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谎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测谎机画出图谱

测谎机藉着量度和记录血压脉搏呼吸皮肤导电反应英语Galvanic skin response等由交感神经引起的生理反应,来判断正在回答问题的受测者是否说谎。由于此类生理反应是不由自主地产生的,说谎而引起此类生理反应的变化被认为能透露出受测者是否说谎。

历史[编辑]

1870年,意大利心理学家Angelo Mosso发现当人害怕或恐惧时,脉搏会变化,最早使用仪器侦讯犯人。[1]1885年,其学生切萨雷·龙勃罗梭发明仪器,量度嫌犯血压转变作侦讯用途。[2]1914年,意大利心理学家Vittorio Benussi发现,人在说谎时呼吸的吸气与呼气的时间比值会产生变化,并制造仪器量度。1910年代心理学家威廉·莫尔顿·马斯顿研究用作审问德国战犯的仪器,量度血压和皮肤导电率,但最后放弃计划。[2]

1920年,加利福尼亚大学John A. Larson发明了一部记录血压和皮肤导电率的仪器,被首次应用到警察长和麦August Vollmer英语August Vollmer)任内柏克莱警察局的执法上;Leonarde Keeler后来将仪器改良,加上GSR(Galvanic Skin Reflex)制成“Keeler Polygraph”,并发明可携式测谎机(为现代测谎机之雏形)。[1][3]至于测谎机的英语"polygraph",是由James MacKenzie于1906年首次使用,当时他把一部由他制造的测量脉搏仪器命名为"ink polygraph"。他于1915年写了相关研究的第二份论文,1917年重发相关研究的文章。[4]

1930年代,自称“测谎机之父”的马斯顿致力推动测谎机在法庭等领域的应用。1938年他出版了《测谎机测试》(The Lie Detector Test)一书,阐述测谎机原理和应用[5],同年更现身吉列公司的广告,声称测谎机显示出吉列的刀片比其他牌子优胜。[6][7][8]值得一提的是,由马斯顿创作(并受其妻子启发[9][10])的漫画角色神奇女侠,其拥有的武器诚实套索英语Lasso of Truth,就是使人诚实说出真话的绳套。[11][9]

1970年,美国Dektor C/S 公司英语Dektor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Inc.研发声压测谎仪(Psychological Stress Evaluation),分析说话声频在频率8至12Hz间的变化情况。[1]1996年,美国国防部发展出电脑化声纹测谎仪CVSA(Computer Voice Stress Analyzer),可根据受测者说话的声纹变化测出是否说谎。[1]2001年,美国制造测谎机的三大公司(Lafayette、Stoelting、Axciton)将传统测谎机电脑化,并配以分析软体,并加入检测其他生理反应(如身体晃动程度、手指脉搏波等)。[1]

测试技巧[编辑]

首先,调查员会向受测者讲解测谎的程序,强调测谎机可测出谎言,告诫受测者要诚实回答问题,然后受测者开始回答问题。测试大致可分为以下四类:[12]

  1. 相关-无关测试(relevant-irrelevant test)
    比较受测者回答与案件有关的问题和无关的问题时的生理反应,前者可以是问受测者有否犯案,或是否知道犯人的身份,而无关的问题则不会引起情绪变化(如:“今天是星期五吗?”)犯案者对与案件有关的问题产生的反应,应会比由无关问题引起的反应强烈,而非犯案者对两类问题的反应应该差不多。有批评质疑此类测试的可信性,因为测试以质问的形式进行,可能使受测者紧张,其生理反应可能会与因撒谎而引起的反应相混淆。
  2. 对照问题测试(control question tests)
    比较受测者对以下两类问题的生理反应:一、与案件有关的问题;二、一些相信会引起非犯案者生理反应的问题(称作对照问题)。对照问题会问及一些负面的行为,通常是与案件同类的行为,例如在偷窃案中,对照问题可能是“你曾否偷窃?”非犯案者应会对“对照问题”的反应较强烈,而犯案者则应对与案件有关的问题反应较强烈。
  3. 罪知感问题测试(concealed information tests(CIT)或guilty knowledge tests(GKT))
    受测者会被问及一组相关的与案件细节有关的问题,而这些细节只有犯案者和探员才知道,例如“你从窗户/大门/阳台进入案发现场”,犯案者应会对含真正答案的问题有较强烈的反应。此类测试只能应用于已发生的案件,难以应用于详情未明的事件。
  4. 紧张高点法(peak-of-tension test)
    与CIT类似,分别在于问题是顺序发问(如:“被盗的金额是$1,000?$2,000?$3,000?”如此类推),犯案者的生理反应,应会随着正确答案的逼近而渐强,同时随着正确答案的远离是逐渐平复,调查员试图根据图谱找出真相。

准确度[编辑]

自推出以来,测谎机的准确性已备受质疑。美国国家科学院(NAS)于2003年发表题为"The Polygraph and Lie Detection"(测谎机与谎言侦察)的研究报告指出,大部分针对测谎机的研究,品质并不理想;经过挑选,该报告找出57个使用“足够的严谨科学方法”的研究。综合该批研究,报告指测谎机测试对找出真相“较纯粹靠运气强,但决未能尽善尽美”。报告同时指出,该批报告仍然可能高估了测谎机的准确性,故得出的测谎机准确度仍较真实的为高。[12]对于测谎机的准确度,美国国会美国科技评鉴处英语Office of Technology Assessment在NSA的报告之前所发表的报告结果,与NSA的报告相符。[13]

江国庆案[编辑]

1996年9月12日,一名女童于台湾台北市空军作战司令部营区内遭到奸杀身亡,调查局对可能涉案的士兵江国庆实施测谎检测,结果未通过,江国庆在1997年8月13日遭执行枪决。2011年1月28日,由台北地检署传唤许荣洲到案说明,经由检察官讯问后,许荣洲坦承是犯下空军女童性侵命案的真凶。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