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Bomis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提姆·謝爾
跳转至: 导航搜索
Bomis, Inc.
Logo bomis.gif
Bomis founders in 2006.jpg
Bomis创办人,摄于2006年
公司类型 私营企业
网站类型 门户网站
广告空间
语言 英语
成立 1996年
创始人 吉米·威尔士
蒂姆·谢尔(CEO)[1][2]
迈克尔·戴维斯英语Chicago Options Associates
产业 互联网英语Dot-com company
产品 Bomis Premium[3][4]
Bomis Babes[5][6]
Bomis Babe Report[1][7]
The Babe Engine[3][8]
Bomis Browser[9]
员工 10
子公司 Nupedia(2000–2003年)[10][11]
Wikipedia(2001–2003年)[7][12]
网站 bomis.com互联网档案馆上的存档
广告
注册
推出时间 1996年
现状 到2007年不活跃[13]

Bomis/ˈbɒms/,和promise押韵[14])以资助自由内容网络百科全书计划Nupedia维基百科而知名的互联网公司英语Dot-com company[8],于1996年由吉米·威尔士蒂姆·谢尔迈克尔·戴维斯英语Chicago Options Associates创办[15][16][17]。1994年,戴维斯的芝加哥期权协会聘任威尔士,两人就此结识[17],而谢尔则是威尔士透过哲学讨论电邮名单英语Mailing list认识的[17][18]。Bomis最初的目标是在Bomis.com搜索门户上买广告[19]

公司最初在内容上费尽心思,期间曾做过芝加哥资讯大典[20]。网站随后专注于面向男性观众的内容,包括体育运动、汽车和女性资讯[21][22][23]。Bomis后来因限制级媒体而闻名[24]。“Bomis宝贝”专门展示情欲英语Eroticism图片[5],而“Bomis宝贝报道”则展示成人图片[7][12]。付费开放的Bomis Premium还提供色情物料[4][24][25]。“宝贝引擎”协助用户用网络搜索引擎搜寻色情内容[3][8][26]。Bomis的广告总监注意到该站99%的查询都是关于裸体女性的[27]

Bomis创办了自由网络百科全书(内容由专家提供),但评审过程乏味缓慢[28][29]。维基百科最初由Bomis运营,为Nupedia提供内容[11][18][30],到2002年底是一家营利性企业,属Bomis子公司[31]。由于维基百科的成本不断攀升,Bomis被互联网泡沫断了财路[32]。由于维基百科挖空了Bomis的资源,威尔士和哲学研究生拉里·桑格出于慈善决定资助计划[32]。桑格于2002年被Bomis解雇[33],Nupedia内容并入维基百科[34],并在2003年停更[10]

非营利机构维基媒体基金会于2003年由Bomis的三位创办人威尔士、戴维斯和谢尔组成的董事会创办[17],最初总部设在Bomis所在的[35]佛罗里达州圣彼德斯堡[36]。威尔士从Bomis收益中抽出10万美元资助维基百科,之后决定将百科全书转为非营利[37]。2004年,威尔士辞任Bomis总裁[38]。谢尔2005年兼任公司总裁和维基媒体基金会董事会成员[1]。2005年,威尔士编辑维基百科,删掉所有关于Bomis提供软调色情的表述[18][39],引发媒体关注[25][40][41]。威尔士为他的行为道歉[18][39]。《大西洋》给Bomis起了“互联网的花花公子”的绰号[42]被其他媒体采用[32][43][44]。学者也纷纷认为Bomis是软调色情提供者[30][45]

歷史[编辑]

背景[编辑]

吉米·威尔士为了在金融界工作,在印第安纳大学修读哲学博士,他完成博士论文前在学校留了一条学习渠道[29][43][46]。1994年,威尔士受芝加哥期权协会英语Chicago Options Associates总裁迈克尔·戴维斯英语Michael Davis聘为操盘手[17][47][48],负责期货期权[47][48]。威尔士擅长断定外汇和利率的变动[29][43],在芝加哥获得成功后,变得独立且富有[29][43][47],于1994年到2000年间担任芝加哥期权协会研究主任[49][50][51]。他从电子邮件讨论哲学的名单中认识了蒂姆·谢尔[17][18]

威尔士希望参与20世纪90年代越来越受欢迎且大获成功的网络创业企业[17][44]。年轻时玩游戏的经历,使他意识到网络的重要性[44]。威尔士对计算机科学感兴趣,在网上试验源代码,改进了他在程序设计上的技能[52]。供职于芝加哥期权协会期间,他趁着下班后的空闲时间,自建网页浏览器[18]。还在公司工作的他,注意到1995年网景通信首次公开募股大获成功[1][28]

成立[编辑]

Bomis創始人


Bomis由吉米·威爾士、蒂姆·謝爾、麥可·戴維斯成立[15][16][17]

1996年,威尔士和业务合伙人提姆·谢尔[4][24][31]与他当时的经理迈克尔·戴维斯共同创办了Bomis[15][16][17],这是一家共同持有的盈利性公司英语For-profit corporation[16][53][54],威尔士任总经理[55]。1998年,他为了Bomis的工作,从芝加哥搬到圣迭戈[26][56][57],之后再迁往随后公司落地的佛罗里达州圣彼得斯堡[35]

一开始,Bomis只有约五名员工[16][27]。2000年的员工包括程序员全永(Toan Vo)和系统管理员杰森·里奇(Jason Richey[16]。威尔士聘请了高中好友且他第二次结婚时的伴郎特里·法德(Terry Foote[47][48]为广告总监[27]。2000年6月,Bomis成为Ask Jeeves的五名合作伙伴之一[58]。Bomis大部分收益透过广告产生[59]。Bomis最成功的时候是投资作为全国广播公司门户网站NBCi的成员之一,然而NBCi在互联网泡沫末期崩溃[59]

Bomis并不是缩写词[60],但出自威尔士和谢尔在芝加哥时的自称“西装革履的苦涩老人”(Bitter Old Men in Suits[17][31][61]。网站起步于门户网站,试过各种想法,包括作为芝加哥信息的接入点[20][60]。后来专供面向男性的内容,包括体育活动、汽车和女性[21][22][23]

托管内容[编辑]

Bomis宝贝
穿着BomisT恤的西尔维亚·圣和蒂娜·梅丽曼[62][63][64][65]

开放式目录做起[66],Bomis创造并维持了数百个少男文化英语lad culture网络圈英语Webring[42]。1999年,公司推出Bomis Browser,帮助用户阻挡网上的弹出式广告[9]。《星球大战》网络圈被公认为《星球大战I:魅影危机》资讯的有效来源[67]。其他网络圈包括帮助用户查找《卡萨布兰卡[68]亨特·斯托克顿·汤普森[69]法拉·弗西[70]辣妹成员洁芮·哈利维尔英语Geri Halliwell[71]和《蛇眼英语Snake Eyes (film)》资讯的部门[72]。专用于《吸血鬼猎人巴菲》的“Bomis吸血鬼猎人巴菲圈子”(Bomis: The Buffy the Vampire Slayer Ring)组织了50多个关于这一计划的网站[73]希拉·杰弗瑞斯英语Sheila Jeffreys在她的著作《美丽和杂乱无章》(Beauty and Misogyny)中指出,2004年Bomis保留了“口红恋物癖圈子”(The Lipstick Fetish Ring),帮助用户迷上女性化妆品[74]

Bomis专攻限制级英语X-rated影片和色情媒体后大获成功[24][75]。广告产生的收入使公司为其他网站提供资金[4][19][76],该网站发布职业模特的暗示性图片[77]。除了Bomis,公司还保留了展示裸体女性图片[3][78]的网站nekkid.com[40]和nekkid.info[3]。Bomis收益的大约百分之十源于色情影片和博客[3][56]

网站开辟了色情图像专栏“Bomis宝贝”(Bomis Babes[5][6]和让用户向其他网站提交友情链接以吸引男性观众的功能[46]。网站的对等网络服务有助于用户寻找其他关于安娜·库尔尼科娃帕米拉·安德森等女名人的网站[44]。Bomis宝贝源于2000年起步的Bomis宝贝报告,以博客形式[13]展出色情明星图片[7][12][13][61]。Bomis宝贝报告也制作原创色情内容[1][13],包括色情演员和裸体名人的报道[13],简称宝贝报告[40]

威尔士说网站的软调色情是“魅力摄影”[35][43][45][79][80],Bomis因色情图片被互联网用户熟知[81][82][83]。在此期间,威尔士被拍到在一名职业女模特的在旁陪伴下,戴着军帽英语peaked cap,开着帆船,俨然一副船长的样子。照片中的女子穿着宣传Bomis的女式内裤T恤[13][59][84]

订阅内容Bomis Premium[3]提供成人内容和色情物料的访问[4][24][25],三天试用价2.95美元[59]。和Bomis Babes的订阅者能看到的裸女图片不同[25],Bomis Premium主要是女同性恋行为和女性解剖学内容[13]。Bomis还开设Babe Engine[3],用户透过该网络搜索引擎能查找网上的色情物料[8][26]。据Bomis广告总监特里·法德介绍,该站99%的搜索都和裸女有关[27]

Nupedia和维基百科[编辑]

Twelve casually-dressed people
2000年夏季的Bomis员工全家福。后排从左到右:蒂姆·谢尔和克里斯汀·威尔士(Christine Wales)、吉米·威尔士、特里·法德、贾罗德·帕帕斯-凯利(Jarod Papas-Kelly)、利兹·坎帕乌(Liz Campeau,丽塔·桑格身后)丽塔·桑格(Rita Sanger)、杰森·里奇(Jason Richey)、全永。前排左:杰瑞米·罗森菲德(Jeremy Rosenfeld)、拉里·桑格

Bomis的最大贡献是创造自由在线百科全书计划Nupedia维基百科[8][19]。蒂姆·谢尔和迈克尔·戴维于2000年Nupedia投资期间,继续和威尔士合作[15]拉里·桑格透过哲学和客观主义电邮讨论小组认识威尔士[11][20][57],1999年5月加入Bomis[85]。桑格是哲学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知识论[20][23][86]。在俄亥俄州立大学获得学位后[87],他移居圣迭戈,助理Bmois的百科全书产业[85][88]。桑格加盟时,Bomis总共有两名员工,需要程序员协助[85]

桑格和威尔士仰赖Bomis的资源[8]于2000年创办Nupedia,公司同意抽取收益为Nupedia提供早期的资金支持[23][45][89]。Nupedia于3月上线[7][12][12],当时威尔士是Bomis的总裁[90],桑格是Nupedia的总编[28][91]。阅读Nupedia需要高中毕业生水平的理解能力[92],Bomis为网站定下的目标是:“为广度、深度、及时性和无偏向订立新标准,在充分的时间内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全面的百科全书[85][92]。”

Bomis一开始找来专家审阅Nupedia条目,但这显然是乏味的[30]。2000年8月,60多位学者为网站的同行评审工作做出贡献,其中大多数是哲学博士或医学博士[93]。学者希望对Nupedia的贡献需要透过传真上交他们的学位证加以验证[94]。当时,Bomis想靠Nupedia获取广告收入[94],公司乐观地认为能用Nupedia.com的广告空间为该计划提供资金[85]

2001年1月15日,维基百科开始成为Nupedia.com的一项功能[52][95],后来它被称为维基日[47][90]。维基百科原本用来收集Nupedia的草稿条目[11][18][30],条目完成后移至Bomis[96]。遭到Nupedia咨询委员会反对后,维基百科成为独立网站[90][95]。2001年9月,威尔士同时担任Bomis首席执行官和维基百科联合创始人[97],桑格则是维基百科的首席组织人和Nupedia的主编[33][98]

同行评审系统[28][29]、评审和复制[11]的七大步骤[90][96],加上维基百科更快的成长速度拖累了Nupedia[36][99]。2000年11月,Nupedia有115篇潜在条目轮候同行评审过程[85][96]。2001年9月,从Bomis处获得25万美元的总投资后,Nupedia产生了12篇条目[1][94][96]。2000年到2003年间,Nupedia贡献者共制作24条成品条目[18][36][90],而维基百科到2001年底已经有2万篇条目和18种语言版本[100]

Bomis起初计划让维基百科盈利[101],便为初期架构提供人员和硬件[36]。没有这种早期的支持,维基百科不可能存活[7][12]。Bomis为计划提供了Web服务器带宽,持有域名等关键项目[32]。威尔士开出Bomis的支票维持维基百科在佛罗里达州坦帕服务器[3][47][48]

随着维基百科开销上升,Bomis被互联网泡沫断了财路[32][52]。2000年末,Bomis员工总共11名,但到了2002年初的裁员把人数减少到了原来的大约五人[16]。桑格于2002年2月被解雇[33][61]。自2001年1月15日到2002年3月1日,他是维基百科唯一一位付费编辑[33]。2002年3月1日,桑格辞任维基百科首席组织者和Nupedia总编,他表示无法保证以志愿者角色参与这些职位[33],而且维基百科高级成员“缺乏尊重专业知识的习惯或传统”[10]。他继续致力于社群讨论,对维基百科日后的成功表示乐观[61][102]

桑格离巢后,维基百科在威尔士打理下成了蓬勃发展的网络社群[87],但他认为打广告有可能性,然而维基百科社群反对业务发展[16][42][101],2002年底的互联网营销确实很艰难[16]。2002年底,维基百科仍是Bomis主办的营利性机构[31],那时网站域名从.com改为.org[57][100],威尔士表示网站不会接受广告[100]。Nupedia的内容并入维基百科后[34],于2003年停产[10][11]

維基媒體基金會董事會[编辑]

维基媒体基金会董事会成立
第一届维基媒体基金会董事会由Bomis三位创办人组成
2004年的董事会成员[17]

英文维基百科条目数于2003年增至10万,Bomis很难继续在资金上支持该项目[103]。随着维基百科挖空公司资源,威尔士和桑格决定以非盈利基础为计划募集资金。由于维基百科没能盈利[32],Bomis解聘了大多数员工以维持生计[31]。公司于2003年创立起便持有维基百科[7][12],威尔士从Bomis的收益中抽调约10万美元资助维基百科,过后决定将百科全书转为非营利状态[37]

2003年6月,维基百科转移至新成立的非营利组织维基媒体基金会[7][12]。基金会属非营利机构,负责监督维基百科以及和它相关的维基站点[104][105]。基金会成立之初,工作人员便开始面向公众筹集资金[104],Bomis将维基百科转变为非营利[61]。Bomis用于运营维基百科相关网站的硬件全部捐赠给维基百科基金会[36],威尔士将维基百科的相关版权从Bomis转移到基金会[36]。公司总部一开始设在Bomis所在的[35]佛罗里达州圣彼得斯堡[36]。基金会将维基百科的依赖从Bomis转向自己,从而购买硬件进行扩充[106]

维基媒体基金会董事会最初由Bomis的三位创办人吉米·威尔士及他的两个商业伙伴迈克尔·戴维斯(Michael Davis)和蒂姆·谢尔(Tim Shell[17][107]。谢尔和戴维斯经威尔士任命[2],但维基百科社群抱怨董事会成员都是指定人士[17],于是就有了2004年的首届选举[36]。两名社群成员弗洛朗丝·德伍阿尔和安琪拉·贝斯利(Angela Beesley)当选为董事会成员[17]

2004年8月,威尔士是Bomis的首席执行官[108]。9月20日,维基百科条目数突破百万大关,开支达50万美元(大多数由威尔士直接出资)[57][94]。2004年11月,他向《圣彼得堡时报英语Tampa Bay Times》表示不再掌管Bomis的日常运营,但保留股东所有权[38]。2005年,蒂姆·谢尔出任Bomis首席执行官,也是负责监督维基百科的董事会成员[1]。谢尔于2006年留任,同时成为维基媒体基金会副总裁,继续担任董事会成员[2]。Bomis联合创办人迈克尔·戴维斯当年成为维基媒体基金会的财务秘书[2]。2007年,威尔士告诉《悉尼先驱晨报》,虽然他保留Bomis的部分所有权,但认为“这是一件很棘手的事”[13]。根据互联网档案馆记录,最后一次可以访问Bomis内容是在2010年[109],2013年存档后,网站变为PetaBox英语PetaBox的欢迎信息[110]

后续[编辑]

吉米·威尔士针对英文维基百科上关于Bomis内容的编辑
2005年9月4日
2005年10月20日
2005年10月28日
罗杰斯·卡登海德英语Rogers Cadenhead公布的吉米·威尔士编辑纪录[5][111]

2005年,威尔士18次更改他在维基百科的传记[25][56][111]。他删除了Bomis宝贝是软调色情情色的表示[25]和拉里·桑格为维基百科联合创办人的内容[18][39]。威尔士的行为经作家罗杰斯·卡登海德英语Rogers Cadenhead检举[5][111],受到英美媒体的关注[a]。2011年,《时代》杂志将威尔士2005年的编辑,列入“维基百科10大时刻”[111]

维基百科政策警告用户不要编辑自己的传记页面[5][41],其自传编辑规则,引用了威尔士的话:“自己写自己的传记是社交上的失礼行为[7]。”拉里·桑格表示吉米“似乎在试图改写历史”[5][25],还在威尔士专业讨论页上谈论历史修正主义[5]

威尔士称其行为是在修正错误[18],但卡登海德将其行为曝光后,他才为自己的行为道歉[8][112]。威尔士向《时代》表示,每个人不应该编辑自己在维基百科的传记[25],并向《纽约客》承诺该准则对自己也有效[56]。因有可能存在偏见[25],威尔士警告称此种行为应被劝阻:“我希望自己没做过这种低俗的事[18][39]。”

大西洋》说Bomis是“互联网的‘花花公子’”[42],其他媒体采纳了这个绰号[b]。威尔士认为“网络的‘花花公子’”这个绰号不合适[114],虽然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道在Bomis的日子有没有让他成为“色情王子”[26][115][116]。2010年一部关于维基百科的纪录片《数字中的真相》中,多位记者探讨了威尔士的特征[115][117]。威尔士在影片中的采访表示这种特征不准确,并表示他的公司回应了客户的内容需求[c]。在后续的采访中,他回应了“色情王子”问题,让记者们去查雅虎上和侏儒相关的色情片[26]。2007年《理性》的一篇文章认为,“如果他认为他是色情王子,那他绝对是世界最大门户网站的老板[26]。”

吉米·威尔士
约瑟夫·法拉尔
吉米·威尔士与《世界网路日报》编辑约瑟夫·法拉尔就Bomis的历史用电邮在网上针锋相对[59]

2012年12月14日,学者兼作家朱迪斯‧莱斯曼英语Judith Reisman在写给《世界网络日报英语WorldNetDaily》的一篇文章中认为,威尔士从一个色情网站获得收入[118]。文章发表后不久,威尔士致函《世界网络日报》反驳这种说法:“这绝对且明显是胡说。我从来没凭着色情贩子或什么其他的职业获得任何‘利益’,从来没有,我从来不是色情贩子......我要求立即修改那篇报道,删掉关于我的谎言[59]。”编辑约瑟夫·法拉尔英语Joseph Farah亲自回复了威尔士,解释维基百科对Bomis历史的介绍承认那时“Bomis在premium.bomis.com上运营叫Bomis Premium的网站,向客户提供高级的限制级色情内容”[59]。威尔士向法拉尔发了一封电邮,表示维基百科“没有说过诸如我依靠色情获得‘收益’等任何离谱的东西”[59]。威尔士质询法拉尔接下来对他的所说的“诽谤”有何行动[59]。法拉尔随后电邮回复威尔士:“我直截了当地说吧:你承认靠色情赚钱,却认为被人诽谤,难道是因为收益不足以称作‘财富’吗?[59]”威尔士之后重申一开始对法拉尔的请求,再度断言原文是“诽谤”,在电邮中写道:“这是个诽谤性的谎言。我从来没以色情贩子的身份获取任何财富。改了它[59]。”

2012年12月17日,《世界网络日报》作出更正英语correction (newspaper),发表了记者切尔西·席林(Chelsea Schilling)分析Bomis历史的全新文章[59]。席林报道称,《世界网络日报》搜索了Bomis的存档,发现Bomis Premium实际上宣传了包括模特裸照网站在内的合作伙伴[59]。席林的文章还附上历史截图,展现Bomis Premium活跃时的网站样子[59]。她引用了《连线》的文章,指出2005年之前威尔士重复尝试移除维基百科上指Bomis“色情”的参考资料[59]。在最后的推论中,席林报道《世界网络日报》已经将原本文章中称威尔士“贩卖色情品获取最初的利润”的说法改成“最初靠从色情贩子处赚取利益的网站谋生”[59]

分析[编辑]

慈善纪事报》将Bomis标榜为“互联网营销机构,一段时间也负责公交色情图片[30]。”杰夫·豪(Jeff Howe)在他的著作《众包模式》(Crowdsourcing)中讲到“威尔士的利他主义企业,门户网站Bomis展示包括软调色情内容在内的东西[45]。”法律学者乔纳森·齐特赖恩英语Jonathan Zittrain在他的书《互联网的未来——如何停掉它》(The Future of the Internet—And How to Stop It)提到“Bomis帮助人们查找‘色情图片’,透过广告和高级内容订阅费赚钱[4]。”《卫报》认为网站是“成人娱乐业的边缘”[79],而《边锋英语边锋 (马来西亚)》说Bomis是“污秽内容搜索引擎”[104]。《商业2.0杂志英语Business 2.0》说它是“搜索门户,根据流行搜索词创建主办互联网圈子,不足为奇的是其中大多数都是成人主题[50]。”

注释[编辑]

  1. ^ 报道吉米·威尔士更改维基百科上关于Bomis和拉里·桑格是网站联合创办人表述的媒体有《泰晤士报[25]、《连线[5]、 《新政治家英语New Statesman[39]、《时代[111]、《先驱太阳报英语Herald Sun[80]、《纽约客[40]和《纽约时报[41]
  2. ^ “互联网的‘花花公子’”的说法最初由《大西洋》使用,随后被《星期日泰晤士报[43]、《每日电讯报[32]MSN Money[113]、《连线》[114]、《火炬杂志》(The Torch Magazine[96]安德鲁·吉恩英语Andrew Keen著作《网民的狂欢英语The Cult of the Amateur[44]采用。
  3. ^ 威尔士在影片中表示:“你知道,媒体认为我是色情王子。我在什么事上都不是王,你懂吧?因为那时,我们审视了网站,认为:‘好吧,这是我们客户想要的,继续做就是了[117]。’”

脚注[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Barnett 2005, p. 62.
  2. ^ 2.0 2.1 2.2 2.3 Heise Online (October 28, 2006)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Business Insider 2013
  4. ^ 4.0 4.1 4.2 4.3 4.4 4.5 Zittrain 2008, p. 133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Hansen 2005
  6. ^ 6.0 6.1 Miller 2007, p. 17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Rosenzweig 2013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Henderson 2008, p. 500
  9. ^ 9.0 9.1 Wright 1999
  10. ^ 10.0 10.1 10.2 10.3 Mahadevan 2006, p. 15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Hasan 2011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Rosenzweig 2006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Hutcheon 2007
  14. ^ Conway 2010, p. 7.
  15. ^ 15.0 15.1 15.2 15.3 Seybold 2006, p. 250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16.6 16.7 16.8 DiBona 2005
  17. ^ 17.00 17.01 17.02 17.03 17.04 17.05 17.06 17.07 17.08 17.09 17.10 17.11 17.12 17.13 Lih 2009
  18. ^ 18.00 18.01 18.02 18.03 18.04 18.05 18.06 18.07 18.08 18.09 18.10 Craig 2013, p. 84
  19. ^ 19.0 19.1 19.2 Stöcker 2010
  20. ^ 20.0 20.1 20.2 20.3 Anderson 2012, pp. 136–138
  21. ^ 21.0 21.1 The Globe and Mail 2012, pp. 89–91
  22. ^ 22.0 22.1 Weinberger 2008, p. 138
  23. ^ 23.0 23.1 23.2 23.3 Shirky 2009
  24. ^ 24.0 24.1 24.2 24.3 24.4 Kuchinskas 2009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25.6 25.7 25.8 25.9 Blakely 2005
  26. ^ 26.0 26.1 26.2 26.3 26.4 26.5 Mangu-Ward 2007
  27. ^ 27.0 27.1 27.2 27.3 The Economist 2008
  28. ^ 28.0 28.1 28.2 28.3 Seitz 2011, p. A3
  29. ^ 29.0 29.1 29.2 29.3 29.4 Edemariam 2011, p. 27
  30. ^ 30.0 30.1 30.2 30.3 30.4 Jensen 2006
  31. ^ 31.0 31.1 31.2 31.3 31.4 Meyer 2012
  32. ^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Neate 2008
  33. ^ 33.0 33.1 33.2 33.3 33.4 The Star 2007
  34. ^ 34.0 34.1 Waters 2010, pp. 179–180
  35. ^ 35.0 35.1 35.2 35.3 Mehegan 2006
  36. ^ 36.0 36.1 36.2 36.3 36.4 36.5 36.6 36.7 Ayers 2008
  37. ^ 37.0 37.1 Hickman 2006
  38. ^ 38.0 38.1 Krueger 2004, p. 1E
  39. ^ 39.0 39.1 39.2 39.3 39.4 Bernstein 2011, p. 34
  40. ^ 40.0 40.1 40.2 40.3 Elliott 2007, p. 22
  41. ^ 41.0 41.1 41.2 Mitchell 2005
  42. ^ 42.0 42.1 42.2 42.3 Poe 2006
  43. ^ 43.0 43.1 43.2 43.3 43.4 43.5 The Sunday Times 2011
  44. ^ 44.0 44.1 44.2 44.3 44.4 Keen 2008, pp. 41–42
  45. ^ 45.0 45.1 45.2 45.3 Howe 2008, pp. 58–60
  46. ^ 46.0 46.1 Long 2012, p. 5
  47. ^ 47.0 47.1 47.2 47.3 47.4 47.5 Chozick 2013, p. 9
  48. ^ 48.0 48.1 48.2 48.3 Chozick 2013, p. MM28
  49. ^ Doran 2006, p. 49
  50. ^ 50.0 50.1 McNichol 2007
  51. ^ PC Quest 2012
  52. ^ 52.0 52.1 52.2 Slater 2011, p. B3
  53. ^ Lee 2013, p 91
  54. ^ The Hamilton Spectator 2008, p. A14
  55. ^ Friedman 2007, p. 121
  56. ^ 56.0 56.1 56.2 56.3 Schiff 2006
  57. ^ 57.0 57.1 57.2 57.3 Pink 2005
  58. ^ Du Bois 2000, p. 33
  59. ^ 59.00 59.01 59.02 59.03 59.04 59.05 59.06 59.07 59.08 59.09 59.10 59.11 59.12 59.13 59.14 59.15 Schilling 2012
  60. ^ 60.0 60.1 Isaacson 2014, The Daily Beast
  61. ^ 61.0 61.1 61.2 61.3 61.4 Duval 2010
  62. ^ Bomis Magazine (March 2, 2000)
  63. ^ Bomis Magazine (March 1, 2000)
  64. ^ Cadenhead 2005
  65. ^ Daughn 2000
  66. ^ Gillmor 1999
  67. ^ Soriano 1999, p. 2E
  68. ^ Merlock 2000, p. 33
  69. ^ Chester R (July 23, 1998), p. 25
  70. ^ Ward 2000, p. 8
  71. ^ LaPointe 1998, p. F10
  72. ^ Chester R (October 1, 1998), p. 21
  73. ^ QNP 1998, p. 17
  74. ^ Jeffreys 2005, pp. 60, 181
  75. ^ Szpilma 2014
  76. ^ Bhaskar 2013, pp. 158–159
  77. ^ Spirrison 2006, p. 62
  78. ^ Nekkid.info 2002
  79. ^ 79.0 79.1 Finkelstein (December 18, 2008)
  80. ^ 80.0 80.1 Beveridge 2007, p. 68
  81. ^ Semuels 2008, p. E4
  82. ^ Bergstein (March 26, 2007)
  83. ^ Kopytoff 2007, p. C1
  84. ^ Forman 2010
  85. ^ 85.0 85.1 85.2 85.3 85.4 85.5 Frauenfelder 2000, p. 110
  86. ^ Lievrouw 2011, pp. 202–205
  87. ^ 87.0 87.1 Moody 2006, p. 5
  88. ^ Reagle 2010
  89. ^ Lessig 2009, pp. 156–157
  90. ^ 90.0 90.1 90.2 90.3 90.4 Myers 2006, p. 163
  91. ^ Gobillot 2011, pp. 84–86
  92. ^ 92.0 92.1 Rollins 2000, p. 1786
  93. ^ School Library Journal 2000, p. S6
  94. ^ 94.0 94.1 94.2 94.3 Koerner 2006, pp. 115–117
  95. ^ 95.0 95.1 Curley 2012, pp. 35–38
  96. ^ 96.0 96.1 96.2 96.3 96.4 Lewis 2013
  97. ^ Meyers 2001, p. D2
  98. ^ Richardson 2004, p. 339
  99. ^ Twose 2007, p. 5
  100. ^ 100.0 100.1 100.2 Kleeman 2007, p. 4
  101. ^ 101.0 101.1 Finkelstein (September 24, 2008)
  102. ^ Peterson 2002, p. C1
  103. ^ Kleinz 2011
  104. ^ 104.0 104.1 104.2 Chern 2008
  105. ^ Middleton 2009
  106. ^ Heise Online (January 15, 2006)
  107. ^ Kleinz 2004, p. 38
  108. ^ Brooks 2004
  109. ^ Bomis.com (February 24, 2010)
  110. ^ Bomis.com (August 15, 2013)
  111. ^ 111.0 111.1 111.2 111.3 111.4 Romero 2011
  112. ^ Bergstein (April 2, 2007)
  113. ^ Buckland 2011, p. 1
  114. ^ 114.0 114.1 Greenwald 2013, p. 82
  115. ^ 115.0 115.1 Paley Center for Media 2014
  116. ^ Tai 2013
  117. ^ 117.0 117.1 Glosserman 2010, Time index 34:30
  118. ^ Reisman 2012

参考资料[编辑]

延伸阅读[编辑]

第一手来源

参见[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