的地區之一,黑人奴隸反抗白人的諸多衝突中唯一一次勝利的起義發生在聖多明克,這位領袖叫杜桑-盧維杜爾(Toussaint L; Ouverture)他的父親是一位非洲酋長被當作奴隸賣給法國的園主,和妻子生了八個孩子其中杜桑學過法語和拉丁語長大後成為工頭在三十三歲獲得自由,大西洋的奴隸貿易持續了四個世紀直到十九世紀末才禁止,他們將黑奴裝進販奴船運送到加勒比、南美和北美,這些行為讓非洲的酋長彼此爭戰,他們會殺掉年老和年少的戰俘並將成年健康的戰俘送到海邊進行交易,阿拉伯的穆斯林會有組織地進行抓捕並讓黑奴在美索不達米亞的露天糖廠進行工作,而奴販運送黑奴到葡萄牙的巴西佔了奴隸貿易的40百分比,其來自歐洲對糖菸草和棉花的需求。茶水加入糖有甜蜜的風味、綿衣襯衫如此柔軟、菸草味道讓人愜意,這些都讓人滿足,據統計有80萬的黑奴送到聖多明克,但傳染病的蔓延讓起義爆發時只剩43萬的黑奴,而逃跑的黑奴會在山區建立避難所他們信奉伏督教(voodoo),法國大革命後聖多明克也發生了保皇黨和共和黨的衝突,西元1794年1月『杰-巴普地斯特-碧萊』(Jean-Baptise Belley)提出黑人的權利並在法國的議會演講主張廢除奴隸制度,杜桑-盧維杜爾是天主教徒他接受了雅各賓派的(人權)觀念,他將奴隸訓練成一支強大的軍隊並且擊敗了英國人,他說「我們已經知道該如何面對危險獲取自由,也將知道該如何英勇犧牲捍衛自由。」「皮膚顏色的深淺與一個人的品性有關嗎?我認為,一個人就是一個人。」他讓工人回到農莊避免飢荒,建立學校和地方行政系統、設立法院,修築旅店、打擊走私導入稅制,舉辦接受民眾請願的晚會,並施行憲法創建議會。直到拿破崙-波拿巴派出軍隊鎮壓這場起義將他活捉,隨後法國疲於應付各地的起義離開了聖多明克,西元1804年雅克-德薩利納加冕稱帝並將國家改名為海地,隔年對島上的白人下達了屠殺令陷入國際孤立的狀態,兩年後英國議會宣布大西洋奴隸貿易貿易為非法,抓獲大量的販奴船於是農場開始衰落,如果杜桑沒有死海地或許能留下一個不錯的基礎,而非變成獨裁、貧窮的國家。美國犯罪經濟學者瑞特(Peter Reuter)嘗言「除了性及內戰以外,沒有依樣素材能如組織犯罪一樣提供吾人更多的娛樂感,上開個人性的犯罪僅是病態,但對於大型的犯罪團體卻有無窮盡的魅力,不僅可提供許多個人生活上娛樂所需,亦且是破壞政府組織體系的邪惡威脅。毫無疑問地,組織犯罪是社會的嚴重問題,也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幾乎無所不再。」。

書目(litterae)[编辑]

⑴C.L.R.James,The Black Jacobins(1989)ch.Ⅳ. p.140 p.197→Though this was written by the West Indian Marxist in 1938.and contains some now outdated material about the brilliance of Lenin and the coming African revolution,it remains the essential and superbiy researched account of the Haiti revolt. ⑵Marcus Rediker, The Slave Ship(2007)p.5 ⑶Matthew White, Atrocitology(2011)p.161

南美洲(Νότια Αμερική)[编辑]

印加農民使用人力梨英语foot plough

在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脈,包括印加文明在內,主要農作物是馬鈴薯,大約在7,000-10,000年前馴化。[25][26][27]。 可可,至今仍是主要農作物,在安第斯山脈馴化,包含花生,番茄,煙草和菠蘿。[21]。棉花在西元前3600年在秘魯被馴化。[28]。被馴化的包括大羊駝,羊駝和豚鼠。[29]。納斯卡文明(Nazca culture)是西元前700年,出現在祕魯納斯卡地區的文化,以納斯卡線而聞名於世,並建造過令人印象深刻的高架渠。在納斯卡文明出現前,納斯卡地區曾出現過帕拉卡斯文明,納斯卡文明屬美洲文明也是大河文明,有建築師和雕刻家,有嗜血及悲觀主義的特色。生活於南美洲西海岸,且建造了卡瓦奇古城,位於秘魯沿海平原沙漠,有中心城市和祭祀統治,製作木乃伊和修築金字塔及人祭,有美洲埃及人的稱號。該民族持續數百年之久,在布匿克戰爭初期興起,消失於汪達爾人,滅亡於西羅馬帝國時期。西元535年至536年發生的聖嬰現象,也就是沒有陽光的一年,並未摧毀納斯卡人。根據劍橋大學研究,他們砍光了固定沖積平原的樹木,改種棉花和玉米,導致無法敵擋洪水對綠洲的摧殘,也造成納斯卡的滅亡。與其他美洲文明一樣,文化傳播擴大相當困難,學者認為從地質學角度美洲版塊是南北走向,地質相當活躍平繁的地震和火山爆發及鮮明的氣候差異長久造成的動植物分布導致納斯卡文明農業發展緩慢,有悲觀的思想觀念將災害視為神怒對納斯卡人的懲戒並衍生出血腥暴力的宗教,認為神親賴人類祭品,產生原因是各種自然災害和太平洋迴圈氣候所致。 劍橋大學歷史學家彼得-沃森指出「納斯卡人的宗教觀念不同於歐洲和印度,是痛苦和死亡的狂歡劇,且在過程中使用大量致幻劑和麻醉藥」歷史上納斯卡祭司為使人心生敬畏和異於常人從兒童時頭顱會緊壓在幾塊木板之間使骨骼向上生長形成瘦長的頭顱類似外星人,文明雖處沙漠但地下水接近地表且有河谷使斯納卡得以形成規模,修建地下水道和過濾系統也就是水眼用於灌溉,從仙人掌提取迷幻藥物,以沙漠畫聞名,玉米、番薯、花生、豆子、木薯、駱駝、豚鼠、南瓜是他們的食物,用漁網和獸皮筏捕魚,無峰駱駝(美洲駱馬)運輸並生產棉織品,使用可可葉提神,製作陶排笛和號角,將貝殼塗成紅色用於交易和裝飾,長袍、斗篷、頭巾、草鞋為著裝,婦女在陰部周圍紋上虎鯨圖案作為警示,當時有人祭是為權力的來源,根據美國大學調查獵頭習俗的頭顱是納斯卡人不是來自俘虜文明晚期大約有十分之一的人被砍掉頭顱,在遺跡卡瓦奇古城,內有金字塔和廣場,具有遍布各地的洞、人骨和衣物及紅色的陶片,其中一處墓葬納斯卡人的遺體有相當完整的保存,這些遺跡可追溯到羅馬人撤離不列顛之時。西元1492年熱那亞的船長克里斯多夫-哥倫布(Christofferus dc Colombo)經過五個星期的海上航行,在快要放棄的時候與另外兩艘船(平塔號)和(尼瑞雅號),在一位叫羅德里格-特里亞納的水手發現了陸地在古巴附近的巴哈馬群島(加勒比地區)將這座島命名為聖薩爾瓦多島,其土著為泰諾人(Taino)有五個部落(chiefdom)從事農業用石斧開墾,用木鏟耕種。主要的作物是木薯和甘薯會捕魚和編織,且希歡抽菸在這次的航行中一艘船出了問題哥倫布將39人留在當地,且放棄了一些在當地找到的黃金,第二次航行時帶了1200人和前往美洲的馬以及騾子、雞和豬,在大西洋地區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競爭西元1494年彼此協定弗德角群島以西屬葡萄牙含巴西,古巴島和伊斯帕尼奧群島屬西班牙,隨後伊比利亞(西班牙和葡萄牙)在西元1529年在遠東畫了一條線,之後哥倫布在三四次航行中登上美洲大陸並發現了珍珠,同時斐迪南國王開始規定,個人的冒險所得將轉換為國家和教會的統治權。在西元1533年11月16號弗朗西斯-皮薩羅(Francisco Pizarro)帶著68人配戰馬帶12支的火繩槍,伏擊印加帝國的統治者阿塔瓦爾帕(AtahualPa)當時西班牙人邀請他到卡哈馬卡城(Cajamarca)的廣場見面,這座城位於祕魯高原有許多石造的寺廟周圍是低矮的房屋提供給朝拜和旅行者居住,當時的皇帝剛剛在內戰中獲勝並在首都庫斯科(Cuzco)加冕,且皇帝告訴皮薩羅他想得到那些馬他認為這些動物很有用處,皇帝乘坐轎子進入廣場裝飾著鸚鵡羽毛和白銀和黃金穿著翠藍色的衣服並帶著6000名士兵,過程中教士給了皇帝一本聖經但皇帝看不懂將其丟到地上,這激怒了西班牙人隨後火炮開始轟擊騎兵活捉了阿塔瓦爾帕皇帝,之後西班牙人對用白銀和黃金製成的盤子和酒杯及首飾感到驚訝,西班牙人開始收集這些貴金屬直到隔年六月並滿載而歸。印加帝國發源於庫斯科地區並向南發展,印加的工程技術卓越並修建了一萬英哩的道路,征服了安地斯山區和西部沿岸平原的各種文化,印加沒有文字但使用一種(奇普)的繩結記事信使會將繩結送到各地,所有的土地是國有組織方式以家族為單位,死刑普遍會用敵人的頭骨飲酒是中央集權制度在當時有大約8萬的軍隊。

書目(litterae)[编辑]

⑴For more on this see Peter Watson,The Great Divide (2012)⑵My information is drawn from Helaine Silverman and Donald Proulx,The Nasca(2002)⑶The Incas and Tbeir Ancestors:The Arcbaeology of Peru(1992)⑷Joe Nickell,Unsolved Mysteries(2005)⑸Hugh Thomas, Rivers of Gold(2003)p.63 p.124 ⑹See the opening chapters of Daron Accmoglu and James A. Robinson, Why Nations Fail(2012)⑺Ian Morris, Why the West Rules-For Now(2010)p.460-3 ⑻David Landes, The Wealth and Poverty of Nations(1998)ch.12

北美洲(Βόρεια Αμερική)[编辑]

大約2萬2千年前古印度人通過大陸橋進入美洲據研究北美地區有六百多種不同社會,12種彼此獨立的語系在幾千年的歷史中,美國土著人民馴化,繁殖和栽培了許多植物物種。這些物種佔全世界種植的所有農作物的50%至60%。美洲人民通過人工選擇培育了全新的物種和品系,南美高地成為早期農業的中心。對栽培種和野生種的基因測試表明,馬鈴薯在秘魯南部有單一起源。在所有現代種植馬鈴薯的99%,全球原產於智利中南部的一個亞種的後代。北美原住民大約在4,000年前開始從事耕作技術發展到某種程度,開始小規模砍伐樹木同時古印第安人開始使用火耕。許多美洲印第安人首次馴化的農作物在全球生產和使用,最著名的是玉米可以說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農作物。其他農作物包括木薯(8億人主食)、南瓜包括最常見的豆類、草莓 、橡膠、煙草、古柯鹼、藍莓、蔓越莓和棉花。西班牙人帶十五世紀90年代發現美洲並開始殖民,到西元1900年美洲大陸出現一百多種新的疾病,加上槍和馬的傳入(當時的北美洲馬都已滅絕。)使印地安人生活方式有了巨大變化,因為歐洲人對毛皮的需求例如海狸皮做的帽子,使北美洲許多部落變成遊牧民族至今許多北美原住民文化消失。在哥倫布發現美洲前維京人曾定居在北大西洋的海岸,巴斯克水手知道加拿大紐芬蘭附近有豐富的鱈魚場,西元1773年12月16日人們抗議倫敦徵收的茶葉稅也就是(波士頓茶葉事件),隨後爆發波士頓命案且英國國王喬治拒絕北美共同提出的(橄欖枝請願書),西元1776年到1781年開始獨立戰爭西元1865年4月4號亞伯拉罕-林肯進入弗吉尼亞州從羅基特港上岸,4月9號羅伯特將軍向尤里烏斯將軍投降結束內戰14號林肯回到華盛頓在這之前他簽屬了『解放奴隸宣言』『The 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南方種植大量菸草、糖、稻米和棉花奴隸相當普遍,北方因為氣候耕種方式不同一開始是小農經濟但隨後轉型工業經濟,西元1777年佛蒙特州廢除奴隸制到西元1804年北方基本都廢除了奴隸,但是新加入的堪薩斯州和德克薩斯州都擁抱奴隸制經濟,西元1803年拿破崙因為財務危機放棄了路易士安,那在這過程中許多效忠英國人的保皇派紛紛逃往美國,改變了加拿大信奉天主教和以法語為主的現象,這讓英國的控制能力加強。西元1812年解放加拿大失敗華盛頓也被放火西元1819年西班牙放棄佛羅里達並擊敗了墨西哥購買了加利福尼亞和新墨西哥西元1808年國會投票禁止了大西洋奴隸貿易,西元1820年國會通過(密蘇里妥協案)讓南方擁有奴隸制,北方的工業化經濟導致新移民都去了北方,西元1858年林肯為了避免奴隸制度讓美國分裂選擇打了南北戰爭,雖然最後糧食充足和工業能力贏了南北戰爭,但是據研究當時的勝負是極為接近的。南方發生了食物短缺和惡性通貨膨脹,但是北方人對軍事統帥的不滿意,在謝爾曼出現以前對內戰的質疑,導致紐約爆發了暴動反對徵兵,讓傑克遜和羅伯特幾乎贏得了勝利,這場戰爭誕生了強大的聯邦法院、徵兵制度、直接稅收制度和社會福利制度,憲法隨後被重新解釋所有人都有公民權。南北戰爭是十九世紀最重要的衝突之一,他讓罕見的共和制成為主流,也避免了美國分裂,影響了當代世界西元1863年11月19日亞伯拉罕-林肯在蓋茲堡演說(Gettysburg Address)中承諾了「民有,民治,民享」(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成為了美國宣言,學者法蘭西斯-福司(Francis Fukuyama)他說:「民主不僅是一種制度,更是一種文化,民主的基礎是社會習俗、對問題的思索、長期維護的分權制度、對法律根深蒂固的信任,這代表建立民主制度讓他運轉很難但民主文化的引進才是真正的挑戰。」。

書目(litterae)[编辑]

⑴James Wilson,The Earth Shall Weep (2012),p.22 ⑵John Ferling,Independence:The Struggle to Set America Free(2012)⑶Ronald Takaki,A Different Mirror(2000)p.36 p.47 ⑷Carl Sandburg,Abrabam Lincoln:The War Years,vol.Ⅳ(1939)p.176-7 ⑸Herbert Mitgang,Abrabam Lincoln:A Press Portrait(1971)p.476-8 ⑹See James M. McPherson,Drawn with the Sword:Reflections on the American Civil War(1996)part Ⅱ ⑺Esmond Wright,An Empire for Liberty(1995)p.472-3 p.466 ⑻David Reynolds,American:Empire of Liberty(2009)⑼Eugeme D. Genovese,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Slavery(1965)⑽H.W.Brands,American Colossus(2010)p.145-6

澳洲(Αυστραλία)、大洋洲(Ωκεανία)、美拉尼西亞(Melanesia)、玻里尼西亞(Polynésie)、密克羅尼西亞(Micronésia)[编辑]

大洋洲的早期農業範圍在澳大利亞邊角(邊緣)的北方沿海地帶及馬來群島的東邊巴布亞紐幾內亞,史前的太平洋移民者要應付島嶼面積縮小以及當地資源不足的問題,例如許多環礁在3000年前因海面上升而消失,除了船隻技術要克服以外農業也是關鍵,沒有農業是無法在玻里尼西亞和密克羅尼西亞的小島中生存,而大洋洲的人類擴散可分三個時期首先在2500年前來自美拉尼西亞的居民慢慢遷徙到密克羅尼西亞的核心島嶼,而最早的是西元前1350年的利帕文化(Lapita)以紅印紋陶器而聞名,花了800年時間擴散到美拉尼西亞的中部和西部,最後西元600年到達玻里尼西亞東部也到了紐西蘭。據研究因為糧食資源有限當一個島嶼到達飽和後聚落就會分家,南島語族的遷徙從東南亞到大洋洲花了5000年的時間,在西元前3500年到達台灣,西元1250年毛利人移居紐西蘭。西元1977年澳洲學者傑克-強森(Jack Golson)在新幾內亞的高地發現一系列的排水溝時間是西元前8000年,據研究表明這些部份至今仍在使用的排水溝在海拔1550公尺種植芋頭、番薯、香蕉和甘蔗,而當冰河期結束後番薯和香蕉在2000海拔生長,芋頭在2700公尺因為氣溫的上升這些植物長在更高的地方,所以農業會在高地發展沒有出現在低地,新幾內亞有2000公里長的連續高地且在2000公尺處有大型的河谷,新幾內亞種植根莖類農作物且使用陶器和石斧但沒有出現收割的工具且至此停頓不論是社經地位或政治,而新幾內亞在南島語族到來之前沒有誕生農業。在西元前1000年幾內亞人從印尼引進肉豬、狗和雞在東南亞和太平洋島嶼至大洋洲西部最遠到斐濟一帶都是受到南島語族的外來影響。因為澳洲在歐洲殖民前一直是狩獵採集社會,不是生產者土著有(火耕)的習慣但只是放火讓植物長的更好不算農業,五萬年前利安人從非洲沿著亞洲海岸線走過大陸橋到達『澳大利亞』這個詞源自拉丁語意義為南方,這些人數量是一百萬左右他們造成了袋獅和肉食袋鼠的滅絕,英國人來時這些土著大約有250個部落,1788年英國執行殖民活動在此之前1770年詹姆斯-庫克船長到達新世界時採取懷柔政策他說「他們應當擁有自己居住的土地,他們也是這些土地的合法所有者。」同行的還有班克斯這位農場主和植物學家是英國喬治三世的顧問,當議會想找地方安置罪犯時找上了班克斯當時因為工廠的發展和更高效的耕作方式許多人失業造成動盪,而用船將罪犯流放新世界又是人道之舉特別是政治犯和重犯,西元1788年1月20號第一批囚犯到達之後一批批的罪犯到達殖民地逐漸發展起來,各種疾病和槍枝趕走了這些土著,二十年內庫克船長發現南威爾斯海岸(登陸地點)和當時是助手的學者約瑟夫-班克斯當他們在塔希提島停留三個月他說:「烤狗肉味道不錯,椰子油味道並不好但相比香水我更喜歡椰子油。」同時希歡他們的水上運動衝浪,歐洲人佔領了魚場養牛和羊及種植小麥且因為部落之間有各種仇恨也幫助了殖民的展開,以及隨後的澳大利亞掏金熱所引發的移民潮,英格蘭和蘇格蘭的鄉村發生英國工業革命,迫使窮人湧入城市在犯罪後(偷竊和強盜)遭到流放新世界,是一種移民也是一種驅逐,西元1792年第一艦隊的艦長亞瑟-菲利浦離開雪梨返回故鄉後,展開了全面的殖民今天原住民有13種語言保存良好其餘都有文化消失的可能。

書目(litterae)[编辑]

⑴See Thomas Keneally,Australians:Origins to Eureka(2010)p.127 ⑵Jared Diamond,Guns,Germs and Steel(2005)p.155 ⑶Captain Cook.s Voyages,ed.Glyndwr Williams(1997)p.125 ⑷See Richard Gott,Britain.s Empire:Resistance,Repression and Revolt(2011)p.84 p.85 ⑸Richard Holmes,The Age of Wonder(2008)p.37 ⑹V.Gatrell,The Hanging Tree(1994)⑺See Keith Smith,“Bennelong among His People”Aboriginal History,33 p.10

中東(Μέση Ανατολή),西亞(Δυτική Ασία)[编辑]

納圖夫文化Natufians有最古老麵包出土,考古學家在約旦首都安曼東北部發現相信是迄今最古老的麵包,估計是由14.4萬年前聚居當地的納圖夫人製造,比人類開始種植小麥的時間還要早4,000年。這個發現對研究新石器時代的農業有重大意義。丹麥哥本哈根大學、英國劍橋大學及倫敦大學學院的學者,在2012年出土、名為「Shubayqa 1」遺址內的石製火坑起出24個烤焦食物的殘餘物,經仔細檢驗後發現是以大麥、單粒小麥(Einkorn)和燕麥所製的麵餅,烘烤前還經過研磨、過篩和揉捏混合,與現代烘培方法相似。納圖夫是首批開始建造家居和種農作物的人類。早在1萬3千年前納圖夫人開始採集榖物建立村莊不再四處遷徙,因為新仙女寒冷期及猛瑪象的滅絕納圖夫人被迫收集植物帶回種植,這個決定促始農業的誕生。在土耳其的安納托利亞高原,耶利哥城存在了數百年的時間每個城鎮都有數千個居民,有城牆和塔樓立於四周主要作用是抵擋洪水,並在農田種植小麥和大麥及玉米在這座新石器時代的城鎮,在出土名為哈塔爾赫尤克(Catalhoyuk)的遺址可以了解人類進入農耕社會後發生什麼。在9500年前這些居所沒有統治階級沒有街道和廣場類似一個蜂巢有起居室和儲存室及廚房,像珊瑚一樣疊了十八層裝飾有壁畫、石雕和泥朔有各種動物的形象,他們將食物儲藏在木質容器中並製造小刀和衣扣會將黑曜石磨成鏡子及製造各種飾品,全盛時期有一萬的人口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人類居住地,食物包括野豬、鴨、鵝、羊、魚、大麥和燕麥並將死者葬在居所的下方,表示存在祖先崇拜屋內掛有公牛頭和豹子圖代表對自然力量的一種敬畏,耶利哥城是無政府主義沒有統治階級和祭司在哈塔爾赫尤克這個社會運行了至少1400年。哈塔爾赫尤克廢棄後出現第一座城市埃利都(Eridu)出現時間在7200年前是一座泥磚建成的城市其中有神廟和祭司,農業進步帶來糧食了剩餘但也導致統治者的出現,脫離了無政府主義並開始大興土木建造金字塔,4000年前發生大洪水而沒落。隨後烏魯克崛起這座城市約有八萬人也是當代最大城市國王叫做吉爾加美什,隨著氣候乾燥炎熱農民必須組織大量人力修建龐大的灌溉系統維持農業,這導致了文字的誕生他們使用泥板刻劃符號代表作物生產數量及擁有者和啤酒的交易。之後生活在美索布達尼亞的蘇美爾人和阿卡德人及巴比倫人都經歷了快速的變革,最初的統治階層為了防範強盜和敵對城市或向人民索取物資,導致軍人的誕生而戰爭也讓蘇美爾人進入青銅時代也研發了戰車。人類的第一批城市發明了宗教、大型工程、文字、賦稅、軍人和國王還有戰爭,蘇美爾人和倫巴比人發明了數學為了瞭解星辰的規律例如一星期有七天,並用七顆星星來命名,還有藝術設計、石膏、雕刻和棋盤、樂器、烏魯克發明了印章、烏爾的飾品,亞敘人和巴比倫人的浮雕美索不達米亞的意思是兩條河的中間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這裡見證了第一批農耕者和第一批城鎮第一批城市和第一批王國這一塊新月地區是文明的搖籃。古埃及文化是後起之秀存續3000年從國王時代延續到古羅馬時代,尼羅河是世界最長的河流埃及相信它是從陰間流出來,它提供大量資源且每年定期氾濫使土壤肥沃當然也帶來破壞,埃及有4000英里長的沃土平原有獅身人面像和金字塔有神廟和墓葬群有藝術家和建築師喜歡啤酒和美食並癡迷於死後的世界,埃及的藝術是宗教和世俗權力的工具,紀錄人與神的關係也警告外來者和起義者,埃及有許多天然的屏障東西部有沙漠和高山,南部是非洲內陸人煙稀少利比亞人和波斯人侵入過埃及,但都無法長期佔領此地政治上一直是南部努比亞人統治了埃及北部,為了有效利用河流修築了複雜的溝渠網和灌溉系統。在埃及的德爾麥迪娜(Deirel Medina)遺跡中有迪比斯的卡納克神廟和拉美西斯三世的神廟,作用是慶祝軍事大捷阿摩霍特三世的門羅巨像展現了中央集權,德爾麥迪娜是蓋爾人的村落,居民是為統治者工作的工匠和家眷酬勞是小麥和加蜂蜜的啤酒,埃及一周是十天工作8小時4小時休息一次周末休息,他們製作木乃伊和陵墓也會修建自己的小金字塔並將自己的思想寫在石灰岩上這些陶片記錄了故事、詩、流言、繼承權的爭鬥還包括藥方(將麵粉、鵝的脂肪、鹽、蜂蜜和綠豆混合成膏狀物連續塗抹臀部四天可治療痔瘡。)相較美索不達米亞這個大河文明對後世的影響並不大,尼羅河創造這個文明,保護了統治者最終也抑制了它的發展。

書目(litterae)[编辑]

⑴Ian Hodder,Catalboyuk The Leopard Tale Thames Hudson.(2006)⑵Gwendolyn Leick,Mesopotamia The Inventtion of the City p.59.163 ⑶Daviid P.Silverman,Ancient Egypt Duncan Baird.(2003)⑷Deir el-Medina is Morris Bierbrier,The Tomb-Builders of the Pbaraobs American University in Cairo Press British Museum.(1982)

非洲(Αφρική)[编辑]

古希臘和阿拉伯商人、旅行者記錄了關於北非農業的記載。西元前1000年,今北非的南阿爾及利亞地區存在灌溉的菜園;西元前500多年希羅多德記載了北非費贊地區種植棗樹的情況,他還記敘了北非沿岸一帶居民種植蓖麻的情景。在撒哈拉沙漠西部西元前1200年達爾提特人開始種植蘆薈、北部西元前7000年納布塔遺址有種植大麥的痕跡、西元前4000年開羅法尤姆人有培育大麥和亞麻的痕跡,因為非洲起源學說爭論很大所以(略)。其他參酌(otra información)牛津學術期刊(Oxford University Press's Academic Insights for the Thinking World) https://blog.oup.com/2020/11/how-the-endsars-protest-movement-reawakened-nigerias-youth/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使用方式⒈ https://academic.oup.com/ntr/advance-article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https://academic.oup.com/dote/advance-article/doi/10.1093/dote/doaa062/5860590

書目(litterae)[编辑]

⑴Ibn Khaldun,Roland Oliver,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Africa.(1977)p.379

介紹(investigate)[编辑]

人類文明的表現處遇(Treatment),一為物質文明一為精神文明,前者指人類對客觀世界的開發與經營,開物成務以達成人類對物質需求方面的滿足,近世科學的發達在這方面有極大的成就後者指人類主觀心靈的操持與寄託,存心養性誠意正心然後立己立人以達成人類社會的和平安樂,道德與宗教都是致力於這力面,然而二者非截然兩事人類文明的實現在於精神文明與物質文明的相輔相成。西方文明一字為(Civilization)是已開化已有教化之義,人類進化的歷程是由野蠻入於文明,當野蠻之時人類並非沒有文化,只是有文化而不明。故文明之義,實指人類在進化中脫離了野蠻人的生活而進入禮儀規範的生活。文質彬彬,然後君(文明)子,見龍在田,天下文明(乾文),文明以止,人文也(賁卦彖)謂人類方始步入開化,預期世界將有文章而光明,文指人類文化明則指人類文化的高度發達而言。人類在不知不覺中誘導於自新之途,惡性漸消良知復萌,嚴格的條件以其自身之努力,改善生活上之自由實現自求多福之心理,漸入於改良的嘗試循序鞏固道德觀念,加強責任意志之認識施以社會生活自治,符合一定條件時鞭策處遇社會文明。農業推動了人口增長自從農業誕生後人類人口從十萬成長至十億,之後每隔十二年人口會在加十億據美國科學院統計人類總數不足千分之五但消耗了物產總量的百分之二十五,早期農民的壽命短且會有脊椎變形和膝蓋關節炎及蛀牙等問題,據研究2萬5000年前人類壽命是35歲6個月經過農業革命後5000年前剩33歲且男女的身高分別降低了8公分和6公分,農業的誕生和氣候有關,在冰河期結束後許多大型捕乳動物消失而植物的繁殖力也沒有提升,只能定點飼養動物和收集植物種子栽培到土中,在遠古社會農業技術的突破可能是女人的功勞,而一旦走上農耕就不能回頭每畝農地所養活的人口是狩獵用地的十倍,一旦定居人口就會上升更大的家庭有更多的小孩,土地不能荒廢、農民變矮也容易生病更早去世,寄生蟲和害蟲在定居地滋生。農業革命是歷史上第一次革命不僅帶來政治變革也失去了祖先見多識廣的能力,村名遠離野獸出沒的區域生產的餘糧可以提供給領袖和祭祀使他們不用生產,意味者家庭和家鄉的產生,也可以說農業的誕生造就了今後的歷史,根據研究由於中美洲缺少成群的動物和家畜導致中美洲農業文明興起晚歐洲三千年,也側面證明他們無力抵抗外族入侵的原因,兩河流域的退化導致蘇美爾文明的衰弱,北非過度使用農地使北非地區沙漠化,也造成政治的真空人煙稀少最後加速了伊斯蘭教的擴張也造成維京人和蒙古人的遷徙,人類學家勞倫斯-安耶爾(J.Laurence Angel)他說「當文明選擇不再四處遷徙,而只關注自己命運之後又有多少文明走出了農業的陷阱。」

書目(litterae)[编辑]

⑴See Jared Diamond,Guns,Germs and Steel (1997),ch.5 -p.139 ⑵Spencer Wells,Pandora,s Seed:The Unforeseen Cost of Civilization(2010)

當代農業(Современо земјоделство)[编辑]

自1492年以來,世界上農業和畜牧業品種的交換已經開始也就是(哥倫布大交換)。從新世界(美洲)帶到舊世界(歐洲)的主要農作物是番茄,玉米,馬鈴薯,木薯,可可和煙草。相反,帶入新世界的農產品包括小麥,香料,咖啡和甘蔗。帶入新大陸的最重要的牲畜是馬和狗(狗在哥倫布之前曾在美洲,但數量很少,不適合農業援助)。儘管不是可食用的牲畜,但馬(以及驢和小馬)和狗很快就在美洲的農業中生產。馬鈴薯已成為北歐重要的主食作物。玉米和木薯是16世紀葡萄牙人引入的,成為主要農作物,木薯主要在非洲到19世紀初,農業技術,農業設備和栽培品種得到了改善,與中世紀相比,單位面積的單產顯著提高。此外,在長達迎接20世紀農業發展的歷史,查爾斯·達爾文和孟德爾的養殖奠定了最重要的事件的科學基礎。在過去的150年中,這導致了農業生產的爆炸性增長,從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機械化(尤其是拖拉機)的飛速發展使農業工作器械化成為可能,而且速度空前。隨著這些進步,美國,阿根廷,以色列和德國等國家已經能夠以高密度種植高質量的農作物,這幾乎是極限。現在可以使用哈伯-博世(Haber-Bosch)方法合成肥料,並且有可能超過以前的有限產量。20世紀的農業生產力更高,使用化肥和農藥可以節省勞動力,但是水污染在發達國家引起了問題。近年來,由於對傳統農業對環境的外部影響的排斥,出現了促進有機農業的運動。稻米,玉米和小麥等穀物佔糧食供應的60%。世界上所有耕地1700到1980年間增加了46%,養殖,化肥,農藥,灌溉,生產機械化已經更多地增加。例如,由於1940年至1997年間安裝了灌溉設施,科羅拉多州東部的玉米產量增長了400%至500%。也就是集約化農業。在印度等亞洲,由於人口增長,糧食需求將繼續增加,並且人們對化肥和農藥對環境的影響關注。在集約化農業中,通常會種植單一品種(單一栽培),但結果是,病蟲害更容易發生,因此有必要依靠農藥。儘管幾十年來一直倡導綜合蟲害管理(IPM)取得了成功,但IPM執行困難,而且農業政策使促進農藥使用更頻繁。綠色革命是1940年代至1970年代後期之間的一系列研究,開發和技術轉讓計劃。它提高了世界各地的農業產量,特別是從1960年代後期開始。該倡議由諾曼·博勞格(Norman Borlaug)領導,並因挽救超過十億人免於飢餓而受到讚譽,其中涉及開發高產穀物,擴大灌溉基礎設施,現代化管理技術,分配雜交種子,合成肥料和農藥給農民。綠色革命極大地提高了亞洲的稻穀產量,但在過去的15至20年中趨緩。我們已經成功地提高了小麥的遺傳“產量”,但是自1966年以來,水稻的此類品種就一直沒有得到改良,而玉米的品種在35年中逐步提高。開發除草劑後,雜草適應藥劑的可能會出現。自19世紀末以來,世界各地進行了調查,以尋找新品種和新農業方法。例如,弗蘭克·邁耶(Frank N. Meyer)從1916年至1918年訪問了東北亞,並收集了新品種的水果和堅果。從1929年到1931年,一個美國研究小組訪問了東北亞,以帶回大豆品種。經濟學家測量了農業的全要素生產率(TFP),發現美國的農業生產率是1948年的2.6倍。美國,加拿大,法國,澳大利亞和泰國這六個國家佔穀物出口的90%。其中,美國約佔穀物貿易的一半。阿爾及利亞,伊朗,埃及,在諸如墨西哥國家水資源短缺的糧食不再被迫依靠進口。

參考(Literatura)[编辑]

⑴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edición en línea, enero de 2008. Consultado el 2 de septiembre de 2011. ⑵Jaap Harskamp, "The Low Countries and the English Agricultural Revolution." (2009): 32-41. ⑶Payne, F. G. «The British Plough: Some Stages in its Development». British Agricultural History Society. Consultado el 5 de abril de 2017. ⑷Barlow, Robert Stockes; "300 Years of Farm Implements and Machinery 1630–1930"; Krause Publications (2003); p.33; ISBN 978-0873496322 ⑸Hodge, James (1973). Richard Trevithick. Shire Publications. p. 30. ISBN 0-85263-177-4. ⑹«The Coprolite Industry». Cambridgeshire History. Archivado desde el original el 4 de abril de 2016. Consultado el 5 de abril de 2017. ⑺Janick, Jules. «Agricultural Scientific Revolution: Mechanical». Purdue University. Consultado el 24 de mayo de 2013. ⑻«Tifton, Georgia: A Peanut Pest Showdown». Agricultural Research magazine. Consultado el 23 de noviembre de 2008. ⑼International Fertilizer Industry Association. Archivado desde el original el 9 de marzo de 2012. Consultado el 7 de mayo de 2013. ⑽Archivado desde el original el 4 de diciembre de 2013. Consultado el 16 de junio de 2016. ⑾«A Brief History of Our Deadly Addiction to Nitrogen Fertilizer». Mother Jones. Consultado el 7 de mayo de 2013. ⑿«Ten worst famines of the 20th century». Sydney Morning Herald. 15 de agosto de 2011.

参考资料[编辑]

  1. ^ Farming. 大英博物館. [2018-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16). 
  2. ^ Tannahill, Reay. The fine art of food. Folio Society. 1968. 
  3. ^ 3.0 3.1 Janick, Jules. Ancient Egyptian Agriculture and the Origins of Horticulture (PDF). Acta Hort.: 23–39. [2018-11-2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05-25). 
  4. ^ Kees, Herman. Ancient Egypt: A Cultural Topography.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1. 
  5. ^ 5.0 5.1 Gupta, Anil K. Origin of agriculture and domestication of plants and animals linked to early Holocene climate amelioration. Current Science (印度科學院). 2004-07-10, 87 (1): 59. 
  6. ^ Baber, Zaheer. The Science of Empire: Scientific Knowledge, Civilization, and Colonial Rule in India. 紐約州立大學出版社. 1996: 19. ISBN 0-7914-2919-9. 
  7. ^ 7.0 7.1 7.2 Harris, David R.; Gosden, C. The Origins and Spread of Agriculture and Pastoralism in Eurasia: Crops, Fields, Flocks And Herds. Routledge. 1996: 385. ISBN 1-85728-538-7. 
  8. ^ Possehl, Gregory L. (1996). Mehrgarh in Oxford Companion to Archaeology, edited by Brian Fagan. 牛津大學出版社
  9. ^ Stein, Burton (1998). A History of India. Blackwell Publishing. 47. ISBN 0-631-20546-2.
  10. ^ 10.0 10.1 Rodda & Ubertini. The Basis of Civilization--water Science?. 國際水文科學協會. 2004: 279. ISBN 1-901502-57-0. 
  11. ^ Lal, R. Thematic evolution of ISTRO: transition in scientific issues and research focus from 1955 to 2000. Soil and Tillage Research. 2001, 61 (1–2): 3–12 [3]. doi:10.1016/S0167-1987(01)00184-2. 
  12. ^ Needham, Joseph (1986). Science and Civilization in China: Volume 6, Part 2. Taipei: Caves Books Ltd. p55-56.
  13. ^ 13.0 13.1 Needham, Volume 6, Part 2, 56.
  14. ^ Needham, Volume 6, Part 2, 57.
  15. ^ Needham, Joseph (1986). Science and Civilization in China: Volume 4, Physics and Physical Technology, Part 2, Mechanical Engineering. Taipei: Caves Books, Ltd. p184
  16. ^ Needham, Volume 4, Part 2, 89, 110.
  17. ^ Huang, Xuehui; Kurata, Nori; Wei, Xinghua; Wang, Zi-Xuan; Wang, Ahong; Zhao, Qiang; Zhao, Yan; Liu, Kunyan; et al. (2012). A map of rice genome variation reveals the origin of cultivated rice. 自然. 2012-10-03 [2018-11-23]. 
  18. ^ Koester, Helmut (1995), History, Culture, and Religion of the Hellenistic Age, 2nd edition, New York: Walter de Gruyter, ISBN 3-11-014693-2, pp 76-77.
  19. ^ 19.0 19.1 19.2 Helmut Koester (1995), History, Culture, and Religion of the Hellenistic Age, 2nd edition, New York: Walter de Gruyter, ISBN 3-11-014693-2, p 77.
  20. ^ Johannessen, S.; Hastorf, C.A. (编). Corn and Culture in the Prehistoric New World. Westview Press. 
  21. ^ 21.0 21.1 Murphy, Denis. Plants, Biotechnology and Agriculture. CABI. 2011: 153– [2018-12-04]. ISBN 978-184593913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6). 
  22. ^ Speller, Camilla F.; 等. Ancient mitochondrial DNA analysis reveals complexity of indigenous North American turkey domestication. PNAS. 2010, 107 (7): 2807–2812 [2018-12-04]. Bibcode:2010PNAS..107.2807S. PMC 2840336. PMID 20133614. doi:10.1073/pnas.0909724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2). 
  23. ^ Mascarelli, Amanda. Mayans converted wetlands to farmland. Nature. 2010-11-05 [2018-12-04]. doi:10.1038/news.2010.58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30). 
  24. ^ Morgan, John. Invisible Artifacts: Uncovering Secrets of Ancient Maya Agriculture with Modern Soil Science. Soil Horizons. 2013-11-06, 53 (6): 3 [2018-12-04]. doi:10.2136/sh2012-53-6-lf.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21). 
  25. ^ Spooner, David M.; McLean, Karen; Ramsay, Gavin; Waugh, Robbie; Bryan, Glenn J. A single domestication for potato based on multilocus amplified fragment length polymorphism genotyping. 美國國家科學期刊. 2005, 102 (41): 14694–99 [2018-11-26]. Bibcode:2005PNAS..10214694S. PMC 1253605. PMID 16203994. doi:10.1073/pnas.0507400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5). 
  26. ^ Offic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Lost Crops of the Incas: Little-Known Plants of the Andes with Promise for Worldwide Cultivation. nap.edu. 1989: 92 [2018-11-26]. ISBN 030904264X.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2-02). 
  27. ^ John Michael Francis. Iberia and the Americas. ABC-CLIO英语ABC-CLIO. 2005. ISBN 1-85109-426-1. 
  28. ^ Broudy, Eric. The Book of Looms: A History of the Handloom from Ancient Times to the Present. UPNE. 1979: 81 [2018-11-26]. ISBN 978-0-87451-649-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2). 
  29. ^ Rischkowsky, Barbara; Pilling, Dafydd. The State of the World's Animal Genetic Resources for Food and Agriculture. Food &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2007: 10. ISBN 978-92-5-1057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