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国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传国玉玺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傳國璽傳國玉璽,為中國皇帝的信物,历代正统皇權的象徵。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相傳由和氏壁所雕成(一說是藍田玉),根據記載和現存拓片,玉璽字跡有「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受命於天,既壽且康」以及「受(昊)天之命,皇帝寿昌」三種說法。

歷史[编辑]

秦漢[编辑]

秦以前,民众喜欢用金属玉石雕刻为私人印信,按照个人喜好通常都有龙或者是虎作为装饰。秦以后,政府禁止皇帝以外的人以金玉作为私人印信,皇帝所用的印信被称之为“玺”。前221年,秦始皇滅六國統一中國後獲得和氏璧(一說是藍田玉),秦始皇將其琢為傳國,替代遺失的“九鼎”作為天子的象征,又命丞相李斯在和氏璧(一說是藍田玉)上寫「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八個蟲鳥篆字,由玉工孫壽刻於其上,又称之为「天子玺」。秦二世死後,秦王子嬰將傳國璽獻於漢高祖劉邦。王莽後,向孝元皇太后逼索玉璽,皇太后大怒,擲玉璽於地,摔崩一角,王莽命人以黃金鑲補,儘管手藝精巧,但玉璽終究留下缺角之痕。王莽敗亡後,玉璽落入更始帝劉玄手中,後來劉玄被赤眉軍打敗,玉璽落入劉盆子之手,後赤眉兵敗,獻璽於漢光武帝劉秀處。[1]

三國[编辑]

東漢末年各路諸侯討伐董卓時,爆發董卓討伐戰孫堅軍率先攻入洛陽城,《後漢書》、《山陽公載記》、《吳書》、《資治通鑑》皆記載孫堅軍進入洛陽後拾獲傳國璽,但後來被袁術奪取,作為稱帝的憑據,袁術死後被荊州刺史徐璆攜璽至許都,當時曹操漢獻帝而令諸侯,至此玉璽得重歸漢室。

江表傳》和裴松之认为孙坚发现传国玺之事为假,《江表传》案《漢獻帝起居注》的文字“天子从河上还,得六玉玺於阁上”,又太康之初孙皓投降时送金玺六枚,没有玉,表明孙坚发现传国玺这件事是假的[2];裴松之认为孙坚在反董义军中最有忠烈之称,若得传国玺而潜匿不言,则为阴怀异志,怎么能称得上忠臣,就算如虞喜所说天子六玺和传国玺不同,孙皓投降时确只有六玺没有传国玺[3]

虞喜《志林》、赵一清则支持孙坚发现传国玺,虞喜《志林》認為天子六玺和传国玺并不是一个概念,传国玺不在六玺之列,皇帝平时使用六玺办公,并不使用传国玺[4];赵一清批驳裴松之忽视了范晔《后汉书》中徐璆盗袁术传国玺献给曹操一事,还以吴亡不见传国玺为由反驳是得其一而忘其二[5]

不論如何最終傳國璽仍從漢室手中傳給曹魏,三國一統於西晉,玉璽歸晉。

兩晉與南北朝[编辑]

西晉以後傳國璽的下落有多種說法:

  1. 西晉永嘉之亂後,晉懷帝被俘虜,玉璽歸前趙後趙石勒滅前趙得此璽;其字跡為「受天之命,皇帝壽昌」,後於玉璽右側加刻「天命石氏」,並於五胡處流傳,最後傳到冉魏[6]。冉魏因戰禍求乞東晉軍救援,玉璽又歸於東晉。東晉時從五胡處奪回後便流傳於南朝[7]
  2. 前秦苻坚姚苌所杀时,玉玺被苻坚所埋藏。
  3. 北魏太武帝時於泥像中找到二方玉璽,字跡皆為「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其中一方旁邊還加註「魏所受漢傳國璽」[8]
  4. 北齊侯景敗亡後輾轉得到他在南朝梁所奪取的「受命于天,旣壽永昌」玉璽[9]

隋唐五代[编辑]

隋朝統一後,傳國璽為隋朝所承襲[10]。後來隋煬帝楊廣被殺於江都,蕭皇后帶玉璽逃入漠北突厥處。唐貞觀四年(公元630),李靖率軍討伐突厥,同年,蕭皇后與隋煬帝孫楊政道背返歸中原,傳國璽歸到唐朝,至五代十國之後失去蹤影。

失踪[编辑]

有關玉璽的失踪之說,現時有多種說法:

  1. 五代十國後唐末帝李從珂自焚之時失蹤。
  2. 五代十國後晉出帝遼太宗在公元946年俘虏時丟失。
  3. 遼朝保大二年(1122年),遼天祚帝遺失傳國璽於桑乾河[11]
  4. 元順帝逃回漠北時失蹤,元朝皇室曾有玉璽之記錄,清朝史料亦有記載[12][13],但元編《遼史》並不支持此說法[14]。且清乾隆也否認自蒙古得到的是真正的傳國璽。
  5. 北宋哲宗曾宣稱有人發現了傳國璽,送至朝廷,直到靖康元年(1126年),金兵破汴京,除了徽欽二帝被掠走,“傳國玉璽”也被金兵掠走,從此銷聲匿跡。

軍攻入元大都,「俘獲諸王子6人,玉璽兩枚,元成宗玉璽一枚,元朝共11個皇帝,其它皇帝玉璽均沒有繳獲。」 據《二十五史綱鑒》載:公元1370年5月,明軍橫掃漠北直搗應昌之時,繳獲元順帝出逃所帶到漠北的一批珠寶。其中既沒有元朝的諸帝之玉璽,又沒有傳國璽。

由於傳國璽的下落不明,兩朝均沒有傳國璽。是故明朝開國時,明太祖朱元璋有三件憾事,其中首件就是「少傳國之璽」[15]

再现[编辑]

北宋紹聖三年時,農夫段義宣稱無意間發現了疑似傳國璽的玉印,經十三位大學士依據前朝記載多方考證,認定是始皇帝所制傳國璽,但是朝野不少有識之士懷疑它的真偽。靖康之亂時,金兵進入汴京,這塊“傳國璽”也消失無蹤。

弘治十三年,陕西巡抚熊翀进献白玉玺一方,书小篆「受命于天,既壽永昌」。礼部尚书傅瀚奏曰其不合《辍耕录》所载傳國璽受命寶,且人君治天下以德不以玺,高皇亦足以为一代受命之符而垂法万世,请不用此印。明孝宗从其言,藏而不用。

後金天聪九年(明崇祯八年),多尔衮出兵蒙古林丹汗部,苏泰太后持元傳國璽出迎并投降,次年皇太极据此稱帝,但该玉玺於乾隆時期鑑定為贗品。事實上这方常见于皇太極聖旨的宝玺,印文是小篆文「制誥之寶」,应当是林丹汗仿明朝的「制誥之寶」偽造的,而並非《辍耕录》所载之鳥蟲篆文「受命于天,既壽永昌」傳國璽受命寶,也非元朝常用的疊篆印玺,一切都是標榜身份正統性的政治操作,此印於乾隆朝废而不用,但后又宝于盛京凤凰楼,为盛京十宝之一。

乾隆三年,督河高斌进献碧玉玺一方,书鸟虫篆「受命于天,既壽永昌」,雕刻古泽可爱,颇有秦汉古意,与《辍耕录》所载傳國璽受命寶也颇为吻合。然清高宗认为此亦非秦傳國璽,只是好事者仿古所作,且「即使尚存之物,何得与本朝传宝同贮,于义未当」,而当作玩物始终未用作国宝。[16]

相关文学作品[编辑]

  • 《斧声烛影》,吴蔚著,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
  • 《和氏璧》,吴蔚著,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

参考文献[编辑]

  1. ^ 文獻通考》卷一百十五·王禮考十引注衛宏曰:「秦前民皆佩綬、金、玉、銀、銅、犀、象為方寸璽,各服所好。秦以來天子獨稱璽,又以玉,群下莫得用。其玉出藍田山,題李斯書,其文曰『受命於天,既壽永昌。』高祖入咸陽,秦王子嬰以璽降,其璽乃始皇藍田玉璽、螭獸鈕,在六璽之外。帝既誅項籍,即天子位,因服其璽,世世傳受,號曰『漢傳國璽』。平帝崩,孺子未立,璽藏長樂宮。及王莽即位,請璽,太后不肯授莽。莽使安陽侯舜諭指,太后怒罵之,且曰:『若自以金匱符命為新皇帝,變更正朔服制,亦當自更作璽,傳之萬世,何用此亡國不祥璽為?我漢家老寡婦,旦暮且死,欲與此璽俱葬。終不可得。』太后因涕泣,左右皆垂涕,舜亦悲不能止良久,乃謂太后,『臣等巳無可言,莽必欲得傳國璽,太后寧能終不與邪?』太后聞舜語切,恐莽欲脅之,乃出漢傳國璽,投之地以授舜,曰:『我老且死,而兄弟今族滅也。』舜既得璽,奏之。莽大說。」、《後漢書》卷四十八:「秦以前以金、玉、銀為方寸璽。秦以來天子獨稱璽,又以玉,腢下莫得用。其玉出藍田山,題是李斯書,其文曰『受命於天,既壽永昌』,號曰傳國璽。漢高祖定三秦,子嬰獻之,高祖即位乃佩之。王莽篡位,就元後求璽,後乃出以投地,上螭一角缺。」及莽敗時,仍帶璽紱,杜吳殺莽,不知取璽,公賓就斬莽首,並取璽。更始將李松送上更始。赤眉至高陵,更始奉璽上赤眉。建武三年,盆子奉以上光武。孫堅從桂陽入雒討董卓,軍於城南,見井中有五色光,軍人莫敢汲,堅乃浚得璽。袁術有僭盜意,乃拘堅妻求之。術得璽,舉以向肘。魏武謂之曰:『我在,不聽汝乃至此』。時璆得而獻之。」;《應氏漢官》、《皇甫世紀》則稱「漢傳國璽」字跡為「受命于天,既壽且康」
  2. ^ 《三国志》卷四十六裴松之注:江表传曰案汉献帝起居注云“天子从河上还,得六玉玺於阁上”,又太康之初孙皓送金玺六枚,无有玉,明其伪也。
  3. ^ 《三国志》卷四十六裴松之注:臣松之以为孙坚於兴义之中最有忠烈之称,若得汉神器而潜匿不言,此为阴怀异志,岂所谓忠臣者乎?吴史欲以为国华,而不知损坚之令德。如其果然,以传子孙,纵非六玺之数,要非常人所畜,孙皓之降,亦不得但送六玺,而宝藏传国也。受命于天,奚取於归命之堂,若如喜言,则此玺今尚在孙门。匹夫怀璧,犹曰有罪,而况斯物哉!
  4. ^ 《三国志》卷四十六裴松之注:虞喜志林曰天子六玺者,文曰“皇帝之玺”、“皇帝行玺”、“皇帝信玺”、“天子之玺”、“天子行玺”、“天子信玺”。此六玺所封事异,故文字不同。献帝起注云“从河上还,得六玉玺於阁上”,此之谓也。传国玺者,乃汉高祖所佩秦皇帝玺,世世传受,号曰传国玺。案传国玺不在六玺之数,安得总其说乎?应氏汉官、皇甫世纪,其论六玺,文义皆符。汉宫传国玺,文曰“受命于天,既寿且康”。“且康”“永昌”,二字为错,未知两家何者为得。金玉之精,率有光气,加以神器秘宝,辉耀益彰,盖一代之奇观,将来之异闻,而以不解之故,强谓之伪,不亦诬乎!陈寿为破虏传亦除此说,俱惑起居注,不知六玺殊名,与传国为七者也。吴时无能刻玉,故天子以金为玺。玺虽以金,於文不异。吴降而送玺者送天子六玺,曩所得玉玺,乃古人遗印,不可施用。天子之玺,今以无有为难,不通其义者耳。
  5. ^ 卢弼《三国志集解》卷四十六:赵一清曰孙坚于井中得传国玺。坚死,袁术逼其夫人而夺之。术死军破,徐璆得而献之。《后汉书徐璆传》云得其盗国玺,及还许上之是也。章怀注引坚事以证之。而裴世期犹以吴亡不见此玺相诘难可谓得其一而忘其二也。
  6. ^ 《晉陽秋》曰:「冉閔大將軍蔣幹以傳國璽付河南太守戴施,施獻之,百僚皆賀。璽光照洞徹,上蟠螭文隱起,書曰『(旻)〔昊〕天之命,皇帝壽昌』。秦舊璽也。」、《後漢書》卷三十引注徐廣曰:「傳國璽文曰『受天之命,皇帝壽昌』。」
  7. ^ 宋書》卷十八:「高祖入關,得秦始皇藍田玉璽,螭虎紐,文曰『受天之命,皇帝壽昌』。高祖佩之,後代名曰傳國璽,與斬白蛇劍俱為乘輿所寶。傳國璽,魏、晉至今不廢;斬白蛇劍,晉惠帝武庫火燒之,今亡。晉懷帝沒胡,傳國璽沒于劉聰,後又屬石勒。及石勒弟石虎死,胡亂,晉穆帝代,乃還天府。」
  8. ^ 魏書》卷四下、《北史》魏本紀第二:「夏四月甲申,車駕至自長安。戊子,毀鄴城五層佛圖,於泥像中得玉璽二,其文皆曰:『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其一刻其旁曰『魏所受漢傳國璽』。」
  9. ^ 北齊書》卷三十八:「獲傳國璽送鄴,文宣以璽告於太廟。此璽卽秦所制,方四寸,上紐交盤龍,其文曰:『受命于天,旣壽永昌。』二漢相傳,又傳魏、晉。懷帝敗,沒於劉聰。聰敗,沒於石氏。石氏敗,晉穆帝永和中,濮陽太守戴僧施得之,遣督護何融送于建鄴。歷宋、齊、梁,梁敗,侯景得之。景敗,侍中趙思賢以璽投景南兗州刺史郭元建,送于術,故術以進焉。」
  10. ^ 隋書》卷十一:「天子六璽:文曰『皇帝行璽』,封常行詔敕則用之。『皇帝之璽』,賜諸王書則用之。『皇帝信璽』,下銅獸符,發諸州征鎮兵,下竹使符,拜代徵召諸州刺史,則用之。並白玉為之,方一寸二分,螭獸鈕。『天子行璽』,封拜外國則用之。『天子之璽』,賜諸外國書則用之。『天子信璽』,發兵外國,若徵召外國,及有事鬼神,則用之。並黃金為之,方一寸二分,螭獸鈕。又有傳國璽,白玉為之,方四寸,螭獸鈕,上交五蟠螭,隱起鳥篆書。文曰『受天之命,皇帝壽昌』,凡八字。」
  11. ^ 《遼史》卷五十七‧志第二十六  儀衛志三符印
  12. ^ 旋自察哈爾得元傳國璽,承先請命工部制璽函,卜吉日,躬率戝臣郊迎入宮,仍以得璽敕示滿﹑漢、蒙古《清史稿列傳十九》;九年,平察哈爾林丹汗,得元傳國璽《朝鮮列傳》
  13. ^ 庚辰,出師和碩墨爾根戴青貝勒多爾袞……等征察哈爾國,獲歷代傳國玉璽。先是,相傳此璽藏於元朝大內,至順帝為明洪武帝所敗,遂棄都城,攜璽逃至沙漠,後崩於應昌府,璽遂遺失。越二百余年,有牧羊於山岡下者,見一山羊三日不嚙草,但以蹄跑地,牧者發之,此璽乃見。既而歸於元後裔博碩克圖汗,後博碩克圖為察哈爾林丹汗所侵,國破,璽複歸於林丹汗。林丹汗亦元裔也。貝勒多爾袞等聞璽在蘇泰太後福金所,索之,既得,視其文,乃漢篆“制誥之寶”四字。璠玙為質,交龍為紐,光氣煥爛,洵至寶也……《清實錄•太宗文皇帝實錄》卷二四
  14. ^ 《遼史》卷五十七‧志第二十六  儀衛志三符印
  15. ^ 見明 陳建《皇明通紀》:「高帝謂天下一家,尚有三事未了。一,少傳國璽;一,王保保未擒;一,元太子無音問。」
  16. ^ 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传国玺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