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在1966年8月5日所写的一张大字报

背景[编辑]

1966年5月25日,北京大学哲学系党总支书记聂元梓以他与哲学系另六位教师(宋一秀夏剑豸杨克明赵正义高云鹏李醒尘)的名义在北大食堂张贴《宋硕、陆平、彭佩云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的大字报,被毛泽东称为“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从此大字报风潮兴起。6月1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国广播大字报全文,引发全国性造反运动。6月2日康生到北大支援聂元梓,赞扬其发表的大字报是“巴黎公社式的宣言”。

主持中央一线工作的刘少奇在当年6月初召开中央会议,向大中学校派出工作组领导文化大革命,试图减缓基层被挑动起来的革命情绪,将政权收回中央。据首都24所高等院校统计,工作组把10211名学生打成“右派”,把2591名教师打成“反革命”。工作组的镇压在各基层单位引发了不满情绪,不久这些工作组被毛泽东撤销。

事件[编辑]

1966年8月1日至8月12日,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举行第十一次全體會議。会议期间,8月5日,毛泽东用铅笔在一张报纸的边角上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8月7日,毛泽东在誊清稿上修订后加标题,並附聶元梓等七人的大字報,由当日会议印发。1967年8月5日,《人民日报》正式全文发布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毛氏的这份大字报不点名地批评了刘少奇等“某些领导同志”,提出中共中央存在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

报纸所刊发全文: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呵!请同志们重读这一张大字报和这个评论。可是在50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想到1962年的右倾和1964年形“左”实右的错误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1]

影响[编辑]

大字报实际宣告,毛澤東的目的就是要“炮打”刘少奇邓小平这个“资产阶级司令部”,這張大字報的貼出,標誌著毛澤東和劉少奇之間矛盾和衝突的尖銳化和公開化。邓小平曾指出:“在十一中全会中,毛主席的一张大字报,就是炮轰的刘少奇同志和我两人的司令部。”而此后刘少奇、邓小平虽然仍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但实际上离开了领导岗位,处于被揭发和批判的地位。八届十一中全会上,刘少奇在党内的地位由第二降至第八,林彪则由第六升至第二。

1967年1月1日,北京高等院校学生在天安门广场举行集会,“声讨”刘少奇、邓小平的“罪行”。1967年1月上旬,北京新华书店和运输联合公司联合行动,率先在天安门广场当众焚烧刘少奇、邓小平画像,并向全国发出揪斗刘邓的通电。1968年10月13日至31日,中共在北京召开了八届十二中扩大会议,决定将“第一号走资派”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邓小平则由于周恩来出面干预,保留了党籍。劉少奇被嚴密監禁。1969年11月12日凌晨6时40分,刘少奇含冤去世。

1987年4月30日邓小平会见西班牙工人社会党副总书记、政府副首相阿方索·格拉时说:「……结果1966年开始搞文化大革命,搞了十年,这是一场大灾难。当时很多老幹部受迫害,包括我在内。我是刘少奇之后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是『总统帅』,我是『副统帅』。这十年中,许多怪东西都出来了。」[2]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