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臘農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橄欖--希臘農業三大支柱之一(優卑亞島en:Karystos)

農業古希臘經濟支柱。將近百分之八十的人口務農。古希臘農業以穀類、橄欖和葡萄三大作物為主;也有種植藥草。畜牧業由於地理的局限,並沒有得到好的發展。

環境[编辑]

地中海氣候的特點是能分為兩個季節:第一個季節由四月至九月,又乾又熱(河床往往乾涸);第二個季節則潮濕,西風往往帶來暴風雨。另一方面,在山裡的冬天可能是嚴寒和下雪。阿提卡塞克拉迪斯伯羅奔尼撒的南部和克里特島比希臘其餘的地方,更為乾旱。

農產品[编辑]

耕種[编辑]

公元前530-510的stater錢幣。在大希臘梅塔蓬圖姆城,大麥穗是財富的象徵。

奧德賽顯示古希臘早期,農業和飲食以穀物為主:大麥、硬粒小麥以及較少見的稷。90%的穀物產量是大麥。即使古人知道小麥的營養價值更高,他們仍然以種大麥為主。因為種大麥更加有成效。雖然有人多次嘗試計算這段期間的糧食生產量,但仍未有定論。

沒多久,需求超過生產能力。貧瘠的土地說明了為何希臘要擴展殖民地和控制糧食供應。

另一方面,希臘的土地郤非常適合種植橄欖樹,橄欖可以提煉橄欖油。早期的希臘已種植橄欖樹。橄欖種植園是一項長期投資:橄欖樹需要生長二十多年,才可提供橄欖,而且每隔一年才有收成。希臘的土壤適合種植葡萄,但它需要很多的照顧。希臘自[青銅時代]已種植葡萄。

菜園和果園增加核心作物(菜園:捲心菜、洋蔥、大蒜、小扁豆、雞豌豆、豆類;果園:杏仁、石榴)的產量。希臘也種植藥草(鼠尾草、薄荷、百里香等)和油籽植物(亞麻子,芝麻,罌粟)。希臘大量種植葡萄和橄欖。

畜牧[编辑]

Bronze billygoat found in the deme of Kephissia, 5th century BCE, Louvre

荷馬的作品提到畜牧被視為權力和財富的象徵。事實上畜牧業由於地理的局限,並沒有得到好的發展。雖然邁鍚尼文明飼養牛隻,但由於希臘的版圖擴展到不適合牧牛的地形,牛的數目迅速減少。山羊和綿羊迅速成為最常見的牲畜;因為較容易飼養.並且可以提供肉類,羊毛和奶(通常用來製芝士)。此外,希臘農民還飼養豬及家禽(雞、鵝);牛較少見,通常用來工作,偶爾也會用作祭品(見 Hecatomb );驢和騾用作役畜。

最後,馬在塞薩利和Argolis的平原飼養,是奢侈品,標誌著貴族。阿里斯托芬的喜劇“The Clouds”,充分說明了雅典貴族對馬術的勢利。主角的兒子Pheidippides,對賽馬上癮,因而毁了父親Strepsiades 。

大多農場都會飼養少量牲畜:有一些農場同時從事耕種和畜牧、有一些則專事畜牧。

其他產品[编辑]

樹木被大量砍伐給在國內使用;住宅、貨車和犁用木材製造。希臘高地的森林被山羊和木炭的生產完全破壞。不久之後,希臘必須進口木材,尤其是用來製造船舶(見三列槳座戰船)。

最後,養蜂提供了蜂蜜──希臘人唯一的食糖來源。蜂蜜作藥用和生產蜂蜜酒。

務農[编辑]

收採橄欖-大英博物館

赫西俄德的“工作与时日”和色諾芬的Economy提供寶貴的資料。

無論用手或棒(見插圖),採摘橄欖的工作都是由深秋開始直至初冬。橄欖會放在柳條籃中發酵幾個星期,然後榨油。橄欖油會保存在赤土陶器內,供全年使用。這個時間,也會做修剪樹木和藤蔓的工作。此外,也是豆類的收成期。


春天是雨季,農民把握時機,令休耕的土地投入生產。希臘實行兩年輪耕制:一年休耕,一年耕種。希臘曾經嘗試引入三年輪耕制:第三年種豆科植物。不過,由於土地貧瘠,人力不足,以及缺乏機械而不成功。希臘人不使用動物糞肥,可能是因為牛太少。唯一加進土壤的東西,是休耕時長出來的野草;農民翻土時,把它們推進土裡。

在夏季,灌溉是必不可少的。六月,農民會用鐮刀,而非大鐮刀收割。希臘人用動物打穀,即是由牛、驢或騾子踐踏穀物,然後儲存起來。婦女和奴隸負責磨麵粉和造麵包。

秋季是最重要的季節。秋季初,希臘人收集木柴;沿岸地區的冬季氣候溫和;但在高地,氣候可以很嚴峻。這個時間也是葡萄的收穫季節。葡萄會被踏碎,然後發酵成葡萄酒。

赫西俄德和色諾芬之間,近4世紀的歲月,農業方面沒有改善。工具依然平庸,也沒有新發明以減輕人或動物的工作。直至羅馬人發明了水磨坊,水力才可以幫助人畜。灌溉、土壤、畜牧都沒有進步。整體而言,只有非常肥沃的的土壤,例如Messinia的土地才能每年收成兩次。

土地[编辑]

除了雅典和少數准許空中勘察的地方之外,農地如何分配還不很清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公元前5世紀,土地屬於大地主。然而,不同地區,有不同的分配。

從公元前八世紀開始,地主和農民的關係緊張,因為農民的生計愈來愈艱難。嬰兒死亡率下降和其他原因,造成因人口增長。每一代人平均分配土地的習慣(荷馬和赫西俄德的作品可以證明),加劇這個危機。在雅典,因為梭倫的改革──取締以勞動償債並保護農民,這個危機得以化解。在公元前五世紀,liturgies的出現,令為公眾提供設施的擔子落在富人身上,導致大地主減少。據估計,大多數的Hoplite階級的公民,約擁有5公頃的土地。

從第公元前四世紀起,土地又開始集中在少數的地主手上。不過,跟古羅馬的大地主比較,古希臘貴族的土地面積,還是算小的。

參見[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

  • Marie-Claire Amouretti :
    • (法文)"L'agriculture de la Grèce antique. Bilan des recherches de la dernière décennie", Topoi. Orient-Occident, 4 (1994), p. 69–94,
    • (法文)Le Pain et l'huile dans la Grèce antique. De l'araire au moulin, Belles Lettres, Paris, 1986 ;
  • (法文)Anne-Marie Buttin, La Grèce classique, Belles Lettres, coll. "Guide Belles Lettres des civilisations", 2002 (ISBN 2-251-41012-0) ;
  • (法文)Marie-Claire Cauvin, Rites et rythmes agraires, Maison Orient-Méditerrannée, Lyon-Paris, 1991 ;
  • (法文)Christophe Chandezon, L'élevage en Grèce (fin Ve - fin Ier S. a.C.): l'apport des sources épigraphiques..., Paris: De Boccard, 2003, 463 p. (ISBN 2-910023-34-6).
  • (法文)Moses Finley, Le Problème de la terre en Grèce ancienne, Mouton, Paris-La Haye, 1975 ;
  • Signe Isager and Jens E. Skydsgaard, Ancient Greek Agriculture: An Introduction, Routledge, 1995 (ISBN 0-415-11671-6) ;
  • Léopold Migeotte :
    • (法文)L'économie des cités greques, Ellipses, coll. « Antiquité : une histoire », Paris, 2002 (ISBN 2-7298-0849-3),
    • (法文)L'emprunt public dans les cités grecques. Recueil des documents et analyse critique, éditions du Sphinx et Belles Lettres, Québec-Paris, 1984 ;
  • (法文)Claude Mossé, Annie Schnapp-Gourbeillon, Précis d'histoire grecque, Armand Colin, coll. « U », 2003 (2nd ed) (ISBN 2-200-26562-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