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重慶號巡洋艦

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慶號
概觀
艦種輕巡洋艦
艦級林仙級輕巡洋艦英語Arethusa-class cruiser (1934)(四號艦)
製造廠 英國樸茨茅斯造船廠
動工1935年7月27日
下水1936年8月20日
服役1937年11月12日 英國皇家海軍
1948年5月19日 中華民國海軍
1949年2月25日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
結局1949年3月20日自沉
1951年5月16日打撈
1959年10月27日移交中國交通部
除籍1957年5月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
技術數據
標準排水量5,270噸
滿載排水量6,665噸
全長154米
全寬15.5米
吃水4.2米
動力4座「帕森斯」蒸汽渦輪引擎 (4軸)
燃油水管鍋爐4座
功率64,000匹
最高速度32節(59公里每小時)
續航距離12,000浬(10節)
乘員500人
武器裝備3座雙聯裝6英寸/50倍徑主艦炮6門
4座雙聯裝4英寸/50倍徑副艦炮8門
兩座4聯裝40毫米口徑高射炮
兩座三聯裝533毫米口徑魚雷發射管[1]
裝甲舷側(水線帶):57毫米
彈藥庫:25-75毫米
主炮塔:25毫米
甲板:25毫米

重慶號巡洋艦英國皇家海軍林仙級輕巡洋艦英語Arethusa-class cruiser (1934)的四號艦,也曾是中華民國海軍最大的巡洋艦,亦是迄今為止曾於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服役的唯一一艘輕巡洋艦。在1999年引進原蘇聯現代級驅逐艦服役前,該艦亦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獲得最大的水面作戰艦隻。

歷史[編輯]

在英國海軍服役[編輯]

重慶號巡洋艦原是英國皇家海軍在1930年代建造的「曙光女神號」輕巡洋艦(HMS Aurora 的意譯,音譯為「奧羅拉」,即羅馬神話中的一位神祇),是一艘林仙級輕巡洋艦條約型輕巡洋艦 (同型艦4艘)。該艦於1935年7月27日開工,1937年11月12日竣工。標準排水量5270噸,最高航速32節,武備主要裝有3座雙聯裝6英寸 (152毫米) 口徑主炮6門,4座雙聯裝4英寸 (102毫米) 口徑高射炮8門。當時總造價1,252,915英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戰績卓著,曾擊沉德國布雷姆斯號訓練艦英語German_training_ship_Bremse,德國和義大利的驅逐艦十艘(另重創九艘)、掃雷艦三艘,登陸艦七艘、運輸艦與商船二十一艘,義大利海軍稱她為「銀色怪物」(Silve Phantom),二次大戰中曾是英國海軍大臣的旗艦,1943年曾擔任英國國王訪問馬爾他島的座艦,英國譽她為「皇家海軍功勳巡洋艦」。[2]:81941年12月19日該艦曾在地中海的黎波里港外海觸雷受傷,後修復。

贈與中華民國[編輯]

二戰結束後,1945年8月英國政府中華民國政府達成協議,為抵償在香港損失的代為保管之中國海關緝私船艦(英國政府曾徵用了中國抗日戰爭期間躲在香港的中國海關6艘船隻,在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全部損失,中國政府遂向英國政府提出賠償要求)[3][4],1945年8月決定將該艦作為贈與中華民國政府的船艦。1946年11月9日國民政府派出的接艦官兵(領隊鄧兆祥)從上海出發,1946年12月13日抵達英國,展開訓練。1948年5月19日在樸茨茅斯港舉行軍艦交接儀式[5],赴英國接艦領隊鄧兆祥擔任艦長。本艦在接收前曾由蔣中正親自從「金陵」、「大同」、「重慶」三名中圈選出艦名「重慶」以示慎重。[2]:8

1948年5月26日「重慶」號與英國租借給中華民國的「靈甫」號驅逐艦 (原名為HMS Mendip) 從樸茨茅斯港啟程,英國海軍部派遣一個由白寧頓上校為首的七人聯絡組隨艦護航回國,該艦艦長鄧兆祥認為該艦應由中國海軍指揮,拒絕白寧頓護航的提議。1948年7月28日抵達香港,白寧頓離艦飛到南京向海軍總司令桂永清告狀,桂永清決定撤換艦長,派海軍總部作戰處長盧東閣接任,一到南京,桂永清就為此事指責鄧兆祥。[2]:14-15停泊香港期間「重慶」號官兵放假上岸發生了20餘名水兵逃亡未歸的事件。1948年8月「重慶」號回國,當時是中華民國海軍最大的戰艦。在第二次國共內戰中曾到葫蘆島附近海面火力支援。

遼瀋戰役開打後,1948年10月5日中午,蔣介石在塘沽登上「重慶」號,在桂永清等陪同下於次日上午抵達葫蘆島,蔣介石在葫蘆島命令桂永清用「重慶」號的152毫米艦砲轟擊塔山的共軍東北野戰軍的陣地,協助東進兵團突破塔山救援錦州。蔣介石布置完後,於10月6日下午乘「重慶」號回到塘沽。10月9日,「重慶」號從塘沽駛往秦皇島,向平山營等處共軍砲擊。10月13日,「重慶」號用152毫米艦砲轟擊西海口、大紅營子、高橋等地共軍陣地,塔山地區一片火海。10月14日,「重慶」號和「太康」號繼續砲擊塔山、上坎子等地。「太康」號駛到離海岸3000多米的海面,向共軍陣地開砲。10月15日,「重慶」號向塔山砲擊,「永勝」號等艦進入錦州灣作戰,國軍獨立第95師利用艦砲掩護,多次發動人海戰術衝擊塔山,遭共軍頑強阻擊。10月16日,「重慶」號向上坎子、大紅營子砲擊,「太康」號到煙臺督運國第39軍來葫蘆島增援。10月17日,國軍陸軍停止向塔山進攻,海軍「重慶」號、「永泰」號、「永勝」號、「永康」號繼續輪番向岸上砲擊,直到10月20日才停止。10月21日,「重慶」號、「永泰」號、「永勝」號、「永康」號等4艦到營口海面用砲火支援國軍第52軍奪取營口。10月28日,「重慶」號在遼河口外掩護艦船進出遼河,必要時砲擊營口市區,掩護第52軍撤退部隊;「永興」號、「太康」號駛入遼河,泊於西砲台附近掩護裝運,俟殿後部隊登船啟運後,再逐次退出遼河;「聯利」號、「中基」號、「中鼎」號、「中建」號4艦入港,協運人員、馬匹及物資,「宣懷」號及各中字輪入港載運部隊,「海菲」號、「渤海」號則停在遼河口外,以待駁運;派兵控制港內帆船作為駁運和殿後部隊撤退之需。

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編輯]

1949年2月25日時,重慶艦上的部分官兵形成的秘密組織決定加入中共,是為重慶號事件,該艦艦長鄧兆祥率領574名官兵在上海吳淞口宣佈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並向北駛向中國人民解放軍控制的山東煙臺。2月26日晨到達煙臺。中華民國國軍派出飛機轟炸重慶艦,由於艦長等高級軍官被帶離,艦上官兵一度發生秩序混亂。鄧艦長回艦後,在該年3月4日駛往葫蘆島,並遭受由國軍楊湧濤隊長帶領從青島起飛的轟炸機多日連續轟炸,有多處被命中,艉部受損,於該年3月20日1時,自沉於葫蘆島港內。

打撈與拆解[編輯]

1950年2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成立重慶號艦艇打撈委員會,決定打撈重慶號。

1951年4月,打撈正式開始,5月16日,重慶號打撈出水。1951年6月19月重慶號被拖至大連中蘇造船廠進行維修。當時領導人賀龍周恩來(1951年7月1日)、朱德(1953年9月)、彭德懷葉劍英劉少奇(由鄧小平陪同,1955年秋)先後登艦參觀。經蘇聯專家認為重慶艦上原有武器裝備無修復價值,整修將耗費巨大,1954年海軍決定停止修復,隨後被拆卸,部分儀器抵償打撈費用運往蘇聯,部分交由清華大學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作為研究教學使用。

1957年5月解放軍海軍批准該艦報廢,「重慶」艦的2部主機處理給浙江省電業廳駐滬辦事處;4台鍋爐分別處理給天津供銷合作社、湖北省商業廳和河南省工業廳。火砲移交軍事院校作教具。

1959年10月27日,海軍將艦體移交給交通部上海海運局的航務工程總局打撈工程局,「擬將現泊在大連港的「重慶」號艦艦體撥交上海打撈局以增強打撈力量」,拖往上海,先後停泊於上海船廠、江南造船廠碼頭邊,後較長時間繫於黃浦江白蓮涇段江中。上海打撈局於1960年擬定對「重慶」艦的改裝方案,將1959年6月從江陰水下封鎖線中打撈起來的「海蓉」軍艦上的主機設備修復後裝入「重慶」艦,並增加必要的救護、打撈設備和工具,使「重慶」艦改裝成中國第一艘海洋救護打撈工作船,並擬請江南造船廠承擔改裝。估計改裝費用為人民幣300萬元左右,當年實際在該輪完成基本建設投資27.6萬元。以後因中央「縮短基本建設戰線」,改裝工程遂取消。1965年6月,「重慶」艦艦體又調撥給新成立的天津641工程指揮部(即今渤海石油公司)作為海上住宿生活船。改名為「北京」號,直到20世紀90年代初期才解體。

「重慶號」巡洋艦的艦名銅牌和船鐘保存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6] 2013年在大連老虎灘海洋公園東山發現重慶艦的4吋砲。[7][8]

艦名傳承[編輯]

1978年,由大連造船廠建造的第四艘051D型驅逐艦(即旅大級)後來被重新命名為「重慶」號[9]。本艦是人民解放軍第一個兩次重複命名的一線主力戰鬥艦隻。

起義人員[編輯]

1985年7月25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於轉發「中共中央統戰部、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以「統請字〔1985〕第23號《關於解決部分原國民黨海軍起義人員工資待遇等問題的請示報告》」的通知,認定了重慶艦起義有重大貢獻(指發起、組織領導或參加領導起義)人員名單,[10]包括鄧兆祥、王頤楨、陳鴻源、張啟鈺、武定國、洪進先、劉懋忠、睦世達、王元方、於家欣、王洛、韓師忠、范詠、趙嘉堂、趙振亞、任振修、趙旭、秦咸周、孫國楨、李鐵羽、周正、王寶林、鄭希平、孫迺昌、王斐、陳英、曾瑞森、曾祥福、莫香傳、蔣樹德、王繼挺、王淇、楊際和、虞順生、李明陽、吳楚波、唐萬鈺、黃振蠡、盧賢舉、丁憲武、鄭光模等人。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馬幼垣. 靖海澄疆:中國近代海軍史事新詮. 聯經出版. 2009-06-01: 454. ISBN 978-957-08-3418-5. 
  2. ^ 2.0 2.1 2.2 陳降任. 細說重慶號巡洋艦 (PDF). 海軍軍官季刊 (海軍軍官學校). 中華民國103年5月, 33卷 (2期): 8–16頁 [2017-10-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11). 
  3. ^ 斯卡萊特備忘錄;英國外相貝文致駐華大使施諦文,1948年5月18日,F.O.371/69610/F7162/,P.R.O.。
  4. ^ Treaty Series No. 39 (1948) - Exchange of notes between Great Britain and China for the transfer of certain British naval vessels to China (PDF). UK Treaties Online. 1948年5月18日 [2017年10月21日].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7年7月9日). (英文)
  5. ^ 現代艦船,2013-9B。
  6. ^ 老兵口述「重慶號」的那些事兒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3-10-15.
  7. ^ 現代艦船,2013-11B。
  8. ^ 大連日報2021年4月16日A09版《與「重慶」艦來一次交錯時空的邂逅》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21-04-18.
  9. ^ 鄒德濤, 肖建平 & 周巍 2018,第83頁
  10. ^ 1985年7月25日,中共中央统战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以“统请字〔1985〕第23号《关于解决部分原国民党海军起义人员工资待遇等问题的请示报告》”联合发文. [2015年3月12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年8月31日). 

來源[編輯]

書籍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