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骑士团治下的马耳他历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医院骑士团治下的
马耳他

Ordine di San Giovanni di Gerusalemme (意大利文)
Ordni ta' San Ġwann ta' Ġerusalemm (马耳他文)
1530年-1798年
在地中海中部的马耳他、戈佐岛和的黎波里
地中海中部的马耳他、戈佐岛的黎波里
马耳他的位置
地位 西西里王国的附庸国但事实上是独立的
(于1753年宣示主权)
首都 比尔古(1530年–1571年)
瓦莱塔(1571年–1798年)
常用语言 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德语(官方)
马耳他语(非官方)
政府 选举君主制
大团长英语List of Grand Masters of the Knights Hospitaller  
• 1530年–1534年
菲利普·维利耶·德·利尔-亚当英语Philippe Villiers de L'Isle-Adam(首任)
• 1797年–1798年
斐迪南·冯·赫姆佩施·波尔海姆英语Ferdinand von Hompesch zu Bolheim(末任)
历史时期 近代早期
1530年3月24日
• 正式成立
1530年10月26日
1551年8月15日
1561年5月21日
• 出售加勒比海地区
1665年
• 宣示主权
1753年
1798年6月11日
货币

马耳他斯库多英语Maltese scudo[1]


ISO 3166码 MT
先前国
继承国
西西里王国
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
美洲岛屿公司
法属马耳他
奧斯曼的黎波里塔尼亞
法国西印度公司
今属于  馬爾他
 利比亞
 法國
 圣巴泰勒米法國 法属圣马丁
 圣基茨和尼维斯
 美國
 美屬維爾京群島

医院骑士团治下的马耳他義大利語Ordine di San Giovanni di Gerusalemme馬爾他語Ordni ta' San Ġwann ta' Ġerusalemm,1530年 - 1798年6月11日)是西西里王国的一个附庸国。失去罗德岛英语Siege of Rhodes (1522)之后不久,查理五世于1530年赐予骑士团馬耳他島戈佐岛和现代利比亚的黎波里奥斯曼帝国在1551年成功从骑士团手中取得了的黎波里英语Siege of Tripoli (1551),但1565年的马耳他之围却被骑士团击败。

1565年马耳他之围后,骑士团决定永久定居于马耳他,并且开始建设新首都——瓦莱塔。接下来的两个世纪里,马耳他进入了黄金时代英语Golden age (metaphor),艺术、建筑蓬勃发展,马耳他社会也获得了整体上的改善[2]。17世纪中期,骑士团是加勒比海上一些岛屿法理上的持有者,而马耳他也是众多殖民美洲的国家中最小的一个。

骑士团在18世纪70年代后开始衰退,其势力在1792年的法国大革命更是遭到重挫。1798年,拿破仑一世率领法国军队攻占马耳他并驱逐了骑士团,成立法属马耳他英语French occupation of Malta,但遭到马耳他人反抗英语Siege of Malta (1798–1800)。1800年,马耳他岛成为英国保护国英语马耳他 (保护国)。根据《亞眠和約》,马耳他本应于1802年归还给骑士团,但英国政府却继续统治马耳他岛,并在1814年《巴黎条约》签订后正式将其纳为英国殖民地。

16世纪[编辑]

初期[编辑]

1522年罗德岛大围攻英语Siege of Rhodes (1522)后,医院骑士团就被奥斯曼帝国的军队驱逐出罗得岛。在欧洲流浪了7年后,西西里王国国王查理五世于1530年将马耳他、戈佐岛和北非的黎波里以永恒封地的形式赐予众骑士[3]。作为交换,骑士团每年将进贡一只马耳他猎鹰英语Tribute of the Maltese Falcon,这些猎鹰将在诸灵节进贡给西西里国王的代表——西西里总督英语List of viceroys of Sicily[4]

骑士团在比尔古安顿下来,并将之定为首都。他们重建了原称Castrum Maris的古堡,并将之命名为圣安吉洛堡英语Fort Saint Angelo,大幅提升了马耳他岛的防御。除此之外,他们也建造了许多新的建筑物。不久后,骑士团开始铸英语Maltese scudo[1]

医院骑士团采取行动对付穆斯林,尤其是巴巴里海盗。虽然骑士团的舰队只有数艘船只,但这迅速加剧了奥斯曼帝国对于骑士团重新在岛上定居的不满。1551年7月,奥斯曼军队试图攻占圣安吉洛堡英语Fort Saint Angelo姆迪纳,但由于守军人数太多而在数天后改为入侵戈佐岛英语Invasion of Gozo (1551)。他们航行至的黎波里并于8月占领了英语Siege of Tripoli (1551)该座城市。在遭受数次袭击后,骑士团尝试着恢复戈佐岛的人口并强化大港英语Grand Harbour的防御。骑士团建造了含聖埃爾莫要塞圣迈克尔堡英语Fort Saint Michael在内的数个堡垒,并在圣迈克尔堡附近建立了名为森格萊阿的城镇。

1551年到1556年之间,马耳他遭龙卷风英语Valletta, Malta tornado袭击,骑士团至少有4个桨帆船被破坏,并且有约600人死亡。这是马耳他历史上最严重的自然灾害,也是有史以来造成最多人死亡的龙卷风之一[5]

1553年,查理五世献议赐予医院骑士团现代突尼西亞马赫迪耶,将之作为骑士团的第三块领地,但骑士团以维护成本太高为由拒绝了这项献议。于是,查理五世命令西西里总督胡安·德·维加英语Juan de Vega摧毁马赫迪耶以防止穆斯林将之占据[6]。胡安烧毁了马赫迪耶,并禁止将小麦出口到马耳他以作为骑士团拒绝国王献议的报复。作为对策,森格尔大团长英语Claude de la Sengle把工程师Vincenzo Vogo带到马耳他并让他改良所有磨坊,成功避免了饥荒的发生[7]

围城及后续[编辑]

1565年,奥斯曼帝国苏丹苏莱曼一世派遣4万大军进攻马耳他,以将之作为再一次侵略欧洲的基地,而当时马耳他的守军只有700名骑士和8000个士兵[3]

战斗初期,战况和当年罗得岛大围攻一样惨烈。许多城市被毁,骑士团也有一半的成员遭到杀害。8月18日,骑士团的处境越来越绝望,不断减少的成员让他们无法再继续维持那么长的防线。即便如此,大团长英语医院骑士团大团长列表让·德·瓦莱特还是拒绝了当地委员会放弃比尔古森格萊阿并撤退到圣安吉洛堡英语Fort St. Angelo的提议。

西西里总督也未派遣援军。这相信是因为腓力二世下的命令不够明确而让总督犹豫是否要牺牲自己的领地来帮助骑士团[來源請求]。要是战败的话,那不勒斯西西里岛将完全暴露在奥斯曼帝国眼皮底下;而留在让·德·瓦莱特那里的独子也让他无法对这场战争坐视不管。无论如何,总督始终没有派遣援军。

2005年在聖埃爾莫要塞重现的骑士团军事训练。

6月16日,奥斯曼帝国发动大型攻击。守方用尽全力抵挡了土耳其军队的进攻,甚至连伤员也被派上战场。即使土耳其军队成功攻下了圣埃尔莫堡,守方的防御依然坚固。马耳他守军日以继夜地修补了防御缺口,攻下马耳他更是变得难上加难。进入夏季后,许多驻扎在拥挤地区的奥斯曼士兵纷纷染病。粮弹开始紧缺,久攻不下的马耳他也让土耳其士兵的士气不断下降。6月23日,奥斯曼舰队的海军上将德拉古特战死对奥斯曼军队而言更是个沉重的打击。土耳其的另外两个指挥官皮里帕夏英语Piyale Pasha穆斯塔法·帕夏英语Lala Kara Mustafa Pasha更是犯下多次失误:只使用了一次庞大的土耳其舰队、不与非洲海岸联系、没有拦截西西里的增援部队。

9月1日,土耳其军队发动最后一次进攻。士气低落、进攻乏力的土耳其军队使得被围困的守军受到极大的鼓舞。与此同时,土耳其军队收到了来自西西里的援军抵达梅利哈湾的消息。在没注意到援军人数其实很少的情况下,土耳其军队于9月8日开始撤退。马耳他之围可能是最后一次由骑士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战役[8]

奥斯曼帝国撤军后,医院骑士团只剩600名可用兵力。有明显的证据表明,奥斯曼帝国的军力曾高达4万人,只有1万5千人最终回到了君士坦丁堡瓦莱塔大团长宫的圣殿(Throne Room)圣米迦勒及圣乔治大厅挂着由Matteo Perez d'Aleccio英语Matteo Perez d'Aleccio所绘的围城壁画,其中4幅于1576年至1581年完成油画现存于格林尼治王后宫

围城结束后,一座新城市瓦莱塔建成了。这座城市的名字是为了纪念那位抵御了大围攻的大团长。1571年,它成为了骑士团的总部,并且作为马耳他的首都至今[9]

1574年,罗马宗教裁判所在马耳他成立,取代马耳他原本由天主教巴勒莫总教区管理的宗教裁判所[10]

1581年,骑士团的修道院和大团长Jean de la Cassière英语Jean de la Cassière之间发生了一场危机,并随即升级为叛乱,Jean de la Cassière被押入圣安吉洛堡的大牢而马苏林·罗姆加斯英语Mathurin Romegas被选为新任大团长。额我略十三世派遣使者加斯帕雷·維斯孔蒂英语Gaspare Visconti来调停这场纠纷,而Jean de la Cassière和罗姆加斯则被传唤到罗马以解释这起事件的来龙去脉。抵达罗马还不到一个星期,罗姆加斯便去世了,Jean de la Cassière也恢复了其大团长的身份。不过,他在不久后也去世了,从而为这起纠纷画下句点。1582年1月,Hugues Loubenx de Verdalle英语Hugues Loubenx de Verdalle获选为新一任大团长[11][12]

17世纪[编辑]

主要项目[编辑]

1615年,输送丁利拉巴特的水源至首都瓦莱塔的魏格纳克特高架渠英语Wignacourt Aqueduct完工。这个高架渠持续运作至20世纪初,其大部分至今依然保存完好[13]

17世纪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也让马耳他提升了自身的防御力量。戈佐岛上的奇塔代拉大部分都是在1599年至1622年期间重新修建的。分别于约1630年和约1640年开始兴建的弗罗瑞安娜防线英语Floriana Lines圣玛格丽特防线英语Santa Margherita Lines也强化了大港英语Grand Harbour的防御力量。不久后,环绕圣玛格丽特防线的瓦尔佩加防线英语Cottonera Lines开始动工。由于资金不足,圣玛格丽特防线和瓦尔佩加防线曾经停工了好一段时间才完工。17世纪末,用作保护大港入口里卡索利堡英语Fort Ricasoli开始动工。与此同时,圣埃尔莫堡和圣安吉洛堡也获得了改良。

魏格纳克特塔英语Wignacourt Tower,是马耳他现存最古老的瞭望塔。

尽管港口地区的防御力量获得了显著提升,不过其余的海岸线多数都未设防。1605年,戈佐岛上的Garzes塔英语Garzes Tower开始动工。接下来的数年内, 阿罗夫·德·魏格纳克特英语Alof de Wignacourt建设了魏格纳克特塔英语Wignacourt Tower来进一步提升海岸线的防御。大团长乔凡尼·保罗·拉斯卡里斯英语Giovanni Paolo Lascaris在位之时,数座小塔英语Lascaris towers开始动工。之后继位的马汀·德·雷丁英语Martin de Redin同样也兴建了一系列类似的小塔英语De Redin towers。最后一个海岸楼塔是1667年尼克拉斯·科东纳英语Nicolas Cotoner在位期间兴建的Isopu塔英语Isopu Tower[14]

1693年西西里地震英语1693 Sicily earthquake摧毁了马耳他不少建筑物,马耳他前首都姆迪纳受灾情况尤为严重。诺曼时期兴建的圣保禄主教座堂严重受损,不久后便被拆除。1697年,建设在圣保禄主教座堂原址的巴洛克式大教堂开始动工[15]

17世纪至18世纪初,骑士团的海军实力达到巅峰。骑士团参与了数次对抗奥斯曼帝国的海战,如1644年9月28日行动英语action of 28 September 16441656年达达尼尔之战英语Battle of the Dardanelles (1656)私掠成为了马耳他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一直到18世纪初为止[16]

殖民[编辑]

圣巴泰勒米徽章里头的马耳他十字

骑士团在美洲也曾拥有殖民地英语Hospitaller colonization of the Americas。1651年5月21日,骑士团从刚解散不久的法国美洲岛屿公司英语Compagnie des Îles de l'Amérique手中购得加勒比海上的四个岛屿:圣巴泰勒米圣基茨岛圣克罗伊岛圣马丁岛。这些岛屿由费利佩·德·普昂西英语Phillippe de Longvilliers de Poincy管理,一直到他去世为止。1665年,这4座岛屿被卖给法国西印度公司,象征着地中海以外的骑士团势力正式终结[17]

18世纪[编辑]

世纪初至平托统治时期[编辑]

1719年奥斯曼舰队和骑士团海军之间发生的海战。

1714开始,马耳他和戈佐岛的海岸周围建设了约52个炮台与堡垒以及数个壕沟[18]。18世纪的大型防御工事还包括于1749年动工、位于戈佐岛上的钱伯瑞堡英语Fort Chambray以及于1792年动工、位于马萨姆克塞特的蒂涅堡英语Fort Tigné

在整个18世纪,巴洛克式建筑风靡马耳他。这与两位来自葡萄牙的大团长安东尼奥·曼努埃尔·维列纳英语António Manoel de Vilhena曼努埃尔·平托·丰塞卡英语Manuel Pinto da Fonseca有很大的关系。维列纳统治时期,姆迪纳的建筑被重新改造为巴洛克风格[19]。除此之外,蒙诺堡英语Fort Manoel蒙诺剧院英语Manoel Theatre也是维列纳在位期间修建的巴洛克式建筑。弗罗瑞安娜防线和瓦莱塔周围的弗罗瑞安娜镇英语Floriana也开始发展,并被大团长授予Borgo Vilhena的称号。1741年至1773年的平托统治时期,巴洛克式建筑继续蓬勃发展,这个时代典型的建筑物有卡斯蒂利亚骑士旅馆英语Auberge de Castille瓦莱塔海滨英语Valletta Waterfront[20]

1750年的大港英语Grand Harbour

1749年发生了奴隶起义英语Conspiracy of the Slaves,土耳其奴隶计划刺杀平托,但因计谋败露而失败。

1753年,平托宣示骑士团对马耳他的主权,并与卡洛斯三世统治的西西里王国发生争执。1754年11月26日,双方关系才恢复正常。西西里王国不再拥有对马耳他群岛的控制权,医院骑士团治下的马耳他正式成为一个主权国家[21]

衰退[编辑]

1798年6月9日,拿破仑抵达马耳他。

18世纪的最后三十年内,骑士团的势力不断衰退。这是由于许多因素造成的,其中一个因素便是平托随意挥霍的行为耗尽了骑士团的财力,更导致骑士团破产。除此之外,骑士团也渐渐地变得不受马耳他人欢迎。

1775年,Francisco Ximenes de Texada英语Francisco Ximenes de Texada在位期间发生了司铎起义英语Rising of the Priests。叛军占领了圣埃尔莫堡和圣詹姆斯,但这场起义很快就被镇压下来,叛军首领更是被处决、囚禁或是流放[22]

1792年,法国大革命导致骑士团在法国的财产被没收,进一步加剧骑士团本已严峻的财政状况。1798年6月,拿破仑登陆马耳他,骑士团在几乎未作任何抵抗的情况下就投降了[23]。随后,法属马耳他英语French occupation of Malta成立,一直到1800年被获得英国帮助的马耳他革命分子驱逐英语Siege of Malta (1798–1800)为止,而马耳他则成为了英国的保护国英语Malta Protectorate。虽然根据亞眠和約,英国必须将马耳他归还给骑士团,但英国并没有遵守这项约定。当新上任的大团长乔瓦尼·巴蒂斯塔·蒙蒂尼英语Giovanni Battista Tommasi要求英国民事专员英语List of Civil Commissioners of Malta亚历山大·波尔英语Alexander Ball归还大团长宫时,波尔在1803年3月2日的回信中表示英国有权继续在该岛驻军,而大团长宫则因为已有英国公务员使用而无法归还。

1813年,马耳他成为英国殖民地英语Crown Colony of Malta,一直到1964年独立为止。骑士团在欧洲变为一个松散的组织,并在19世纪除转向从事人道和宗教事务。1834年,当时已被称为馬爾他騎士團的医院骑士团在罗马馬爾他宮设立总部,并保留至今。

参考資料[编辑]

系列条目
利比亚历史
Leptis Magna Theatre, Libya
史前时期英语Prehistoric North Africa
古代时期英语Ancient Libya 至前146年
罗马时代英语Roman Libya 至640年
阿拉伯时期英语History of Islamic Tripolitania and Cyrenaica 640–1510年
西班牙统治 1510–1530年
医院骑士团 1530–1551年
奥斯曼统治英语Ottoman Tripolitania 1551–1911年
 *卡拉曼里王朝1711–1835年
意属利比亚 1911–1943年
盟军占领时期英语Allied administration of Libya 1943–1951年
利比亞王國 1951–1969年
卡扎菲时期 1969–2011年
2011年内战 2011年
全国过渡委员会 2011–2012年
利比亚国 2012年至今
Portal-puzzle.svg 利比亚主题
  1. ^ 1.0 1.1 Coinage of the Knights in Malta. Central Bank of Malt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06). 
  2. ^ The culture of Malta throughout the millenia. malta.com.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3. ^ 3.0 3.1 Malta History. Jimdiamondmd.com. [2008-10-12]. 
  4. ^ Malta History 1000 AD–present. Carnaval.com. [2008-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14). 
  5. ^ British & European Tornado Extremes. The Tornado and Storm Research Organisation. [2014-10-05]. 
  6. ^ Houtsma, M. Th. E. J. Brill's first encyclopaedia of Islam : 1913 – 1936 5. 莱顿: BRILL. 1993: 122. ISBN 9789004097919. 
  7. ^ Abela, Joe. Claude de la Sengle (1494 - 1557). Senglea Local Council. [2014-10-05]. 
  8. ^ Ottoman Siege of Malta, 1565. World History at KMLA. [2007-09-14]. 
  9. ^ Sciberras, Sandro. A. The Early Years of the Order of St John in Malta (PDF). St Benedict College. [2015-03-0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3-14). 
  10. ^ Sciberras, Sandro. D. The Roman Inquisition in Malta (PDF). St Benedict College. [2015-03-0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3-14). 
  11. ^ Dandria, David. An eventful year for the Order of St John in Malta. Times of Malta英语Times of Malta. 2011-06-19 [2014-11-03]. 
  12. ^ Dandria, David. 1581 affair ended by death, diplomacy. Times of Malta英语Times of Malta. 2011-06-26 [2014-11-03]. 
  13. ^ Ellul, Michael. Wignacourt aqueduct. Times of Malta英语Times of Malta. 2007-02-03 [2015-03-01]. 
  14. ^ Debono, Charles. Coastal Towers. Mellieha.com. [2015-03-01]. 
  15. ^ Mdina Cathedral. Sacred Destinations. [2015-03-01]. 
  16. ^ Sciberras, Sandro. B. The Order’s Naval Establishments (PDF). St Benedict College. [2015-03-0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4-30). 
  17. ^ Allen, David F. Web page by Malta Historical Society. The Social and Religious World of a Knight of Malta in the Caribbean, c. 1632-1660. Libraries and Culture. 1990, 25 (2): 147–157 [2015-03-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13). 
  18. ^ Spiteri, Stephen C. ARX - Hospitaller Coastal Batteries. militaryarchitecture.com. 2014-09-12 [2015-03-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5-02). 
  19. ^ Sciberras, Sandro. C. Some of the Order’s Projects in Malta (PDF). St Benedict College. [2015-03-0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3-13). 
  20. ^ Auberge de Castille. Office of the Prime Minister.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05). 
  21. ^ Zammit, Vincent. Il-Gran Mastri - Ġabra ta' Tagħrif dwar l-Istorja ta' Malta fi Żmienhom - It-Tieni Volum 1680-1798. 瓦莱塔, 马耳他: Valletta Publishing & Promotion Co. Ltd. 1992: 405–406. 
  22. ^ Maltese Rebellion 1775. World History at KMLA. [2015-03-01]. 
  23. ^ Sciberras, Sandro. E. The Decline of the Order of St John In the 18th Century (PDF). St Benedict College. [2015-03-0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