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服運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漢服復興運動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一群年輕人參與漢服運動

漢服運動,是從二十一世纪初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开始出現的與汉族古代服飾和民族主義有關的一系列運動。2004年起,中国社会開始出现了有关「汉服」的讨论、争议和新一轮旨在构建“民族服装”的社会文化实践[1]。該運動的參與者意圖通過復興儒家、穿著他們所定義的民族服飾以及排外情緒等行為和思想去復興他們心中的「大漢」和「真正的中國」。他們亦特別強調穿著特定類型的衣服對復興「正統中國」的重要性[2][3],且主要目的是「要唤醒汉族乃至中国人对于传统文化的记忆」[4]

中國媒體輿論認為該運動是80後展現個性與愛國主義的象徵,亦有媒體評論這是對「真正的中國傳統中國文化」的弘揚,以及去共化的表現[5]

背景[编辑]

二十世紀初期至中期[编辑]

清代的祖宗畫作

1644年清軍入关,占领北京後並攻伐南明大順大西等政權,同時在占领地全面推行剃髮易服政策,強行命令所有官员以及男性必须改换满人的髮型、改穿满人服饰,下令禁止穿著明代服飾,不願剃髮者在清初順治時期甚至會被處死。然而由於鬥爭持續多年以至法令難以實行,加上伴随着清朝政权的稳定,剃发易服的执行力度也有了明显的放松,在康熙年间的江南尚有很多平民穿着帶有明朝風格如寬袍大袖、交領右衽的服饰。到了乾隆時期的《姑蘇繁華圖》中亦出現了江南地区的一些农民在服饰上依然保留着明朝后期风格的情況[6],如人們的服裝雖已改為無領厂字襟,但仍保持寬袍大袖。甚至到了辛亥革命時期,有部分地區的人民還穿著這類明顯地有晚明特徵的服裝[7]。終清一代,只有八旗子弟以及漢人官員才須穿著滿洲服飾,普遍平民百姓依然被容許穿著前朝衣著,然而後來大部分漢人百姓都自願地接受了滿化的服飾 [8]

辛亥革命後,在上海南京,部份民眾於嘗試自行恢復清代前的衣冠及蓄髮制度,有些人把辮子盤成髮髻於頭頂,並穿上交領右衽的服裝,當時上海各界在知名的公共花園張園舉辦慶祝光復大會時就有一人頭戴方巾,身穿交領大襟袍,但當時大部份人認不出那是古代漢族傳統服裝而加以嘲笑[9]。不久又有人以戲曲之戲服充作復古裝,但當時人們穿古裝沒有依照場合規範服飾類型,而穿戲服更顯得誇張、兒戲,且沒有規範服制,不夠整齊劃一[10],在浙江余姚也有一老翁嘗試恢復明代衣冠,卻被當時輿論評為不識時務,並認為應重新設計一種代表漢族的服飾[11]。直至袁世凯逼迫清朝皇帝退位后,中华民国正式成立,當局才參考歷代古裝规制,制定颁布《暂行祭祀冠服制》,恢复了祭服[12]钱玄同在辛亥年作《深衣冠服说》,1912年3月他在浙江教育司当科员时玄冠深衣,系上大带去上班。1914年8月,政事堂礼制馆颁布正式的《祭祀冠服制》。

當代「漢服活動」[编辑]

參與「漢服復興活動」的英國華人

2003年,河南郑州王乐天以「復興漢服」為目的,穿具有典型交領右衽特徵服裝上街,被宣傳為當代漢服復興第一人[13]

該運動的支持者認為,「漢服」之所以稱為「漢服」,应表現漢族的特色和文化,亦認為漢服為華夏族从上古至明朝漢人所穿著的漢族服飾。認為現時唐裝是满族的馬褂旗袍,不能夠代表漢族。然而在現實情況以及主流觀念之下,不論是政府機構還是主流學說(例如在「中央政府门户网站」裡有關漢族的簡介、《现代民俗流变》、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民族志编写办公室編寫的《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民族志》、《中华嫁衣文化调查》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編寫的《广西通志》等官方網站和有關書籍裡都將馬褂旗袍視為漢族民族服飾[14][15][16]

各地「復興漢服者」组织了多次身着漢服的聚会,主要活动形式有:於公眾場所穿着汉服、祭拜先烈、传统成人礼(笄礼冠礼)、参加武术比赛、庆祝传统节日婚礼、举办知识竞赛、进行宣传活动等。[17][18]有支持者在日常生活中也穿着汉服[19]。近年来,汉服推广者也以艺术表演的形式将汉服和其他传统文化结合向大众推广,比如2011年汉服春晚[20]和一些反映汉服复兴理念的电视剧等等[21]

對漢服一詞的定義[编辑]

清初民間漢人服飾

澳大利亞麥覺理大學漢學教授凱大熊(Kevin Carrico)說:「事實上,漢服是一套被(漢服運動支持者)發明出來的穿著形式,以寬袖、輕飄長袍、腰部束帶和鮮豔顏色等特徵作為特色,漢服運動支持者聲稱這衣裳形式是神話人物黃帝發明的,並且已被中國人穿著了數千年」,[2]一直到王樂天第一次將自己穿著漢服上街的照片上傳到網路上之後「這一『特別』的照片在網民中造成轟動,很快的,整個中國到處都有人模仿他這誇張的行為。在這一過程中,漢服也從想像中的、被發明的傳統轉變為螢幕上遙遠的圖像,最後成為中國街上可實際穿著和辨認的物理存在」,[22]但儘管此一運動聚焦在過去的傳統,但事實上它處理的仍是現代的問題。[23]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張跣副教授指出,“漢服”本身是一个成問題的概念,現代「漢服運動倡導者」所宣傳的“漢服”概念無論是在中國傳統文化還是在現代漢語中原本都是不存在的,這是漢服運動的倡導者為宣揚自己的思想和觀念,總結了明以前漢族服飾傳統而形成的一個“類概念”。這個類概念不僅假定了“漢服”在發展過程中的“血統”的純正性,對漢族服裝本身的發展流變存而不論,而且還試圖將這種“純正的血統”實體化、固定化、本質化。他提及有學生在網上(如漢網百度百科)發布既非官方又非學術“漢服”標準,此舉屬於“漢服”實體化的一個起點[24]

中國天津師範大學美術與設計學院院長華梅指出,在中國服裝史中,有相對於少數民族的漢族服裝,有相對於其他朝代的漢代服裝,如果籠統地把京劇舞台上宋明朝代留下來的大襟長袍儒巾等叫為漢服,顯然有些概念不清,或是有一定的局限性[25]

相對於少數民族的漢族服裝[编辑]

遼初建國時,禮服分為二式,漢族官吏用五代後晉的服制,被稱為“漢服”,或稱“南班服制”;契丹諸臣仍穿契丹民族的衣服,稱“國服”,或稱“北班服制”。耶律德光在遼會同元年(938年)決定,遇有重大朝會時,皇帝隨漢官穿漢服,皇后與契丹諸臣穿國服。重熙元年(1032年)後,南北官吏凡大禮都穿漢服。這時的漢服,主要由通天冠、遠遊冠、進賢冠等漢族政權的傳統官吏服飾組成,如通天冠是秦代時吸收楚冠樣子定制的,作為皇帝常服,遠遊冠也是從楚而來,只不過多為諸王所戴;進賢冠多用於漢代,為文吏、儒士所戴的一種禮冠。以下古籍記載中出現的“漢服”之詞,主要是指區別於少數民族的漢人之服[25]

  • 遼史·儀衛志二》:“會同中,太后、北面臣僚國服;皇帝、南面臣僚漢服。乾亨以後,大禮雖北面三品以上亦用漢服;重熙以後,大禮並漢服矣。常服仍遵會同之製。”
  • 北遊錄·紀聞下》:“遼史,太宗德光入晉後,皇帝與南班漢官用漢服,太后與北班契丹臣僚用國服。其漢服即五代晉之遺制也。”[25]

與此相類似的沒有作為服制的漢服之稱:

  • 《清稗類鈔·服飾》:“高宗在宮,嘗屢衣漢服,欲竟易之。一日,冕旒袍服,召所親近曰:'朕似漢人否?'一老臣獨對曰:'皇上於漢誠似矣,而於滿則非也。'乃止。”

相對於其他朝代的漢代服裝[编辑]

亦有直接標明朝代的有關漢服的記載[25]

  • 《長物誌·衣飾》中寫:“至於蟬冠朱衣,方心曲領,玉佩朱履之為'漢服'也。襆頭大袍之為'隋服'也。”

相關議題與觀點[编辑]

內部議題[编辑]

正宗問題[编辑]

廣州北京路廣百大廈前,一群年輕人穿著「改良漢服」

支持「漢服」的人士認為,漢服運動發展初期,民眾對中國文化與體制之認知,是華夏文化與體制在經歷蒙元滿清西方文化的影響而成,然而民眾往往不黯此點,加上種種對傳統華夏文化與體制之臆想與揣測,又或引經據典之深度與範疇不一,導致漢服運動者與民眾往往無法正確帶出、領悟華夏文化的確切全貎與精粹,因此常出現各種或大或小之議論[26]。例如現在漢服運動經常出現的某些漢服款式,形式上与历史上传统的汉服迥异,尤其是在整体上反映当代審美觀,但仍保留有显著「汉服元素」的,称为「改良汉服」[27]。漢服運動參與者對於是否接受漢服改良也有不同意見,部分認為傳統漢服尚未完全復興,不應太早改良,否則會失去傳承的意義。亦有人認為漢服復興應照顧到當代人的審美來設計,才容易推廣,因此只需保留典型「漢服元素」[28]

式樣與配搭[编辑]

汉服活动中不乏各朝各代甚至原創款式的汉服混合出现的情况。对汉服的式样与搭配进行研究并使之标准化,是指是尚待解决的重要课题。在一些漢服討論區中經常就此出現激烈爭論。有人支持將漢朝皇族的服飾作為漢服的標準式樣,亦有人主張參照《周禮》的款式,也有人認為應繼承明制[29]

名称問題[编辑]

台灣與中國大陸名詞的使用習慣有所不同,台灣將一系列漢名稱冠以「國」字頭,如國字(漢字)、國語(漢語)等。但是,如果在大陆将汉服称为“国服”,可能引发对于敏感的少數民族问题之担忧,故此,有人認為「漢服支持者」更樂於稱為「漢服」以突顯漢文化特色,而不稱為「國服」或「中國服」。「汉服支持者」并不试图去定義所謂的國服,也明白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並不支持國服[26]

民族主义问题[编辑]

有評論認為,漢服爱好者过于激进,排斥其他民族,亦有聲明認為大部分汉服支持者并不认同极端民族主义,只是希望温和地复兴传统民族文化,讓漢族人重新擁有真正屬於自己的傳統服裝,而不是只能穿他族服裝[30]。同時,亦有部分反對漢服的人斥漢服運動為納粹主義、種族主義[30]

外界評論[编辑]

官方态度[编辑]

中國文化部长孙家正2006年5月25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有些地方有些青年人在提倡穿汉服,但是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什么服装是能够真正成为代表中国的服装,这恐怕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最大的困惑。总体上我的观点是,吃饭也好、饮食也好、穿戴也好,各有所爱,百花齐放,都是他个人的事情。但是我也衷心地希望我们能够创造出广受大家欢迎的有中国民族特色的服装。”[31]

古今學者對復古現象的批評[编辑]

深衣是一种記載於儒家經典《禮記》中相傳為先秦時代的天子和庶人所共同穿著的服飾、並於漢代失傳。北魏孝文帝推行漢化時曾嘗試按照經典的紀載進行復原,[32]歷史上宋朝朱熹或明末的黃宗羲也都曾試圖按照經典重新設計,深衣在明朝時傳入朝鮮並成為朝鮮士人普遍的正式穿著。

北宋中期的司馬光曾根據古籍記載自製深衣,並且作為常服穿著。某天司馬光對學者邵雍說:「先生可衣此乎」,邵雍回答:「某為今人,當服今世之服。」司馬光認為其言合理。宋代以後的中國,深衣在特別的場合以外並不被使用,明代學者丘濬說:「按馬(端臨)氏此言(指馬端臨在《文獻通考》的考究),則深衣次在宋服之者,固已鮮矣。況今又數百年後哉!」表示明代士人通常不穿深衣。1644年,明代學者朱舜水日本被問及深衣是如何製作時,他回答他從未親眼見過深衣[33]

宋元歷史學家馬端臨在《文獻通考》中提到,夏商周三代可考的服制中雖然有所變化,但是除了冕服之外,只有玄端(端衣)和深衣兩者最廣為流傳。玄端是自天子至士人均可穿著的,而深衣則是自天子至平民百姓均可穿著的。也是古代士人未得功名時所穿衣服。深衣裁製時加長了衣襟,穿著符合禮法,因此不論貴賤,不論身份地位均可以穿著,而沒有等級之分。然而隨著衣裳形式的失傳,到了後代卻被視為怪異,穿著者往往被認為是腐儒,即使是北宋理學家紹雍也對該服飾有所保留,司馬光、呂希哲和朱熹等人則只在私底下穿著。[34]

中國南開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孫立群表示:「很多人喜歡清朝的衣服,清朝的那個衣服到底有什麼好的呢?也有不少人經常說要穿漢服,可是咱們的歷史上也沒有一個叫漢服的東西,漢服到底是什麼,也說不清楚」;「古代的那些儀式,誰也說不准到底是什麼樣的,所以那些看似復古的儀式,其實很多都是不倫不類的,甚至有時候會讓人覺得很滑稽」;「用古代那些優秀的東西,為現代提供一些借鑒和補益,也是很好的事情。但是這種借鑒和補益,不能僅僅停留在外在的形式上,也不是僅僅恢復那些儀式就能做到的。」[35]

從事文化批評與文化史研究的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副院長王彬彬說,「越是要弘揚優秀的傳統文化,越是必須重視對傳統文化中陳腐的部分進行批判……我們所惡的是陳腐的舊文化以優秀文化的面目出現。近年來,荒唐滑稽的文化鬧劇時有所聞。有的地方,在舉行某種群眾性的活動時,全體著所謂的『漢服』,就讓人哭笑不得。 『漢服』是什麼式樣,本就說不清。就算能弄清,在今天復活古代的服飾,能算是弘揚優秀的傳統文化?如果把弘揚傳統文化理解成像古代人那樣穿衣戴帽,就太淺薄了。有的地方,讓一群少兒穿上他們想像出來的古代服裝,一齊行跪拜禮,這就不是讓人哭笑不得,而是令人欲哭無淚了。凡此種種,都是食古不化的典型表現。」[36]

種族主義與陰謀論[编辑]

漢服愛好者宣稱清朝的滿族統治者致力於摧毀漢人和中國,以及滿族統治者從根本上改變了中國社會,將中國的本質「從文明轉變為野蠻」。漢服愛好者將清代真正的殺戮事件如揚州十日和剃髮令跟易服政策混為一談。根據歷史學家的研究,清朝期間絕大多數漢人都可以自由地繼續穿著明代服飾,且揚州十日的受害人數也被誇大。此外,揚州城在被清軍佔領前,揚州府已被明朝軍隊屠殺過兩次。漢服愛好者又聲稱一些不文明行為例如處地吐痰、插隊、勸酒以及腐敗都是「滿族污點的產物」[37][2]

漢服愛好者的陰謀理論宣稱從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起滿族就有一個秘密的「復興計劃」。他們認為滿族控制了解放軍宣傳部文化部以及尤其是被他們視為「滿族大本營」的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他們認為一胎政策是「滿族針對漢族的一個長期性的種族滅絕計劃」,因為他們相信該政策不可能是「同族對同族自己幹得出的事」[2]

亦有評論認為:「如果费孝通先生的『三美一共』理念可以被这个群体接纳吸收,充分利用,或许是他们摆脱运动停滞不前的怪圈的一条出路」[38]

相關事件[编辑]

  • 2003年7月21日,网名“青松白雪”的澳大利亚华裔青年上传以復興漢服為目的之自制汉服照,被宣傳為成为当代汉服運動第一人。[39]
  • 2003年11月22日,网名“壮志凌云”的郑州人王乐天身穿當時根據電視劇製作的「漢服」上街,被媒體稱為当代第一个身穿「汉服」公开走上街头的人[40]
  • 2004年10月7日,《京华时报》以《汉服集会》为题报导了一次汉服活动,并配有活动照片。然而,当晚一些网站出现了一条被篡改的虚假报道,把标题改为“寿衣上街”。2004年12月7日,报道涉及的汉服活动人员将篡改汉服成寿衣的某电子公司告上法庭,最终原告获胜。[41]
  • 2007年3月11日,两会期间,中国政协委员叶宏明提议立“汉服”为“国服”[42];中国人大代表刘明华则建议,中国在授予博士硕士学士等学位时,应该穿着汉服式样的中国式学位服[43]。这是汉服第一次进入中国两会议案。
  • 2007年4月5日,天涯社区、汉网、秋雁文学社区等20余家知名网站联合发布倡议书,建议北京2008年奥运会采用汉服作为北京奥运会礼仪服饰和中国代表团汉族成员的参会服饰。[44]
  • 2010年10月16日,成都市,一激进反日份子把一位穿「改良汉服」者误视为穿和服者,逼她脱去身上衣服。详见2010年成都漢服事件
  • 2011年12月11日,来自珠江三角洲的青年齐聚新会崖山祠崖门古炮台,身着汉服,凭吊崖门海战中牺牲的烈士,主题为“千古英灵且安息,后生不敢忘国耻”,他们对记者说:“我们不是演戏,我们以华夏汉人的身份,来祭奠民族的英烈;我们不是复古,我们用祖先传承的衣服,来宣扬民族的传统。”[45]
  • 2012年3月,浙江省永康市丽州中学高三二班女学生胡琛身穿改良汉服到学校,被校领导和老师要求换掉衣服。媒体认为丽州中学和教育部门反应过度,“在这件事上,人心比汉服更奇怪”。[46]
  • 2013年3月,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张改琴倡议由国家层面的权威机构设计和规范汉服标准,以便保护、传承、弘扬民族文化。[47]
  • 2014年12月24日,一些湖南學生身著漢服來到長沙太平街的聖誕活動現場,手舉「抵制聖誕節」等標語,呼籲市民「回歸中國傳統節日,理性過節」,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在其網站上引用局長王作安的話說,中國要「堅決抵制」境外利用基督教對華滲透[48]
  • 2015年9月,一名發起「帶著漢服去旅行」運動的四川人穿上白色古裝於泰國白龍寺擺出各種姿勢拍照,白龍寺主人認為女子的行為不尊重信仰[49]
  • 2015年10月4日,香港本土派、主张「香港城邦论」的中出羊子(原名钟铭麟)表明將出选区议会,宣扬本土论,並且數次以漢服扮相吸引大眾的注目[50][51]
  • 2017年3月12日,中國傳統節日「花朝節」到來,有民眾身穿漢服祭祀百花花神,宣揚傳統文化。[52]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开放时代》2008年第3期,周星,《新唐装、汉服与汉服运动》
  2. ^ 2.0 2.1 2.2 2.3 Kevin Carrico, A State of Warring Styles, "In reality, Hanfu is an invented style of dress that features broad sleeves, flowing robes, belted waists and vibrant colours. Its modern-day proponents claim it was the invention of the mythical Yellow Emperor and was worn for millennia by the Chinese people."
  3. ^ Sylvie Beaud, "Han Clothing Movement & Nationalism", Dissertation Reviews, May 6, 2014
  4. ^ 《开放时代》2008年第3期,周星,《新唐装、汉服与汉服运动》
  5. ^ 新紀元周刊第46期:傳統文化復萌 探中國民間去共化現象
  6. ^ 沈从文《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上海书店出版社,2005年
  7. ^ 孙世圃 《中国服饰史教程》,中国纺织出版社,1999年
  8. ^ Edward J. M. Rhoads. Manchus and Han: Ethnic Relations and Political Power in Late Qing and Early Republican China, 1861–1928.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2000: 61–. ISBN 978-0-295-98040-9. 
  9. ^ 《時報》,1911年12月15日:「日張園會場有一人頭戴方巾,身穿大襟袍,有滑頭數輩從後訕笑,而不知此實吾漢族本來冠服也。」
  10. ^ 《時報》,1912年1月11日:「自光復以來,頗有主張規復古制者,然漸鄰於兒戲,如有以絳袍紗帽而拜客者,有寬裾方領而圓遊者,更有密扣玄衣白球紅帶,徑作劇場上之裝束者,雖古禮而近於戲,非整齊劃一之道也。」
  11. ^ 《時報》,1912年1月6日:「即用明朝衣,洋洋得意。……世界益進文明,事皆維新,不尚舊習,吾知我漢人本來衣冠,在明朝時代,人均可用。至於今日同胞亟宜發明一種大有精神之衣冠,以為易去現在胡人衣冠之預備。實行之後,同胞雄立大陸之同胞雄立大陸之中,世界各國當亦稱許,而起敬畏之心,豈不壯哉!」
  12. ^ 《暂行祭祀冠服制》
  13. ^ 中式服装今安在. 
  14. ^ 《廣州市黃埔區志》,1999年10月
  15. ^ 《馬關縣志.風俗志》
  16. ^ 《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概況》編寫組《河北: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概況》,民族出版社,2009-6-1
  17. ^ 《人大校园昨上演古代“射礼”》. 新浪网. 2006-04 (中文). 
  18. ^ 《40多位网友身穿汉服逛天安门 回头率颇高》,. 新浪网. 2005-10 [2014-01-18] (中文). 
  19. ^ 北京一女子每天坚持穿汉服过日常生活(图). 网易网. 2007-04-19 [2014-01-18] (中文). 
  20. ^ 留学生发起“汉服”网络春晚. 京华时报. 2011年2月1日 [2011-02-01]. 
  21. ^ 大学生筹拍汉服电视剧 今日全市“海选”演员. 重庆商报. 2011年3月29日 [2011-03-29]. 
  22. ^ Kevin Carrico, A State of Warring Styles, "Wang’s ‘maverick’ photographs had a galvanising effect on netizens, and soon people were imitating his grandiloquent performance in cities throughout China. In this process, Han Clothing made the transition from a fantastic invented tradition to a distant image on a screen to a physical reality in the streets of China, in which one could wrap and recognise oneself."
  23. ^ Kevin Carrico, A State of Warring Styles, " In my time spent with movement participants, however, I found that despite this focus upon the past, the movement was primarily a product of the present and its contradictions, of which Han Clothing was at once a symptom and an attempted cure."
  24. ^ “汉服运动”:互联网时代的种族性民族主义--《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9年04期. www.cnki.com.cn.dincheng.cn. 2016-08-04 [2005-09-01]. 
  25. ^ 25.0 25.1 25.2 25.3 华梅《汉服堪当中国人的国服吗?》,〈人民日报海外版〉,2007-06-14
  26. ^ 26.0 26.1 韩星. 当代汉服复兴运动的文化反思. 中慧网. 2013-09-24 [2014-0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2-01) (中文). 
  27. ^ 高月亭. 《汉服元素在服装设计中的运用》. 《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吉林大学珠海学院艺术系). 01期 (中文). 
  28. ^ 刘洵子. 《汉服文化申请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可行性分析——基于成都汉服复兴活动的研究》. 西南财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中文). 
  29. ^ 章子羽. 《汉服熠熠·艺术照》. 《民族论坛》. 2005年, (11期). 
  30. ^ 30.0 30.1 张跣. 《“汉服运动”:互联网时代的种族性民族主义》.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中文系). 2009年 (中文).  已忽略未知参数|month=(建议使用|date=) (帮助)
  31. ^ 武越明. 孙家正笑谈中国传统汉服运动. 《中国网》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2006-05-25 (中文(简体)‎). 
  32. ^ 《資治通鑑》卷 137。
  33. ^ 李申&陳衛平《哲學與宗教》,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154-155頁
  34. ^ 《文獻通考》,卷111,「三代時衣服之制,其可考見者雖不一,然除冕服之外,惟元端、深衣二者其用最廣。元端則自天子至士皆可服之,深衣則自天子至庶人皆可服之,蓋元端者,國家之命服也,深衣者聖賢之法服也。然元端雖曰命服,而本無等級,非若冕弁之服,上下截然者之比。故天子服之而不卑,士服之而不為僭。至於深衣,則裁製縫衽,動合禮法,故賤者可服,貴者亦可服;朝廷可服,燕私亦可服。天子服之以養老,諸侯服之以祭膳,卿、大夫、士服之以夕視私朝,庶人服之以賓祭,蓋亦未嘗有等級也。古人衣服之制不復存,獨深衣則《戴記》言之甚備。然其制雖具存,而後世茍有服之者,非以詭異貽譏,則以儒緩取哂,雖康節大賢,亦有今人不敢服古衣之說。司馬溫公必居獨樂園而後服之,呂滎陽、朱文公必休致而後服之,然則三君子當居官蒞職見用於世之時,亦不敢服此,以取駭於俗觀也。蓋例以物外高人之野服視之矣,可勝唧哉。」
  35. ^ 孙立群:成人礼祭天地等复古现象频现是文化的不自信(上),2013-09-25
  36. ^ 王彬彬, 继承传统切忌食古不化,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2017-03-24
  37. ^ Struve (1993) (note at p. 269), following a 1964 article by Zhang Defang, notes that the entire city's population at the time was not likely to be more than 300,000, and that of the entire Yangzhou Prefecture, 800,000.
  38. ^ 《科教导刊》2015(20):122-123:从费孝通的“三美一共”看“汉服运动”
  39. ^ 《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华人兴起汉服热》
  40. ^ 《联合早报》,张从兴,《汉服重现街头》
  41. ^ 《东方今报》,《女士身穿汉服被恶意称为寿衣 怒上法庭讨要说法》,http://news.sina.com.cn/s/2004-12-30/01035369112.shtml
  42. ^ 《政协委员提议确立汉服为国服》,http://news.sina.com.cn/c/2007-03-11/105012486706.shtml
  43. ^ 《重庆商报》,《人大代表建议硕士博士学位服采用汉服》,http://news.sina.com.cn/c/2007-03-08/035911362478s.shtml
  44. ^ 《新闻晨报》,《百名学者倡议汉服为奥运礼仪服装》,http://pic.people.com.cn/GB/1100/5568482.html
  45. ^ 崖山之痛,华夏当兴——辛卯年新会崖山汉服祭祀活动纪实. 日照新闻网. [2011年] (中文(中国大陆)‎). 
  46. ^ 浙江高中女生穿汉服被学校要求换掉. 凤凰网. 广州日报. [2012年3月21日] (中文(中国大陆)‎). 
  47. ^ 找寻失落的汉服之美--张改琴委员倡议确定汉族标准服饰. 新华网. [2013年3月6日] (中文(中国大陆)‎). 
  48. ^ 中國宗教負責人說要抵制基督教對華滲透, BBC(中文), 2014-12-25
  49. ^ 「帶著漢服去旅行」 陸女惹怒泰白龍寺
  50. ^ 本土派性小眾的啟示
  51. ^ 城邦派出選﹕騎劫宣揚本土 李偲嫣愛港之聲不出選,明報,2015.10.04
  52. ^ 「花朝節」祭花神 漢服古風席捲中國. 香港01. [2017年3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