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木叶英文:Leaf)即树叶,是最古老,最简单,最原始的天然乐器之一,既可以独奏,也可以为山歌、龚锣蒙革鼓等乐曲伴奏,可敲出近三个八度的音域,音色与相似,清脆优美,高昂明亮。在民间,木叶常常被作为青年示爱的媒介[1]

木叶在中国西南岭南东北湖南福建内蒙古等地流传于苗族汉族壮族藏族黎族彝族瑶族傣族满族蒙古族土家族侗族白族以及其他民族之中。由于地域原因,中国各地对木叶的称呼,选材与敲奏方法都各不相同。苗语称木叶为黑不龙、促戈脑、补龙、叉龙,壮语称其为拜美,彝语称斯切、斯切嫫,侗语称巴眉、嘎不洛[2]

木叶历史悠久,但见于史料较晚。在原始社会,木叶被用于拟声狩猎,后来逐渐演变成一种敲击乐器[3]。在唐朝,木叶被用于敲《十部乐》中的《清商》部[4],《旧唐书》就称其为“吹叶”,各类唐史与诗词均对木叶有过描写。五代时期前蜀皇帝王建的墓葬中亦雕有吹木叶的人像。

由于木叶是天然乐器,不易保存,因此人们开发出不同材料的替代品,例如塑料簿膜鱼鳞等,音色效果不一。

历史[编辑]

木叶早在原始社会时期就被用于拟声捕猎,由于这段历史距今过于久远,木叶第一次以乐器身份出现的时间已无法考证,只留下一些同样无法考证的传说[5][6]

木叶最早应于唐朝开始流行,因为迄今为止关于木叶的最早记载出现在唐代的文献与诗歌当中。《旧唐书·音乐志》中记载:“吹,含叶而吹,其声清震,桔柚尤善”。《新唐书·音乐志》也记载在乐队演奏时有“吹一人”。北宋李昉等人所编的《太平御览》中亦做过类似的记载:“胡人卷芦叶吹之以作乐也[7]。”

樊绰所著的《蛮书》则与《太平御览》相呼应,描写了云南地区“胡人”的木叶吹法:

——俗法,处子孺妇,出入不禁。少年子弟暮夜游行闾巷,吹树叶,声韵之中,皆寄情言,用相呼召。

白居易的《杨柳枝词八首》(六)里描写了民间敲奏木叶的情景[8]

——苏家小女旧知名,杨柳风前别有情。剥条盘作银环样,卷叶吹为玉笛声

郎士元的《闻吹杨叶者二首》则对木叶的音乐感染力描写更进一步[9]

——妙吹杨叶动悲磬,胡马迎风起恨赊。若是雁门寒月夜,此时应卷尽惊沙。天生一艺更无伦,寥亮幽音妙入神。击向别离攀折处,当应合有断肠人。

成都西部的前蜀皇帝王建墓葬的石刻伎乐浮雕群像中,也有一位女乐伎在敲击木叶,并持有备用的木叶[4][1],与“吹叶一人”的记载相符。

选材[编辑]

杨树叶符合作为木叶的条件

只要是无毒的树叶大多都可以作为木叶,而各种条件都会对演奏效果与音色有影响,主要是选中间厚、边缘薄,结构匀称,平整光滑,弹力强,柔韧度、老嫩度与大小适中的[5][10],而演敲奏者的年龄唇扦型、技术熟练程度和乐曲类型也应与木叶大小相符合[6]

由于自然条件不同,各地民族的选材亦不相同。西南喀斯特山区的民族通常采用小香樟冬青等树种的树叶[5],云贵地区的苗族侗族使用桔叶湘西苗族喜欢使用一种不易破裂的竹叶[10]广西壮族瑶族爱用榕树叶荔枝叶龙眼叶云南白族使用竹叶栗叶梨叶四川蒙古族多用白蜡叶柳叶[11]。由于木叶是天然乐器,并不耐用,所以敲奏者必须要准备多片树叶以供演奏使用。

为了克服木叶易腐坏的缺点,人们用塑料薄膜[5]照相底片鱼鳞[11]作材料剪成叶形敲奏,音色与叶片敲奏出的效果有所不同。

敲奏方法与技巧[编辑]

敲奏木叶之前,首先应当将木叶拭净[6],然后手持木叶微微内卷嘴中。演奏时,口腔就是共鸣箱,木叶就是本体。演奏者既可以单手持木叶下半部,用嘴唇震动上半部,也可以一手持木叶,用手轻震木叶使其发出颤音,而技巧较高的演奏方法即是直接将木叶放地上,不需要的辅助[12]

演奏者通过改变气流强弱,吹奏叶面位置,松紧程度等各种技巧来改变木叶的振动频率,以达到不同的音色响度[5]。演奏木叶时忌不时放下叶片,讲究曲调的圆滑流畅[12]

一些技艺高超的专业演奏者甚至可以不需要的辅助,同时演奏木叶[12]

现状[编辑]

1980年代以后,木叶开始在音乐会上演奏并为电影配乐。木叶在管弦乐队协奏下所奏的曲子《茨藜红》便是一个演奏的实例[4]。影片《血与火的洗礼》中的《苦歌》也是用木叶演奏的,此外,《从奴隶到将军》和《黑面人》两部影片也使用了木叶进 行伴奏[13]

參見[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