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津齊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岛津齐彬
日本薩摩藩藩主
前任:島津齊興
繼任:島津茂久
島津齊彬
島津齊彬像
從四位上左近衛權中將兼薩摩守
(追贈正一位權中納言)
國家 日本
時代 江戶時代後期(幕末
姓名 島津齊彬
官職 侍從兼兵庫頭→侍從兼豐後守→左近衛權少將兼豐後守→左近衛權少將兼修理大夫→左近衛權少將兼薩摩守→左近衛權中將兼薩摩守
(追贈從權中納言)
位階 從四位下→從四位上
(追贈位階:從三位→從一位→正一位)
神號 照國大明神
信仰 佛教
氏族 島津氏
初名 忠方
幼名 又三郎、邦丸
法號 麟洲
順聖院殿英德良雄大居士
出生 1809年4月28日(1809-04-28)
文化六年三月十四)
江戶城島津家屋敷
逝世 1858年8月24日 (49歲)
安政五年七月十六)
薩摩國鹿兒島城
墓葬 福昌寺鹿兒島縣鹿兒島市
祠廟 鹿兒島縣鹿兒島市照國町照國神社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島津 斉彬
假名 しまづ なりあきら
平文式罗马字 Shimazu Nariakira
日語舊字體 島津 齊彬

島津齊彬(1809年4月28日-1858年8月24日),日本江戶時代大名薩摩藩第十一代藩主、島津氏第二十八代當主,文化六年三月十四生。幼名邦丸,通称又三郎,法名惟敬麟洲,戒名順聖院殿英德良雄大居士。其熱衷西洋科學,放眼世界,是带领萨摩藩执行富国强兵政策,最终在幕末崛起的领袖人物,并培养出了诸如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等一大批后来在日本发动明治维新的俊才。安政五年七月十六因病急逝,1901年被追赠正一位。神号照国大明神,奉祀於照國神社

出生与继位[编辑]

1809年4月28日,島津齊彬出生於江戶城的薩摩藩邸,为藩主岛津齐兴正室弥姫因幡鳥取藩池田治道女儿)所出,12岁时就被立为世子。受曾祖父,萨摩藩第8代藩主島津重豪的影响,从小对西洋科學有浓郁的兴趣,对曾祖父广为收集的西洋用品,例如樂器望遠鏡顯微鏡和武器等爱不释手。他熟悉拉丁语,曾利用日語转换羅馬字的方法發明了一套個人密碼[1]。重豪还介紹齊彬認識著名的日本博物学家,德国籍的兰醫菲利普·弗朗茲·凡·西博爾德(Franz Van Siebold),這使齊彬成為少數親身接觸過西方人的日本人之一。但这与曾祖父如出一辙的所谓'兰癖'也使藩内的财政稳健派颇有疑惧,因为与兰学有关的研究及现代军工产业的创办会耗費大量資金,島津重豪挥金如土的作风便曾使萨摩藩濒临破产的边缘,藩债总额高达500万两之多。因此好不容易通过延期偿债、走私交易、砂糖专卖等政策使国库恢复盈余的萨摩藩家老調所廣鄉(調所笑左衛門)暗中反对齐彬继位,而这一点与岛津齐兴的侧室由羅利益一致,因此两人积极游说藩主改立由罗之子島津久光为世子,齐兴也渐渐心动,即使齐彬已年过40仍迟迟不肯让位。

岛津齐彬久居江户,与幕府首席老中阿部正弘交好并结为盟友,嘉永元年(1848年),阿部正弘借调查萨摩藩走私一事逼迫調所廣鄉在江户萨摩芝藩邸服毒自杀(死嘉永元年12月19日/1849年1月13日)。痛失左膀右臂的齐兴对齐彬深为愤恨,因此这次虽然扳倒了久光派的重镇,但齐彬仍无法顺利继位。嘉永2年(1849年)齐彬的四男,篤之助2歳时突然夭折,据说屋顶上搜出了诅咒的人偶,而此前齐彬的其他几个孩子也接连去世,齐彬派对涉嫌诅咒的由罗/久光一派忍无可忍,发生了多起袭击久光派重臣的事件,两派的权力之争日趋白热化。同年12月3日(1850年1月15日),齐彬派的中坚近藤隆左衛門(町奉行兼物頭)、山田清安(町奉行兼物頭)、高崎五郎右衛門(船奉行)突然以图谋谋杀由罗及久光的罪名被捕(事件真伪不明),三人被逼切腹,齐彬派藩士约50人接受了蟄居、遠島流放等处分,史称由羅騷動、或高崎之死、近藤之死、嘉永朋黨事件[2] 。嘉永3年4月26日(1850年6月6日)、留守江户的家老島津壱岐也被命令隠居謹慎,2日后被命切腹。由此藩内的齐彬派几乎被一网打尽,齐彬襲封的态势已趋绝望。

然而在对齐彬派彻底弹压之时,有四人成功脱藩逃出,并前往筑前福冈藩,向福冈藩主——岛津重豪亲子黑田长溥求助,而岛津重豪的另一亲子,过继陆奥八户藩的藩主南部信顺也向幕府提出申诉。于是阿部再次出面收拾事态,在齐兴登城时由将軍德川家慶赐下茶器"十徳",暗示齐兴隐居。无法违抗将军命令的岛津齐兴最终于嘉永4年2月2日(1851年3月4日)无奈退隐,将家督让与岛津齐彬,其在位共长达42年。不过因为齐兴的庇护,由罗最终也没有受到惩罚,于慶應2年(1866年)死于鹿儿島。

藩主时代[编辑]

由齊彬於1852年建立的集成館工業區,位於薩摩藩。旁邊為外國工程師建立的異人館(攝於1872年)
日本首艘西方戰船昇平丸
隨從市來四郎為齊彬拍攝的相片

19世紀50年代齊彬在位期間,被尊崇为幕末四贤侯之一。前不久日本的近邻中国在鸦片战争中败北,这对于齐彬形成了不小的震撼。因此就任之初他便立刻着手积极引进西方的工业技术,着手"殖产兴业"、富国强兵,以鹿儿岛地区为中心开始了日本第一个近代西式工厂群的建设,其中涉及造船、冶炼(反射炉、熔矿炉的建造)、纺织、军事工业(大炮、地雷、水雷)、玻璃制造等,被统称为"集成馆事业"。嘉永4年(1851年)7月,土佐藩的漂流民中滨万次郎从美国归国,齐彬给予其庇护并让他教授萨摩藩士造船法,最后于安政元年(1854年)完成了日本第一艘西洋式帆船「昇平丸」的建造。齊彬还积极将西方的思想、技术与文化输入萨摩藩,成立了蘭學開成所,并不拘一格地提拔人才,本来出身下级藩士(乡士)的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等人都是从这时候崭露头角。

1848年,齊彬獲得首部進口到日本銀版攝影法照相機,並命令其隨從市來四郎研究如何用其拍攝照片。由於鏡頭的限制和缺少正統的攝影訓練,所以該相片的質素不是太高。但在1857年9月17日,齊彬的第一張個人照依然誕生了。[3]此相片在齊彬死後被供奉在照國神社,但不久後遺失[4]。失蹤大約一個世紀後,它在一個倉庫中被尋回,並被確定為存在至今由日本人攝影師拍攝的銀版攝影法照片中歷史最悠久的。由於這個原因,日本政府在1999年宣佈將其定為「重要文化財產」,而這也是首張獲得此殊榮的照片。

作为外样大名,本来是被排斥在幕阁之外,但幕末遭遇外敌入侵危险的紧急事态使情况发生了改变,因此在努力扩充自身实力之余,齐彬也和其他一些大藩藩主(如福井藩松平春岳宇和岛藩伊达宗城土佐藩山内容堂、水戸藩主德川齐昭、尾张藩主德川庆胜等)联合,积极对幕政施加影响。由于第13代将军德川家定病弱,将军继嗣问题浮上了表面,一桥派与南纪派针锋相对。岛津齐彬属"一桥派",即主张拥立已成年的御三卿之一,一桥德川家当主德川庆喜(也是德川齐昭亲子)继位,而他的计划之一是让自己的女儿成为御台所,从而在幕府内部声援一桥派。为此嘉永6年(1853年)他收养了岛津家的一门,今和泉岛津家忠刚的女儿於一为养女,改名笃子,然后再于安政3年(1856年)安排其为五摄家之首,右大臣近卫忠熙的养女,以公家女的身份于同年11月成功入主大奥。与此同时,齐彬还在公家内部积极活动,寻求让天皇颁布内勅确定让德川慶喜继位。

急逝与继承人[编辑]

然而不久后,阿部突然英年早逝,安政5年(1858年)4月、就任大老的井伊直弼是"南纪派",主张拥立血缘更近的纪州藩年幼的藩主庆福(后改名家茂)继任第14代将軍,并利用自己大老的地位强行宣布,同时对一桥派予以镇压,不惜为此掀起安政大獄德川慶篤(水户藩主)、德川慶勝(尾张藩主)、松平春嶽(福井藩主)、伊達宗城(宇和島藩主)、山内容堂(土佐藩主)等齐彬的盟友均被勒令隐居谨慎,德川齐昭被命永远蛰居,公家的近卫忠熙后来也被迫辞官落饰。对此,远在萨摩的齐彬决定通过武力反抗井伊的铁血政策,率领5000名藩兵进京(上洛)勤王。但就在他出兵前夕,在检阅演习的时候突发急病,一周后即去世(1858年8月24日),享年50岁(满49岁)。法名顺胜院殿英德良雄大居士,葬于岛津家的菩提寺福昌寺(曹洞宗)。

有关齐彬的死因有多种說法,最可信的是死于霍亂,其他还包括痢疾傷寒等,但因为齐彬的急死太过突然,而且时间又过于巧合,所以后世也有猜测是一直觊觎藩主之位的岛津久光(忠教)与井伊直弼共谋的结果。如日本小說家海音寺潮五郎原来主张赤痢説,但后来在小說《西鄉隆盛》第二版中改齊彬是被毒殺。由于当时自己唯一存活的六子哲丸年仅2岁,因此齐彬临终前指名过继久光的儿子,18岁的島津忠徳(后改名忠義)为养子繼承家督,并娶齐彬的三女暐子为妻(暐子死后又续娶齐彬五女、近衛忠煕养女寧子),而哲丸则在忠義之后再继位(但不久后哲丸也夭折了)。借島津忠徳年轻的名义,齐彬的父亲齐兴担任了藩主的监护人,重新掌握藩政。

官職位階履歷[编辑]

※日期遵循舊曆。

  • 1809年4月28日(文化六年三月十四)誕生在江戶。薩摩藩第十代藩主、島津家第二十七代當主島津齊興長子
  • 文化9年(1820年)8月15日、成为薩摩藩世子,次年元服。
  • 文政7年(1825年)11月21日、接受第十一代将軍徳川家斉偏諱,改名齐彬。任従四位下侍従兼兵庫頭。
  • 天保3年(1832年)5月18日、转豊後守,兼侍从。
  • 天保5年(1835年)12月16日、迁左近衛権少将,兼豊後守。
  • 天保14年(1843年)2月9日、转修理大夫,兼左近衛権少将。
  • 嘉永4年(1851年)2月2日,齊興退位,齊彬继任藩主。次日迁薩摩守,兼左近衛権少将。
  • 嘉永5年(1852年)12月16日、升従四位上、转左近衛権中将,兼薩摩守
  • 文久2年(1863年)11月12日、追贈従三位権中納言。
  • 文久3年(1864年)5月12日、赠予照国大明神神号。
  • 明治2年(1869年)11月22日、追贈従一位
  • 明治34年(1901年)5月16日、追贈正一位

家族[编辑]

齊彬家人:左起典姬、暐姬、寧姬

雙親[编辑]

同母兄弟[5][编辑]

  • 諸之助(文化14年—文政2年、島津久光同年誕生。)
  • 珍之助(文政2年—文政3年)

妻子[编辑]

脚注[编辑]

  1. ^ Ravina, 44
  2. ^ Ravina, 49
  3. ^ Anne Tucker et al., The History of Japanese Photography.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3. ISBN 0-300-09925-8
  4. ^ Darwin Marable,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How Japanese Photography Came of Age. World and I, May 1, 2004.
  5. ^ 請参考「島津氏正統系圖」

參考資料[编辑]

  • Sakai, Robert K. "Shimazu Nariakira and the Emergence of National Leadership in Satsuma." in Personality in Japanese History. Comp. Albert M. Craig and Donald H. Shively.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 1970. 209-233
  • Sakai, Robert. "The Satsuma-Ryukyu Trade and the Tokugawa Seclusion Policy."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 23:3, (May 1964). pp391-403.
  • Ravina, Mark. The Last Samurai: The Life and Battles of Saigo Takamori. Hoboken: John Wiley & Sons, Inc., 2005. 43-72.
  • Iwata, Masakazu. Okubo Toshimichi: The Bismarck of Japan.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 1964. 26-190.
  • Yates, Charles L. Saigo Takamori. London: Kegan Paul Inernational Limited, 1995. 34-120.
  • 芳即正 (1993)-島津斉彬(吉川弘文館).
  • (日文) 齊彬介紹


島津齊彬
前任:
島津齊興
島津氏第二十八代當主
1851年—1858年
繼任:
島津茂久
前任:
島津齊興
薩摩藩第十一代藩主
1851年—1858年
繼任:
島津茂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