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索布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下索布语
Dolnoserbski, Dolnoserbšćina
发音 [ˈdɔlnɔˌsɛrskʲi]
使用国家和地区  德國
区域 勃兰登堡
当地使用人数 7240[1](1995)
語系
文字 拉丁字母 (下索布语字母)
語言代碼
ISO 639-2 dsb
ISO 639-3 dsb

下索布语Dolnoserbšćina,读音:[ˈdɔlnɔˌsɛrskʲi]),亦称低地索布语,在口语中以及部分地区也称“文德语Wendisch)”,是现今使用于德国东部的一种少数民族语言,是一种西斯拉夫语支的语言,为索布语的分支之一,其另一分支为上索布语

下索布语主要在德国勃兰登堡科特布斯及周边地区使用,这些地区的路牌通常都会采用德语和下索布语两种语言书写。在科特布斯有一所下索布语高级中学Niedersorbisches Gymnasium Cottbus),主要进行下索布语的传承保护工作。

字母[编辑]

下索布语有自己的字母,跟属日耳曼语族的德语有很大的差别,而与其另一分支上索布语差别不大。

下索布语字母
A a B b C c Č č Ć ć D d E e Ě ě F f G g H h Ch ch I i J j
K k Ł ł L l M m N n Ń ń O o Ó ó P p R r Ŕ ŕ S s Š š Ś ś T t
U u W w Y y Z z Ž ž Ź ź                                    

音韵学[编辑]

在德国科特布斯市的双语路牌

从音韵学角度看,下索布语的发音受到了德语的很多影响,在勃兰登堡以及部分较大的城镇这种影响更加明显。例如受到德语影响,使得齿龈颤音[r]更倾向于发出浊小舌擦音[ʁ],以及[lʲ]音会更倾向于发出一个“清晰的”没有过多颚音化[l]。在较为偏远的地区,这样的变化并不明显,也就是说在这些偏远地区下索布语的发音听起来要更加的传统化一些。

辅音[编辑]

下索布语的辅音音位如下表所示:

双唇音 唇齿音 齿音 齿龈音 龈后音 龈腭音 腭音 软腭音 声门音
非颚化 颚化 非颚化 颚化 非颚化 颚化 非颚化 颚化
塞音 清音 p t k
浊音 b d ɡ ɡʲ
塞擦音 清音 t͡s t͡ʃ t͡ɕ
浊音 d͡ʒ d͡ʑ
鼻音 m n
擦音 清音 f s ʃ ɕ x h
浊音 v z ʒ ʑ
R音[註 1] r
近音 j

下索布语存在末塞音清化与逆同化现象。

  • /dub/ “橡树”发音为[dup]
  • /susedka/“(阴性)邻居”发音为[susetka]
  • /lʲit͡sba/“数字”发音为[lʲid͡zba]

龈后音的擦音/ʃ/会在/t͡ɕ/音前被同化为[ɕ]

  • /ʃt͡ɕit/“保护”发音为[ɕt͡ɕit]

元音[编辑]

下索布语的元音音位如下表所示:

单元音 前元音 央元音 后元音
闭元音 i ɨ u
半开元音 ɛ   ɔ
开元音 a
双元音 集中双元音 /j/结尾 /w/结尾
闭元音起始 ij  ɨj  uj iw  ɨw  uw
半闭元音起始   ej  ɔj ɛw  ow
开元音起始   aj aw

重音[编辑]

通常情况下,下索布语单词的重音都落在第一个音节,例如:

  • Łužyca /ˈvuʒɨtsa/卢萨蒂亚
  • pśijaśel /ˈpɕijaɕɛlʲ/ “朋友”
  • Chóśebuz /ˈxɨɕɛbus/ “科特布斯”

在外来语中,单词的重音可能会落在最后三个音节中的任何一个之上,例如:

  • internat /intɛrˈnat/ “寄宿制学校”
  • kontrola /kɔnˈtrɔlʲa/ “控制”
  • september /sɛpˈtɛmbɛr/ “九月”
  • policija /pɔˈlʲitsija/ “警察”
  • organizacija /ɔrɡanʲiˈzatsija/ “组织”

正寫法[编辑]

下索布语的书写系统是基于拉丁字母的,但其使用了包括锐音符在内的附加符号,下索布语的标准字符编码ISO/IEC 8859-2,即“Latin-2”或“中欧语言”。

语言现状[编辑]

在1998年德国签署了《欧洲区域或少数民族语言宪章》后,下索布语的地位正式得到了官方的承认[2][3]。尽管说下索布语和上索布语的关系十分密切,但是其独特的书写文字使得其与上索布语相区分。

从1993年到1995年在卢萨蒂亚地区进行了一项研究调查,以便人们了解这一语言的使用者人数、使用者的年龄层分布以及这种语言的状况是否良好[4]。部分地区的调查结果如下表所示:

下索布语在部分地区的调查结果
地区名称(德语/下索布语) 下索布语使用率 语言保护状态
Dissen/Dešno 28.9% 良好
Fehrow/Prjawoz 25.7% 良好
Neuendorf/Nowa Wjas 23.5% 良好
Müschen/Myšyn 21.4%
Preilack/Pśiłuk 20.3% 良好
Guhrow/Gory 19.4%
Jänschwalde/Janšojce 18.9% 良好
Babow/Bobow 16.6%
Tauer/Turjej 16.3%
Drehnow/Drjenow 16.0% 良好
Döbbrick/Depsk 15.4% 良好
Merzdorf/Žylowk 5.7%

时至今日,依旧有7000至10000人在使用下索布语,但其中的主要人群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5],这样的状况要比上索布语的状况糟糕一些,后者现今仍有很多年轻的使用者。

下索布语使用发展情况百分比统计
县名称 Calau Cottbus Guben Luckau Lübben Sorau Spremberg
1843年 30.8 71.1 1.1 0.05 3.6 5.4 64
1900年 3.5 56 1.2 0 0.2 0.1 4

在那些下索布语保护情况较好的地区可以看到这些地区都有下索布语的学习和教学活动,此外1941年在迪森县和1894年在延施瓦尔德县掀起的对下索布语的热潮也促进了对下索布语的保护。

与上索布语不同,下索布语缺少一个稳定的以该语言为主要语言的核心语言区。

下索布语教育[编辑]

1954/55学年下索布语B类学校的分布情况

在学校中,下索布语的教学通常被局限在宗教学习以及用于辅助德语的学习。在纳粹主义时期,下索布语的使用在任何场合都被完全禁止[6]。在1945年后下索布语的使用情况依旧不容乐观,主要是由于人们受到一些观念的影响,例如当时人们认为下索布语教学更多的是一种带有艺术色彩的东西等。在1952年之后,随着一次教学课程的变革,下索布语的地位终于得到了改善[7],在国家支持建设的学校中开始教授学生下索布语。1954和1955这两学年一共有22所B类型[註 2]的学校,而 DöbbrickDissenDrachhausen地区的部分学校可被认为是逐渐转型为A类学校。1952年一所名为Marjana Domaškojc的高中被建立,这所高中就是后来的进行下索布语的传承保护工作的Niedersorbisches Gymnasium Cottbus学校。当时的下索布学校分布如下表:

下索布学校分布情况
县名称 Cottbus Calau Forst Guben
学校数量 19(+1所高中) 1 1 1

当时虽然存在出生率下降的情况,但是在勃兰登堡参加下索布语课程的人数却一直保持稳定。1998年在科特布斯执行了名为Witaj的计划[8],这一计划可以使得学生从幼儿园开始便有机会通过浸入式语言学习的方式,将下索布语作为第二母语进行学习。此外,尽管受到州议会削减低年级开展下索布语教学规模的压力,目前仍有大约30所学校提供下索布语的教学和学习机会。

下索布语媒体[编辑]

Nowy Casnik报纸官方网站的标志

Bramborski Serbski Casnik是第一份采用下索布语出版的报纸[9],于1848年出版并在后来被Nowy Casnik取代。在对下索布语的禁令取消后,Nowy Casnik于1947年重新开始出版,不过最开始是以Nowa Doba每周的增刊形式存在,直到1954年才开始以周报的形式独立出版[8]。现在Nowy Casnik使用德语和下索布语发布文章,每一期的发行量大约在1100份左右,同时每年还会出版一些以下索布语写成的书籍。针对儿童出版的下索布语月刊Płomje的发行量大约为850份[10]

自1992年起,电视杂志节目Łužyca开始播出,该节目由Anja PohontschChristian Matthée主持[11]

下索布语的广播节目由柏林-勃兰登堡广播电视台Rundfunk Berlin-Brandenburg)播送,包括针对年轻人的下索布语广播节目Bubak也由该广播电视台播送[12]

未来发展[编辑]

科特布斯与其北部周边地区以及下索布语使用区域的西部依然有着保护这种语言的机会,而在南部,尽管在大约70年之前的有些村庄里几乎所有居住者都会说下索布语,如今这种语言已经几乎不再被使用。

参见[编辑]

脚注[编辑]

  1. ^ 英语作Rhotic consonant,尚未有正式中文译名。
  2. ^ B类型学校是将下索布语作为外语进行教学的,而A类学校课程是用下索布语教学的,详情参见德语条目Sorbisches Schulwesen

参考资料[编辑]

  1. ^ Lewis, M. Paul. 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Sixteenth edition. SIL International. 2009 [2012-07-18]. 
  2. ^ Gesetz zu der Europäischen Charta der Regional- oder Minderheitensprachen des Europarats vom 5. November 1992. [2012-07-20]. 
  3. ^ Thomas, Pastor. Die rechtliche Stellung der Sorben in Deutschland. Domowina-Verlag. 1997: 382. ISBN 9783742017178. 
  4. ^ Jodlbauer, Ralph ; Spieß, Gunter ; Steenwijk, Han. Die aktuelle Situation der niedersorbischen Sprache : Ergebnisse einer soziolinguistischen Untersuchung der Jahre 1993-1995. Bautzen : Domowina-Verl. 2001: 248. ISBN 3-7420-1844-2. 
  5. ^ Kosta, Peter & Norberg, Madlena. Reflexionen zur sorbischen/wendischen Sprache, Kultur und Literatur. Institut für Slavistik, Universität Postdam. 2003. 
  6. ^ Peter Schurmann. Zeittafel zur Geschichte der Sorben (Auswahl)/Casowa tofla k stawiznam Serbow (wuběrk) (PDF). Sorbisches Institut / Zweigstelle für niedersorbische Forschungen Cottbus. [2012-07-21]. 
  7. ^ Peter Schurmann. Die sorbische Bewegung 1945-1948 zwischen Selbstbehauptung und Anerkennung. Domowina-Verlag. 1998: 338. ISBN 9783742016812. 
  8. ^ 8.0 8.1 Dietrich Scholze. Die Situation der Niedersorben nach der politischen Wende. Podstupimske pśinoski k sorabistice. 2003. 
  9. ^ Ein kleines Lexikon. Sorben/Serbja Domowina-Verlag Bautzen. ISBN 3-7420-0405-0. 
  10. ^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Second Report submitted by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under Article 15, paragraph 1, of the European Charter for Regional or Minority Languages (PDF). Council of Europe. 2003 [2012-07-21]. 
  11. ^ Moderation. rbb Rundfunk Berlin-Brandenburg. [2012-07-21]. 
  12. ^ Jugendsendungen / Młoźinske wusćełanja. rbb Rundfunk Berlin-Brandenburg. [2012-07-21]. 

外部链接[编辑]

词典[编辑]

德语-下索布语词典[编辑]

下索布语-德语词典[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