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基孔肯雅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基孔肯雅熱
CHIK-World-Map-09-17-2019.jpg
症状发热, 恶心, 肌肉疼痛, , 關節疼痛, 頭痛, 疲倦, 结膜炎, 神經系統疾病[*]
肇因基孔肯雅病毒[*]
診斷方法体格检查, 病毒培養, 聚合酶链式反应
治療supportive care[*]
分类和外部资源
醫學專科感染科
ICD-111D40
ICD-10A92.0
ICD-9-CM065.4, 066.3
DiseasesDB32213
MeSHD018354
Orphanet324625
基孔肯雅熱病毒Infobox info icon2.svg
Aedes aegypti biting human.jpg
科学分类 编辑
–未分级– 病毒 Virus
域: 核糖病毒域 Riboviria
界: 正核糖病毒界 Orthornavirae
门: 黃色病毒門 Kitrinoviricota
纲: 阿爾法病毒綱 Alsuviricetes
目: 馬特利病毒目 Martellivirales
科: 披盖病毒科 Togaviridae
属: 甲病毒属 Alphavirus
种: 基孔肯雅熱病毒 A. C. virus
二名法
Alphavirus Chikungunya virus

基孔肯雅熱(法語:Fièvre Chikungunya ; 英語:Chikungunya),又譯為契昆根亞熱奇昆古尼亞熱,是因為屈公病病毒(CHIKV)造成的感染[1]。症狀包括發燒關節痛[2],一般於感染病原體後二至十二天內會出現症狀[1] 。其他症狀可能包括頭痛、肌肉痛、關節腫脹及紅疹[2],还有眼部炎症,恶心以及呕吐。大部份人的病情在一週後會好轉,偶爾關節疼痛會持續到幾個月[2]。此病的致死率約為千分之一[3],非常年幼、年長或是有其他健康問題的人有引發其他嚴重疾病的風險[2]

屈公病毒會透過二種蚊子傳播:分別是白線斑蚊埃及斑蚊[1],牠們主要是在白天出沒尋找獵物叮咬[4] 。病毒的自然宿主包括有鳥類及嚙齒目[1] 。此病的診斷方式可以藉由檢查血液,看是否有病毒的RNA或是對抗病毒的抗體[1],但其症狀有可能會和登革熱茲卡熱混淆[1] 。一般認為大部分患者經歷一次屈公病毒感染後就會免疫[2]

預防此病的最佳方式是蚊蟲防制英语mosquito control,並且避免在流行屈公病的地區被蚊子叮咬[3]。減少蚊子接觸水的可能性,並且使用防蚊液或是蚊帳對於防叮可能會有幫助[1] 。到2016年為止,沒有屈公病的疫苗及特別的治療方式[1] 。建議的治療方式包括休息、補充流體、以及用藥物來改善發燒及關節痛的情形[1] [2]

屈公病通常出現在非洲及亞洲,但在2000年代也曾經在歐洲及美洲暴發英语Outbreak[1] 。在2014年有超過一百萬的此病疑似病例[1]美國本土佛羅里達州在同年也曾出現過病患,不過在2016年時美國本土已未出現本地感染的病例[5][6]。此病是在1952年首先在坦尚尼亞發現[1] 。Chikungunya是源自Kimakonde語,意思是「痛的將身體彎起來」[1] [4]

傳播媒介與症狀[编辑]

此病於1952年被發現。[7]此病像登革熱一樣由蚊傳播,主要傳播媒介為热带及亚热带生存的埃及伊蚊白纹伊蚊。人類被帶有基孔肯雅熱病毒的蚊子叮咬後,便會患上基孔肯雅熱。患者會持續發高燒、脫水[來源請求]和嚴重出疹。「Chikungunya」源自非洲斯瓦希里語,意指「彎腰」,因病人會關節腫大痛楚,不得不彎腰行走。目前世上還未有防治此症的疫苗或藥,治療以減輕症狀為目的。[7]大多數患者可以完全痊癒,關節痛持續數天至數周後就會消失,但有些人的關節痛或會持續更長時間。此病的嚴重併發症不常見,但老人有可能因此病致死。[7]

87-98%的病例報告有關節疼痛,並且幾乎總是發生在不止一個關節[8],但關節腫脹並不常見。 通常,受影響的關節位於手臂和腿部。如果關節之前曾因關節炎等疾病而受損,則它們更容易受到影響[9],疼痛最常發生在外周關節,例如手腕、腳踝和手腳關節以及一些較大的關節,通常是肩部、肘部和膝蓋。 疼痛也可能發生在肌肉或韌帶中[8]。 在超過一半的情況下,正常活動受到明顯疲勞和疼痛的限制。 不經常地,眼睛的炎症可能以虹膜睫狀體炎或葡萄膜炎的形式發生[9],並且可能發生視網膜病變[10]。 可能會對肝臟造成暫時性損害。

基孔肯雅病患者偶爾會出現神經系統疾病,最常見的是大腦腫脹或退化、神經元周圍的髓鞘炎症或退化、格林-巴利綜合徵、急性播散性腦脊髓炎、新生兒的肌張力障礙和視覺處理問題[11]。在特別罕見的情況下,人們可能會出現行為改變、癲癇發作、小腦或腦膜刺激、動眼神經麻痺或眼部肌肉麻痺。

新生兒容易受到基孔肯雅感染的特別嚴重影響。感染的跡象通常始於發燒、皮疹和四肢腫脹。大約一半的新生兒患有可自行消退的輕度病例;另一半患有嚴重的疾病,伴有腦部炎症和癲癇發作。在嚴重的情況下,受影響的新生兒還可能出現出血和血流問題,以及心臟功能問題。

除了新生兒、老年人,以及患有糖尿病、心髒病、肝腎疾病和人類免疫缺陷病毒感染的人,基孔肯雅病往往更嚴重。每1,000名有症狀的基孔肯雅病患者中約有1至5人死於該病。

在非洲的大爆發[编辑]

香港明報》報導,法國衛生部長貝特朗表示,留尼旺僅2006年1月已有77人直接或間接死於此病,從2005年3月,先後有15.7萬人感染,佔總人口兩成。貝特朗說:「現時的致命情況前所未見。」他又稱病原蚊子在法國東南部亦有發現,但拒談詳情。

疫情是在2005年12月開始突然迅速擴大。除留尼汪,同樣位於非洲東岸對出的塞舌尔毛里求斯馬達加斯加科摩羅群島等亦受波及。法屬馬約特島1月底才得56宗個案,目前已激增至1350宗。塞舌尔和留尼汪等均為旅遊勝地;留尼汪是歐洲遊客鍾愛地,亦有少數華人居住。

傳入香港[编辑]

2006年3月28日,香港衛生防護中心宣佈錄得一宗由外地傳入的個案。

傳入澳門[编辑]

2013年5月15日,澳門衛生局宣佈證實一例由外地傳入的病例。

傳入馬來西亞[编辑]

2006年4月1日,馬來西亞衛生部證實,霹靂州一個漁村雙禮佛新村,基孔肯雅熱已迅速傳開,高達300人受感染。此外,该部门于2008年4月27日證實,自2008年2月起,柔佛州一个小村烏魯槽逾70名村民患上基孔肯雅症。疫情並擴展至鄰近的北干那那、笨珍、峇株巴轄等地區。 此病于2008年年中传入东甲,随后扩散至周边地区。
(資料來源:當地居民口述、ntv7 追踪档案)

黑班蚊

至2005年9月5日為止,全國共發現1703宗病例,其中以柔佛、馬六甲、霹靂、檳城、砂拉越五個州的疫情最為嚴重。[12]

臺灣現況[编辑]

臺灣地區2007年境外移入2例、2008年境外移入9例,2009年境外移入9例,2016年境外移入7例[13]。2019年5月高雄市接獲首例境外移入屈公病病例,為30多歲男性馬來西亞籍旅客[14]

2019年7月,新北市土城區發生首次本土感染案例。[15]

2020年1月,第1例境外移入屈公病為東區龍山里的30多歲男性,外籍人士;於1月23日至1月29日至馬來西亞旅遊,返台入境時有發燒,機場給予快篩為陰性,回台南診所就醫,1月31日疾病管制署綜合研判陽性。 [16]

參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Chikungunya Fact sheet. WHO. April 2016 [2016-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27).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2. ^ 2.0 2.1 2.2 2.3 2.4 2.5 Chikungunya Virus Symptoms, Diagnosis, & Treatment. CDC. 2016-04-06 [2016-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21). 
  3. ^ 3.0 3.1 Caglioti C, Lalle E, Castilletti C, Carletti F, Capobianchi MR, Bordi L. Chikungunya virus infection: an overview. The New Microbiologica. July 2013, 36 (3): 211–27. PMID 23912863. 
  4. ^ 4.0 4.1 Prevention. CDC. 2016-02-26 [2016-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5). 
  5. ^ Staples JE, Fischer M. Chikungunya virus in the Americas—what a vectorborne pathogen can do. N. Engl. J. Med. 2014, 371 (10): 887–9. PMC 4624217可免费查阅. PMID 25184860. doi:10.1056/NEJMp1407698. 
  6. ^ 2016 provisional data for the United States. CDC. 2016-09-20 [2016-09-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8). 
  7. ^ 7.0 7.1 7.2 存档副本. [2009-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9). 
  8. ^ 8.0 8.1 Thiberville, Simon-Djamel; Moyen, Nanikaly; Dupuis-Maguiraga, Laurence; Nougairede, Antoine; Gould, Ernest A.; Roques, Pierre; de Lamballerie, Xavier. Chikungunya fever: epidemiology, clinical syndrome, pathogenesis and therapy. Antiviral Research. 2013-09, 99 (3) [2022-06-02]. ISSN 1872-9096. PMC 7114207可免费查阅. PMID 23811281. doi:10.1016/j.antiviral.2013.06.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2). 
  9. ^ 9.0 9.1 Burt, Felicity J.; Rolph, Micheal S.; Rulli, Nestor E.; Mahalingam, Suresh; Heise, Mark T. Chikungunya: a re-emerging virus. Lancet (London, England). 2012-02-18, 379 (9816) [2022-06-02]. ISSN 1474-547X. PMID 22100854. doi:10.1016/S0140-6736(11)60281-X.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02). 
  10. ^ Mahendradas, Padmamalini; Ranganna, Shylaja K.; Shetty, Rohit; Balu, Ramgopal; Narayana, Kannan M.; Babu, Rajesh B.; Shetty, Bhujang K. Ocular manifestations associated with chikungunya. Ophthalmology. 2008-02, 115 (2) [2022-06-02]. ISSN 1549-4713. PMID 17631967. doi:10.1016/j.ophtha.2007.03.08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13). 
  11. ^ Vairo et al. 2019,"Clinical features".
  12. ^ 存档副本. [2008-09-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09). 
  13. ^ http://nidss.cdc.gov.tw/SingleDisease.aspx?pt=s&Dc=1&Dt=2&disease=A920&d=3&s=determined_cnt&i=all&RK=Y
  14. ^ 存档副本. [2019-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8). 
  15. ^ 我國史上首例本土屈公病 未來30天圍堵土城疫情關鍵. 聯合新聞網. 2019-07-26 [2019-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16. ^ 存档副本. [2020-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