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度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节度使中国越南朝鲜古代军事将领,因受职之时,朝廷赐以旌节,故称。后来在中国和越南成为地方军政长官,简称节度、节使、节帅。代驻守于各道的武将称为都督,都督带使持节的称为节度使。一般情况下也时常称持节的各镇守军官,如观察使招讨使安抚使等为节度使。

沿革[编辑]

渊源于魏晋以来的持节都督。北周改称总管。唐代称都督。唐初沿北周及隋朝旧制,重要地区置总管统兵,旋改称都督,惟朔方仍称总管,边州别置经略使,有屯田州置营田使贞观以后,内地都督府多省并罢,惟军事活动频繁的地区尚存,以统州、县、镇戍。每遇战事发生,由朝廷派遣行军总管统率出征或备御。规模较大的战役,又设置行军元帅或行军大总管统领诸总管。

《资治通鉴》第二百一十卷唐纪二十六有载:唐睿宗景云元年(公元710年),丁酉,以幽州镇守经略节度大使薛讷为左武卫大将军兼幽州都督,节度使之名自讷始。唐睿宗景云二年[七一一年],贺拔延嗣凉州都督充河西节度使,节度使开始成为正式的官职[1]。《新唐书·百官志四》载:“节度使掌总军旅,颛诛杀。初授,具持兵仗诣兵部辞见,观察使亦如之。辞日,赐双旌双节。行则建、树六中官祖送,次一驿则上闻。入境,州县筑节楼,迎以鼓角仗居前,居中,大将鸣珂,金钲鼓角居后,州县赍印迎于道左。”

唐玄宗开元年间,设立了碛西北庭河西陇右朔方河东范阳平卢剑南岭南十个节度使,范阳〈今日北京地区,即古幽州〉节度使是节度使中兵力最大的。此时的节度使多由胡人担任,往往封郡王。朝廷任命节度使,要授予其双旌双节,“得以军事专杀,行则建节,府树六纛”[2]

节度使初置时,作为军事统帅,主要掌管军事、防御外敌,而没有管理民政的职责,肃宗以后,天下糜乱,不得不仿照汉末州牧统管军民政务之制,令节度使兼管内观察使及驻州刺史,于是其权限逐渐扩大,总揽一区的军、民、财、政,所辖区内各州刺史均为其节制。

安史之乱后,国中遍置节度使,多为安史之乱的叛将和平叛战事中崛起的军阀。各统一或数,军事民政,命官、征税,皆得独立,父死子继,自以世袭,号为留后而不待朝命。朝廷无力讨伐,往往姑息了事,承认其地位,世称藩镇,迄于唐亡。

五代时期,节度使的权势达到了极点,皇帝拥立与罢黜都取决于节度使,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的开国君主均为节度使。不过,后来郭威赵匡胤只是兼任节度使的禁军领袖,和朱温李存勖石敬瑭刘知远等镇守地方的节度使不同。

北宋建立后,宋太祖鉴于唐末五代时期节度使割据一方、相互混战的教训,对各地节度使采用了赏钱夺权的办法,给予功臣银钱田地,要求他们解除兵权,史称杯酒释兵权,解除了时任侍卫亲军都指挥使石守信禁军的控制。并派遣文臣担任知州事,限制了节度使节制的权力;又以转运使接管了节度使的财政权利;将地方上强壮的士兵编入禁军。凡此种种,节度使徒坐空城而已。

之后,节度使成为武将的最高阶官和宗室、文臣勋旧以及宰执的加官,侍以降麻、赐旌节、铸三印〈节度使印、管内观察使印、节度州印〉。恩数与执政同,景德后,凡拜节度使者授旌节门旗二、龙虎旗一、旌节一、麾枪二,豹尾二。旗以红缯九幅,上设耀篦、铁钻、髹杠、绯纛。旌用涂金铜螭头,髹杠,绸以红缯,画白虎,顶设髹木盘,周用涂金饰。节亦用髹杠,饰以金涂铜叶,上设髹圆盘三层,以红绿装钉为旄,并绸以紫绫复囊,又加碧油绢袋。麾枪设髹木盘,绸以紫缯复囊,又加碧油绢袋。豹尾,制以赤黄布,画豹文,并髹杠。哲宗以前,节度使不轻授,徽宗时宦官共六人拜节度使。拜节度使者,除十州节度沿用唐代节镇名外[3],必冠以节度州军额名,称“某某军节度使”,登殿唱名则沿用唐例,节、三职并唱,谓“使持节都督某州诸军事某州刺史,充某军节度、某州管内观察处置等使”。节度使之上,又有“使相”,即节度使、枢密使亲王留守检校官中书令侍中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南宋时,有加至三者,就是说名义上兼任了三节度州的节度使,如岳飞韩世忠等。有宋一代节度使俸禄丰厚:北宋嘉佑年间至靖康年间:料钱四百千;衣赐 春、冬绢各百匹,大绫各二十匹,小绫各三十匹,锦各五百两,罗各十匹。月给禄粟 使相以上者两百石、不带使相者一百五十石,凡一石给六斗,米、麦各半;元随、仆人 北宋之制一百人、南宋之制五十人;公用钱 使相以上者两万贯,其次万贯至七千贯,凡四等;不带使相者万贯至三千贯,凡四等;南渡之后节度使料钱四百贯、禄粟一百五十石。给盐七石[4]

都仿唐制置节度使,往往有名无实,地位也远不如宋朝的使相高。元朝废除。

唐代十节度使[编辑]

节度使名 治所 设置目的 设置年份 兵力 任职者(天宝年间)
安西节度使 龟兹 镇守安西四镇,防御天山南部 七一〇年 两万四千 夫蒙灵曜、高仙芝、王正见、封常清
北庭节度使 庭州 防御天山北路部 七一二年 两万 来曜、王安见、程千里、封常清
河西节度使 凉州 断隔吐蕃突厥联络 七一〇年 七万三千 王倕、皇甫惟明、王忠嗣、安思顺、哥舒翰
朔方节度使 灵州 防范突厥 七二一年 六万四千七百 王忠嗣、张齐丘、安思顺
河东节度使 太原 防范突厥 七一一年 五万五千 田仁琬、王忠嗣、韩休琳、安禄山
范阳节度使 幽州 契丹 七一三年 九万一千四百 裴宽、安禄山
平卢节度使 营州 室韦与靺鞨 七一九年 三万七千五百 安禄山
陇右节度使 鄯州 吐蕃 七一三年 七万五千 皇甫惟明、王忠嗣、哥舒翰
剑南节度使 益州 吐蕃与吐谷浑 七一四年 三万九百 章仇兼琼、郭虚己、鲜于仲通杨国忠
岭南五府经略使 广州 治夷 七一一年 一万五千四百 裴敦

注释[编辑]

  1. ^ 《唐会要》卷七八
  2. ^ 新唐书·志》第三十九下“百官”四下:《通典》卷第三十二;岳珂《愧郯录·旌节》
  3. ^ 如孟州节度谓“河阳三城节度使”、利州节度谓“山南西道节度使”、太原府节度谓“河东节度使”等
  4. ^ 宋史·职官十一

参考书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