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度使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節度使中國古代軍事將領,後來成為地方官,簡稱節度、節使、節帥。代駐守於各道的武將稱為都督,都督帶使持節的稱為節度使。一般情況下也時常稱持節的各鎮守軍官,如觀察使招討使安撫使等為節度使。

沿革[編輯]

唐睿宗景雲二年[七一一年],賀拔延嗣涼州都督充河西節度使,節度使開始成為正式的官職[1]。《新唐書·百官志四》載:「節度使掌總軍旅,顓誅殺。初授,具持兵仗詣兵部辭見,觀察使亦如之。辭日,賜雙旌雙節。行則建、樹六中官祖送,次一驛則上聞。入境,州縣築節樓,迎以鼓角仗居前,居中,大將鳴珂,金鉦鼓角居後,州縣齎印迎於道左。」

唐玄宗開元年間,設立了磧西北庭河西隴右朔方河東范陽平盧劍南嶺南十個節度使,范陽〈今日北京地區,即古幽州〉節度使是節度使中兵力最大的。此時的節度使多由胡人擔任,往往封郡王。朝廷任命節度使,要授予其雙旌雙節,「得以軍事專殺,行則建節,府樹六纛」[2]

節度使初置時,作為軍事統帥,主要掌管軍事、防禦外敵,而沒有管理民政的職責,後來漸漸總攬一區的軍、民、財、政,所轄區內各州刺史均為其節制,併兼任駐在州之刺史

安史之亂後,國中遍置節度使,多為安史之亂的叛將和平叛戰事中崛起的軍閥。各統一或數,軍事民政,命官徵稅,皆得獨立,父死子繼,自以世襲,號為留後而不待朝命。朝廷無力討伐,往往姑息了事,承認其地位,世稱藩鎮,迄於唐亡。

五代時期,節度使的權勢達到了極點,皇帝擁立罷黜都取決於節度使,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後周的開國君主均為節度使。不過,後來郭威趙匡胤只是兼任節度使的禁軍領袖,和朱溫李存勖石敬瑭劉知遠等鎮守地方的節度使不同。

北宋建立後,宋太祖鑒於唐末五代時期節度使割據一方、相互混戰的教訓,對各地節度使採用了賞錢奪權的辦法,給予功臣銀錢田地,要求他們解除兵權,史稱杯酒釋兵權,解除了時任侍衛親軍都指揮使石守信禁軍的控制。並派遣文臣擔任知州事,限制了節度使節制的權力;又以轉運使接管了節度使的財政權利;將地方上強壯的士兵編入禁軍。凡此種種,節度使徒坐空城而已。

之後,節度使成為武將的最高階官和宗室、文臣勳舊以及宰執的加官,侍以降麻、賜旌節、鑄三印〈節度使印、管內觀察使印、節度州印〉。恩數與執政同,景德後,凡拜節度使者授旌節門旗二、龍虎旗一、旌節一、麾槍二,豹尾二。旗以紅繒九幅,上設耀篦、鐵鑽、髹槓、緋纛。旌用塗金銅螭頭,髹槓,綢以紅繒,畫白虎,頂設髹木盤,周用塗金飾。節亦用髹槓,飾以金塗銅葉,上設髹圓盤三層,以紅綠裝釘為旄,並綢以紫綾複囊,又加碧油絹袋。麾槍設髹木盤,綢以紫繒複囊,又加碧油絹袋。豹尾,製以赤黃布,畫豹文,並髹槓。哲宗以前,節度使不輕授,徽宗時宦官共六人拜節度使,拜節度使者,必冠以節度州軍額名,稱「某某軍節度使」。所謂「使相」即節度使、樞密使親王留守檢校官中書令侍中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南宋時,有加至三者,就是說名義上兼任了三節度州的節度使,如岳飛韓世忠等。有宋一代節度使俸祿豐厚:北宋嘉佑年間至靖康年間:料錢四百千;衣賜 春、冬絹各百匹,大綾各二十匹,小綾各三十匹,錦各五百兩,羅各十匹。月給祿粟 使相以上者兩百石、不帶使相者一百五十石,凡一石給六斗,米、麥各半;元隨、僕人 北宋之制一百人、南宋之制五十人;公用錢 使相以上者兩萬貫,其次萬貫至七千貫,凡四等;不帶使相者萬貫至三千貫,凡四等;南渡之後節度使料錢四百貫、祿粟一百五十石。給鹽七石[3]

都仿唐制置節度使,往往有名無實,地位也遠不如宋朝的使相高。元朝廢除。

唐代十節度使[編輯]

節度使名 治所 設置目的 設置年份 兵力 任職者(天寶年間)
安西節度使 龜茲 鎮守安西四鎮,防禦天山南部 七一〇年 兩萬四千 夫蒙靈曜、高仙芝、王正見、封常清
北庭節度使 庭州 防禦天山北路部 七一二年 兩萬 來曜、王安見、程千里、封常清
河西節度使 涼州 斷隔吐蕃突厥聯絡 七一〇年 七萬三千 王倕、皇甫惟明、王忠嗣、安思順、哥舒翰
朔方節度使 靈州 防範突厥 七二一年 六萬四千七百 王忠嗣、張齊丘、安思順
河東節度使 太原 防範突厥 七一一年 五萬五千 田仁琬、王忠嗣、韓休琳、安祿山
范陽節度使 幽州 契丹 七一三年 九萬一千四百 裴寬、安祿山
平盧節度使 營州 室韋與靺鞨 七一九年 三萬七千五百 安祿山
隴右節度使 鄯州 吐蕃 七一三年 七萬五千 皇甫惟明、王忠嗣、哥舒翰
劍南節度使 益州 吐蕃與吐谷渾 七一四年 三萬九百 章仇兼瓊、郭虛己、鮮于仲通楊國忠
嶺南五府經略使 廣州 治夷 七一一年 一萬五千四百 裴敦

注釋[編輯]

  1. ^ 《唐會要》卷七八
  2. ^ 新唐書·志》第三十九下「百官」四下:《通典》卷第三十二;岳珂《愧郯錄·旌節》
  3. ^ 宋史·職官十一

參考書目[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