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鉤吻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櫻花鉤吻鮭
假交配中的櫻花鉤吻鮭
假交配中的櫻花鉤吻鮭
保护状况
科學分類
界: 動物界 Animalia
門: 脊索動物門 Chordata
綱: 輻鰭魚綱 Actinopterygii
目: 鮭形目 Salmoniformes
科: 鮭科 Salmonidae
屬: 鉤吻鮭屬 Oncorhynchus
種: 櫻鮭 O. masou
亞種: 櫻花鉤吻鮭 O. m. formosanus
三名法
Oncorhynchus masou formosanus
(Jordan & Oshima, 1919)
異名

Salmo formosanus Jordan & Oshima, 1919
Oncorhynchus formosanus (Jordan & Oshima, 1919)

櫻花鉤吻鮭學名Oncorhynchus masou formosanus),其他俗名尚有台灣鮭魚台灣鱒梨山鱒次高山鱒台灣陸封型櫻鮭本邦(泰雅族語:bunban),是位於亞熱帶台灣唯一的一種溫帶類,也是只產於台灣的特有樱鲑亞種。

由於櫻花鉤吻鮭的稀有與瀕臨絕種,加上其生活習性迥異於其他魚類,遂得「國寶魚」之美譽。

簡介[编辑]

鮭魚是溫帶魚類,必須生長在水溫攝氏16度以下的溪流中。而處於亞熱帶的台灣溪流,只有在1500公尺以上的河川上游,才可能找到16度的平均溫,因此,理論上台灣應該不會有鮭魚才對。櫻花鉤吻鮭原來與一般生長在溫帶的鮭魚一樣,有迴游性,會從大海朔河而上回到牠出生的河流上游交配、產卵。雌魚產卵後不久就會死亡,雄魚則順河而下回到大海。魚卵在河流上游孵化後,稍長會再往下游出海,成熟後又回老家交配、產卵,如此循環不已。

大島正滿先生推論,冰河時期,台灣溪流裡的鮭魚,也是這樣來回朔河、生生不息。在大約1萬5千年前,冰河期接近尾聲,由於地殼的劇烈升降,台灣地形隆起,氣溫升高。平緩的河川變為陡峭、短急,櫻花鉤吻鮭無法生存。唯獨大甲溪上游相對上平坦的地形,保存了櫻花鉤吻鮭的生活環境。但是該溪的中、下游水溫又過高,中游在今天的谷關德基水庫中間又形成一個小斷層,阻止了櫻花鉤吻鮭迴游大海的機會,於是櫻花鉤吻鮭遂成為「陸封性鮭魚」。因為櫻花鉤吻鮭是在冰河時期來到台灣的,所以也被稱為是一種「冰河孑遺生物」。

在分類學上,現存於七家灣溪之櫻花鉤吻鮭被分類為俗名「櫻鮭」的Oncorhynchus masuOncorhynchus masu家族主要分布在環日本海地區,包括日本全島、庫頁島、斯堪地半島南部、東西伯利亞韓國東部的溪流中與沿海。台灣則是唯一分布該種魚類的亞熱帶地區。

發現與命名過程[编辑]

1908年,日本大島正滿東京帝國大學畢業後,到台灣來服務。起先他從事白蟻防治的工作,後來又轉攻淡水魚的研究。1917年,大島到美國史丹福大學跟隨魚類大師喬丹博士攻讀博士。同年,大島的助手青木赳雄在調查宜蘭一帶淡水魚類時,在叭哩沙(今三星鄉)遇到四季社駐在所的津崎友松警察,談到大甲溪上游比亞南鞍部附近的斯拉茂社サラマオ社,今梨山),有一種類似日本國內之鱒魚的存在,津崎後來並送了一尾用鹽醃製的鮭魚標本給青木。青木當下即向正於美國史丹佛大學研究的大島報告,但是大島當時並無法實際看到該標本,故無法鑑定其種類。

直到1918年大島回到台灣,繪製詳細的魚圖,並敘述其形態特徵為魚身上有「red spots」寄給美國的魚類學大師喬丹博士,共同發表了這個模式標本報告。

1919年6月,大島以日文發表在當時的《台灣農事報》和《台灣博物學報》所記載的學名為Salmo saramao Jordan and Oshima,日文名即為「サラマオ鱒」(Saramao masu)意指是在日領期Saramao駐在所採得的鱒魚標本。而大島與喬丹博士1919年11月於美國發表時[1]( 模示標本報告)學名卻為Salmo formosanus,1919年日文與英文兩報告內容與學名都有差異。

1962年,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動物系邊克教授等,比較手邊1960年代採自大甲溪上游的五條標本與1919年發表的模式標本(U23059)和其他的Oncorhynchus屬鮭魚而發表一篇學術研究報告[2]認為有關大甲溪上游鳟魚過去報告內容有描述「有牙齒(基鰓骨齒)」、「無牙齒」、「有紅點」、「無紅點」各種形態。因此,邊克教授等人提出研究報告,認為如果這四種不同性狀都屬於同一種魚,那就應歸類為台灣特有亞種Oncorhynchus masou formosanus[3];但該報告認為大甲溪上游不像只存有一種鳟魚,甚至有可能存在過三種不同的鳟魚[4]

2007年,中央研究院執行「數位典藏國家型科技計畫」第二期計畫(2007年~), 在尋回散佚在海外的台灣魚類模式標本計畫內容中,已經把「台灣櫻花鉤吻鮭模式標本」的重新探討,列為計畫重點,希望釐清當年發現史及命名的疑點。

保育工作的展開[编辑]

日領期天然紀念物 1938年台灣總督府發行刊物[5] ,隨於1941年將撒拉茂鳟指定公告為天然紀念物一員。二戰後,國內漁業界認為日領期天然紀念物指的是日本櫻鳟亞種。惟,2005年兩岸魚類研討會中,鍾榮峰先生研析《天然紀念物調查報告》內容而提出不同的論點,認為當時的天然紀念物撒拉茂鳟與虹鳟更相似[6]

為了對珍貴而日益稀少的國寶魚進行復育的工作,林務局首先在1977年將台灣鮭魚的棲息地劃為「國有林自然保護區」。1985年,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接辦自然生態保育工作,開始對台灣鮭魚實施人工復育及放流工作,以增加溪流中台灣鮭魚族群數量。1997年10月1日,該會更正式成立「櫻花鉤吻鮭野生動物保護區」,是當時台灣面積最大的野生動物保護區,以更制度化的方式進行對台灣鮭魚的保育工作。經過多年來的努力,目前台灣鮭魚已能在雪霸國家公園中的七家灣溪悠游自在的生活。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近年選定部分櫻花鉤吻鮭曾經存在的溪流(司界蘭溪南湖溪羅葉尾溪伊卡丸溪樂山溪)進行幼魚放流作業,目前已有一定成效[7][8]

近年台灣引入虹鱒做為食用魚,因為部分養殖區域與櫻花鉤吻鮭重疊,且有部分個體已出現在野外,對櫻花鉤吻鮭生存可能造成威脅[9][10]

櫻花鉤吻鮭小檔案[编辑]

  • 特徵:身體側扁呈紡錘狀,背部青綠色,腹部為銀白色,體側中央有橢圓形雲紋斑點,口部斜裂而廣至眼睛下方。
  • 主食:昆蟲之水棲幼蟲。
  • 分佈:台灣大甲溪上游雪霸國家公園內的七家灣溪和雪山溪。
  • 現存遷移危機:攔砂壩造成生存河段分割而使得鮭魚無法自由遷徙上溯,整個七家灣溪流域上共有幾座攔砂壩,這些攔砂壩擠在這短短七八公里的河段,將整個七家灣溪流域切割成一個個小河段,雖然台灣的櫻花鉤吻鮭已經不下海洄游了,但是季節性的遷移,尋找合適的棲息地仍舊是必需的。

繁殖時期,櫻花鉤吻鮭除了尋覓合適的棲地環境之外,更必須尋求合適的水溫環境。攔砂壩會造成上游河段遭豪雨沖移到下游的鮭魚族群無法上溯回原本的棲息地。這樣的現象將造成上游族群逐漸萎縮,使得大多數族群集中在比較下游的河段,若下游族群自然更新不良,則對整個鮭魚族群將造成大危機。

參考出處[编辑]

  •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遠距教師輔導系統研究群,1998,櫻花鉤吻鮭,見PCK Web [online]。彰化:國立彰化師範大學。2月7日 [引用於2004年11月11日]。全球資訊網網址:[2]
  • 清華大學櫻花鉤吻鮭網頁製作小組,nd, a,台灣櫻花鉤吻鮭一波三折的命名過程 [online]。新竹: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引用於2004年11月11日]。全球資訊網網址:[3]
  • 清華大學櫻花鉤吻鮭網頁製作小組,nd, b,鮭魚家族:台灣櫻花鉤吻鮭的大家族與小家庭 [online]。新竹: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引用於2004年11月11日]。全球資訊網網址:[4]
  • 清華大學櫻花鉤吻鮭網頁製作小組,nd, c,台灣鮭魚的被發現 [online]。新竹: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引用於 2004年11月11日]。全球資訊網網址:[5]
  • 清華大學櫻花鉤吻鮭網頁製作小組,nd, d,冰河孑遺生物:台灣的櫻花鉤吻鮭是如何遷徙過來台灣島的呢? [online]。新竹:國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引用於2004年11月11日]。全球資訊網網址:[6]
  • Kottelat, M.. 1996. Oncorhynchus formosanus. 2006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IUCN 2006. Downloaded on 2007年3月18日

相關條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