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漢服
《韓熙載夜宴圖》中的南唐服飾
韓熙載夜宴圖》中的南唐服飾
中文名稱
繁體漢服
简体汉服
注音符號ㄏㄢˋ ㄈㄨˊ
漢語拼音hàn fú
通用拼音hàn fú

漢服,又稱衣裳漢裳漢裝,指漢族中國服飾制度萌芽,至清帝國剃髮易服期間所普遍穿著的傳統服飾,以平面裁剪、交領右衽、上衣下裳、寬袍廣袖、繫帶隱釦與衣緣鑲邊為主要特徵。[1]
漢服對和服韓服越服等周邊民族的服飾影響巨大。[2]

名稱[编辑]

漢服有許多其他名稱,如“衣裳”、「冠裳」、「漢裳」、“漢裝”、“漢衣服”、「漢衣冠」、“華服”、“唐服”等。

用於代指漢服概念的“衣裳”最早見於《》:「黃帝,垂衣裳而天下治,蓋取諸乾坤」。對此,《史記》中也提到:「黃帝之前,未有衣裳屋宇。及黃帝造屋宇,製衣服,營殯葬,萬民故免存亡之難。」

「漢服」本身,最早見於西漢蔡邕撰寫的《獨斷》:「通天冠:天子常服,漢服受之秦,《》無文」,史籍中首見於班固漢書·西域傳下·渠犁》:“(龜茲公主)後數來朝賀,樂漢衣服制度,歸其國,治宮室,作檄道周衛,出入傳呼,撞鐘鼓,如漢家儀”,而已知最先記載漢服一詞的文物為馬王堆三號《墓遣冊·簡四四》:「美人四人,其二人楚服,二人漢服。」這裡的漢服均特指漢代的漢服。「漢服」的出現,與漢族的形成有關,與同時期漢字漢語漢人、漢使的形成類似。[3]

漢代以後,漢服成為漢族服飾的代稱。如唐代樊綽所著《蠻書》:“裳人,本漢人也。部落在鐵橋北,不知遷徙年月。初襲漢服,後稍參諸戎風俗,迄今但朝霞纏頭,其餘無異”,宋代孟元老的散記文《東京夢華錄》:“諸國使人,大遼大使頂金冠,後檐尖長,如大蓮葉,服紫窄袍,金蹀躞;副使展裹金帶,如漢服”,《遼史·儀衛志》:「遼國自太宗入晉之後,皇帝與南班漢官用漢服,太后與北班契丹臣僚用國服。其漢服即五代晉之遺制也。」《遼史》中還專門有一個“漢服”條目,分為朝服、皇室朝臣祭服、常服等類別。這裡的“晉之遺制”和“漢服”都屬於儒家的周禮服制。[4][5]

結構[编辑]

漢服主要分为10个部分:领、、袖、、带、系。[6]一套完整的衣裝通常有三层:小衣(内衣)、中衣、大衣。小衣即貼身穿著的內衣,如袜胸等。中衣則功能類似汗衫,形制有上衣下裤、中单、曲领等。大衣即外衣,如深衣、圆领袍、衣裳、袴褶、裙襦,還有外套如半臂、褙子、大衫等。此外,还有配件如袜、帔、革帶、玉带、等等。

古代布帛是人民向国家上交的税收之一,幅宽二尺二寸。[7]传统的汉服通常用幅宽二尺二寸(50cm左右)的手工布缝制。[8]取两幅相等长度的布,分别对折,作为前襟后裾,缝合后背中缝,此背縫稱。前襟无衽即为直领对襟衣。若再取一幅布,裁为两幅衽,缝在左右两襟上,则为右衽。裾的长度分为要中,膝上,脚背上。袖子与襟裾的接缝称为袼,袖口称为祛。

領形[编辑]

上衣的领子可分为直领、圆领、方領、豎領,再搭配大襟或對襟而有不同風貌, 大襟即两襟相交。 直領穿著時若有明顯交疊又可稱交領,例如配上大襟時。 以封閉曲线包圍頸根附近则称圆领,又稱盤領。 豎領又稱立領,是以直領為基礎,前端上提包住脖子演變而成。 领形是汉服的主要特征,“领”也是汉服上衣的计量单位。

首服[编辑]

湯顯祖幅巾

冠帽是汉族服饰的重要部分之一。包括冕冠、爵弁(雀弁)、皮弁、韦弁、冠弁、武弁、通天冠、长冠、幅巾、乌帽等等。皇帝、公侯参加祭祀典礼时所戴的礼冠叫做。冕冠的顶部,有一块前圆后方的长方形冕板,冕板前后垂有“冕旒”。冕旒依数量及质料的不同,是区分贵贱尊卑的重要标志。汉代规定,皇帝冕冠为十二旒(即十二排),为玉制。冕冠的颜色,以黑为主。冕冠两侧,各有一孔,用以穿插玉笄,以与发髻拴结。并在笄的两侧系上丝带,在颌下系结。在丝带上的两耳处,还各垂一颗珠玉,名叫“珫耳”。不塞入耳内,只是系挂在耳旁,以提醒戴冠者切忌听信谗言。后世的“充耳不闻”一语,即由此而来。梁冠,是历代文官的冠饰,源于战国时代的进贤冠。笼冠就是“武冠”或“惠文冠”,是历代武官的冠饰。

古代汉族男女成年之后都把头发绾成发髻盘在头上,以笄固定。男子常常戴等,形制多样。兒童帽飾則有虎頭帽花帽等。

女子发髻也可梳成各种式样,并在发髻上佩带珠花步摇、翠翘、冠梳等各种饰物。鬓发两侧饰博鬓,也有戴帷帽盖头的。头插梳篦自汉代即有记载。[9]南朝婦女就愛在髻上插飾梳栉。[10]唐朝妇女流行廣插钗梳。[11]汉族妇女还有戴绢花的习俗,所谓“宝髻簪花花”。[12]王母娘娘汉武帝髻上插大花。[13]明朝孔府在大庄设佃户花庄,一年四季专供孔府摆设和夫人、小姐插戴,演习宫女的冠戴装束绢花。明代中期開始又流行抹額,遮蓋額頭

足衣[编辑]

唐代雲頭履

汉服的足衣分为:。古書記載傳說尧舜禹以后始服木屐。伊尹以草為履,以帛為屨。[14],但中國境內出土的最古老木屐是宁波市慈城镇内的慈湖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新石器時代夾腳式木屐,為良渚文化產物。周人以麻為鞋。屐是木履之下有齿者,又称木屐。江南以桐木为底,用蒲为鞋,麻穿其鼻。草屨是黄帝之臣所做,即草鞋。[15]靴来自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女性的鞋履常有繡花,稱為繡花鞋。嬰兒和幼童多穿虎頭鞋豬頭鞋等。

典型特徵[编辑]

仿古的漢代交領襦裙
穿道袍的男子

漢服的典型特徵主要包括平面裁剪、交領右衽、上衣下裳、寬袍廣袖、繫帶隱釦與衣緣鑲邊,但其中某些方面的特徵並不是必須的(比如交領),此外漢服在紋樣、色彩和材質上均具有獨特之處。[16][17][18][2]

交領右衽[编辑]

交領右衽指衣服前襟左右相交,右衽則是指衣襟向右掩(左前襟掩向右腋系带,将右襟掩覆于内),在外观上表现为“y”字形,形成整体服装向右倾斜的效果。而古代中原周邊一些民族的服装是向左掩,称为「左衽」。《論語》中記載孔子曾说,若無管仲尊王攘夷,就会淪為异族统治而「被髮左衽」。[19]由此可见华夏夷狄之分也被体现在服饰之上[20]。可见“右衽”这一特征對於漢人的重要性[21]。然而根據古代文獻,明代初期公開宣布包括盤領衣在內的圓領袍服為「正統衣冠」,而交領衣服如窄袖衣袴褶、辮線腰褶以及兩截胡服(上衣下裳)都是要被革除的「胡服」[22][23]

寬袍廣袖[编辑]

寬衣博袖型的漢服雖然是平面剪裁,但用料遠遠大於覆蓋人體的需要。典型的漢服袖子是既寬且長,主要見於貴族、官員、士人服飾的大,不僅是袖徑的寬大,袖子的長度也十分長,使穿衣者垂手时而不露出来,並可以挽回相當的長度。漢服禮服的袖长度是整个手臂的一倍半,要求能“回肘”,最長更可達四。典型的袖型則是圆袂收祛,代表天圆地方中的「天圆」。而日常便服、軍事服裝的袖則較窄。寬袍大袖还具有透气、散热等實用优点[24]

繫帶隱釦[编辑]

早期服裝以腰帶束縛,後來出現把繫帶縫於衣上的做法。腰帶它不仅有实用性,而且有装饰性,另外还象徵身份、地位、权力等。雖然很早已發明紐扣,但在明代之前並不大量使用,且一般不用於顯眼位置。至明代中后期才較多於顯眼處使用紐扣,但其剪裁、領型、袖型等與清代服飾仍有不同,見於女裝及少數男裝常服軍服便服等;清代服飾以盤扣為主,扣帶很長,極為顯眼,大量用於禮服官服、常服等各類型、各身份人物所穿的服裝[24]

布料和染印[编辑]

中國古代傳統用布分为:金缕紵絲等等。[25]织金、锦、罗、绫是最昂贵的织物,绫罗锦绣自古就是富人的象征。秦汉时期,除齐纨、鲁缟享有盛名外,[26]尚有吴绫、越罗、楚绢、蜀锦等名品。汤式《一枝花·赠美人》曰:“价重如齐纨鲁缟,名高似蜀锦吴绫。”最古老最廉价的材料是麻葛。[27][28]

周礼就规定有典丝、染人从事印染。传统染色的材料都是植物[29]包括:红花、乌梅、蘆木、苏木、黃櫱、青礬、莧藍、槐花、棓子、杨梅皮、蓝牙叶、莲子壳、绿豆粉等等。[30]古典布料的染色遵从古制,体现了华夏阴阳五行信仰。有六象六色之说,青所以象东方的木,赤所以象南方的火,白所以象西方的金,黑所以象北方的水,玄所以象天,黄所以象地。除了六正色以外,还有对应的间色:纁-黄赤色、紫-青赤色、红-赤白色、绿-青黄色、缥-青白色。间色也是唐宋公服的色制,公服五等:朱、紫、绯、绿、青。 另外还有绀-深青扬赤色、绯-赤、绛-大赤、缇-丹黄、朱-深纁。

色彩 染料 色图
藍草
红花
绿 槐花
金黃色 蘆木
鵝黃色 黃蘖
紫色 蘇木、青礬

最廉价普遍的是藍草制靛的蓝印花布[31]是传统的镂空版白浆防染印花,又称靛蓝花布,俗称“药斑布”、“浇花布”,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年历史。最初以蓝草为染料印染而成。 蓝印花布源于秦汉,兴盛于唐宋时期,古时称为药斑布。[32]汉族的染印工艺称作三缬,即蜡缬、夹缬、绞缬。缬是指系缯帛而后染之,使系处形成一定的花纹,起源自秦汉时代。[33][34]明代的织锦与刺绣兴起以后,夹缬逐渐衰落,并被碱印拓印刮浆防染法取代。

汉服的织绣工艺通过苏绣湘绣蜀绣汉绣粤绣以及蜀锦云锦宋锦流传至今。緙絲是技艺最高的织花艺术品。唐代,始有用丝织制缂丝,以生丝为经,以染织熟丝为纬,有的加饰金线或孔雀羽,工艺复杂细致,用色最多达 70 多种。

類型[编辑]

按場合[编辑]

漢服按場合可分為禮服吉服常服便服等。[35]从形制上看,主要有上衣下裳式(上下分开,上身着短衣,下身着裙)、上下连缀式(把上衣下裳缝连起来)、上衣下裤式、上下通裁等类型。上衣下裳是汉服最基本的式样,至今汉语仍然用“衣裳”这两个字作为服装的统称。其中“裳”指下裙,古代男女都可以穿着。后来男子逐渐改穿袍衫作为日常服饰,上衣下裳的样式多保留在礼服中,如冕服。而女子依旧以上衣下裳的样式为主,称为襦裙襦裙是中国服饰史上最早也是最基本的服装形制之一,最初流行於白狄族所建立的中山國,後來成為几千年中汉族妇女最常见的衣着[36]指短上衣。裙,里衣也。古服裙不居外,皆有衣笼之[37]。襦裙的歷史從戰國時代一直沿續到清代且一直流行至民國初期,前後歷經二千多年,儘管長短寬窄時有變化,但基本形制仍保持著原始形態[38]

有說法認為,古时上下通行之衣为深衣,代表时代特征的服装亦为深衣,深衣实可为古服之特征。言古服者,应先及之。何谓深衣,《礼记正义·深衣》曰:“所以称深衣者,以余服则,上衣下裳不相连,此深衣衣裳相连,被体深邃,故谓之深衣。”士人取得科举功名后,就脱去白衣,改穿襕衫了。明代的曳撒貼里鞠衣等也屬於上下連綴式。上下通裁的有圓領袍直裰直身道袍等,特點是上下不分裁的袍服。上衣下裤式為上身穿短衣,下身穿裤子,其中裋褐是劳动人民常见的衣着。

然而有學者指出,深衣是自宋代以降,自負為儒者且欲向他人強烈表示自我的人物才例外地使用的特殊服飾。北宋中期,一些學者如朱熹司馬光根據古籍記載自製深衣,並且作為常服穿著。某天司馬光對學者邵雍說:「先生可衣此乎」,邵雍回答:「某為今人,當服今世之服。」司馬光認為其言合理。南宋學者史繩祖稱深衣冠履為「怪服妖服」[39]

宋元歷史學家馬端臨在《文獻通考》中提到,夏商周三代可考的服制中雖然有所變化,但是除了冕服之外,只有玄端(端衣)和深衣兩者最廣為流傳。玄端是自天子至士人均可穿著的,而深衣則是自天子至平民百姓均可穿著的。也是古代士人未得功名時所穿衣服。深衣裁製時加長了衣襟,穿著符合禮法,因此不論貴賤,不論身份地位均可以穿著,而沒有等級之分。然而隨著衣裳形式的失傳,到了後代卻被視為怪異,穿著者往往被認為是腐儒,即使是北宋理學家紹雍也對該服飾有所保留,司馬光、呂希哲和朱熹等人則只在私底下穿著。[40]

外套類有褙子半臂披風鶴氅衣等。褙子是一种由半臂或中单演变而成的上衣。[41]程大昌《演繁露·背子·中禅》:“今人服公裳,必衷以背子。背子者,状如单襦袷袄,特其裾加长。直垂至足焉耳。其实古之中禅也,禅之字或为单,中单之制正如今人背子。”相传始于唐,盛行于宋。《宋史·舆服志》云:“妇人大衣长裙、女子在室者及众妾皆褙子。”宋明皇后常服红罗背子。[42]披风由褙子演變而來,於明代出現。

婚禮服飾[编辑]

明制婚服

先秦士的婚禮稱為士昏禮,新郎親迎時穿著大夫等級的爵弁裳緇袘,即玄色上衣、色綴有黑邊的帷裳,「袘」即綴邊。新娘則穿纯衣袡,即色衣缘的黑色深衣,「袡」即衣緣。其餘程序則依照士的服制。也就是卿大夫的妻子穿白色的展衣,士庶人的妻子以黑色的褖衣为礼服[43]。《礼记正义· 曾子问》:“嫁服者,士妻褖衣,大夫妻展衣,卿妻则鞠衣。故《士昏礼》云:「女次純衣纁袡。」(纯衣即褖衣也。)因此,按照周礼,士庶的新娘穿黑色褖衣,大夫的新娘穿白色展衣,天子正妻受冊穿祎衣。

唐宋制度,新郎四品以上以冕服婚,九品以上以爵弁服婚,庶人以絳公服(大紅圓領袍)婚。新娘視新郎等級穿著,初唐新娘穿花釵禮衣,為深衣制禮服;後來花釵禮衣之制漸式微,新娘改穿大袖襦裙出嫁,多為綠色。士庶綠衣新娘與穿紅圓領公服的新郎配在一起,是為「紅男綠女」。宋初承唐制,後來新娘改為穿鳳冠霞帔出嫁,此制延續至明代。明代官員婚禮,新郎按照官品穿官常服,新娘視其夫等級穿命婦常禮服。士庶婚禮可假九品官服、九品孺人常服,但時有僭越;亦有不穿官服以士庶常禮服(男穿袍服、女穿襖裙)為婚服者。

喪禮服飾[编辑]

三才圖會》插圖中的斬衰,衣不縫邊

中國喪服主要依據五服制定,五服是指一定範圍內親屬逝世時以居喪期限長短和喪服的粗細定下的規則,當中的服裝是在喪禮中穿著。五服中最重的丧服是斬衰朝鲜语참최복,是用最粗的生麻布做的喪服。斬衰衣旁和下边不缝边。其次是齊衰,用熟麻布做的。因为缝边整齐,所以叫做齐衰。再次之是大功,亦称「大红」,这是用熟麻布做的,比齐衰精细些。小功又次於大功,亦称「小红」,小功服比大功服更精细。五服中最輕的是緦麻,比小功服更精细。明代皇帝、皇后鴐崩,官員所服之斬衰服是把烏紗帽去雙翅、以白布包裹,穿素色圓領袍、配腰絰(麻繩)、麻鞋除服後換素服、烏紗帽,黑角帶,百日後穿回平日的衣服。命婦則穿麻布圓領、麻布裙、麻鞋,頭蓋麻布蓋頭,二十七日除服。

五服制度較為複雜,歷代多有簡化,稱為孝服,又稱孝衣。除服後,居喪期間會穿著普通的服裝,但會選一些顏色較素淡的,女子也少用華麗的首飾,明代時女子會由平日黑色或金絲狄髻改戴白色孝髻。

奴僕在主人喪禮期間會穿白布衣、戴白帽。

按身分[编辑]

皇室與貴族服飾[编辑]

古代天子及男性近支皇族的大禮服冕服,配冕冠,先秦貴族禮服為玄端,用作祭服、朝服、冠禮婚禮服。祭服又有素端,這幾種服裝都是交領、右衽的上衣下裳制、大袖。唐代之後不再以玄端為祭服,另設祭服。皮弁服也是皇室男性禮服的一種。皇后、太子妃大禮服為翟衣,屬上下通裁的大袖袍服。明代時鞠衣大衫為其他女性皇族的禮服,穿著時配鳳冠霞帔;鞠衣為上下分裁的深衣制圓領袍

皇帝及近支宗室常服為袞龍袍,皇帝的袞龍袍常用黃色,故又稱黃袍。袞龍袍最常見為圓領,上面綴有龍紋,但亦有些是交領。

官員命婦服飾[编辑]

宋代將軍公服像

官員服飾稱為官服,上朝所穿的為朝服,宋代官員朝服配方心曲領,依等級戴進賢冠貂蟬冠解豸冠。明初朝服為青色衣緣的赤羅衣、赤羅裳,頭戴梁冠英语Yanggwan。明代官員祭服為青羅衣、赤羅裳配方心曲領。官方祭祀時官員會穿祭服,宋明祭服會配方心曲領。

公服為官員之制服,唐至明時公服皆為圓領袍,唐宋公服按照等級依次用紫、朱、綠、青色,戴展腳幞頭[44]。明代公服按等級依次用、青、綠色,只在朔望日朝參穿著,其他日子則穿官常服。明代官常服綴有補子,又稱補服,顏色不拘,有圓領、交領兩種款式。命婦禮服為大衫霞帔,配翟冠。常禮服為綴有補子的圓領袍或襖裙。有功之大臣、命婦可獲皇帝賜蟒服

士庶服飾[编辑]

士庶男子常禮服

先秦至漢代的直裾袍、曲裾袍為士庶禮服,男女皆可服。後世士庶男子常禮服及吉服多為袍服,女子常禮服及吉服多為襦裙。裋褐則是便服,男女通用,為上衣下褲,在體力勞動或體育運動時穿著。窄袖襦裙亦是女子便服。

兒童服飾[编辑]

箍子、穿圓領衫(左)和穿披風(右)的明代小孩

漢族兒童衣服形制一般與成年人差異不大,最常見是上衣下褲類,除了一般的裋褐外還有單穿半臂和褌者,較少見袍服類。唐宋時女孩也會穿襦裙,明代則有穿襖裙。一些幼童也會只穿內衣如肚兜連腿裹肚衣抹胸裲襠等。嬰兒常穿開襠褲、戴圍嘴(又稱涎水兜、涎兜),圍嘴常裁成花瓣狀或梅花狀,也有其他形妝,常會繡上吉祥圖案。稍大能控制大小便的幼兒則改穿合襠褲。至清代雖然推行剃髮易服,但由於「老從少不從」,年幼穿明代服飾的習慣一直延續至今,交領右衽繫帶的設計不易弄傷嬰兒和幼童的幼嫩肌膚,同時也有教孩子不忘明朝、祖宗衣裳的意義,今人多稱「和尚衣」[45][46]

兒童的首服與成年人有差異,嬰兒和幼童常戴虎頭帽,因為人們相信老虎有威镇邪气和鬼怪的力量,能保護小孩和給小孩带来力量。除帽子外還有箍子(又稱抹額額箍額子圈帽等),常有老虎、花朵等圖案,也有素面的。還有風帽,是一種後面延長的帽子,可以擋風。也有些首服和成人的相同,例如幅巾。鞋履除了一般的鞋子外,嬰兒和幼童還會穿獸鞋如虎頭鞋豬頭鞋[46]

舞蹈服飾[编辑]

作為舞蹈之用的服裝較生活上的服裝富有裝飾性,袖子亦較長

舞蹈是儒教郊祀和朝会仪式中的重要环节。”《三辅黄图》卷五记载:“[汉]武帝时祭泰乙,上通天台,舞八岁童男女三百人,祠祀招仙人。”例如,唐代舞蹈,有文武之分。武舞又称“健舞”,文舞又称“软舞”,两种风格截然不同;前者威武激越,后者飘然若仙。两种不同的舞蹈采用两种不同的服饰。总的看来,健舞的舞服以小袖为多,以便腾越旋转。而软舞的服装则多用長袖,以表现出婉转、舒展的姿态。郊庙雅乐的重要乐器是编钟,味淡声希,伶官口耳相传,其音韵曲折、恬淡高雅。[47]民間的民俗舞蹈則採用加以裝飾的士庶日常服飾或吉服。

舞蹈时所穿的服装往往更富有装饰性,袖子较长,便于舞动时表现出各种不同的姿态。

戏曲服飾[编辑]

戏曲服装较通常的服装更具有装饰性。传统戏曲服装虽不是现实或历史服饰的照搬,服饰的色彩、纹饰及着法又必然要展示舞台人物的尊卑贵贱和遇到一些难以“僭越”的禁例。戏曲服装大致可分为小生褶子、帔风、老生蟒袍、官生官衣、武生靠衣五大类。宋代初年之后,黑色则和白色一起。为庶人所服。戏曲舞台以黄、紫、 朱(红)、绿、蓝的次序来标明人物的社会地位,显然不是随心所欲,而是有充分生活依据的。以尊贵者服用的“上色”褒扬善士,以卑贱者服用的“贱色”貶抑恶行,是古代色彩习俗。[來源請求]

道教服飾[编辑]

道教是中国的本土宗教,道士平日所穿的服飾通常無花紋,進行儀式時會穿著華麗的法服,並有專用的首服如混元巾純陽巾五老冠等,因應儀式所需配搭。法服花纹图案有道教特色,如袍上常常会绘制太极图、八卦图案等。一般認為,道袍一說,来自庄子所著的儒服。部份道教宗派的法服會變得舞台化,綴上水袖[來源請求]

漢傳佛教服飾[编辑]

佛教来自印度,传入中国后受中國文化影響,成為漢傳佛教,初期服装仍然保留印度风格,披著僧祇支(sanghati)。至後魏時,始加右袖,縫合兩邊,稱為偏衫。[48][49]正规的法衣仍然是印度僧衣式样,日常穿着的常服是根据汉服稍加改动、对颜色样式等规定后确定下来的,明朝称之为直裰[50]

歷史[编辑]

几千年來华夏王朝对周礼服制坚持代代相传、世世相袭,在儒教礼典的永恒中也不断适应时代的需要而产生朝代特色的常服。不同朝代的常服则不尽相同,各朝代往往对各个等级允许的颜色、式样有细致规定,朝代特征较明显[51]

石器時代 [编辑]

黄帝垂衣裳立宫宅

汉代《世本》记载:黄帝的臣子“伯余作衣裳”、“胡曹作冕衣”。《易·系辞》说“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史记·五帝本纪》说黄帝之妻嫘祖养蚕制丝,以作衣裳。张守节史记正义》记载“黄帝造屋宇,制衣服”[52]。王逸《机赋说》认为,上古人们拿兽皮当衣服,伏羲、炎帝以来,已经出现了真正的衣裳,到黄帝时期,则出现了等较为完备的服饰制度。[53]。考古发现则证实,距今七八千年前的裴李岗文化遗址、陕西临潼白家村遗址中都发现骨针、纺轮,说明当时人们已会纺布制衣。到了约五千年前的仰韶文化时期,不但大量发现纺轮,还在陶器上发现大量布纹的印痕。同时期的遗址中还发现了苎麻、蚕茧。说明此时已经产生了原始的农业纺织业,用苎麻织成的麻布饲蚕得到的丝纺来做衣服,人们的衣冠服饰日臻完备。只是,此时期的服装实物,在考古发掘中至今尚未发现[54]

夏 [编辑]

夏朝尚黑。[55]

商 [编辑]

商朝尚白则縞衣裳。[56] 商代的服裝形制主要有連身長袍,為女子或奴隸所穿著,另一形式則是上衣下裳,上衣有偏衽或對襟等不同形式,領口為寬邊,袖子以窄袖為主;下裳是長裙或者是開襠褲。在腰間以寬帶束腰,並腹前垂掛蔽膝(鞸)。商代貴族平時穿著色彩華美的絲綢衣物和外罩絲織錦衣(裼),衣上有織繡和染繪等紋飾,袖口和領緣亦用花邊裝飾,並配掛玉飾。此外,貴族們開始重視頭戴冠帽,為貴族服飾的重要標誌,進而出現禮冠制度;頭衣分別有冠、冕、帽、笄等形式。不同於貴族的穿著,平民百姓或奴隸穿著粗麻布衣,不戴冠帽。

周 [编辑]

穿垂胡袖袍服的周代俑

周朝折中夏殷之制而玄衣[57]

春秋战国时期,服饰大致沿袭西周的服制,只是略有变化。百家学说对服饰的完善有着一定的影响。冠服制被纳入了“礼治”的范围,成了礼仪的表现形式,从此中国的衣冠服制更加详备。

这时的衣服一般在以腰带固定,腰帶以帶鉤繫結,有的在带上还挂有玉制的饰物。

这一时期出现了深衣与袍服,袍服大致分为曲裾袍襜褕两种。还出现了襦裙。

秦漢[编辑]

復原的漢代三重衣

服装基本沿袭战国时期,袍按裁剪方式大致分为繞襟袍(曲裾袍)、襜褕直裾两种,都是男女均可穿着。武士则着短衣小袖大绔。[58]

秦汉时期曲裾袍是女服中最为常见的一种服式,这种服装通身紧窄、长可曳地,穿上後下䙓一般呈喇叭状,行不露足。汉代窄袖紧身的绕襟深衣,衣服几经转折,绕至臀部,然后用绸带系束,衣上还绘有精美华丽的纹样。衣袖有宽窄两式,袖口大多镶边。衣领部分通常用交领,领口很低,以便露出里衣。如穿几件衣服,每层领子必露于外,最多的达三层以上,現代称“三重衣”。

由于袍服的普遍流行,穿襦裙的妇女有所减少,但并没有消失,在汉乐府诗中就有不少描写。这个时期的襦裙样式,一般上襦极短,只到腰间,而裙子很长,下垂至地。1957年在甘肃武威磨咀子汉墓中发现了襦裙实物。[來源請求]

魏晋南北朝[编辑]

魏晉貴族男子及其侍從服飾

據古代學者的描述,漢人服飾在晉朝已經深受外族影響而「全用胡服」,並且「遂相承襲」:「中國(中原)衣冠,自北齊以來,乃全用胡服。窄袖、緋綠短衣、長靿靴、有蹀躞帶,皆胡服也。窄袖利於馳射,短衣、長靿皆便於涉草。」;「今世之服,大抵皆胡服,如上領衫、靴、鞋之屬。先王冠服,掃地盡矣。中國(中原)衣冠之亂,自晉五胡,後來遂相承襲,唐接隋,隋接週,週接元魏,大抵皆胡服」[59][60][61]

隋唐五代[编辑]

整個唐代皆流行的高腰長裙
穿圓領袍的唐代宦官

唐代時期對外來的衣冠服飾取兼收並蓄的態度,各種外來的服飾影響以及改變了唐人的服飾文化[62]

唐代男子的常服以「幞头」袍衫为尚,幞头又称袱头,是在北朝汉魏幅巾基础上形成的一种首服。官吏除穿圆领窄袖袍衫之外,在一些重要场合,如祭祀典礼时仍穿礼服。礼服的样式,多承袭前朝旧制,头戴介帻或笼冠,身穿对襟大袖衫,下着围裳、玉佩组绶等。

“襆頭”的前身是東漢以來的幅巾,即方頭巾,由於是經鲜卑帽改進而成,屬於“胡服”的一種。在北周武帝的時代,幅巾被加以改造,在巾的四角縫綴上繫帶,同時發明了一種結系方式,將一對巾帶結在腦後,另一對巾帶反係向前,於頭頂的髻前綰結,因此也叫做“折上巾”。發明襆頭的目的,是“便武事者也”,用輕質的絹羅將頭髮束緊,頭頂上輕便利落,自然無礙馳射。大致在隋唐之間,為了追求造型的美觀,襆頭之內被加上硬質襯冠。自唐至宋,巾角也轉換成花樣翻新的帽翅,同時改用硬挺的漆紗當做面料,最終形成“烏紗帽[61]

五代时期服饰基本沿袭了唐朝服饰。

[编辑]

穿褙子的宋代婦女

宋朝汉人男子野服沿袭了大襟右衽交领和圆领这两种服饰式样。宋朝汉族女服以襦裙為主,基本式样有两种:大襟右衽交领和对襟襦裙,女装相比男装要富于变化些,出現褙子

深衣是一种記載於中國先秦時期、於漢代失傳後被宋朝學者朱熹重新設計或復原的中國古代服飾,深衣在《禮記》等中國文獻當中作為一種簡便的禮服而被記錄,到了漢代以降,深衣作為一種傳說被人時時想起,並沒有受到太大關注,到了北宋中期,一些學者如朱熹和司馬光根據古籍記載自製深衣,並且作為常服穿著。某天司馬光對學者邵雍說:「先生可衣此乎」,邵雍回答:「某為今人,當服今世之服。」司馬光認為其言合理。宋代以後的中國,深衣在特別的場合以外並不被使用,明代學者丘濬說:「按馬(端臨)氏此言(指馬端臨在《文獻通考》的考究),則深衣次在宋服之者,固已鮮矣。況今又數百年後哉!」表示明代士人通常不穿深衣。1644年,明代學者朱舜水日本被問及深衣是如何製作時,他回答他從未親眼見過深衣[40]

宋元歷史學家马端临在《文献通考》中提到,夏商周三代可考的服制中虽然有所變化,但是除了冕服之外,只有玄端端衣)和深衣两者最廣為流传。玄端是自天子至士人均可穿着的,而深衣则是自天子至平民百姓均可穿着的。也是古代士人未得功名时所穿衣服[63]。深衣裁制时加长了衣襟,穿着符合礼法,因此不论贵贱,不论身份地位均可以穿着,而没有等级之分。[64]然而隨著衣裳形式的失傳,到了後代卻被視為怪異,穿著者往往被認為是腐儒,即使是北宋理學家紹雍也對該服飾有所保留,司馬光、呂希哲和朱熹等人則只在私底下穿著。[65]

[编辑]

元代汉族百姓服飾

元朝時期漢人服飾也受到了外族服飾文化的影響,例如明代流行的曳撒就是繼承於元代的腰線襖[66]

[编辑]

孔府藏明代襖裙

明太祖朱元璋推翻元朝后,诏令“衣冠制度悉如唐宋之旧”,以圓領袍服等唐宋服飾為「正統衣冠」,又连续颁布多项旨令,从面料、样式、尺寸、颜色等方面确立了明代服饰制度,其中心内容是贵贱有别、服饰有等,不同阶级不同等次的人,都只能享用本等级的服饰,不能混同,更不能僭越。随后,朱元璋又屡次申述服饰禁例,有犯者,立刻严厉制裁。史载当时有百姓不许穿靴之禁,有三十八位南京人即因违禁而被充军。

明代男子服饰基本沿袭了大襟右衽交领和圆领这两种传统服饰式样,但又吸收了一些元代服饰特点,发展出曳撒等特色服饰。明代妇女的服装以襖裙为主,與前代襦裙的主要差異在於上衣並不束在裙子內。除了一直流傳的衫、袄及裙子外,还流行霞帔褙子比甲等新鲜样式,衣服的多变与款式做工达到一个高峰[67]。明代開始於顯眼處使用纽扣,在部分常服及軍服中使用较多,禮服、官服則仍然沿用交領及盤領款式,不在顯眼處用扣子。

在經過了金元時代大規模北方民族內遷洗禮之後,明代的服飾狀況已與唐宋有很大不同。雖然明政府多次重申胡服禁令,但蒙元服飾的影響在整個明代一直存在,並且於北方地區顯得更加強烈,晚明文學家王同軌記載:「然常見河以北帽猶深簷, 服猶腰褶, 婦女衣窄袖短衫……習久而難變,甘陋而相忘耳」。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從明代前中期開始,流行於元朝的曳撒就成為了明朝社會上層的「燕閑之服」。從皇帝到太子、內臣以及百官都穿著此服。史載明憲宗於後苑遊賞時身穿「大紅織金龍紗曳撒」, 而明孝宗更是「早則翼善冠、袞繡圓領,食後則服曳撒、玉鉤絛」,可見其燕居時穿曳撒的時間更多[68]

[编辑]

清康熙年間漢女交領襖裙
清初滿漢服飾
清初民間服飾
康熙讀書圖,從圖中可見其留有明顯的鬢髮。
宫廷画师郎世宁绘画的《平安春信图》。

1644年清兵入關,推行剃髮易服政策,為了易於辨識順逆,故強迫被征服或投效的漢人剃髮易服[69],導致明代官服等服飾在清朝社會中逐漸消失,然而清朝時期兒童、僧侶、道士以及女性仍可穿著明代服飾。由於剃髮易服令難以實行,故在清朝期間亦有廣大百姓的服飾依然為明制的情況,康熙年間的江南亦有很多平民依然穿著明朝的服飾,甚至於辛亥革命年間在某些地區也同時保留了明代式樣的服飾[70]

为保护服制及髮飾傳統,孔子的后裔孔闻謤上书攝政王多尔衮请求保存孔府服饰;郑成功的儿子明郑郑经以繼承明朝為號召,將剃发易服作为拒絕投降的原因之一[71][72]

中國皇帝的朝服有着悠久历史,歷來統治者认为衣冠冠制关系国家兴衰,为了巩固其统治,清朝皇帝便組織群臣學習《金世宗本紀》,告誡群臣不要學習漢人「陋习」,從北魏至遼金元“凡改漢衣冠者,無一不再世而亡……凡一朝所用原各自有法程,所謂禮不忘其本也。自北魏始有易服之說,至遼金元諸君浮慕好名”;若致满洲衣冠,效汉人服饰制度,宽衣大袖,左佩矢,右挟弓,就好像把左手交给他人,「待他人割肉而后食」,故創建了一套既符合民族特色,又利于骑射的冠服制度[73]

作為皇帝重要象徵的朝服,清代朝服大部份遵循滿洲習俗,再加入草原民族的因素,以玉草編織而成的笠狀朝冠、長垂及腰的朝珠和繫佩刀、火鎌石等的腰帶等,都包含了多元文化的因素,展現其作為多民族統治者的政權特質[74]

清朝据传有「十从十不从」之民谣,譬如:「生从死不从」,指男子生前要穿清朝衣裝,死後則可服明朝衣冠;「男从女不从」、「老从少不从」,指女子及少年儿童可以不剃发易服[75][76]。一般认为,“十从十不从”是出于明降臣金之俊洪承畴的建议而制定的政策,雖未見有正式文書宣告,但在其後清代服飾審美文化現象形態中,成了有目共睹的事實[77][78]

順治二年既許「衣帽裝束,從容更易」 ,故民間仍服明朝衣冠,即令清朝在嚴厲執行剃髮及易服令時,其能確實掌握的對象也只限於漢人官吏,而廣大的農村地區則為清朝勢力所不能及,故清初亦流行「官降民不降」之說。台北故宮博物院所藏焦秉貞於康熙三十五年所繪四十六幅《耕織圖》中的人物髮式與衣冠,全係明朝之舊。焦氏於康熙時供奉內廷,與布道於中國的西洋傳教士日相濡染,習西洋素描畫法。故其所繪山水人物,樓台之位置,自近而遠,自大而小,不爽毫髮。其耕織圖中的村落風景,田家耕作,人物衣冠髮飾,應相當真實。而且《耕織圖》經康熙皇帝看過、「稱旨」後才令刊刻,表示康熙皇帝對圖中人物衣冠之認可,可見康熙年間中國農村士紳農民的髮式與衣冠,已復明朝之舊[79]。西方學者亦指出,官員以外的一般漢人百姓都被允許穿著前朝服飾,然而到了晚清時間,絕大多數漢人都自願地改穿了滿化的服飾[80][81]

六月多爾袞頒布薙髮令时,對於汉人之衣冠服飾,也要求更换,但未严令实施期限,「許從容更易」。然而没过多久,在七月初九日时,又下谕「官民既已剃发,衣冠皆宜遵本朝之制」,于是衣冠之禁也与剃发同样严厉,有學者指出因为不改衣冠而遭屠戮者也同样多。[82]然而由於抵制剃髮的鬥爭已經持續多年,加上強迫穿滿服這一命令的難以推行,以致後來在服飾和髮式上推行的清令更加不了了之,後期形成了以漢文化為主幹、以滿族代為接枝的混合型文化。甚至於辛亥革命年間在某些地區依然保留了明代式樣的服飾[83]

1645年(順治二年)十月,原任陕西河西道孔闻謤孔子后人)上书表示:孔子家族衣冠已经延续了三千年,希望能够保持不变,免受剃发易服。多尔衮回应:剃发严旨,违者无赦。孔闻謤疏求蓄发,已犯不赦之条,姑念圣裔免死。况孔子圣之时,似此违制,有玷伊祖时中之道。著革职永不叙用[84]

1648年(顺治五年)金声桓李成栋以反对剃发為理由之一而反清重投南明。然而一度效忠清朝其且實行剃髮令的李成棟在點兵時依然穿著「烏紗玉帶」(明代服飾),當時亦有人穿著「儒冠」觀賞李成棟點兵,而楊漣的長子「時雖剃髮,猶漢人衣冠,烏紗大帶,不改舊服」[85]

1654年(顺治十一年),針對「剃髮易服」引起社會矛盾、各地漢人抗爭此起彼伏的这种情況,時任大学士陳名夏說:「留髮復衣冠,天下即可太平」,後來陳名夏在南北黨爭中失勢,此話便成為其被处以绞刑的罪名之一[86]

漢滿婦女的髮式在清朝初期還保留著原有的樣式,後來隨著相互之間的影響,令各自的髮式都有了明顯的變化,在“十从十不从”下,清代的漢族婦女依然可以穿著明代時期的裝飾,更影響了滿族婦女的審美觀[80][87]。另外,清朝時期的道士以及僧侶也能繼續保持他們傳統的髮型和穿著[88]

現代[编辑]

清滅亡後,中國流行的服飾主要有中山裝唐裝旗袍等,但這些服裝均不屬於漢服。[89][90]

旗袍是一種華人女子的傳統服裝,始於中華民國大陸時期上海女校的制服,當時的上海女學生是旗袍最早的主要使用者[91]。旗袍因其代表新时代知识女性的形象而受到欢迎,並由上海开始流行到全中国,成为當時中國都市婦女的主要服装,至今仍为上海代表性的符号之一[92]中華民國建立后,旗袍在上海上流社會非常風行,這股風潮還傳到了香港,最終成為代表中國女性的現代服飾。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后,因為旗袍代表著資產階級、違反了共產主義的理念,所以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禁止旗袍,1980年代改革開放后,旗袍重新流行於中國大陸[93]

中山装是近現代汉族男子最基本的服装之一,且一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国家领导人,以及出国進行访问和考察学习的工程技术人员普遍穿著的服飾[94]

唐裝又稱漢衫,是一種從明代對襟衣、罩甲以及清代馬褂發展而來的服飾,其淵源可推至漢魏時期[95][96][97][98]



对周边民族服饰的影响[编辑]

汉人服飾由于华夏儒教王道文化的传播而影响深远,周边地區的民族、包括许多其他儒家文化圈汉文化圈)国家通过效仿华夏礼仪制度借鉴了汉服的某些特征,用于吉凶宾军嘉五礼。此外,华夏宾礼也规定四夷之君必须穿本国服饰朝见中国天子,谓“蕃主服其国服”。[99]汉唐藩属体制中,周边民族首领存在着定期朝见皇帝的所谓“朝集”制度。无论是外国君主及其使者或者臣子朝谒中国天子,接受官职,贡献方物,还是中国天子宴请外国君主,外国君主都要穿国服奉礼。国服制度促使了周边民族形成自己的民族服饰。比如,契丹太宗入晋,接触到中原衣冠制度,北归后,参照中原服制制定了本朝「国服」与「汉服」制度[100]

宣宗穿著罩甲,罩甲傳入女真後演變成馬卦

建州女真朝鮮人記載的“雜亂無章”走向“貴賤有別”的過程當中受到了明代服飾很大影響。明朝初期禁止民人穿著「馬褂的先祖」對襟衣和罩甲等服飾:“禁官民步卒人等服對襟衣,唯騎士許服……其不應服而服者罪之”,但後來由於禁令漸漸廢弛而逐漸走入民間,這一世俗化和普及化的過程,被認為會對關外的滿洲有所影響,由於滿洲的崛起有賴於騎射之利,而對襟衣之類又便於騎射。在此情形下,經濟文化相對落後的滿洲被指理所當然地吸收並大量借鑒了明代的冠服制度,例如馬甲就是由明代罩甲演變而成[101][102]

日本和服朝鮮半島韓服越南越服琉球琉裝等皆受到中原王朝服飾體制及漢人服飾的影響[2]

唐代敦煌吐蕃占领,當地汉人被迫从「夷俗」,只有祭祖时才穿上汉人服飾,“遗衣整巾潜泪垂,誓心密定归分记”,设法回归唐朝。[103]吐蕃汉人沿袭汉服保持民族气节和习俗,保持和唐朝的联系。[104]公元1129年,金朝政權下令禁民漢服,又令髡髮,不如式者殺之。後來海陵王首先宽松了政策:诏河南民,衣冠许从其便,最後結果反而是女真人的服飾漢化。

越南屬明時期明朝的統治下被迫「束髮易服」[105],被明朝征剿過後倖存的都掌人亦被強迫「更名易服」[106],以及更改有都掌特色的地名,消除都掌文化[107]

繪畫中的漢服[编辑]

清代畫家焦秉貞的《畫仕女圖》,畫中仕女穿著漢服

中国画本以人物为主题。现存最早的战国帛画,便描绘了汉服的广袖、细腰,揭示出那个时代的审美。汉代的石刻,唐代宋代的人物画,均以当时的服制为主。唐代的《捣练图》、《宫乐图》、《簪花仕女图》等可以说是中国仕女画之颠峰,也是今天人们研究汉服历史的重要参考。明代的寫實畫作如風俗畫、容像亦然。名畫家方人定指清代“禁止服汉服,而夷狄的衣冠,画家不肖以之入画”[108],但從有關文物看來,清代至今的中國人物畫既有身穿清代服裝,也有身穿明代服飾[109]

神祗塑像中的漢服[编辑]

滿清實行剃髮易服後,傳統宗教的等的塑像及畫像的服飾依然保持漢服典型特徵,雖然後世神像衣飾有戲服化的傾向,但依然保持「漢官威儀」,除了一些生於清朝被視為神祇崇拜的人物外,傳統神祇不論是漢傳佛教、道教還是民間信仰都穿著漢服,甚至一些本來非漢族的人物被漢人視為神明後,其神像亦穿上漢服,例如來自印度的佛教傳入中國後,本是印度人造型的佛祖菩薩等佛教神祇在漢族地區的造像都改穿漢服,其中觀世音菩薩在中國被認為是女性後,形象是穿著襦裙的婦女。而台灣民間信仰中的來自西方的八寶公主(船難中漂流到台灣被原住民殺害的白人女性),其神像就穿上漢服而非她生前穿著的西式服裝。[來源請求]

社会评价[编辑]

中国大陆官媒《人民日报》有文章评论:汉服,起源于远古,定型于春秋战国,兴盛于明朝,经手绘纹饰、裁剪、缝制、熨烫等工艺,集独特的染、织、绣于一身,历经千年仍是爆款。真正的中国风和东方美学,都藏在这一袭汉服中。[110]

天津師範大學美術與設計學院院長華梅認為,漢服只用於區別其他民族服裝,或指代漢朝服裝,而不能指代漢族傳統服裝這個整體概念,她以《遼史·儀衛志二》[註 1]、《清稗類鈔·服飾》[註 2]和《長物誌·衣飾》[註 3]為例[111]

有少數研究者認為漢服是當代新造或想象的概念,如中山大學中文系博士生導師、民俗文化專家葉春生稱,「『漢服』實屬新詞彙,古今所有的典籍上都沒有『漢服』一詞。」[112] ,其他還包括復旦大學楊志剛、南京大學教授劉迎勝、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張跣、爱知大学周星和麥覺理大學Kevin Carrico。[113][114][115][116][117][118]

另有極少數研究者對「漢服」相關概念持批評態度。如劍橋大學James Leibold認為,漢服復興運動是漢族主義者推崇大漢族主義的體現。[119]南京大學文學院副院長王彬彬認為漢服是陳腐的舊文化,漢服復興運動是食古不化的表現。[120]

相关条目[编辑]

註釋[编辑]

  1. ^ 房媛. 漢服運動研究[D].陝西師範大學,2012.「漢服是指:從服飾制度萌芽的殷商時期,直至宋明時期在歷史的傳承斷代中漢族民眾所一直堅持的,並在當代努力自發重拾與復歸的中華漢民族的傳統服飾。此服飾以交領、右衽、束腰,用繩帶系結為主要特徵。」
    何伊莎. 華夏魂,漢服情[D].湖南師範大學,2016.「漢民族的傳統服飾則被稱作漢服。在今天的研究中,不可否認漢王朝對漢服產生的重要影響,但若局限於“漢服”二字淺顯的表面意義,而不進行縱向的挖掘和深入的研究,僅僅把範圍圈定在漢代400 多年的時間段,也是非常狹隘和不嚴謹的。」
    馬勝亮. “服”以載道—漢服的文化內涵研究[D].湖南工業大學,2014.「漢服即漢民族傳統服飾的簡稱,亦稱華服、國服。它主要指從夏商周一直演 進到明王朝,時間跨度達四千年,以漢民族文化為基礎,帶有明顯漢民族文化風格的服裝。」
    左娜. “漢服”的形制特徵與審美意蘊研究[D].山東大學,2011.「漢服指從夏商周三代到明王朝的近四千年中,以漢民族文化為基礎而自然演化形成的具有漢民族文化風格、區別於其他民族服裝的服飾體系。」
    孔德瑜. 漢服海外傳播分析[D].山東大學,2016.「漢服是漢民族的傳統服飾,屬民族服飾概念,是漢族(先秦時則為華夏族)人民所穿著的服飾為基礎,並在此基礎上發展演變而成的一種明顯具有獨特風格的一系列服飾的集合。它的發展歷史跨越四千年,從"黃帝垂衣裳而治天下"(約公元前2698年)始到明朝末年(17世紀中葉)。」
    丁秋苗. 漢服圖案元素的汲取與自創品牌的應用思考[D].浙江理工大學,2018.「漢人也就成了整個華夏民族的代稱,將其本身為漢人穿著的服飾—漢服廣泛傳播開,受到其他民族的認可。早在 7000 年前的石器時代,中華服飾文化就開始慢慢發芽,絲、麻等紡織物的已經使用在衣冠鞋履之上。」
    周景怡. 蒙元服飾與漢服的沿革研究[D].浙江理工大學,2018.「漢服是漢民族幾千年來不斷發展演變而的形成的具有民族特色的服飾,從黃帝開始到明朝末年這四千年中,以漢族最根深蒂固的禮儀作為服飾的根基,隨著歷史不斷的發展逐漸形成的具有本民族特色的服飾。經過漫長的發展和沈淀,漢服成為漢人對自身文化認同的象徵,也是世界史上最悠久的民族服飾之一。」
    其他表述為從萌芽時期(或黃帝)到清初的漢族傳統服飾的文獻還有:
    陏天歌. “漢服熱”與大眾文化消費[D].雲南大學,2017.
    盧曉曉. 基於漢服領襟元素在現代中式服裝中的創新應用與研究[D].浙江理工大學,2015.
    高海南. 漢服愛好者的行動邏輯研究[D].華東師範大學,2019.
    劉歡. 漢服文化的產業鏈模式研究[D].上海師範大學,2015.
    張曉琳. 羅蘭·巴特符號學視閾下的服飾符號研究[D].黑龍江大學,2017.
    楊娜.當代“漢服”的定義與“漢民族服飾”的定位差異[J].服裝學報,2019,4(02):158-162+167.
    崔晨濤.從實踐訴求到終極構建:漢服運動”表徵下的三種意識傳遞[J].濟寧學院學報,2016,37(05):98-102.
    唐文清. 漢服經營模式探討——以高校市場為例[C]. 今日財富雜誌社.2016年第一屆今日財富論壇論文集.今日財富雜誌社:北京中外軟信息技術研究院,2016:344 -346.
    加鎖鎖,郭慧麗.漢服的歷史演變評述[J].西部皮革,2019,41(09):63.
    尹文君.漢服之美,風雅一身——淺析漢服文化現狀與發展[J].戲劇之家,2017(14):284.
    姚珊珊,劉玉冰,程玲瓊,陳瑤.漢服的創新與傳承研究[J].科教文匯(下旬刊),2019(09):188-190.
    陳蓮.漫談失落的民族瑰寶——“漢服”[J].武漢科技學院學報,2007(08):16-19.
    徐玲,王寶琪,錢卓為.探究中國傳統服飾漢服的特點及其對大學生的影響[J].大眾文藝,2018(07):210-211.
    趙睿智,朱曉冬.淺談漢服飾形制特徵[J].大眾文藝,2018(06):73-74.
    王心妍,唐韻芝.探析漢服與漢服迷群的符號傳播[J].傳媒論壇,2019,2(12):171-172.
    譚鈺涵.關於漢服復興的幾點思考[J].文史博覽(理論),2016(11):43-44.
    唐雯倩,張佳慧,戴賢倩.探索中國漢服文化對日本傳統服飾的影響[J].文化創新比較研究,2018,2(27):26+28.
    賀曉梅.漢服是華夏傳統文化鮮明的旗幟[J].職大學報,2013(01):102-104.
    張君浪.從漢服的審美層面看漢服的精神文化價值[J].才智,2009(28):147-148.
    張姣.從漢服風貌觀現代服裝設計的民族文化傳承與運用[J].染整技術,2016,38(11):17-19.
    季勇,王革非.韓服與漢服之關係研究[J].絲綢,2012,49(11):76-80.
    田陸樂.傳統漢服造型元素在現代服裝設計中的運用[J].浙江紡織服裝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9,18(01):73-78.
    冀子輝. “現代漢服”款式結構特徵研究及數字化實現[D].東華大學,2016.
    崔晨濤.“漢服運動”與民族文化復興的訴求[J].鄖陽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學報,2016,36(05):19-24.
    王婷.淺談漢服及其文化特色[J].蘭台世界,2013(16):85-86.
    李錦珍,郁樹廷.論民族文化認同與漢服復興[J].傳承,2017(01):108-111.
    陳娜娜,徐方傑,陳嘉毅.漢、唐、明代漢服設計與對比[J].紡織科技進展,2015(06):55-58.
    惠琴.“漢服”與“國服”[J].飾,2008(01):39-41.
    王芙蓉.“漢服運動”研究[J].服飾導刊,2012,1(02):78-81.
    張蓓.淺談當代高校漢服社的發展與改革[J].南寧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5,20(04):40-42.
    王一開.一場衣冠的先行——漢服與漢服運動[J].現代裝飾(理論),2015(09):226.
    郭週卿.當代漢服復興運動的特徵及其發展趨勢[J].武漢紡織大學學報,2019,32(05):59-62.
    史海亮.現代服飾中漢服元素的應用研究[J].天津紡織科技,2014(04):37-39.
    施雅慧.傳統文化復興背景下當代漢服運動的發展研究[J].重慶工貿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8,14(03):45-49+60.
    鄭吉軍.服飾的話語及對漢服熱的思考[J].浙江工商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1,10(04):31-35.
    張兵娟,劉佳靜.新媒介環境下中國禮樂文化的記憶認同及其建構——以漢服春晚的傳播為例[J].新聞愛好者,2015(07):46-49.
    劉曉萍.從漢服文化元素看民族服裝的繼承與創新[J].藝海,2011(07):192-194.
    袁一.由漢服的重生審視國學的複興[J].湖北第二師範學院學報,2016,33(06):39-43.
    鄧雅,梁惠娥.淺議漢服風韻與國服[J].飾,2006(03):40-42.
    李冬青,劉濤.漢服的文化意義及傳承方式研究[J].遼寧絲綢,2014(02):18-19.
    楊帆.我的祖先叫炎黃——論漢服文化的弘揚[J].商界論壇,2013(06):229.
    韓星.當代漢服復興運動的文化反思[J].內蒙古大學藝術學院學報,2012,9(04):38-45.
    朱河,楊先藝.華夏衣冠,造物之美——淺析漢服中的造物文化[J].美與時代(上),2011(09):37-39.
    葛英穎,王藝璇.漢服的起源與傳承[J].現代商貿工業,2017(34):66-67.
    何嘉欣.淺談當代漢服復興運動對推動中華文化傳播的意義[J].西部皮革,2019,41(08):151+153.
    金悅文,許璐,魏碧雲.淺談和服與漢服的對比[J].遼寧絲綢,2015(02):37-38+46.
    楊陽,劉寶成.談漢服形制特點與文化內涵解讀[J].中國市場,2015(23):271-272+278.
    周雨虹.漢民族傳統服飾的傳承現狀與現代化發展建議[J].西部皮革,2019,41(04):25-26.
    張翼.關於現代漢服的符號分析[J].四川理工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3,28(06):96-99.
    汪志娟.從文化認同到文化自覺:漢服運動興起與發展[J].商業文化,2016(06):137-138.
    李靜.淺談漢服運動背後漢民族文化的缺失[J].中國民族博覽,2015(08):17-18+20.
    趙文龍.由漢服的發展看中國民族服飾的文化傳承[J].美術教育研究,2014(02):28.
    蘇靜.芻議漢服復興[J].文化學刊,2016(02):49-50.
    張祥軒.淺析漢服復興的當代意義[J].文化創新比較研究,2017,1(07):109-110.
    章勤,李欣如,曾凡.漢服復興現象研究[J].合作經濟與科技,2019(17):72-73.
    陳英.關於當代漢服復興的探討[J].南寧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0,15(04):20-23.
    李春麗,朱峰,崔佩紅.基於亞文化視角的青年“漢服文化”透視[J].當代青年研究,2015(01):40-46.
    王旭賢,袁斐.漢代直裾袍服在現代“漢服熱”的設計研究[J].西部皮革,2018,40(17):70.
    葉華.淺談中國民族服飾之漢服[J].湖北經濟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2,9(06):143-144.
    王婷.漢服中的服飾文化淺析[J].大舞台,2013(03):271-272.
    朱雨虹.漢服的歷史演變及其禮儀內涵[J].文史博覽(理論),2015(09):74-75.等等
  2. ^ 2.0 2.1 2.2 Sandra Lee Evenson. Hanfu Chinese robes. (编) Annette Lynch; Mitchell D. Strauss. Ethnic Dress in the United States A Cultural Encyclopedia.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135–136. 30 October 2014. ISBN 978-0-7591-2150-8 (英语). 
  3. ^ 趙琛. 漢服的審美意蘊與創新設計[D].天津工業大學,2017.
  4. ^ 何伊莎. 華夏魂,漢服情[D].湖南師範大學,2016.
  5. ^ 馬勝亮. “服”以載道—漢服的文化內涵研究[D].湖南工業大學,2014.
  6. ^ 刘熙,东汉,《释名·释衣服》
  7. ^ 《册府元龟》“唐高祖武德二年制,每一丁,租二石、绢二疋、绵三两,自兹以外,不得横有调敛。”
  8. ^ 《汉书》:“布、帛广二尺二寸为幅,长四丈为匹。”
  9. ^ (唐)宇文氏,《妆台记》“汉武就李夫人取玉簪搔头,自此宫人多用玉。时王母下降,从者皆飞仙髻、九环髻,遂贯以凤头钗,孔雀搔头,云头篦以玳瑁为之。”“魏武帝令宫人梳反绾髻,插云头篦,又梳百花髻。”
  10. ^ (唐)段公路《北戸録》“着白紗帽而尚青袍或牙梳挿髻”
  11. ^ 《舊唐書·文宗紀》:“太和二年,诏諸公主不得廣插钗梳。”
  12. ^ 魏庆之,宋,《诗人玉屑》
  13. ^ (汉)班固撰《汉武帝內傳》
  14. ^ 郭若虛,宋,《圖畫見聞誌》
  15. ^ 李时珍,明,《本草纲目·服器部》
  16. ^ 趙睿智,朱曉冬.淺談漢服飾形制特徵[J].大眾文藝,2018(06):73-74.
  17. ^ 何伊莎. 華夏魂,漢服情[D].湖南師範大學,2016.
  18. ^ 左娜. “漢服”的形制特徵與審美意蘊研究[D].山東大學,2011.
  19. ^ 《论语·宪问》:“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
  20. ^ 胡曉東. 从《论语》看传统汉服的意蕴. 服飾導刊. 2014年3月,. 2014年3月第3期: 130–144. 
  21. ^ 周星. 本质主义的汉服言说和建构主义的文化实践——汉服运动的诉求、收获及瓶颈. 民俗研究. 2014,. 2014年第3期: 130–144. 
  22. ^ 《明太祖實錄》卷三,《詔复衣冠如唐製文》
  23. ^ 朱绍良、罗汉松《元王振鹏〈江山胜览图〉考》. 雅昌艺术网. 2012-11-22
  24. ^ 24.0 24.1 付丽娜; 谷联磊. 细说汉服由来及款式特征. 轻纺工业与技术. 2014,. 2012年第41卷第2期: 54–56. 
  25. ^ 《魏志》曰:自公侯已下,大夫以上,皆服绫、锦、罗、绮、金缕之物。自是以下,杂彩之服,通于贱人也。
  26. ^ 《管子·輕重戊》“管子對曰:‘魯梁之民,俗爲绨。公服绨,令左右服之,民從而服之。公因令齊勿敢爲,必仰於魯梁,則是魯梁釋其農事而作绨矣。’”
  27. ^ 《大明会典》“錦一尺八貫,紗一疋八十貫,綾一疋一百二十貫,羅一疋一百六十貫,麻布一疋八貫,葛布一疋二十貫。”
  28. ^ 《宋史》“惟春、冬加绢各百匹,大绫各二十匹,小绫各三十匹,罗各十匹,绵各五百两。”
  29. ^ 植物染色样
  30. ^ 宋应星,《天工开物》
  31. ^ 型染めとは
  32. ^ 《古今图书集成》卷中记载:“药斑布——以布抹灰药而染青,候干,去灰药,则青白相间,有人物、花鸟、诗词各色,充衾幔之用。”
  33. ^ 隋《二仪实录》“缬,秦汉间始有”。
  34. ^ 玄应《一切经音义》:“谓以丝缚缯,染之,解丝成文曰缬也。”
  35. ^ 林良浩. 中国传统文化常识.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Esphere Media (美国艾思传媒). 1 June 2010: 103–. ISBN 978-7-80742-860-2. 
  36. ^ 阮衛萍《從今话古談襦裙》,《紫禁城》1992年第05期
  37. ^ 《太平御览》
  38. ^ 故宮博物院《紫禁城》(1992年第05期),紫禁城雜誌編輯部,第28-32頁
  39. ^ 《文獻通考》,卷111,「三代時衣服之制,其可考見者雖不一,然除冕服之外,惟元端、深衣二者其用最廣。元端則自天子至士皆可服之,深衣則自天子至庶人皆可服之,蓋元端者,國家之命服也,深衣者聖賢之法服也。然元端雖曰命服,而本無等級,非若冕弁之服,上下截然者之比。故天子服之而不卑,士服之而不為僭。至於深衣,則裁製縫衽,動合禮法,故賤者可服,貴者亦可服;朝廷可服,燕私亦可服。天子服之以養老,諸侯服之以祭膳,卿、大夫、士服之以夕視私朝,庶人服之以賓祭,蓋亦未嘗有等級也。古人衣服之制不復存,獨深衣則《戴記》言之甚備。然其制雖具存,而後世茍有服之者,非以詭異貽譏,則以儒緩取哂,雖康節大賢,亦有今人不敢服古衣之說。司馬溫公必居獨樂園而後服之,呂滎陽、朱文公必休致而後服之,然則三君子當居官蒞職見用於世之時,亦不敢服此,以取駭於俗觀也。蓋例以物外高人之野服視之矣,可勝唧哉。」
  40. ^ 40.0 40.1 李申&陳衛平《哲學與宗教》,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154-155頁
  41. ^ 《占今图书集成·礼仪典·衣服部》引《实录》曰:“秦二世诏朝服上加褙子,其制袖短于衫、身与衫齐而大袖。”又日;“隋人业中、内宫多服半臂,除即长袖也;唐高祖减其袖,谓之半臂,今背子也;江淮之间或日绰子,士人竞服。”
  42. ^ 《文献通考》“孝宗乾道中,中宫常服,有司进真红大袖,红罗生色为领,红罗长裙,红霞帔,药玉为坠,背子用红罗,衫子用黄红纱,裆袴以白纱,裙以明黄,短衫以粉红纱为之。”
  43. ^ 《礼记正义》 曰:“子、男、大夫一命,其妻服展衣也。子、男之士不命,其妻服褖衣。”
  44. ^ 《宋史》“公服。凡朝服谓之具服,公服从省,今谓之常服。宋因唐制,三品以上服紫,五品以上服朱,七品以上服绿,九品以上服青。其制,曲领大袖,下施横襕,束以革带,幞头,乌皮靴。自王公至一命之士,通服之。”
  45. ^ 女子出嫁遮竹篩的由來. [2013-06-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21). 
  46. ^ 46.0 46.1 《温州晚报》记忆中那淡淡奶香“百家衣”[永久失效連結]
  47. ^ 历代女子服饰发式变迁. 
  48. ^ 宋赞宁《僧史略·服章法式》:“又后魏宫人见僧自恣,偏袒右肩,乃施一肩衣,号曰偏衫,全其两扇衿袖,失祇支之礼,自魏始也。”
  49. ^ 《六物圖》:「此方往古並服祇支,至後魏時始加右袖,兩邊合謂之褊衫,截領開裾,猶存本相。故知偏衫左肩,即本祇支
  50. ^ 《敕修百丈清规》卷五“相传,前辈见僧有偏衫而无裙,有裙而无偏衫,遂合二衣为直裰。”
  51. ^ 《中国古代人物服式与画法》,黄辉著,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7.第191页
  52. ^ “黄帝之前,未有衣裳屋宇。及黄帝造屋宇,制衣服,营殡葬,万民故免存亡之难。”(《史记正义》注“五帝本纪”)
  53. ^ “古者衣皮即服装也,衣裳未辨。羲、炎以来,裳衣已分,至黄帝而衮冕。”
  54. ^ 朱和平《中国服饰史稿》,中州古籍出版社,2001年07月第1版,16-18页
  55. ^ 《礼记·王制》:“有虞氏皇而祭,深衣而養老。夏后氏收而祭,燕衣而養老。殷人冔而祭,縞衣而養老。周人冕而祭,玄衣而養老。”
  56. ^ 《礼记·王制》:“有虞氏皇而祭,深衣而養老。夏后氏收而祭,燕衣而養老。殷人冔而祭,縞衣而養老。周人冕而祭,玄衣而養老。”
  57. ^ 《礼记·王制》:“有虞氏皇而祭,深衣而養老。夏后氏收而祭,燕衣而養老。殷人冔而祭,縞衣而養老。周人冕而祭,玄衣而養老。”
  58. ^ 《汉书·王莽传下》:"乃身短衣小袖,乘牝馬柴車"
  59. ^ 北宋·沈括《夢溪筆談》
  60. ^ 南宋·朱熹《朱子語類》
  61. ^ 61.0 61.1 “乌纱帽”等古代官服与少数民族服饰的关系
  62. ^ 邵晨霞《淺析外來文化對唐朝服飾的影響》,江蘇技術師範學院學報(第12卷.第3期),2006年6月
  63. ^ 《大明會典》“士人未為官者、則幅巾深衣。”
  64. ^ “按三代时,衣服之制,其可考见者,虽不一,然除冕服之外,唯玄端(端衣)深衣二者,其用最广。玄端则自天子至士,皆可服之,深衣则自天子至庶人皆可服之…… 至于深衣,则裁制缝衽,动合礼法,故贱者可服,贵者亦可服,朝廷可服,燕私亦可服,天子服之以养老,诸侯服之以祭膳,卿大夫服之以夕视私,庶人服之以宾祭,盖亦未尝有等级也。”
  65. ^ 《文獻通考》,卷111,「三代時衣服之制,其可考見者雖不一,然除冕服之外,惟元端、深衣二者其用最廣。元端則自天子至士皆可服之,深衣則自天子至庶人皆可服之,蓋元端者,國家之命服也,深衣者聖賢之法服也。然元端雖曰命服,而本無等級,非若冕弁之服,上下截然者之比。故天子服之而不卑,士服之而不為僭。至於深衣,則裁制縫衽,動合禮法,故賤者可服,貴者亦可服;朝廷可服,燕私亦可服。天子服之以養老,諸侯服之以祭膳,卿、大夫、士服之以夕視私朝,庶人服之以賓祭,蓋亦未嘗有等級也。古人衣服之制不復存,獨深衣則《戴記》言之甚備。然其制雖具存,而後世茍有服之者,非以詭異貽譏,則以儒緩取哂,雖康節大賢,亦有今人不敢服古衣之說。司馬溫公必居獨樂園而後服之,呂滎陽、朱文公必休致而後服之,然則三君子當居官蒞職見用於世之時,亦不敢服此,以取駭於俗觀也。蓋例以物外高人之野服視之矣,可勝唧哉。」
  66. ^ 羅瑋《明代的蒙元服飾遺存初探》,首都師範大學
  67. ^ 大明会典》卷之六十·冠服一,卷六十一·冠服二;《明史》卷六十六·志第四十二·舆服二,卷六十七·志第四十三·舆服三;《礼部志稿》卷十八·儀制司職掌九·冠服
  68. ^ 羅瑋《圖像和文獻史料對比視野下的明代之蒙元服飾遺存研究》,〈아시아연구〉8(2010.2)
  69. ^ [《清太宗實錄》卷10,天聰五年十一月庚午條
  70. ^ 魏千志《明清史概論》,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8年,第358-360頁
  71. ^ 《清世祖實錄》:原任陝西河西道孔聞謤奏言:「臣家宗子衍聖公孔允植,已率四氏子孫告之祖廟,俱遵令剃髮訖。但念先聖為典禮之宗、顏曾孟三大賢,並起而羽翼之。其定禮之大者,莫要於冠服。先聖之章甫縫掖,子孫世世守之,是以自漢暨明,制度雖各有損益,獨臣家服制三千年來未之有改。今一旦變更,恐於皇上崇儒重道之典有未盡也。應否蓄髮,以復先世衣冠?」統惟聖裁得上旨:「剃髮嚴旨,違者無赦。孔聞謤疏求蓄髮,已犯不赦之條,姑念聖裔免死。況孔子聖之時,似此違制,有玷伊祖時中之道。著革職,永不敘用」
  72. ^ 康熙收復台灣,人民文摘.2002年第八期
  73. ^ 上衣以象天 下裳以象地 ——浅谈清代皇帝朝服
  74. ^ 精彩100‧國寶總動員展件清單_器物類 (PDF). 國立故宮博物院. [2015-03-1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4-02). 清代為滿洲人建立的帝國,自建國之初即排斥改滿衣冠效漢服的建議,因此作為皇帝重要象徵的朝服,大部份遵循滿洲習俗,再加入草原民族的因素,以玉草編織而成的笠狀朝冠、長垂及腰的朝珠和繫佩刀、火鎌石等的腰帶等,都包含了多元文化的因素,展現其作為多民族統治者的政權特質。同時透過唯一的明黃色和東珠的使用,彰顯皇帝獨尊的地位。 
  75. ^ 存档副本. [2011-1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8-05).  “華服”之變(《中國新聞週刊》漢服專題)
  76. ^ 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編《近代中國與世界》,第500頁
  77. ^ 蔡子諤《中國服飾美學史》
  78. ^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编《近代中國與世界》,第500頁
  79. ^ 劉家駒《淸史拼圖》,山東畫報出版社,2006年,第45頁
  80. ^ 80.0 80.1 Edward J. M. Rhoads. Manchus and Han: Ethnic Relations and Political Power in Late Qing and Early Republican China, 1861–1928.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2000: 61–. ISBN 978-0-295-98040-9. 
  81. ^ Twitchett, Denis; Fairbank, John K. (2008)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a Volume 9 Part 1 The Ch'ing Empire to 1800, p87-88
  82. ^ 鄭天挺. 《清史探微》. 知書房出版集團. : 61. 
  83. ^ 孫世圃《中國服飾史教程》,中国紡織出版社,第175頁
  84. ^ 《清世祖实录》:原任陕西河西道孔闻謤奏言:“臣家宗子衍圣公孔允植,已率四氏子孙告之祖庙,俱遵令剃发讫。但念先圣为典礼之宗、颜曾孟三大贤,并起而羽翼之。其定礼之大者,莫要于冠服。先圣之章甫缝掖,子孙世世守之,是以自汉暨明,制度虽各有损益,独臣家服制三千年来未之有改。今一旦变更,恐于皇上崇儒重道之典有未尽也。应否蓄发,以复先世衣冠?”统惟圣裁得上旨:“剃发严旨,违者无赦。孔闻謤疏求蓄发,已犯不赦之条,姑念圣裔免死。况孔子圣之时,似此违制,有玷伊祖时中之道。著革职,永不叙用。”
  85. ^ 「金珠衣飾,書籍器皿,遍列通衢,其價甚賤。有錢買歸者,後獲大利。新太守張(按:張銚,偃師人)住進士陳子龍宅。華亭縣陳鑑、海防楊之易,即忠臣楊漣長子,時雖剃髮,猶漢人衣冠,烏紗大帶,不改舊服也。餘以丁艱,不與科試,兼欲告閒,而同袍之告退者不一人。學師欲索重價,餘以力綿中止。九月十三日,督鎮李成棟點驗各兵,餘與曹馳尹儒冠往觀之。李尚烏紗玉帶,用八座大轎,抬於門首,馬步卒皆疾趨而過,軍威嚴肅,莫可名狀。李先期出示:凡鄉紳不投謁者,家產籍沒,以叛逆論,於是紳士進見者日多。吏部左侍郎董羽宸、太傅錦衣街道坊都督徐本高、太常卿朱國盛字云來、知府張昂之、工部主事唐世昌,共十餘人,及孝廉十餘人,候兵過,皆鵠立於帥府門首。門吏挂號畢,始魚貫而入。少刻孝廉、青衿皆長跪而出,鄉紳賓禮留茶,李送至二門即止。門首執大棍而列於東西者五六十人,威赫之勢,擬於王者。」曾羽王撰《乙酉筆記》
  86. ^ 王思治《清承明制说内阁》《清史论丛》,2000年
  87. ^ 王丽华《服饰文化图文版》,第75-76頁
  88. ^ Edward J. M. Rhoads. Manchus and Han: Ethnic Relations and Political Power in Late Qing and Early Republican China, 1861–1928.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2000: 60–. ISBN 978-0-295-98040-9. 
  89. ^ 《中國紡織》(第9-12期),紡織工業出版社,2007年,第72-74頁
  90. ^ 梁振威《圖解中國國情手冊》,中華書局,第31頁
  91. ^ 卞向陽《論旗袍的流行起源》, 《裝飾》, 127期, 2003年11月, p68
  92. ^ 李长莉; 闵杰; 罗检秋; 左玉河; 马勇. 《中国近代社会生活史》.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5. ISBN 9787516161296. 
  93. ^ 李思明; 陳峰; 邵一鳴. 《持續與變遷: 當代中國的政經、社會和空間發展》. 香港教育圖書公司. 2014: 136-137. ISBN 9789882004634. 
  94. ^ 徐杰舜 (编). 《汉族民间衣食住行风俗》. 中國: 广西教育出版社. 1994-03: 第5页. 
  95. ^ 丁超.清代黃馬褂源流考.清史研究.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出版, 2011年第2期, p127-133
  96. ^ 韓冷. 流行背後的秘密: 中國現代服裝的文化內涵. 新銳文創. 2015: 14. ISBN 9789865716622. 訓詁學家郝懿行《證俗文》對馬褂的淵源做了考證,認為『半袖即半臂,是則漢魏以來已有此制矣』,並援引顧炎武《日知錄》的論述加以說明。郝懿行將罩甲、對襟衣和馬褂視為同一事物,並將馬褂的歷史前推至漢魏時期的半袖(半臂) 
  97. ^ 蘇旭珺. 臺灣早期漢人傳統服飾. 臺灣: 傳藝中心出版. 出版日期2001年01月01日: 43–52頁. ISBN 9789576677755 (漢字). 「台灣開阜至割台前傳統漢服風貌……傳統男性與女性服裝形式,男性盛裝仍為長衫,馬褂或馬甲……漢人傳統服飾風格大致同於晚清時期……」 
  98. ^ 《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概況》編寫組編寫. 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概況. 中國河北: 民族出版社出版. 2009年6月1日. ISBN 9787105086665 (簡體漢字). 「縣內回族現雖使用漢語言,著漢服,但在風俗習慣上都保留著鮮明的民族特點」 
  99. ^ 《大唐开元礼·宾礼》
  100. ^ 彭林, 宋德金, 唐赞功,1994,《中华文明史: 辽宋夏金》,河北教育出版社
  101. ^ 丁超《清代黄马褂源流考》,〈清史研究〉.2011年5月第2期,第127-133頁
  102. ^ 《中國現代學術經典.章太炎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6年,第316頁
  103. ^ 白居易,《缚戎人》
  104. ^ 翟理斯,《东方和非洲研究学院通报》第7卷第559页
  105. ^ [越南]陳重金《越南通史》,商務印書館
  106. ^ (明)諸葛元聲《兩朝平攘錄》,卷二.都掌:「凡新拘留被擄民婦,各蒙親屬認領還家。至於降蠻老幼婦女數千餘人,各變姓名,易冠服,配去遠方衛所安置。於是九絲一空,都蠻盡平」
  107. ^ 曾省吾《平蠻全錄》,卷四.經略平蠻善後疏:“各寨舊名多惡,宜更換以新耳目。權將九絲城呼為平蠻城,凌霄城為拱極城,印靶山為文印山,吊猴山為降蠻山,雞冠嶺為金雞嶺,內官寨為武寧山,都都寨為都守寨”
  108. ^ 方人定. 《我的写画经过及其转变》. 《再造社特刊》. 1941年. 
  109. ^ 奚传绩《中國美術七千年圖鑑》,江苏教育出版社,1992年,第190-205,388-389頁
  110. ^ 人民日报. 99%的人都不了解的汉服,到底是怎么制成的. 2017-5-17. 
  111. ^ 华梅《汉服堪当中国人的国服吗?》,〈人民日报海外版〉,2007-06-14
  112. ^ 王, 勇幸. 《廣州街頭邂逅漢服迷》. 《信息時報》. 2008-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21). 
  113. ^ 姜, 柯安. 《鄭州街頭有人公開穿著「漢服」,專家質疑「漢服復興」是商業炒作》. 《東方早報》. 2003-12-04. 
  114. ^ “汉服运动”:互联网时代的种族性民族主义--《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9年04期. 2016-08-04 [2005-09-01]. 
  115. ^ 周星. 新唐装、汉服与汉服运动——二十一世纪初叶中国有关“民族服装”的新动态. 《开放时代》. 2008, (3). 
  116. ^ Kevin Carrico, A State of Warring Styles, "In reality, Hanfu is an invented style of dress that features broad sleeves, flowing robes, belted waists and vibrant colours. Its modern-day proponents claim it was the invention of the mythical Yellow Emperor and was worn for millennia by the Chinese people."
  117. ^ Kevin Carrico, A State of Warring Styles, "Wang’s ‘maverick’ photographs had a galvanising effect on netizens, and soon people were imitating his grandiloquent performance in cities throughout China. In this process, Han Clothing made the transition from a fantastic invented tradition to a distant image on a screen to a physical reality in the streets of China, in which one could wrap and recognise oneself."
  118. ^ Kevin Carrico, A State of Warring Styles, " In my time spent with movement participants, however, I found that despite this focus upon the past, the movement was primarily a product of the present and its contradictions, of which Han Clothing was at once a symptom and an attempted cure."
  119. ^ Leibold, James. More Than a Category: Han Supremacism on the Chinese Internet. The China Quarterly. September 2010, 203: 539–559. 
  120. ^ 王彬彬, 继承传统切忌食古不化,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2017-03-24


引用错误:页面中存在<ref group="註">标签,但没有找到相应的<references group="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