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霍尔效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量子霍尔效应,是霍爾效應量子力學版本。一般被看作是整数量子霍尔效应分数量子霍尔效应的统称。

整数量子霍尔效应被马普所的德国物理学家冯·克利青发现。他因此获得198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1] 分数量子霍尔效应被崔琦霍斯特·施特默赫萨德(A. C. Gossard)发现[2],前两者因此与羅伯特·勞夫林分享199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整数量子霍尔效应最初在高磁场下的二维电子氣體中被观测到;分数量子霍尔效应通常在迁移率更高的二维电子气下才能被观测到。2004年,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物理學家安德烈·海姆和康斯坦丁·諾沃肖洛夫,成功地在實驗中從石墨中分離出石墨烯,在常溫下觀察到量子霍爾效應。

重要意义[编辑]

整数量子霍尔效应:量子化电导\frac{e^2}{h}被观测到,为弹道输运(ballistic transport)这一重要概念提供了实验支持。

分数量子霍尔效应:勞夫林与J·K·珍解释了它的起源[3][4]。两人的工作揭示了涡旋(vortex)和准粒子(quasi-particle)在凝聚态物理学中的重要性。

研究前景[编辑]

整数量子霍尔效应的机制已经基本清楚,而仍有一些科学家,如冯·克利青和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V·J·Goldman,还在做一些分数量子效应的研究。一些理论学家指出分数量子霍尔效应中的某些平台可以构成非阿贝尔态(Non-Abelian States),这可以成为搭建拓扑量子计算机的基础。[5]

石墨烯中的量子霍尔效应与一般的量子霍尔行为大不相同,为量子反常霍尔效应(unusual Quantum Hall Effect)。

此外,Hirsh[6]张首晟[7]等提出自旋量子霍尔效应的概念,与之相关的实验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关注。

2010年,中科院物理所方忠戴希理论团队与拓扑绝缘体理论的开创者之一、斯坦福大学张首晟等合作,提出了实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最佳体系。 2013年,中国科学院薛其坤院士领衔的合作团队又发现,在一定的外加栅极电压范围内,此材料在零磁场中的反常霍尔电阻达到了量子霍尔效应的特征值h/e2~ 25800欧姆。2013年3月15日,这个成果在线发表在《科学》杂志上。[8] [9]

这一发现可被用于发展新一代低能耗晶体管和电子学器件,进而推动信息技术的进步。[10] [11]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Klaus von Klitzing, et al, New Method for High-Accuracy Determination of the Fine-Structure Constant Based on Quantized Hall Resistance, Phys. Rev. Lett. 45, 494 (1980).
  2. ^ D. C. Tsui, H. L. Stormer, and A. C. Gossard,Physical Review Letters 48 1559 (1982)
  3. ^ R. B. Laughlin, Physical Review Letters 50 1395 (1983)
  4. ^ J·K·Jain, Physical Review B 40 8079 (1989)
  5. ^ Chetan Nayak, Steven H. Simon, Ady Stern, Michael Freedman and Sankar Das Sarma, Rev. Mod. Phys., Vol. 80, No. 3, July–September 2008
  6. ^ Phys. Rev. Lett. 83, 1834 - 1837. (1999)
  7. ^ Shuichi Murakami, et al, Science 301, 1348. (2003)
  8. ^ "Experimental Observation of the Quantum Anomalous Hall Effect in a Magnetic Topological Insulator". doi: 10.1126/science.1234414
  9. ^ 薛其坤等《科学》发文 首次在实验上发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清华新闻网报,2013-03-15
  10. ^ 中国科学家首次在实验中发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亚太日报,2013年4月11日
  11. ^ “中国首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 打开诺贝尔奖的富矿”凤凰网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