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風文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国风文化中的代表女贵族——紫式部的画像,身穿颜色鲜艳的十二单衣和服

國風文化(日语:国風文化こくふうぶんか Kokufū bunka)是日本的歷史文化之一。以10世紀初至11世紀的攝關政治期為中心的文化,對12世紀的院政期文化有深遠的影響。

國風文化一詞最早的文獻記錄可追溯到日本的江戶時代,但是並未有如今的含義。把「国風文化」等同於“平安時代日本的和風文化”的用法是小島憲之發明的,他在自己著的《国風暗黒時代的文学》中,將日本的文化階段一一命名,這些名詞在日本的歷史、美術、文学、国学中大量使用,最終定型為日常用詞。在平安時代江戶時代,国風代表的是“地方的習俗”,和「雅風(宮廷的習俗)」是反義詞。不過在现代日本,国風文化卻能專指日本最優雅風流的那一套文化,即女貴族們的生活方式,這種附庸風雅的國風文化在整個日本歷史中都佔據重要地位。

特色[编辑]

國風,在日語裏也可寫成“和風”或“倭風”,因為國、和、倭這三個字的發音在日文中是可以一樣的。這裡的“國”即“日本國”,因此這個文化是相對於中國文化而創立的。在平安時代之前的奈良時代就極度崇尚中國唐朝的文化,稱之為“唐風”,在唐朝衰弱後,日本人馬上就拋棄了唐朝文化,並且專注於挖掘日本本身的美好。在政治獨立的需要下,純日本的國風文化孕育而生,成為日後大多數日本傳統文化的源流[註 1][1]

國風文化形成於11世紀,此時正值中國宋朝的末期,在中國推行幹練簡樸之美的同時,日本則走入了相反的領域。國風文化,或平安時代的文化反映了「日本的色彩之美」[2],在和服、日式建築、花札屏風檜扇中展現出鮮艷繽紛的顏色,但卻不陷入艷俗,組合成一種沉穩的美感。平安時代是日本古代史中女性地位的巔峰[3],國風文化也反映了日本貴族少女們的審美觀,呈現一種去政治化、去嚴肅化,只為追求至極之美的風潮。女貴族們不需要像平民女子一樣進入廚房或打掃家裏,而是專心投入到享受生活中,她們在公共場合吟誦漢詩、畫出唐繪、在房間裡鋪滿掛軸,此為對唐朝的模仿;私底下,她們唱著和詩、穿著和服、在日本庭園裏玩耍,並且把唐風事物一點點的改造為日本文化[4]

停派遣唐使[编辑]

寬平6年(894年),日本的仁明天皇接受了大臣的意見,停止了對中國派遣遣唐使。日本在此後就有意識的尋找自己和中國文化不同的方面,成為漢字文化圈中第一個敢主動切斷中國影響力的國家。與此同時,日本文化在中國文化的基礎上發展,並且融入了獨自的氣候、飲食、生活習慣、甚至神道教的理念,「国風(くにぶり」元素遂在全日本急速拓展。

但是,因為之前的9~10世紀一直頻繁的接觸中國,直到承和年間(834年 - 848年)為止,都有私人的船隊透過海上貿易把中國的貨物販賣給日本貴族。同時,許多中国的富商也因為要逃避五代十國的戰亂,而永久定居在日本,這批人將中国各地的寶貴文物和製造技術一一傳授給平安時代的日本人,對日本的美術工藝有巨大的提升作用。

因此,“停派遣唐使”一事雖然加速了日本国風文化的形成,但並不是一停止,日本的文化就立刻獨立出來的,而是經過漫長的演變才能夠完全擺脫中國的影響。其實早在奈良時代,日本人就已經企圖從唐風中尋找自己的獨立特色了,但是由於沒有加入強烈的、對本土的熱愛情感,所以他們改造出來的結果非常不明顯。在平安時代之後,日本人因為系統性的整理、收集、刪減了中國文化,所以才讓日本文化裏中國文化的佔比縮小,平安貴族們一面排斥掉中國文化,一面發明了許多日本獨有的東西,国風文化隨之而生。

淨土教流行[编辑]

日本的佛教在國風文化中承擔了重要推進作用,以末法思想為宣傳重點的佛教淨土宗大為流行。9世紀前,圓仁和尚將來自於中国五台山的“念佛三昧法”傳入比叡山,並且實行了大量日本化改造,包括佛經的解讀方式、神龕的造型、佛教的彫刻技術、繪畫和佛寺的建築風格。之後,源信著出了《往生要集》,把天台宗和淨土宗的教義融合了起來,成為了日本佛教的集大成之作。在國風文化晚期,因為貴族已經普遍能了解佛教的教義為何,所以空也和尚開創了對庶民傳教的模式,由於他在佛教事業上的貢獻而被人稱為市聖

女房文學發達[编辑]

在國風文化形成的過程中,藤原氏,即藤原北家家主導攝關政治也發揮了重要作用。藤原氏為了讓自己的政治野心得以實施,利用外戚政治逐漸滲透入天皇家的家事。所謂“外戚政治”就是藤原北家屢屢把子女送入皇宮內服侍天皇,讓他們成為天皇的信任之人,甚至妾室,這樣就能準確刺探天皇的情報。其中,藤原北家屢特別喜歡選拔有才能的女性,即“女房”,讓她們從小就學習各種說話的藝術,成年後穿著華麗的十二單衣來魅惑天皇,順便降低天皇的政治慾望。也有一些中級貴族想擠進皇宮,這些中級貴族比藤原北家的等級要低很多,所以他們對政治的野心並不高,中級貴族們更傾向於把女兒的文學造詣提升,以此塑造出和天皇、和其他高級貴族女兒有共同話題的感覺。在此背景下,大量能言善道或者有文學功底的女性長期居住在一起,她們整天追求“詩歌與和服之美”,反而促成了女性文學家的輩出,代表人物有寫出《枕草子清少納言以及寫出《源氏物語》的紫式部等等。

假名文字使用[编辑]

奈良時代,為了日本語表記而使用借漢字音訓的萬葉假名,到了此時代改成廣泛使用假名文字平假名片假名)。所谓的片假名,就是截取漢字的一部份来形成新的文字,因此稱為“片”。例如“伊”的漢字,在日文裏取其人部而變為“イ”,用來表示“yi”的音。在閱讀語法體系和日文完全不同的中文時,日本人就借助了這個片假名的來拼讀中文漢字的發音,這種行為叫作“訓讀”。而平假名是根據漢字的草書簡化而來的,例如“安”字草寫為“あ”,在日文裏“あ”就用來表示“a”的音。因為草寫字比漢字在視覺上更顯“平滑”,因此叫作“平假名”。在國風文化時期,純漢字的寫法已經不流行了,越來越多的日本人使用平假名和片假名來寫日文,最早的“假名和漢字混寫”的文獻記錄是紀貫之所著的《古今和歌集·假名序》。

文學[编辑]

詩歌[编辑]

物語[编辑]

日記、隨筆[编辑]

其他[编辑]

服裝[编辑]

男性用
女性用

樂器[编辑]

宗教[编辑]

建築[编辑]

平等院鳳凰堂
醍醐寺五重塔

貴族住宅為寢殿造的建築樣式,平等院可見受其影響。佛教建築則是受淨土教的影響,建立許多阿彌陀堂。

天曆5年(951年)建立的醍醐寺五重塔是阿彌陀堂以外的名建築。

雕刻[编辑]

因為阿彌陀如來像的大量生產,採用寄木造的技法。定朝將此技法集大成,其佛像樣式稱作「定朝様式」。

  • 平等院鳳凰堂阿彌陀如來像:定朝作唯一現存的作品。
  • 法界寺阿彌陀如來像
  • 平等院鳳凰堂雲中供養菩薩像

繪畫[编辑]

平等院壁畫

日本風的會畫大和繪發達,許多物語繪(冊子或繪卷物)製作。佛教繪畫以來迎圖最多。

書法[编辑]

小野道風藤原佐理藤原行成稱為三蹟。11世紀的高野切是假名書道最高的作品,至12世紀展開多樣的假名書風。

工藝[编辑]

刀劍[编辑]

日本刀的様式(鎬造、灣刀)的確立期。

蒔繪[编辑]

奈良時代在日本產生的蒔繪技法大幅發展。

參考[编辑]

引用[编辑]

  1. ^ 日本文化の「有職故実」の正統な源流とされる
  2. ^ 千野 1993,第36頁.
  3. ^ 千野 1993,第40頁.
  4. ^ 河添房江. 唐物の文化史:舶来品からみた日本. 岩波新書. 2014. ISBN 9784004314776. pp.87-88.
  5. ^ 鳥獸人物戲畫4卷中的2卷是鎌倉時代製作。

註釋[编辑]

  1. ^ 後世から、「実際、古代の「聖徳太子」・「大化の改新」・「壬申の乱」を描いた絵巻物では、「太子」や「蘇我入鹿」らの装いは平安時代正装である「衣冠束帯」であり、大鎧を着、太刀を揮って中世さながらの合戦をしている。古代の実像が明らかとなったのは、永く続いた中世(「乱世」)が落ち着いた近世江戸時代の中期で古文辞学古学)・歌学国学陵墓研究が盛んになった時代以降のことである。

關連項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