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中国水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1998年中国水灾
China 2011 (6340229422).jpg
长江堤岸的一块指示牌,记载了此处1998年洪水的最高水位。
日期1998年(主要在夏季)
地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死亡4150人(其中,夏季洪水3656人)
财产损失超2亿人受灾
2229.2万公顷农田受灾
685万间(一说733万间)房屋倒塌
直接经济损失2551亿元人民币

1998年中国洪水,主要是指該年夏天在中国长江松花江嫩江等主要江河的干支流发生的特大洪水。据中国官方统计,1998年全年全国洪水共造成4150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2551亿元人民币[1]。其中,1998年的夏季洪水受灾人口超2亿人、共造成3000余人死亡[2],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重大的水灾之一,同时因為長江灾情最為嚴重故又稱1998年長江大水[3][4]。1998年的长江洪灾是继1931年江淮大水1954年长江洪水后,长江在20世纪的第三次全流域型大洪水,而松花江、嫩江的洪水则是150年来最严重的大洪水[2][5][6]。中国官方最终统计1998年夏季洪水死亡人数为3656人[7][8][9][10],但外界对官方数据的真实性存在质疑和争议[10][11][12]

这次洪水暴露出许多质量低劣的水利工程,被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斥责为「豆腐渣工程[13],也引发了公众对于“围湖造田”等环境保护问题的讨论[14][15]。中国政府方面也罕见承认土地的错误使用是导致洪灾的原因之一,并承诺进行政策调整[16]。此次洪灾中,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担任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总指挥[17][18],大批解放軍武警官兵參與了抗洪搶險,被中国官方誉为“九八抗洪”[19]

起因[编辑]

1998年中国气象有一些异常。对于气象异常的原因,中国水利部编写的《中国'98大洪水》有这样的分析:

过程[编辑]

长江[编辑]

1998年,长江上游一共出现了8次洪峰,中下游也爆发洪水,最终成为全流域大洪水。

  • 98长江一号洪峰,时间7月2号,宜昌站流量54500立方米/秒。
  • 98长江二号洪峰,时间7月18号,宜昌站流量55900立方米/秒。
  • 98长江三号洪峰,时间7月24号,宜昌站流量51700立方米/秒。
  • 98长江四号洪峰,时间8月7号,宜昌站流量63200立方米/秒。
  • 98长江五号洪峰,时间8月12号,宜昌站流量62800立方米/秒。
  • 98长江六号洪峰,时间8月16号,宜昌站流量63300立方米/秒。
  • 98长江七号洪峰,时间8月25号,宜昌站流量56300立方米/秒。
  • 98长江八号洪峰,时间8月31号,宜昌站流量57400立方米/秒。
  • 6月12日至6月27日,因为下雨,鄱阳湖水系爆发洪水,抚河昌江信江水位超高(超过历史最高水位)。洞庭湖水系也发生了洪水。这两个湖的洪水流入了长江,24日起,长江水位超过警戒水位。
  • 6月28日至7月20日,长江上游大量降雨,上游出现超过历史最高水位现象。而鄱阳湖和洞庭湖水系洪水量减少,长江中下游水位曾回落。
  • 7月21日至7月31日,长江中游开始大量降雨,武汉以及周边地区下暴雨。洞庭湖水系洪水增大。
  • 8月,长江水位居高不下。16日,1998年长江最大的第六次洪峰在宜昌出现了,流量每秒63300立方米[20]。随后宜昌又出现了两次洪峰,但是都没有第六次洪峰大。

西江、闽江[编辑]

  • 6月,西江珠江流域)发生洪水,原因是上游干流、支流来水和流域内降雨。
  • 6月中、下旬,闽江支流流域发生暴雨,造成闽江干流水位上升,出现洪水。

松花江、嫩江[编辑]

  • 6月18日至24日,嫩江上游干流及支流诺敏河流域普降中到大雨,局部暴雨,造成第一次洪水[21]
  • 7月24日至29日,嫩江中游齐齐哈尔至大赉区间右岸支流雅鲁河绰尔河洮儿河流域普降大雨,部分地区暴雨,引发第二次洪水,嫩江干流江桥水电站出现建站以来至当时的实测最高水位[21]
  • 8月4日至14日,嫩江流域出现大范围的强降雨,引发嫩江第三次洪水以及松花江干流洪水[21]

降水量[编辑]

长江流域[编辑]

长江流域面平均降雨量为670mm(1998年6月到8月),比多年同期平均值偏多37.5%。

松花江流域[编辑]

松花江上游的嫩江流域面平均降雨量577mm(1998年6月到8月),比多年同期平均值偏多79.2%。

灾情统计[编辑]

官方数据[编辑]

1998年的洪水范围广,持续时间长,对于夏季洪水,中国官方称“其发生范围、影响程度和造成的损失,均为建国以来最严重的”[22]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警官兵和群众救灾[19],一些水利工程起到了分洪作用[23]

1998年8月26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总指挥在其《关于当前全国抗洪抢险情况的报告》中提道,“截至8月22日全国共有29个省(区、市)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受灾面积3.18亿亩,成灾面积1.96亿亩,受灾人口2.23亿人,死亡3004人(其中长江流域1320人),倒塌房屋497万间,各地估报直接经济损失1666亿元。江西湖南湖北黑龙江内蒙古吉林等省(区)受灾最重。”[2]

1998年10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统计数据显示,当年夏季洪水导致全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受灾,受灾人数达2.3亿,死亡3656人,倒塌房屋733万间,2544万公顷农作物受灾,直接经济损失2642亿元[7][8][9]

1999年初,中国官方公布的1998年全年因洪灾损失情况如下[1][24][25]

  • 省、市、自治区、直辖市29个。
  • 农田受灾2229.2万公顷。
  • 成灾面积1378.5万公顷。
  • 死亡4150人。
  • 倒塌房屋685万间。
  • 损坏房屋1329.9万间。
  • 直接经济损失2550.9亿元人民币。

争议和质疑[编辑]

湖北武汉一带的江汉平原。洪灾期间,嘉鱼县簰洲湾江段发生溃堤,造成重大人员伤亡[26][27]

外界对中国官方公布数字的真实性以及政府的部分政策存在争议和质疑[10][11][12]

  • 中国新闻社在报道江西省九江市江洲大堤的决口事件时,面对水面上的几十具尸体,仅说死了两人[10]
  • 湖北省公安县孟溪垸的灾民们在遇见香港明报》记者时喊道:“电视上说这里没淹死人是假的,说我们有序地撤离是假的,说有很多人在这里抢险救灾也是假的。”另有消息称,孟溪垸决堤后,军队曾从水中打捞起一百多具尸体,另有二百多人至今未找到。[10]
  • 香港大公报》后来引述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赵春林的话,称湖北省嘉鱼县决堤只造成13人死亡(其中包括5名军人),但是当地中堡村的村民高安林、张玉市则说,光他们一个村就死了二十人,此外还有十多辆军车被水冲走,满车的人无一生还[10]。 也有大陆媒体称“25名簰洲湾人遇难,19名军人牺牲”[26]。另据楚天一袅发表的文章,嘉鱼县的溃堤造成1.2万人死亡[11]。洪灾期间美国芝加哥论坛报》报道,香港一个人权组织称,嘉鱼县的溃堤造成150名士兵和数百名村名被洪水卷走[28]。而有当地官员告诉路透社溃堤时大约有200人(包括士兵、村名、劳工以及当地领导)正在保护该堤坝,另一名官员则称该县的情况很糟,洪水威胁着大多数人的性命,且他不知道被冲走的人是生是死,也没有该县死亡人数的估计[29]
  •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估计,实际死亡人数可能是官方数据的十倍[10]
  • 1998年8月初,美国芝加哥论坛报》报道,中国国家控制的媒体并没有公布伤亡人数,而是着重报道了约100万解放军士兵的救灾努力,这些士兵被调遣去灾区加固堤坝[28]
  • 1998年8月中,美国华盛顿邮报》认为官方的统计数据存疑,且数十年前的水灾都没有确切数字,譬如1954年长江洪水的官方数字是3万余人死亡,但湖北抗汛指挥部的领导却说如果加上洪灾后的事故、饥荒和疾病,实际死亡人数“超过20万人”[12]
  • 1998年8月底,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不断有指控认为欠佳的政策和官方的忽视加剧了洪水的灾情,而且政府方面也罕见承认土地的错误使用是导致洪灾的原因之一,并承诺进行政策调整[16]

捐款[编辑]

截至1998年8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中华慈善总会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共接收捐款69905万元人民币,32.1万美元(尚未结汇),同期共接收捐赠物资折款60002万元人民币(含认捐数)[30]

香港[编辑]

香港在1998年洪灾捐款少於1991年華東水災(91年香港政府0.5億、民間6億,合6.5億)[31]香港中文大學教授王晉光回憶1998年捐款情況:「兒子興沖沖從小學放學回家,說學校為長江水災募捐,他捐了五塊錢,追問我捐了多少。五塊錢祇能買一個漢堡包,我卻不敢笑他,錢雖少,也是一點心意。這倒令我想起,1991年華東水災,香港同胞捐了好幾億;1998年是百年大災,災情明顯比當年嚴重,可善款卻少得多。為甚麼呢?報章上和電臺廣播裡,都有人提出這樣的問題:為甚麼年年水災?為甚麼一年比一年嚴重?『慶祝抗洪勝利』值得高興,還是無須慶祝抗洪勝利更值得高興?」[32]

至於網絡謠傳香港捐款6.8億是捐款之首,其後依次為台湾1.8亿元、新加坡8000万等,此說法欠缺佐證[33]

义演[编辑]

1998年8月21日晚,文化部民政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携手筑长城”赈灾义演,8月16日至义演结束时共收到人民币10.93亿元的捐款,其中演出期间各界认捐款项4.03亿元[34]

相关作品[编辑]

  • 歌曲《风雨同舟》
  • 歌曲《为了谁
  • 电影《惊涛骇浪》

相關條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中国水旱灾害防御公报2019》(附表2-1 1950—2019年全国洪涝灾情统计) (PDF).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 第62–63页. 2021-0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7-25) (中文). 
  2. ^ 2.0 2.1 2.2 温家宝. 关于当前全国抗洪抢险情况的报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1998-0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9) (中文). 
  3. ^ 1998年长江大洪水. 凤凰网. 2008-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7) (中文). 
  4. ^ 98年长江特大洪水. 中国天气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3) (中文). 
  5. ^ 中国气象局. 盘点历史上重大的洪涝灾害. 搜狐. 2016-06-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中文). 
  6. ^ CCTV《大三峡》第三集 生命盾牌(视频).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中国中央电视台. 2009-1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7) (中文). 
  7. ^ 7.0 7.1 守候微光. 我们曾拍摄九八抗洪. 《中青在线》. 2018-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7) (中文). 
  8. ^ 8.0 8.1 12年来最大暴雨武汉变“水城”. 新浪. 《华商报》. 2011-06-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7) (中文). 
  9. ^ 9.0 9.1 巫昂. 洪水洪水怎么办. 《三联生活周刊》. 2003-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03) (中文).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鲍戈. 一九九八年中国洪灾真相. 《中国报道周刊》. 《世纪中国》. 2002-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25) (中文). 
  11. ^ 11.0 11.1 11.2 王维洛. 如何判断中国洪灾的严重程度. 爱思想. 2005-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9-21) (中文). 
  12. ^ 12.0 12.1 12.2 Laris, Michael. CHINA'S RIVERS OF DEATH. 《华盛顿邮报》. 1998-08-17. ISSN 0190-8286 (美国英语). 
  13. ^ 总理轶事 朱镕基速写之个性总理. 凤凰网. 2007-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5) (中文). 
  14. ^ 1998年特大洪灾思考录:大水之后……. 凤凰网. 2008-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中文). 
  15. ^ 内地洪涝成灾 政经七上八下. 《明报》. 路透社. 2016-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中文). 而九八大洪灾,既是天灾又是人祸。以长江而论,上游森林乱砍滥伐造成水土流失,中下游围湖造田、乱占河道,水利设施废弛失修,洪水一来,水淹七军。 
  16. ^ 16.0 16.1 Eckholm, Erik. China Admits Ecological Sins Played Role in Flood Disaster. 《纽约时报》. 1998-08-26. ISSN 0362-4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27) (美国英语). Charges are mounting here that bad policies and official neglect have worsened this summer's disastrous flooding in China, and the Government has made the unusual admission that its land-use mistakes are partly to blame and announced sweeping policy changes. 
  17. ^ 伯乐相马:胡耀邦是怎样选中温家宝的(图). 新浪. 河北新闻网. 2012-1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中文). 
  18. ^ 温家宝镇定指挥98抗洪. 凤凰网. 中国军网. 2007-03-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11-12) (中文). 
  19. ^ 19.0 19.1 九八抗洪:挺起中华民族不屈的脊梁. 中国新闻网. 《人民日报》. 2021-04-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0) (中文). 
  20. ^ [灾情] 1998年长江大洪水. 2007年11月20日 (简体中文). 
  21. ^ 21.0 21.1 21.2 朱传保; 王光生. 嫩江、松花江1998年洪水初步分析. 防汛与抗旱 (中国水利学会). 1998, (04): 39–43. ISSN 1673-9264. 
  22. ^ 《一九九八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1999-04-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28) (中文). 
  23. ^ 1998年 百万军民的长江抗洪斗争. 凤凰网. 中广网. 2009-09-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7) (中文). 
  24. ^ 唐维红. 民政部公布去年灾情和救灾情况 受灾人(次)三点五亿,直接经济损失逾三千亿元 “携手筑长城”义演晚会认捐款物已全部到位. 《人民日报》. 1999-01-13: 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7) (中文). 
  25. ^ 民政部公布去年灾情和救灾情况. 《北京晨报》. 1999-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8) (中文). 
  26. ^ 26.0 26.1 街角社会|98洪灾之后,小镇簰洲湾的防洪故事. 澎湃新闻. 2018-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中文). 
  27. ^ 小琦趣摘. 1998年夏天,长江发生百年一遇的洪水,嘉鱼县簰洲湾江段发生溃堤. 新浪. 2020-08-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8) (中文). 
  28. ^ 28.0 28.1 Liz Sly. CHINA'S FLOOD BATTLE A `FIGHT TO THE DEATH'. 《芝加哥论坛报》. 1998-08-05 (美国英语). 
  29. ^ China's Yangtze breaks dikes, 200 washed away.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 路透社. 1998-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7) (英语). 
  30. ^ 投身抗洪救灾 切实履行职责——各级审计机关积极做好救灾款物审计工作. 中国审计 (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 1998, (10): 23–25. ISSN 1002-5049. 
  31. ^ 沈帥青. 冷對災情洩怨 「反捐款」失善心. 《香港經濟日報》. 2013-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5). 
  32. ^ 王晉光. 〈從文化、思辨角度論香港中文教學路向〉 (PDF). 《教育曙光: 香港教師會學報》 (40) (香港教師會). 1999: 24-3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0-07-15). 
  33. ^ 风尾竹. 98中国大洪水的损失及外来的捐款(11亿RMB. 中華網論壇軍事天地. 2005年1月2日20: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1-05). 
  34. ^ 用民族精神抵御洪水——“携手筑长城”大型赈灾义演侧记. 紫光阁 (紫光阁杂志社). 1998, (10): 12–13. ISSN 1005-2771. 

延伸阅读[编辑]

  • 中国水利出版社《中国'98大洪水》(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部,ISBN 7-5084-0037-2
  • 三峡水库在1998年长江洪水再现时的对策及问题,李毅斌,2006年,[1][失效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