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太祖大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孝烈武皇后乌拉那拉氏
前任:孝慈高皇后叶赫那拉氏
繼任:孝端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
乌拉那拉氏
阿巴亥
封號 福晋→大福晋
出生 万历十八年 (1590年)
婚年 万历二十九年 (1601年)
逝世 天命十一年八月十二日[1][2]
1626年10月1日(1626-10-01)(36歲)
諡號 孝烈恭敏献哲仁和赞天俪圣武皇后(被褫奪)
親屬
父親 满泰
母親 乌拉外姑
太祖高皇帝努尔哈赤
夫之父 显祖宣皇帝塔克世
夫之母 宣皇后喜塔拉氏
夫之元配 元妃哈哈纳扎青
夫之繼室 继妃衮代
夫之平妻 孝慈高皇后叶赫那拉氏
英亲王阿济格
睿忠亲王多尔衮
豫通亲王多铎
繼子 太宗文皇帝皇太极

烈武皇后烏拉那拉氏(1590年-1626年10月1日),名阿巴亥满语ᠠᠪᠠᡥᠠᡳ转写Abahai[3],清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大福晋(《清史稿》称大妃),皇太極後母。其父满泰乌拉部贝勒,故其母称乌拉外姑。

生平[编辑]

辛丑年(1601年)十一月[3]虚岁十二岁的阿巴亥嫁给努尔哈赤。当时满洲贵族奉行一夫多妻多妾制。诸位福晋之间并无一夫一妻多妾制下严格的嫡庶之分。《清史稿[4]》称在孟古哲哲福晋于1603年去世后,她被立为大福晋。后世所编撰的《爱新觉罗宗谱·星源集庆[2]亦持这种观点。1605年,阿巴亥生努尔哈赤第十二子阿济格。1612年,生十四子多尔衮。1614年,生十五子多铎

天命五年(1620年),据《满文老档》所记,努尔哈赤的小妻塔因查在三月二十五日检举大福晋与努尔哈赤次子大贝勒代善之间有暧昧关系,“以金珠妆身献媚於大贝勒”,以及行贿受贿之嫌,并经查证实,废大福晋[5]。有认为此次被废的大福晋即是阿巴亥,并非《清史稿》记载的在天命五年“得罪,死”的继福晋衮代[6]。此后天命六年四月,努尔哈赤的众福晋由萨尔浒迁抵辽东城,又见大福晋的记载[7]

天命九年(1624年)四月,努尔哈赤将此前处死的褚英遗留的儿子、其孙尼堪阿哥及他的财物交予阿巴亥照管。努尔哈赤对她不甚放心,故训诫一番,要她以“原本之礼恭养”尼堪阿哥之母,并妥善保管尼堪阿哥财物,不得“做为共同之财物挥霍之”[8]。天命十年(1625年),努尔哈赤曾宴请阿巴亥的母亲乌拉外姑及其他亲族,以尽孝悌,颇为礼遇[9]

殉葬和后事[编辑]

天命十一年(1626年)八月,努尔哈赤在外身染重病,要大福晋阿巴亥前往,中途得知努尔哈赤死讯。当时四大贝勒(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主政,根据《满洲实录》的记载[1],“诸王”以努尔哈赤遗言的名义令大福晋阿巴亥在次日(八月十二日)殡葬[1][4]。有认为与阿巴亥同殉的两庶妃中的代因扎即塔因查[10]。就这样,随着阿巴亥殉葬,剥夺了年仅十五岁的多尔衮登位的可能。阿巴亥其时三十七岁[4]

其子之一的多爾袞,後來成為清朝顺治帝攝政王顺治七年(1650年),上谥号孝烈恭敏献哲仁和赞天俪圣武皇后。而順治帝非常討厭多爾袞,因此順治帝將多爾袞為他立的皇后——博爾濟吉特氏於順治十年降為靜妃,更將多爾袞之母阿巴亥逐出太廟,並褫奪一切尊號,等同廢后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满洲实录·卷八》○七月二十三日帝不豫......八月十一日庚戌未時崩......終為帝之明所制留之恐後為亂階預遺言於諸王曰俟吾終必令殉之諸王以帝遺言告后后初遲疑未決......於是后於十二日辛亥辰時自盡壽三十七乃與帝同殮巳時出宮安厝於瀋陽城內西北角又有二妃阿吉根代因扎亦殉之......
  2. ^ 2.0 2.1 爱新觉罗宗谱·星源集庆》大妃乌喇纳喇氏.满泰贝勒之女.庚寅年生.辛丑年来归.癸卯年立为大妃.天命十一年丙寅八月十一日.太祖遗命以殉.十二日甍.年三十七岁.顺治七年八月.追谥孝烈武皇后.升附太庙......
  3. ^ 3.0 3.1 滿洲實錄·卷三》○辛丑年正月......○十一月內乌拉国布占泰送满泰之女【名阿巴亥】与太祖为妃太祖以礼迎之大宴成婚......
  4. ^ 4.0 4.1 4.2 清史稿·列传一·后妃》继妃,富察氏......天命五年,妃得罪,死。子二......大妃,纳喇氏,乌喇贝勒满泰女。岁辛丑,归太祖,年十二。孝慈皇后崩,立为大妃。天命十一年七月,太祖有疾,浴於汤泉。八月,疾大渐,乘舟自太子河还,召大妃出迎,入浑河。庚戌,舟次叆鸡堡,上崩。辛亥,大妃殉焉,年三十七。同殉者,二庶妃。妃子三:阿济格、多尔衮、多铎。顺治初,多尔衮摄政,七年,上谥孝烈恭敏献哲仁和赞天俪圣武皇后,祔太庙。八年,多尔衮得罪,罢谥,出庙。
  5. ^ 满文老档·第十四册》天命五年正月至三月......汗宅内一近身闲散侍女名秦太,与一名纳扎女人口角......汗之小妻塔因查闻此,於三月二十五日,告之於汗。汗闻之,当众对质......塔因查又告汗曰:“不仅此事,更有要言相告。”询以何言,告曰:“大福晋曾二次备办饭食,送与大贝勒,大贝勒受而食之。又一次,送饭食与四贝勒,四贝勒受而未食。且大福晋一日二三次差人至大贝勒家,如此来往,谅有同谋也!福晋自身深夜出院亦已二三次之多”汗闻此言......业经询,四贝勒未食所送饭食属实,大贝勒二次受食所送饭食亦属实。又,所告诸事,俱属实情。对此汗曰:“我曾言待我死后,将我诸幼子及大福晋交由大阿哥抚养。以有此言,故大福晋倾心於大贝勒,平白无故,一日遣人来往二三次矣!”每当诸贝勒大臣於汗屋聚筵会议时,大福晋即以金珠妆身献媚於大贝勒。诸贝勒大臣已知觉,皆欲报汗责之,又因惧怕大贝勒、大福晋,而弗敢上达。汗闻此言,不欲加罪其子大贝勒,乃以大福晋窃藏绸缎、蟒缎、金银财物甚多为词,定其罪。命遣人至界藩山上居室查抄......又至大福晋母家查看,抄出......自此,废大福晋。整理该福晋之器皿时,又取出其私藏之衣物,多为大福晋所不应有之物。遂命叶赫之纳纳昆福晋、乌云珠阿巴盖福晋来见隐藏之物,告以大福晋所犯之罪......
  6. ^ 作者:徐文明. 天命五年后金国的大福晋. 国学网,原刊《甘肃民族研究》2000年第4期. 2002-12-02 [2017-06-22] (简体中文). 
  7. ^ 满文老档·第十四册》第二十一册 天命六年四月至五月初五日,众福晋至,总兵官等诸大臣迎至城外教场,下马步行,导引众福晋之马入城。众军士沿街列队相迎。自城内至汗宅,地设白席,上敷红毡,众福晋履其上进见汗......众大臣引众福晋自萨尔浒至辽东城途中,天色已晚,行则不达,众臣遂议於十里河驻宿。正商议间,遇因他事外出之布三。布三谓众福晋曰......四月十六日,前汗之大福晋来辽东城时,皮箱内之假髮等细小什物丢失。今有沈阳城东伊巴雅屯民袁凤鸣来报,该物已被另一汉人拾得。汗曰:“我既养之,即属我民,故前来报耳。”遂赏以白银五两......
  8. ^ 《满文老档·第六十一册》天命九年正月至六月......四月二十二日,汗日:多铎阿哥之母,尔当以原本之礼恭养尼堪阿哥之母。傥忘我之前训,不将其与己同等待之,则过矣。休想得到与其均等之衣食。多铎阿哥,将尼堪阿哥之财产诸物合於尔处者,乃为恐当事者不知支给领取八家之何物而间隔之,故使合之。又为恐尔家於衣食用时,将其财物做为共同之财物挥霍之,当共同监管之......
  9. ^ 《满文老档·第六十四册》天命十年正月至三月......汗对诸贝勒曰......又乌拉外姑及叶赫国诸媪,与我为敌,烦苦於我,何益有之?然我以孝悌之礼迎来宴请之。请拜珠虎伯父、郭兴阿伯父及乌拉外姑、叶赫布尔杭古额驸之母、德勒格尔阿哥之母、察木布之母(原注:乌拉外姑,乃乌拉国满泰汗之妻,汗之岳母;察木布之母,乃常柱贝勒之妻,汗之姐......
  10. ^ 记者:邱宏. 福陵葬冤魂(图). 搜狐网,来源:沈阳日报. 2008-11-22 [2017-08-11] (简体中文). 

相关[编辑]

前任:
福晋
孟古哲哲
清朝皇后
后金大福晋
1601年后-1626年
(冊封期間)
繼任:
中宫国君福晋
哲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