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尚泰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尚泰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尚泰王
第28代琉球國中山王
第二尚氏王朝第19代國王
在位期間:1848年6月8日—1879年3月30日
前任:尚育王
尚泰王
尚泰侯的照片,收錄於《沖縄の歴史と文化》一書
年號 道光
咸豐
同治
明治
※自1876年起,
琉球國廢除清朝年號,
改用日本年號。
冊封年 1866年
正冊封使 正使右春坊右贊善趙新
副冊封使 內閣中書舍人于光甲
姓名 尚泰
封號 尚泰侯
童名 思次良金
名乘 朝憲[1]
出生 (1843-08-03)1843年8月3日
道光二十三年七月初八
出生地  琉球國首里城
逝世 1901年8月19日(1901-08-19)(58歲)
明治三十四年八月十九日
逝世地  大日本帝国東京府東京市麹町区
陵墓 玉陵
父親 尚育王
母親 佐敷按司加那志向氏(號元貞
烏帽子親 毛恒德(座喜味親方盛普)[1][2]
佐敷按司加那志章氏(號賢室
夫人 松川按司毛氏(童名真鶴金)
平良按司尚氏
山本テウ
片山テイ
松本コウ
田中コウ
神田ナツ
田中ハナ
直王子 中城王子朝弘尚典
宜野灣王子朝廣尚寅
脇王子 尚興(童名思龜金,母毛氏)
松山王子尚順(母毛氏)
尚秀(童名真鍋樽,母毛氏)
尚光
尚時
王女 津嘉山翁主(童名真鶴金)
安室翁主(童名真鍋樽)
牧志翁主
嘉手苅翁主
尚政子
尚八重子
尚千代子
尚君子
尚小夜子
尚鈴子
尚貞子

尚泰琉球語尚泰ショーテー Shō Tee ?;1843年8月3日-1901年8月19日)是琉球國第二尚氏王朝第十九代國王,也是最後一位琉球國中山王。1848年至1879年在位。

生平[编辑]

尚泰是尚育王與王妃向元貞的次子。1844年(道光24年)長兄尚濬死後,尚泰被立為世子

1848年6月8日(道光二十八年五月八日),4歲的尚泰繼承了王位。由於年幼,由王太妃向元貞攝政。尚泰王繼位時的琉球財政困難、自然災害頻繁,英國法國美國荷蘭俄羅斯等國的船隻頻繁訪問琉球港口。1852年(咸豐二年),美國苦力船「羅伯特·包恩」號(Robert Bowne)上的華工暴動,劫持船隻逃往琉球石垣島。不久,美國兵船「薩拉托加」號(Saratoga)便登陸石垣島搜捕華工。這就是羅伯特·包恩號事件。尚泰王將倖免於難的華工送往福州柔遠驛安置,並將死者就地埋葬

1854年(咸豐四年),美國馬休·佩里提督率領艦隊來到琉球,簽訂了《琉美修好條約》,這是琉球歷史上第一個不平等條約。從此以後,琉球開始與西方各國貿易。1855年,格冉提督(Guerlain)率領法國艦隊至琉球,以武力脅迫琉球簽訂《琉法修好條約》。1857年(咸豐7年),法國根據該條約,在那霸港建立傳教區。1859年(咸豐9年),昉·卡佩萊爾提督(van Kappeler)率荷蘭艦隊至琉球,簽訂《琉蘭修好條約》。[3]在此期間,精通多種西方語言的向永功(牧志朝忠)受到重用,並不斷被提拔。[4]

西方列強勢力進入琉球之後,琉球官員就對待西方國家的態度產生分歧並互相攻擊。1859年,發生牧志恩河事件,日帳主取向永功(牧志親雲上朝忠)、物奉行向汝霖(恩河親方朝恒)、三司官馬克承(小祿親方良忠)等大量琉球官員受到牽連。[4]

1861年,薩摩藩為了增加財政收入以加強軍事裝備,下令以一文銅錢兌換二文鐵錢(文替)。為了維持與薩摩藩貿易的需要,琉球也實行文替。1861年至1871年期間,琉球追隨薩摩藩進行了多次文替;1868年,銅錢一文抵用鐵錢三十二文,四文錢一文抵鐵錢六十四文。如此一來導致了琉球的惡性通貨膨脹,物價飛漲、人民流離失所。但為了維持與薩摩藩的貿易關係,琉球被迫依舊追隨薩摩藩進行文替,並派遣官員設置定價司規定物價。琉球王府的財政陷入極度困難之中,在這段時期裡,琉球連年財政赤字[4]

王府無力承擔對冊封大典的費用,向國中富商進行無息借貸,並承諾給予這些富商「筑登之座敷」(名譽的筑登之)的爵位。原定的1864年之期,因財政困窘,一直以準備不充分為由向清朝方面提出延期請求。直到1866年(同治5年)才正式請求派出冊封使。3月24日,清朝派遣右春坊右贊善趙新、內閣中書舍人于光甲分別為正副冊封使至琉球,冊封尚泰為王。[5]這是清朝最後一次冊封琉球國王,雖然冊封事竣,但琉球王府背負了巨大的財政負擔;除收到捐款416萬貫之外,[6]還欠債4848兩、銀幣80500兩、銅錢346835貫740餘文,對於琉球王府來說無異於天文數字。[4][7]而薩摩藩琉球館用聞立入(即薩摩藩的御用商人)則乘機調高利息,大發橫財,利息甚至高達25%。1872年,王府不得不命令瀕臨破產的琉球館停止借貸。[8]幾乎所有琉球人都受到文替引起的混亂以及冊封導致的財政惡化之影響。[9]

琉球希望維持其對清朝、薩摩藩的兩屬關係。在清朝爆發鴉片戰爭以及太平天國之亂之際,尚泰王遣使為清朝安定祈願;[10]而日本發生薩英戰爭戊辰戰爭的時候,也遣使為薩摩藩祈願。[11]

1871年(同治7年、日本明治元年)日本廢藩置縣。因日本明治天皇的要求,尚泰王派遣尚健向有恆前往東京,祝賀日本「王政一新」;同時要求歸還奄美之地,遭日本拒絕。在東京,日本宣佈廢除琉球國,改稱琉球藩,並賜予東京府下飯田町的一棟住宅為尚泰王的「琉球藩府」。琉球所欠的債務20萬日元,理論上被劃歸日本明治政府償還;不過為了維持琉球的主體性,琉球以大藏省為擔保人,從日本東京國立銀行以低息貸款了20萬日元償還了債務。[12]與此同時,薩摩藩的琉球館、首里城的在番奉行所也被廢除,被那霸士族壟斷的大和橫目別當側用聞等職務也一併廢除,大量那霸士族陷入失業狀態。[13]

1872年,琉球年貢船被漂到臺灣,遭到臺灣原住民殺害,史稱八瑤灣事件。日本聲稱「殺害琉球人就是殺害日本人」,於1874年入侵清朝轄下的臺灣。在清廷承認日本為「保民義舉」之後,日本便要求尚泰入朝議政。尚泰王稱病,遣尚健東京

次年12月,日本派遣松田道之來到琉球,要求改用日本年號、效仿日本維新並停止向清朝朝貢。[14]尚泰王宣稱清朝、薩摩藩分別為「父母之國」,不可「忘卻累世厚恩、失去信義」,表示無法施行,但遭松田道之的斷然拒絕。[15]尚泰王便遣毛有斐(池城親方安規)、馬兼才(與那原親方良傑)等人赴東京交涉。但日本不僅不准所請,還剝奪了琉球的審判權和警察權,劃歸內務省管轄。[16]尚泰王聽從了在東京的毛有斐的意見,遣向德宏(幸地親方朝常)、林世功等人赴清朝交涉。

前往清朝的琉球官員與前往日本的琉球官員分別向清廷以及西方列強駐日本公使致書要求干涉。日本內閣總理大臣伊藤博文便提議在琉球實施「廢藩置縣」,徹底消滅琉球;大久保利通則提議將琉球改為日本一縣,以尚氏為世襲縣令。明治天皇採納伊藤博文的意見,1879年(光緒五年、日本明治十二年)3月30日,派遣松田道之來到琉球,宣佈廢除琉球藩。尚泰聞訊後,因憂驚而臥病在床,任命尚弼(今歸仁王子朝敷)管理事務。以向居謙(浦添親方朝昭)為首的三司官奉尚弼之命向松田道之交涉,但失敗了。4月4日日本在琉球設立沖繩縣,以鍋島直彬為第一任知事,史稱第二次琉球處分

尚泰被遷出首里城,遷往中城御殿暫時居住。日本要求尚泰前往東京,但尚泰稱病不往。在日本一再催促下,4月27日,遣王世子尚典先赴東京,5月1日至橫濱;5月27日,尚泰亦乘坐「明治丸」號自那霸港出發,經鹿兒島神戶橫濱,於6月9日至東京,會見明治天皇[17][18]

日本對琉球的兼併並不得人心,根據當時媒體的報導,「琉球之民心殊不平」。[18]而琉球的被吞併導致大量被首里士族佔據的官職被廢除,引起士族階層不滿。尚泰赴日本時有一百餘人隨行,包括王子尚寅(宜野灣王子朝廣)、尚順(松山王子),以及王弟尚弼(今歸仁王子朝敷)、王叔尚健(伊江王子朝直),其行程十分低調,因為日本人不希望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尚泰居住於東京府下飯田町的原「琉球藩府」。在日本的琉球官員便以此為據點,同日本政府、清朝公使、西方列強公使進行交涉。不滿日本統治的琉球人流亡清朝(被稱為脫清人),以福州天津京師三地為據點,要求清朝進行交涉。琉球士族聯合抵制日本的縣政,拒絕出任日本官職,平民也拒絕接受日本的賑災。而在另一方面,不少琉球貧民前往日本謀生。[19]

清朝就琉球問題同日本進行交涉,清日關係十分緊張。美國前總統尤里西斯·格蘭特訪問中國和日本進行斡旋,清方提出妥協的「三分方案」,即沖繩群島歸琉球王、先島群島歸中國、奄美群島歸日本,但被日本拒絕。此後,日本也提出了「兩分方案」,即將日本佔有琉球,以先島群島之地立琉球王復國。雖然清廷表示可以接受,但尚泰王與尚典及琉球士族都反對,表示先島群島貧瘠,無法接受。為阻止清日雙方簽訂這個和約,林世功在京師自殺,迫使清方推翻了和議。日本公使宍戶璣便以清方毀約為由拒絕再談判並歸國,這次談判無果而終。[20]琉球問題一直是清朝與日本爭議的話題,直到清朝在1894年甲午戰爭中戰敗,割讓臺灣,清朝才不再提出琉球問題。

1883年,日本創立商船公司之後,尚泰以20萬日元為本金入股,成為該公司的大股東。他也是日本鐵道的大股東之一。[21]

1884年,日本頒佈華族令,尚泰被封為侯爵。為了安撫琉球民心,日本安排尚泰回沖繩祭祖,並承諾免除尚典的兵役。尚泰回鄉之後,琉球舉國若狂。此時的尚泰以開始對琉球復國持否定態度,在琉球期間,甚至斥責前往清國尋求外援和反抗日本統治的行為是「添亂」。[22][23]

在這次沖繩之行之後,尚泰再也未能回到沖繩,但他的第二子尚寅、第四子尚順於1887年回到沖繩並定居。二人試圖在琉球經營銅礦,但沒有成功。後來,尚泰在大坂設立了丸一商店,將琉球的商品販賣到日本本土,獲得大量利潤。[24]

1890年,尚泰當選日本貴族院議員。翌年加入東邦協會。1895年,清朝在甲午戰爭中戰敗,尚泰之子尚寅、尚順發起公同會運動,要求沖繩縣令一職由原琉球王家族世襲統治並使琉球擁有高度自主權,[25]受到不少士族的響應;而另一部分士族則依然堅持復國主張,推選向志禮(義村按司朝明)為代表,赴東京謁見尚泰表示反對,但尚泰不予接見。[26]日本政府擔心琉球會脫離日本獨立,拒絕了這個請求。[27]

1901年8月19日,尚泰因急性黏膜炎死於東京,享年59歲。他的靈柩被「球陽丸」號送回琉球,按照琉球歷代國王的習慣,葬於玉陵,靈位奉安於圓覺寺[28]兩年以後,尚典等琉球王族為了融入日本華族階層,開始放棄琉球的傳統,語言也從琉球語改為日本語[29]

家族[编辑]

尚泰侯的葬禮
尚泰王
日文名稱
日文汉字 尚泰王
假名 しょうたいおう
羅馬字 Shōtai-ō
琉球語名稱
琉球漢字 尚泰
琉球國字頭 ショーテー
拉丁化 Shō Tee
  • 妃:佐敷按司加那志章氏(童名思戶金,號賢室)
  • 夫人
    • 山本テウ
    • 片山テイ
    • 松本コウ
    • 田中コウ
    • 神田ナツ
    • 田中ハナ
  • 子女
    • 長子:尚典(中城王子朝弘,母為妃 章氏)
    • 次子:尚寅(宜野灣王子朝廣,母為妃 章氏)
    • 三子:尚興(享年2歲,母為夫人 毛氏。葬於山川之墓)
    • 四子:尚順(松山王子,母為夫人 毛氏)
    • 五子:尚秀(玉城尚秀。玉城御殿養子)
    • 六子:尚光
    • 七子:尚時
    • 長女:津嘉山翁主(童名真鶴金)
    • 次女:安室翁主(童名真鍋樽,母為夫人 毛氏。第十七代聞德大君)
    • 三女:牧志翁主
    • 四女:嘉手苅翁主
    • 五女:政子(昂氏漢那憲和之妻)
    • 六女:八重子(東逸泉(神山政良)之妻)
    • 七女:千代子
    • 八女:君子
    • 九女:小夜子
    • 十女:鈴子
    • 十一女:貞子

相關條目[编辑]

腳註[编辑]

  1. ^ 1.0 1.1 王代記》,第60頁
  2. ^ 中山王府相卿傳職年譜》,第18頁
  3. ^ 《清末中琉日關係史研究》,148~150頁
  4. ^ 4.0 4.1 4.2 4.3 《球陽·附卷四》
  5. ^ 《球陽·卷二十四》
  6. ^ 《清末中琉日關係史研究》,244頁
  7. ^ 《清末中琉日關係史研究》,250頁
  8. ^ 《清末中琉日關係史研究》,257頁
  9. ^ 《清末中琉日關係史研究》,250頁
  10. ^ 《中山世譜·卷十三》
  11. ^ 《中山世譜·附卷七》
  12. ^ 《清末中琉日關係史研究》,261頁
  13. ^ 《清末中琉日關係史研究》,262頁
  14. ^ 松田道之,《琉球処分》,(收錄於《明治文化資料叢書·第四卷·外交》,103~104頁)
  15. ^ 喜舍場朝賢,《琉球見聞錄》
  16. ^ 《清末中琉日關係史研究》,285頁
  17. ^ 明治史要. 巻1−巻14 コマ番号 373
  18. ^ 18.0 18.1 《清末中琉日關係史研究》,604~605頁
  19. ^ 《清末中琉日關係史研究》,606~608頁
  20. ^ 《清末中琉日關係史研究》,372~376頁
  21. ^ 《清末中琉日關係史研究》,694頁
  22. ^ 《清末中琉日關係史研究》,695頁
  23. ^ 《沖繩縣史》13,318頁
  24. ^ Kerr. p407.
  25. ^ 松永步,沖縄公同会運動と早熟な「自立」構想:「特別制度」の「自治」を手がかりに
  26. ^ 《向姓家譜(義村家)·三世志禮》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11-03.
  27. ^ Kerr. p425.
  28. ^ 琉文21-公同会派
  29. ^ Kerr. pp452-3.

参考文献[编辑]

尚泰
前任:
尚育王
第十九代尚家當主
1848年—1901年
繼任:
尚典
第十九代第二尚氏王朝君主
1848年—1879年
王朝被廢除
第二十八代琉球國中山王
1848年—1872年
頭銜改為「琉球藩王」
新頭銜 琉球藩王
1872年—1879年
琉球被日本吞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