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孙侨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叔孙侨如
叔孫
僑如
谥号
时代 春秋
国家 魯國
身份 魯國
叔孫得臣
子女 穆孟姬[1]

叔孙侨如(?-?),叔孙,名侨如,谥,又被称为叔孙宣伯叔孙宣子,是叔孙得臣的儿子,叔孙豹哥哥。鲁成公时,叔孙侨如为[2][3][4][5][6][7][8][9][10]

命名[编辑]

前616年,鄋瞒进犯齐国鲁国鲁文公占卜派叔孙得臣追赶敌人,卦象很吉利,就派他出征。冬季的十月初三,叔孙得臣在咸地打败了狄人,俘获了长狄侨如、虺、豹三名狄人头目,叔孙得臣就以这三个人的名字为自己的三个儿子命名。[11][12][13]

预言[编辑]

前599年,周定王刘康公出使鲁国,向鲁国的卿大夫分派礼物。季文子孟献子很俭朴,而叔孙侨如和公孙归父却很奢侈。

回来后,周定王询问鲁国的卿大夫哪位贤德,刘康公答道:“季文子和孟献子可以在鲁国长期保持地位,叔孙侨如和公孙归父可能会败亡。他们两家即便家族不亡,本人必不能免祸。”周定王问那是什么原因,刘康公答道:“我听说,为君必须恪守宽厚、严整、公正、仁爱的君道,为臣必须遵守忠敬、谨慎、谦恭、俭朴的臣道。以忠敬来承受君命就不会违抗,以谨慎来守护家业就不会荒怠,以谦恭来执行公务就不会犯法,以俭朴来丰足财用就不会担忧。如果承受君命不违抗,守护家业不懈怠,不触犯刑法而又远离忧愁,君臣上下就能够没有嫌隙了,还有什么事胜任不了呢?在上者要施行的政务能办到,在下者能胜任交办的公务,因此国家才能长治久安。现在季文子和孟献子俭朴,他们将财用丰足,因而家族能得到荫护。叔孙侨如和公孙归父奢侈,奢侈就不会体恤贫困,贫困者得不到体恤,忧患必然会降临,这样必然会危及自身。况且作为人臣而奢侈,国家不堪负担,这是在走向败亡。”

周定王又问他们能维持多久?刘康公答道:“公孙归父的地位不如叔孙得臣但比叔孙侨如还要奢侈,所以不可能连续两朝享有俸禄;叔孙侨如的地位不如季文子和孟献子,但也比他们奢侈,所以不可能连续三朝享有俸禄。他们死得早倒还罢了,如果他们有长久的年寿来多干坏事,一定会败亡。” [14]

鞌之战[编辑]

前589年,季文子臧宣叔、叔孙侨如和子叔声伯率领鲁军与晋军、卫军、曹军会合,参与鞌之战,齐军被联军打的大败。[2]

取汶阳[编辑]

前588年秋季,因为棘地人不服从命令,叔孙侨如包围了棘地,夺取了汶阳的土田。[15]

餫荀首[编辑]

前586年夏季,晋国亚卿中军佐荀首前往齐国迎接齐女,叔孙侨如在穀地送给荀首食物。[16]

侵宋[编辑]

前585年,因为上一年宋国不参与诸侯的盟会,晋国命令鲁国发兵进攻宋国。秋季,孟献子和叔孙侨如率兵入侵宋国。[17]

伐郯[编辑]

前583年,晋国的士燮前往鲁国聘问,声称因为郯国奉事吴国,晋国将要派兵进攻郯国,鲁成公送给士燮财礼,请求从缓进兵,士燮不答应,季文子便派叔孙得臣率兵会合晋军、齐军和邾军进攻郯国。[18][19]

聘齐[编辑]

前580年秋季,叔孙侨如到齐国聘问,两国重修为好。[20]

朝王[编辑]

前578年三月,鲁成公前去京师朝见周简王,叔孙侨如想要得到周王的赏赐,请求先行出使。叔孙侨如到达京师后,会见了周王的大夫王孙说,双方进行了交谈。王孙说对周简王说:“叔孙侨如这次来,一定另有企图。他进献的聘礼菲薄而言谈阿谀奉承,恐怕是他自己要求来的。如是他自己要求来,一定是想得到赏赐。鲁国的执政中只有他强横,所以尽管其他人不乐意也只能派他来,再说叔孙侨如的相貌上宽下尖,很容易触犯他人,陛下不要赏赐他。如果贪婪强横的人来朝见却达成了他的愿望,这不是鼓励善行,何况财物也满足不了他的欲望。所以圣人在是否给予的问题上是要考虑的,在喜怒取予上也是要考虑的。因此不主张宽惠,也不主张苛严,只主张赏罚得当而已。”周简王同意了,同时派人私下向鲁国询问,果然是叔孙侨如自己要求来的。周简王便不给他赏赐,用对待普通外交官的礼节接待了他。到了鲁成公来朝见时,由孟献子陪同,王孙说与他交谈,孟献子很谦和。王孙说将此告诉周王,周简王把孟献子作为鲁成公的第一位外交官,赐给了他厚礼。[21][22]

逆齐女[编辑]

前577年秋季,叔孙侨如到齐国迎接齐女,九月,带着鲁成公的夫人齐姜返回鲁国。[8]

钟离之会[编辑]

前576年十一月,叔孙侨如在钟离晋国士燮齐国高无咎宋国华元卫国孙林父郑国公子䲡以及吴国人会面,这是与吴国友好往来的开端。[23]

败亡[编辑]

前575年,叔孙侨如与鲁成公的母亲穆姜私通,想要除掉季文子孟献子而夺取他们的家产。穆姜要求鲁成公驱逐季文子孟献子,鲁成公告诉母亲晋国和楚国正在鄢陵作战,且等回来再说,穆姜生气了,指着鲁成公的两个弟弟公子偃公子鉏说:“你要不同意,他们两个都可以作国君!”鲁成公在坏隤等待,防护公室,加强警备,设置守卫后才出行,所以晚到了诸侯盟会。[24]叔孙宣伯向晋国负责东方诸侯事务的新军将郤犨行贿,说鲁成公是在坏隤等待晋楚之间的胜利者,郤犨便在晋厉公面前诋毁鲁成公,晋厉公因此不见鲁成公。[25]

不久,叔孙侨如派人告诉郤犨:“鲁国有季氏和孟氏,就好像晋国有栾氏范氏一样,政令就是在那里制定的。现在他们商量说:‘晋国的政令不是由晋君制定的,而是由许多人所发,这样鲁国没办法服从晋国。鲁国宁愿事奉齐国和楚国,哪怕亡国,也不要跟从晋国了。’晋国如果要在鲁国行使自己的意志,请把季文子留下杀掉,我则把国内的孟献子杀死,鲁国事奉晋国就没有二心了。鲁国没有二心,其他小国一定服从晋国。不这样的话,季文子回国一定背叛晋国。”九月,晋国人逮捕了季文子。鲁成公派子叔声伯向晋国请求,在子叔声伯的努力之下,晋国与鲁国讲和,释放了季文子。十月,鲁国大夫们结盟,放逐叔孙侨如,叔孙侨如逃亡到齐国。[26]

叔孙侨如到达齐国后,他的弟弟叔孙豹给他送来食物。叔孙侨如说:“因为我们先人的缘故,鲁国将会保存我们的宗族,一定会召你回去。要是召你回去,怎么样?”叔孙豹说:“早就愿意了。”这年十二月,鲁国人召叔孙豹回去继承叔孙氏,他不告诉叔孙侨如就走了。[27][28]

奔卫[编辑]

叔孙侨如在齐国的时候,齐国的公子叔孙还把叔孙侨如的女儿穆孟姬嫁给齐灵公,受到宠爱,生了公子杵臼[1]不久,叔孙侨如又与齐灵公的母亲声孟子私通,声孟子使叔孙侨如位于齐国的国氏高氏之间,叔孙侨如认为不能再犯罪了,就逃到卫国,地位也在各卿之间。[29]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左傳·襄公二十五年》:叔孫宣伯之在齊也,叔孫還納其女於靈公。嬖,生景公。
  2. ^ 2.0 2.1 《春秋·成公二年》:六月癸酉,季孙行父、臧孙许、叔孙侨如、公孙婴齐帅师会晋郤克、卫孙良夫、曹公子首及齐侯战于鞍,齐师败绩。
  3. ^ 《春秋·成公三年》:秋,叔孙侨如帅师围棘。
  4. ^ 《春秋·成公五年》:夏,叔孙侨如会晋荀首于谷。
  5. ^ 《春秋·成公六年》:仲孙蔑、叔孙侨如帅师侵宋。
  6. ^ 《春秋·成公八年》: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齐人、邾人代郯。
  7. ^ 《春秋·成公十一年》:秋,叔孙侨如如齐。
  8. ^ 8.0 8.1 《春秋·成公十四年》:秋,叔孙侨如如齐逆女。郑公子喜帅师伐许。九月,侨如以夫人妇姜氏至自齐。
  9. ^ 《春秋·成公十五年》:冬十有一月,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齐高无咎、宋华元、卫孙林父、郑公子鳝、邾人会吴于钟离。
  10. ^ 《春秋·成公十六年》:冬十月乙亥,叔孙侨如出奔齐。
  11. ^ 《左传·文公十一年》:鄋瞒侵齐。遂伐我。公卜使叔孙得臣追之,吉。侯叔夏御庄叔,绵房甥为右,富父终甥驷乘。冬十月甲午,败狄于咸,获长狄侨如。富父终甥摏其喉以戈,杀之,埋其首于子驹之门,以命宣伯。
  12. ^ 《左传·襄公三十年》:是岁也,狄伐鲁。叔孙庄叔于是乎败狄于咸,获长狄侨如及虺也豹也,而皆以名其子。
  13. ^ 《史记·鲁周公世家》:十一年十月甲午,鲁败翟于咸,获长翟乔如,富父终甥舂其喉,以戈杀之,埋其首於子驹之门,以命宣伯。
  14. ^ 《国语·周语中》:定王八年,使刘康公聘于鲁,发币于大夫。季文子、孟献子皆俭,叔孙宣子、东门子家皆侈。 归,王问鲁大夫孰贤?对曰:“季、孟其长处鲁乎?叔孙、东门其亡乎!若家不亡,身必不免。”王曰:“何故?”对曰:“臣闻之:为臣必臣,为君必君,宽肃宣惠,君也;敬恪恭俭,臣也。宽所以保本也,肃所以济时也,宣所以教施也,惠所以和民也。本有保则必固,时动而济则无败功,教施而宣则遍,惠以和民则阜。若本固而功成,施遍而民阜,乃可以长保民矣,其何事不彻?敬所以承命也,恪所以守业也,恭所以给事也,俭所以足用也。以敬承命则不违,以恪守业则不懈,以恭给事则宽于死,以俭足用则远于忧。若承命不违,守业不懈,宽于死而远于忧,则可以上下无隙矣,其何任不堪,上任事而彻,下能堪其任,所以为令闻长世也。今夫二子者俭,其能足用矣,用足则族可以庇。二子者侈,侈则不恤匮,匮而不恤,忧必及之,若是则必广其身。且夫人臣而侈,国家弗堪,亡之道也。”王曰:“几何?”对曰:“东门之位不若叔孙,而泰侈焉,不可以事二君。叔孙之位不若季、孟,而亦泰侈焉,不可以事三君。若皆蚤世犹可,若登年以载其毒,必亡。” 十六年,鲁宣公卒。赴者未及,东门氏来告乱,子家奔齐。简王十一年,鲁叔孙宣伯亦奔齐,成公未殁二年。
  15. ^ 《左传·成公三年》:秋,叔孙侨如围棘,取汶阳之田。棘不服,故围之。
  16. ^ 《左传·成公五年》:夏,晋荀首如齐逆女,故宣伯餫诸穀。
  17. ^ 《左传·成公六年》:秋,孟献子、叔孙宣伯侵宋,晋命也。
  18. ^ 《左传·成公八年》:晋士燮来聘,言伐郯也,以其事吴故。公赂之,请缓师,文子不可,曰:“君命无贰,失信不立。礼无加货,事无二成。君后诸侯,是寡君不得事君也。燮将复之。”季孙惧,使宣伯帅师会伐郯。
  19. ^ 《春秋·成公八年》: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齐人、邾人代郯。
  20. ^ 《左传·成公十一年》:秋,宣伯聘于齐,以修前好。
  21. ^ 《左传·成公十三年》:三月,公如京师。宣伯欲赐,请先使,王以行人之礼礼焉。孟献子从。王以为介,而重贿之。
  22. ^ 《国语·周语中》:简王八年,鲁成公来朝,使叔孙侨如先聘且告。见王孙说,与之语。说言于王曰:“鲁叔孙之来也,必有异焉。其享觐之币薄而言谄,殆请之也,若请之,必欲赐也。鲁执政唯强,故不欢焉而后遣之,且其状方上而锐下,宜触冒人。王其勿赐。若贪陵之人来而盈其愿,是不赏善也,且财不给。故圣人之施舍也议之,其喜怒取与亦议之。是以不主宽惠,亦不主猛毅,主德义而已。”王曰:“诺。”使私问诸鲁,请之也。王遂不赐,礼如行人。及鲁侯至,仲孙蔑为介,王孙说与之语,说让。说以语王,王厚贿之。
  23. ^ 《春秋·成公十五年》:冬十有一月,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齐高无咎、宋华元、卫孙林父、郑公子䲡、邾人会吴于钟离。
  24. ^ 《左传·成公十六年》:宣伯通于穆姜,欲去季、孟,而取其室。将行,穆姜送公,而使逐二子。公以晋难告,曰:“请反而听命。”姜怒,公子偃、公子鉏趋过,指之曰:“女不可,是皆君也。”公待于坏隤,申宫儆备,设守而后行,是以后。使孟献子守于公宫。
  25. ^ 《左传·成公十六年》:秋,会于沙随,谋伐郑也。宣伯使告郤犨曰:“鲁侯待于坏隤以待胜者。”郤犨将新军,且为公族大夫,以主东诸侯。取货于宣伯而诉公于晋侯,晋侯不见公。
  26. ^ 《左传·成公十六年》:宣伯使告郤犨曰:“鲁之有季、孟,犹晋之有栾、范也,政令于是乎成。今其谋曰:‘晋政多门,不可从也。宁事齐、楚,有亡而已,蔑从晋矣。’若欲得志于鲁,请止行父而杀之,我毙蔑也而事晋,蔑有贰矣。鲁不贰,小国必睦。不然,归必叛矣。” 九月,晋人执季文子于苕丘。公还,待于郓。使子叔声伯请季孙于晋,郤犨曰:“苟去仲孙蔑而止季孙行父,吾与子国,亲于公室。”对曰:“侨如之情,子必闻之矣。若去蔑与行父,是大弃鲁国而罪寡君也。若犹不弃,而惠徼周公之福,使寡君得事晋君。则夫二人者,鲁国社稷之臣也。若朝亡之,鲁必夕亡。以鲁之密迩仇雠,亡而为仇,治之何及?”郤犨曰:“吾为子请邑。”对曰:“婴齐,鲁之常隶也,敢介大国以求厚焉!承寡君之命以请,若得所请,吾子之赐多矣。又何求?”范文子谓栾武子曰:“季孙于鲁,相二君矣。妾不衣帛,马不食粟,可不谓忠乎?信谗慝而弃忠良,若诸侯何?子叔婴齐奉君命无私,谋国家不贰,图其身不忘其君。若虚其请,是弃善人也。子其图之!”乃许鲁平,赦季孙。冬十月,出叔孙侨如而盟之,侨如奔齐。
  27. ^ 《左传·昭公四年》:初,穆子去叔孙氏,及庚宗,遇妇人,使私为食而宿焉。问其行,告之故,哭而送之。适齐,娶于国氏,生孟丙、仲壬。梦天压己,弗胜。顾而见人,黑而上偻,深目而豭喙。号之曰:“牛!助余!”乃胜之。旦而皆召其徒,无之。且曰:“志之。”及宣伯奔齐,馈之。宣伯曰:“鲁以先子之故,将存吾宗,必召女。召女,何如?”对曰:“愿之久矣。”鲁人召之,不告而归。
  28. ^ 《左传·成公十六年》:十二月,季孙及郤犨盟于扈。归,刺公子偃,召叔孙豹于齐而立之。
  29. ^ 《左传·成公十六年》:齐声孟子通侨如,使立于高、国之间。侨如曰:“不可以再罪。”奔卫,亦间于卿。
前任:
叔孙庄叔叔孫得臣
魯國叔孙氏宗主 繼任:
叔孙穆子叔孫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