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和天皇之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昭和天皇之死及葬礼
Keizer Hirohito 1971.jpg
1971年時的昭和天皇
参与者 明仁、日本皇族成员、日本政界要员及一些外国领导人
地点  日本东京都
日期 1989年1月7日-1989年2月24日

日本第124代天皇裕仁于1989年(昭和64年)1月7日6时33分因十二指肠癌在东京吹上御所駕崩,享年87岁,其死讯于当天早上7时55分由宫内厅公布。其后,皇太子明仁即位,次日改元平成,长达62年又13日的昭和时代宣告结束。大行天皇的谥号同月31日确定为“昭和天皇”。同年2月24日,昭和天皇的大丧之礼日语大喪の礼在东京举行,遗体于当天下午葬在八王子市武藏野陵

病情[编辑]

1987年4月29日即天皇诞生日当天,裕仁在皇居丰明殿日语豊明殿的祝寿午宴上突然感到不适,此后其身体状况显著衰退,病情更于当年9月份急剧恶化,甚至出现吐血症状。同年9月22日,裕仁在消化系统问题持续数月之后接受了胰脏手术,成为历代天皇中首次接受开腹手术者。同年12月,身体状况出现一定好转的裕仁重新投入公务,但其体重当时正急速下降。1988年7月20日,裕仁从原宿站乘专列前往那须御用邸静养,同年8月13日搭乘政府专用直升机前往东京赤坂迎宾馆,两天后赴日本武道館出席当年的全国战殁者追悼式日语全国戦没者追悼式,这也是裕仁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此后,裕仁于9月8日结束静养,再次返回东京,彼时日本传媒界也受天皇的健康状况影响,弥漫着“天皇X日日语Xデー”(即天皇驾崩当天)将至的紧张气氛(详见下文“媒体报道”一节)。

1988年9月19日深夜到20日清晨,裕仁在吹上御所大量吐血,身体状况再次恶化[1],且需要不断输血,日本社会因此进入“自肃”状态,更有记者在皇居外长期守候,以应对所谓“X日”。[2]内阁为应对天皇驾崩,也讨论了新年号的事宜,部分媒体也做出了非正式的报道。截至1988年12月,裕仁是日本在位时间最长的天皇及当时世界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3](在任时间最长国家元首的纪录后来由泰王普密蓬·阿杜德打破),同时也是最后存世的第二次世界大战领袖之一。

天皇陛下におかせられましては、本日午前6時33分、吹上御所において、崩御あらせられました。誠に哀痛の極みに存ずる次第であります。

宫内厅(1989年1月7日)

1989年1月7日6时33分,这位在位62年有余的天皇在吹上御所二层卧室驾崩,享年87岁。当天早晨7时55分,时任宫内厅长官藤森昭一日语藤森昭一在发布会上宣布了天皇驾崩的消息,称天皇的死因是十二指肠乳头英语Major duodenal papilla周围癌症腺癌英语Adenocarcinoma),而宫内厅在公布天皇死讯前从未向外界透露天皇患癌一事。[4]日本各大电视台也同时发布了这一消息,各大报章也在当天发布號外

谥号[编辑]

昭和天皇驾崩后,日本在国旗旗杆上方悬挂黑色丝带以示哀悼,称“弔旗”

天皇的驾崩标志着昭和时代的结束,皇太子明仁随即继承皇位,成为第125代天皇,1990年11月12日举办登基大典。1月7日下午,内阁官房长官小渊惠三宣布新年号为“平成”,其举牌公布新年号的场景也被视为昭和改元平成的象征。1989年1月8日,日本正式进入平成元年,驾崩后的天皇则称为“大行天皇”,直至1989年1月31日,谥号“昭和天皇”正式公布。在天皇驾崩至葬礼举行的49天内,皇室举行了一系列治丧仪式(皇室称大喪儀日语大喪儀)。[5]

葬礼[编辑]

1989年2月24日,即天皇驾崩之日起第49天,昭和天皇的遗体送至新宿御苑,葬礼中的神道教仪式“葬场殿之仪”和国家仪式“大丧之礼”即在新宿御苑举行。[6]与62年前大正天皇的葬礼不同的是,昭和天皇的葬礼减少了神道教中神化天皇的仪式,官员也并未穿着军服出席。[7]昭和天皇的葬礼是第一次在二战后举行的天皇葬礼,也是第一次在白天举行的天皇葬礼。[7]昭和天皇的遗体置于三套棺椁中,陪葬品达一百余件,其中包括昭和天皇生前采集的贝类标本、生前爱用的显微镜以及一些书籍等。[8]

昭和天皇葬礼当天,东京天气寒冷,且有持续降雨。[6]

葬礼开端[编辑]

昭和天皇葬礼当天的一系列仪式于早7时30分在皇居开始,首个仪式为“敛葬当日殡宫祭之仪”。[6][9]当天9时,昭和天皇的灵柩正式送上灵车(仪式称“轜車發引之儀”)。

出殡[编辑]

9时35分,运载昭和天皇遗体的灵车从皇居宫殿东庭出发前往新宿御苑,护送车辆包括30辆轿车和30辆邊車,车队长约800米。[6]灵车出发前,宫内厅乐部奏雅乐《宗明乐》,陆上自卫队鸣放禮炮與行鸣枪礼以示哀悼。在送葬车队经过的道路两侧,自卫队音乐队持续演奏弗兰兹·埃克特英语Franz Eckert英照皇太后创作的哀乐《哀之极日语哀の極[7],同时有约32000名特警把守着送葬车队沿线,以防可能的恐怖袭击。[6]沿途亦有将近80万人目睹送葬车队通过。

送葬车队沿途经过日本的政治中枢國會議事堂、昭和天皇曾宣布开幕的1964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主会场國立霞丘陸上競技場等地。[6]

新宿御苑的仪式[编辑]

灵车行驶40分钟后到达新宿御苑。[7]新宿御苑内为此建设了一座葬场殿(礼堂),將出席葬礼的宾客安排在葬礼礼堂外的两个白色帐篷内坐下。由于气温较低,多数宾客在持续3小时的仪式上使用懷爐和毛毯保暖。[6]

灵辇护送[编辑]

送葬车队到达新宿御苑后,昭和天皇的遗体转移至葱華辇(装饰有蔥亞科植物花序图案的轿)内,51名身着灰色长袍的皇宫护卫官将灵辇抬至葬场殿,同时有乐师演奏雅乐。[6][7]灵辇之后有一名持一双白鞋(御插鞋)的侍从。[6]天皇明仁和皇后美智子及皇族其他成员在灵辇护送人员后方跟随。[7]

送葬队伍通过鳥居后进入葬场殿。[7]

葬场殿之仪[编辑]

在葬场殿内的神道仪式称“葬场殿之仪”,其后是“大丧之礼”。[6]

送葬队伍进入葬场殿后,葬场殿之仪即告开始,会场的黑色幔门关闭。侍卫们为昭和天皇奉上食物和丝绸等祭品,明仁随即宣读悼词。[7]

大丧之礼[编辑]

葬场殿内的仪式结束后,时任内阁官房长官小渊惠三宣布大丧之礼开始。正午时分,全场默哀一分钟。[7]其后由时任内阁总理大臣(首相)竹下登致悼词。[6]出席葬礼的外国代表向昭和天皇最后致意,其中一部分人稍作鞠躬或只是低头。[7]

陵所之仪[编辑]

武藏陵區内的昭和天皇陵寝

大丧之礼于当天下午1时40分结束,昭和天皇的送葬车队经由四谷四丁目、新宿三丁目、新宿四丁目、首都高速道路4号新宿线初台出入口中央自動車道八王子交流道前往武藏陵区。下午3时15分,灵车到达武藏陵墓地,昭和天皇的遗体在长达数小时的“陵所之仪”后安葬,仪式于当晚结束。[7][9]葬礼当天,日本各地降半旗或吊旗以示哀悼。各大广播电视台(除NHK教育頻道NHK廣播第2頻率外)均对葬礼进行特别报道。

出席葬礼人员[编辑]

官方[编辑]

送葬车队沿线的目击者约有20万人,远远少于官方预计的86万人。[7]官方邀请参加昭和天皇葬礼的客人有一万余人,包括来自163个国家和27个国际组织的外宾,其中有55名国家元首,14名皇室成员,11名总理,19名副职首脑及其他官员,这使得东京不得不采取前所未有的高级别安全措施。出于对要人安全及极端左翼人士可能破坏的担忧,主办昭和天皇葬礼的相关部门裁减了历代天皇葬礼中的部分传统环节。日本方面也破例将老布什安排在前排,而在2月23日下午到达东京的老布什在参加24日举行的葬礼后,于2月25日赴北京,展开对华工作访问。[6][10]

昭和天皇的遗孀良子皇太后则因背部和腿部疾病,未能出席其先夫的葬礼。[6]

日本官员称昭和天皇的葬礼是当代规模最大的葬礼,多国领导人的出席意味着外界对日本经济崛起的认可。昭和天皇葬礼也被视为日本社会与军国主义历史的诀别。[6]

外国宾客[编辑]

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出席了昭和天皇的葬礼,包括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比利时国王博杜安一世、汤加国王陶法阿豪·圖普四世、约旦国王侯赛因·本·塔拉勒、文莱苏丹哈桑纳尔·博尔基亚、不丹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卢森堡大公、联合国秘书长佩雷斯·德奎利亚尔、美国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菲律宾总统柯拉蓉·艾奎諾、扎伊尔总统蒙博托·塞塞·塞科[11]、印尼总统蘇哈托、丹麦亨里克亲王、英国菲利普亲王、泰国王储玛哈·哇集拉隆功、中国外交部长钱其琛(国家主席杨尚昆所派特使)[12]等。值得一提的是,钱其琛在昭和天皇葬礼前与苏哈托会谈,这是自1967年中国与印尼外交关系中断以来,两国官员的第一次正式会谈。[13]

特赦[编辑]

日本政府在天皇葬礼前特赦了30,000名轻罪者,并恢复了近1100万名犯罪人员的政治权利。[6]

各界反应[编辑]

民众自肃[编辑]

1988年9月起,由于天皇病重,日本社会开始“自肃”,即停止公共娱乐活动或缩减娱乐活动的规模,婚礼等个人行为也受到波及[14]

中日龍在联赛夺冠后将“祝胜会”改称“慰劳会”,未举办庆祝啤酒会[15]埼玉西武獅夺冠后也没有举办啤酒会,直至日本大賽夺冠后才举办啤酒祝捷会。

在京都举办的第43回国民体育大会日语第43回国民体育大会也取消了烟火[16],当年的明治神宫野球大会日语明治神宮野球大会自卫队观阅式日语中央観閲式自卫队音乐节日语自衛隊音楽まつり停办[17]

各国駐日大使馆駐日美軍基地也停办了部分活动,或是缩减了活动规模。[18]百貨公司更换了陈列品,各神社也临时停办了节庆活动或将活动规模缩小。[14]一些称为“XX节”的商业活动因天皇病重而停办或更名。[14]学校的文化节、运动会等活动也同时停办。

一些广告也在天皇病重期间停播,如日产风度的广告即因广告词有失礼之嫌而停播[14]

天皇病重期间,一些綜藝節目停播[19],甚至有人担心当年的第39届日语第39回NHK紅白歌合戦NHK红白歌合战能否举行,但最终仍如期举办,本届红白歌会也成为昭和时代的最后一届红白歌会。

1988年圣诞节聚会、忘年会及1989年新年会因天皇病危而停办,当年的賀年卡上也没有使用「賀」、「寿」、「おめでとう」(祝贺)等贺词,而是改用「謹迎新年」、「清嘉新春」等。[20]

这些自发停止的行为使得“自肃”成为1988年日本的流行語[21]

服丧[编辑]

天皇驾崩当天,日本政府决定1月7日及其后的6天内为各自治地方的哀悼期,2天内为民间哀悼期,内阁呼吁控制公共娱乐活动。[22]NHK部分电视剧因此停播一周,如晨间剧小纯的加油歌日语純ちゃんの応援歌》,電視廣告亦在天皇驾崩后大规模停播。类似的临时停播情况亦发生于1995年阪神大地震期间和2011年日本东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期间。[23]

日本各大电视台在天皇驾崩起的两天内持续播出特别新闻报道,但NHK教育频道和NHK BS1除外。

由于昭和天皇在1989年初驾崩,当年大相撲首场比赛延期至1月9日举行。原定于1月7日举行的1988年度(第68届)全国高等学校橄榄球大会日语全国高等学校ラグビーフットボール大会决赛取消,结果出现了大阪工业大学高等学校日语常翔学園中学校・高等学校和茨城县茗溪学园高等学校日语茗溪学園中学校・高等学校这两支进入决赛的球队双双夺冠的局面。[24][25]当年的全國高等學校足球選手權大會也延期两天。1989年1月8日的广播体操也因天皇驾崩而中止。

当年1月7日至8日的文艺演出亦因此中止或延期举行,也改变了内容。[26]部分企业、商店或休闲场所停业,同时停止了内部广播。1月15日举办的成人仪式英语Coming of age也改用素色布置。[27]同年2月24日即天皇葬礼当天,企业、商店或休闲场所再次歇业,“自肃”直至天皇葬礼后才告一段落。

媒体报道[编辑]

20世纪80年代,尤其是1987年天皇接受手术后,日本各大媒体均开始为应对天皇驾崩而准备,手稿、印刷稿及电视报道的计划都在秘密进行。当时的传媒业者私下里将天皇驾崩之日称为“X日日语Xデー”(引申自“D日”这一军事术语),即不知何时发生但必然发生事件的发生之日。

1988年9月19日天皇吐血后,各大电视台开始持续报道天皇病情。为应对不测事态,日本放送協會实行通宵播出,病情变化时也会采取特别报道,天皇的血压、脉搏等数据也定时以字幕形式显示,一些人气较高的节目甚至因此停播。当年9月,相关人士已证实天皇患癌,但未告知宫内厅、侍医团及天皇,具体疾病直至天皇驾崩后才公之于众。自1988年9月起,为应对所谓的“X日”,近千名记者驻扎在皇居外,同时有多辆电视转播车、机动发电机停靠在院内,然而在天皇驾崩前,皇居透露的消息并不多。[2]

1月7日及8日的媒体报道[编辑]

NHK于1989年1月7日凌晨5时24分在NHK綜合頻道NHK廣播第1頻率NHK-FM頻率发布病重报道(容体深刻報道),彼时皇族成员已经前往吹上御所。6时36分18秒(当时天皇实际上已经驾崩),NHK播出“临时新闻”片头(配有突发事件提示音),开始全频道报道天皇病危一事。7时55分,宫内厅长官藤森昭一宣布天皇已经驾崩,NHK播出配有突发事件提示音的黑底白字「天皇陛下 崩御」字卡,天皇驾崩特别报道持续至当天上午10时。当天下午2时34分30秒至2时59分播出的“新年号发表”特别节目也在NHK所有频道播出。1月8日凌晨0时5分40秒,NHK广播第一频率及NHK-FM播出了NHK在平成改元后的第一条新闻。

1月7日的早报内容仍为新闻及正常的电视节目表,但号外和晚报均在头条以最大号活字标明「天皇陛下崩御」(冲绳各大报章则因民间盛行的反天皇情绪而改用“逝去”代替“崩御”),而电视节目表一栏除NHK教育频道外均为空白。特别报道重复使用“激动的昭和”这一表述,这一说法后来成为形容昭和时代的固定说法。皇居二重桥和各大钟楼均成为报道年号变更的重要外景地。

自1月7日6时35分,宫内厅次长宣布天皇病危之时起,NHK和各大民间放送均进行特别报道,播出昭和史回顾、天皇生平等特辑,两天内没有播出任何广告。

由于除NHK教育频道外的电视台均持续报道天皇驾崩一事且正常节目大多停播,日本各大影碟出租店的顾客在当年1月7日起剧增,销售额上涨至平时的4至5倍。[28][29]

殉死者[编辑]

昭和天皇驾崩后有多人殉死,其中仅1月7日当天,和歌山县一名87岁男性[30]茨城縣一名76岁的原海军少尉[31]相继自殺,同月12日,福冈县一名38岁男子亦切腹自尽。[32]

争议[编辑]

裕仁1988年9月病危入院后,日本社会持续关注其病情,同时也触发了社会对裕仁战争责任的记忆。1988年9月21日,英国《太阳报》在报道裕仁病危的消息时使用了“地狱正恭候这位万恶的天皇”这一标题,这一报道称“在裕仁行将就木的时候,有两点让人感到悲哀:一是他居然能得享天年,二是他直到死去那天也不会因战争责任得到应有的惩罚”,英国另一小报《明星报英语Daily Star (United Kingdom)》则将一名二战老兵针对裕仁的表态“让这个混蛋去死吧”作为裕仁病重报道的标题,并称裕仁是比阿道夫·希特勒还要残酷的屠夫,这些报道导致日本外務省英國駐日大使館提出抗议。[33][34][35]

日本的部分基督徒、宪政学者和反对派政治家将昭和天皇葬礼的规模斥为神化天皇时代回归的表现,并称葬礼中安排神道教仪式的行为违反了战后日本政教分离的原则。一些反对天皇制的人士也发起了示威。[7]这些人使用的口号包括“反对强行制造肃穆气氛”、“不准逃脱战争责任,美化昭和”等。[36]

由于战时日本政教合一对军国主义的重要作用,葬礼期间的神道教仪式招致了对政府违反政教分离原则的批评。一些反对派人士因此抵制了这些神道教仪式。[7]在送葬车队行进时,一男子在车队接近时进入道路中央,随即被警察带走。[6]下午1时55分,警察在通往武藏野陵的公路上听到爆炸声,公路上出现部分碎片,这些碎片随即清除。当天警察逮捕了四人,其中两人试图阻止送葬车队的前行。[7]

参考资料[编辑]

  1. ^ 于青. 日本天皇病情恶化. 人民日报. 1988-09-21. 
  2. ^ 2.0 2.1 千名记者皇宫外安营扎寨 天皇裕仁病恶化死期未卜. 参考消息. 1988-11-19. 
  3. ^ Hirohito Enters 63rd Year of Reign. 洛杉矶时报. 1988-12-26 [2016-09-06]. 
  4. ^ Hirohito Dies, Ending 62 Years as Japan's Ruler. 洛杉矶时报. 1989-01-08 [2014-07-02]. 
  5. ^ 天皇皇后両陛下のご日程. 宫内厅. [2016-09-03]. 
  6. ^ 6.00 6.01 6.02 6.03 6.04 6.05 6.06 6.07 6.08 6.09 6.10 6.11 6.12 6.13 6.14 6.15 Ronald E. Yates. World Leaders Bid Hirohito Farewell. 芝加哥論壇報. 1989-02-24.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7.12 7.13 7.14 Susan Chira. With Pomp and on a Global Stage, Japanese Bury Emperor Hirohito. 纽约时报. 1989-02-24. 
  8. ^ 1989年2月23日 讀賣新聞「『昭和天皇』副葬品明らかに ご採集の貝標本、大相撲番付表、ご愛用顕微鏡」
  9. ^ 9.0 9.1 The Funeral Of Emperor Hirohito : Last Rites For An Emperor. 洛杉矶时报. 1989-02-24. 
  10. ^ 应邀对我国进行工作访问 布什总统今天到达北京. 人民日报. 1989-02-25. 
  11. ^ Meredith, Martin. The Fate of Africa: A History of the Continent Since Independence (Revised and Updated), p. 308.
  12. ^ 「昭和天皇大喪の礼」に参列した国及び国際機関の代表. 日本外務省. [2016-09-04]. 
  13. ^ 于青. 钱外长在东京与苏哈托总统会谈后说 中国印尼关系正常化进程开始. 人民日报. 1989-02-24. 
  14. ^ 14.0 14.1 14.2 14.3 1988年9月29日 朝日新聞「陛下ご闘病で自粛ムード 派手な服もダメ 市民生活にも広がる」
  15. ^ 1988年10月08日 朝日新聞「V竜にナゴヤ酔う 興奮と熱気が街包む ビールかけ合い中止」
  16. ^ 1988年10月15日 朝日新聞「京都国体が開幕 陛下ご闘病中の「自粛」、最小限にとどめ」
  17. ^ 1988年10月18日 朝日新聞「自衛隊観閲式と自衛隊音楽祭を中止 防衛庁」
  18. ^ 1988年11月13日 朝日新聞「米ソも郷に従う 横田基地とソ連大使館(自粛の街を歩く)東京」
  19. ^ 1988年9月29日 朝日新聞「番組“自粛”に視聴者は複雑(アングル・あんぐる)」
  20. ^ 1988年12月27日 朝日新聞「印刷業界が見慣れぬ年賀状(自粛の街を歩く) 東京」
  21. ^ 1988年12月31日 読売新聞「'88社会 冷えびえ流行語 自粛ムードもここまでにいたしとう…」
  22. ^ 1989年1月7日 読売新聞「歌舞音曲控えて 協力要請を閣議決定/天皇陛下崩御」
  23. ^ NHK电视台恢复早间剧大河剧 3月19日正式播出. 腾讯娱乐. 2011-03-19 [2014-07-23]. 
  24. ^ 高校ラグビー:26年前の「幻の決勝戦」…花園で実現. 每日新聞. 2015-04-26 [2016-09-08] (日语). 
  25. ^ 四半世紀超え“幻の決勝”キックオフ 昭和天皇崩御で中止の大工大-茗渓学園 4月に花園で. 產經新聞. 2015-03-02 [2016-09-08] (日语). 
  26. ^ 1989年1月9日 読売新聞「[SEE・SAW]昭和天皇“崩御編成”に各局苦心 音楽会中止、舞台は手直し」
  27. ^ 1989年1月10日 読売新聞「昭和天皇崩御で戸惑う各地の成人式 「晴れ着は?」など電話殺到」
  28. ^ James Fallows. Standing Up to Japan : America Can Reverse Its Decline the American Way, Not by Copying the Japanese. 洛杉矶时报. 1989-03-12 [2016-09-05]. 
  29. ^ 谷川博; 吉冈阳. 世界杯商战 几家欢乐几家愁. 人民网日本版. 2002-06-27 [2016-11-01]. 
  30. ^ 1989年1月8日 讀賣新聞「昭和天皇崩御 『お供』と87歳男性が後追い自殺/和歌山」
  31. ^ 1989年1月9日 毎日新聞「『一兵士としてお供』と昭和天皇の後追い自殺-茨城」
  32. ^ 1989年1月13日 読売新聞「また昭和天皇の後追い自殺 38歳男性が割腹し/福岡・博多」
  33. ^ Japan Protests British Papers' Hirohito Slurs. 洛杉磯時報. 1988-09-22 [2016-01-13]. 
  34. ^ Ailing Emperor's Condition Unchanged. 洛杉磯時報. 1988-09-23 [2016-01-13]. 
  35. ^ 《太阳报》社论称地狱正恭候日皇. 联合早报. 1988-09-23. 
  36. ^ 冯玮. 日本通史. 上海: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12: 682. ISBN 978-7-5520-0016-0. 

延伸阅读[编辑]

  • 高木 顕. 昭和天皇最後の百十一日―前侍医長がいま明かす. 全国朝日放送. 1991. ISBN 9784881311707 (日语).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