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
Marina Abramović - The Artist Is Present - Viennale 2012.jpg
Marina Abramović - The Artist Is Present - Viennale 2012
出生 (1946-11-30) 1946年11月30日(71歲)
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塞尔维亚社会主义共和国贝尔格莱德
教育程度 贝尔格莱德美术学院
萨格勒布美术学院
知名于 行为艺术身体艺术
知名作品 《韵律》系列(1973–1974)
与乌雷(Ulay)的合作作品(1976–1988)
《巴尔干巴洛克》(1997)
《艺术家在场》(2010)
运动 观念艺术

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塞爾維亞語: Марина АбрамовићMarina Abramović,1946年11月30日),出生於南斯拉夫貝爾格勒,是位行為藝術家。自1970年代開始活躍至今,從事行為藝術40年,被人稱為「行為藝術之祖母」(英语:grandmother of performance art)。現任巴德學院講師。瑪莉娜的表演探討著表演者與觀眾間的微妙關係、身體的極限與想像的各種可能性。

生平[编辑]

「史詩般的戀人」—烏雷[编辑]

1975年,29歲的瑪莉娜受到知名的畫廊經營人維絲‧司馬斯(Wies smals)邀請參加電視秀。當她坐著飛機抵達荷蘭,來接她的人自稱烏雷,本名是法蘭克‧烏維‧雷斯潘(Frank Uwe Laysiepen)。烏雷出現時兩邊臉不一致,左半邊是胭脂味的陰性形象,右邊則是蓄鬍的陽性形象,這讓瑪莉娜立刻引起興趣。之後就經常以卡片來往,瑪莉娜稱他是「夢寐以求的男人」。

1975,諾威薩德學院接獲雜誌報導,將《節奏四》以內容過於裸露為由計畫投票開除瑪莉娜,於是她主動辭職。她決定離開出生地南斯拉夫貝爾格勒,前往阿姆斯特丹

作品[编辑]

1970-1980[编辑]

《節奏零》是瑪莉娜在1974年於義大利 拿坡里展演的作品。年僅23歲的少女,創作出一個由信賴、脆弱與連結創造而成的藝術。表演現場是一個密閉空間,她站立在中間,而桌上有76個物件,根據人的意志代表取悅與折磨。其中有:一杯水、一件外套、一隻鞋、一朵玫瑰,但也有刀子、刀片、鐵鎚,及一把槍,附上一顆子彈。旁邊的說明書如此寫著:「我是物品。你可以在我身上使用桌上的任何物品,我承擔所有責任。時間是6小時[1]。」表演剛開始很和緩,人們客氣地給她一杯水喝,或是一朵玫瑰。但很快地,有個男士拿了剪刀把她的衣服剪破,然後他們拿起玫瑰尖部,刺進她的腹部。有人拿起刀片,割了她頸部的血,並喝下去。她平淡的說到:「當場沒有人強暴我,因為那是一個公開的展覽會場,而他們的妻子就在現場。」最後,有人拿著手槍裝上子彈,對著瑪莉娜的太陽穴,有人阻止他,他們開始打起來。時間截止時,瑪莉娜赤裸著上身,流著鮮血,臉上眼淚不停的流,當她走向群眾,人們開始逃跑、避開,他們無法面對她,身為普通人的她。這場表演帶來輿論的譁然,人們或批評人性的惡劣,或嘲笑瑪莉娜對藝術的付出卻換來凌虐。但瑪莉娜只以此解釋她所認為的藝術行為:「人們總是害怕簡單的東西,我們害怕痛苦、我們害怕受苦,我們也害怕死亡。所以我做的事是——向觀眾展現這一類的害怕,利用觀者的能量,將我的身體推到極限,然後在恐懼中解放了我自己。」[2]

1975年,瑪莉娜在哥本哈根參加夏洛特堡藝術節(Charlottenborg Festival)表演《藝術必須美麗,藝術家必須美麗》。嘲諷當代過於虛偽的美學,而著重在作品內容。該作品意旨在摧毀美的形象,被譽為受達達主義影響,預知之後的後現代主義。瑪莉娜全裸坐在觀眾前,一手握著金屬梳子,用力梳著頭髮,直到扯下好幾撮頭髮,與此同時說著:「藝術必須美麗,藝術家必須美麗。」此作品成為瑪莉娜第一部表演影片。同年春天,發表《解放聲音》(Freeing the Voice) ,她身穿一襲黑,躺在一個床墊上,將頭靠在邊緣,使勁全力的喊叫。

1976年夏天,瑪莉娜受邀參加第三十八屆威尼斯雙年展(Venice Biennale)演出《空間中的關係》(Relation in Space),瑪莉娜與烏雷面相對方站立,並同時跑向對方,兩個赤裸身體重複交錯,製造單純的聲響,速度加快後,兩者衝撞。

隔年,1977年基於《空間中的關係》推出《空間中的干擾》在杜賽道夫(Dusseldorf)藝術學院表演。同樣兩人赤裸,跑向對方,不過這次不是衝撞對方,而是在跑向旁邊的厚重木牆。觀眾可以看到表演者,而表演者只能看到牆壁。六月,他們到波隆那市立當代藝術美術館展示《無法估量》,烏雷在博物館的門口蓋了兩個高約三公尺、直立的箱子,大幅縮窄入口,而兩人一絲不掛地站在入口的兩邊,每個入場的觀眾必須經過他們之間,觀眾必須選擇要面對女性背對男性,或反之。他們如博物館的門柱,瑪莉娜說這是一個簡單的事實:如果沒有藝術家,就不會有博物館。

《空間中的擴張》,於卡塞爾,這次不再跑向對方,而是背對背的衝刺,各自撞向一根四公尺高的木柱。接著倒退回到原點,再重新衝撞。空心的木柱裡放著擴音器,撞擊聲響徹會場,剛開始他們能夠隨撞擊移動木柱,但後來漸漸不行。烏雷突然中途離場,舞台變得空蕩,瑪莉娜有更多的起跑空間,並更用力地撞向木柱,木柱再次移動了,全場一千名觀眾激動鼓掌。

同年秋天,科隆藝術博覽會表演《光/暗》。這次兩人穿著白T恤、牛仔褲,面對彼此跪坐後開始輪流賞對方巴掌。每次賞巴掌之後,會在自己的膝蓋上拍一下,如一個節拍。

1978年,《空間中的切割》於奧地利H—人性藝廊,一條巨大的鬆緊帶釘在牆上的兩端,鬆緊帶纏在烏雷的腰部,他全力跑向牆壁,當到達極限,鬆緊帶會啪的醫聲將他拉回原地,彷彿要掙脫殘酷的命運。同時瑪莉娜穿著寬鬆的襯衫和長褲,雙肩下沉,眼神空洞一副漫不在乎的樣子。當表演大概十五分鐘後,他們安排一個全身黑衣的男人用飛踢將瑪莉娜擊倒,他們想知道會不會有人過去幫忙,但始終沒有人上台。

1980年,瑪莉娜與烏雷合力創作:《能量》,兩人共執一套弓箭,弦繃得緊緊的,烏雷一放手,箭就會射入瑪莉娜的胸膛。場上有傷人的刀、槍、弓箭,也有絕對的信任以及愛情的力量。

个人结构:时间·空间·存在[编辑]

2011年5月31日至2011年11月27日,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参加了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个人结构展,奥地利总统及众多随员、艺术界专业人士等均有到场。

与其同台展出的艺术家还有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约瑟夫·科苏斯(Joseph Kosuth)、劳伦斯·维纳(Lawrence Weiner)、李禹焕(Lee Ufan)、赫尔曼·尼特西(Hermann Nitsch)、阿努尔夫·莱纳(Arnulf Rainer)、雷内·雷尔特梅尔(Rene Rietmeyer)和幸鑫等。[3]

纽约MoMA回顾展[编辑]

展場中坐在椅子上凝視的瑪莉娜

2010年3月14日至2010年5月31日,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的回顾展于著名的纽约MoMA(纽约现代美术馆,New York Modern Museum of Art)举办。[4]

本次大型回顾展由阿布拉莫維奇40年来的近50件作品文献,41位青年艺术家对阿布拉莫維奇经典作品的重新演绎,以及她的新作品《艺术家在场》(The Artist Is Present)三部分组成。[5]

从开展之日起,阿布拉莫維奇每日都坐在馆里,直到闭馆。人们排队与她对坐、凝视,正如欣赏一幅阿布拉莫維奇的自画像一般。[6]

部分作品图片[编辑]

电影[编辑]

《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艺术家在场》(Marina Abramović: The Artist Is Present[7]

得獎紀錄[编辑]

Marina Abramović 2005
  • 金獅獎,第四十七屆威尼斯雙年展,1997年
  • Niedersächsischer Kunstpreis,2003年
  • 紐約舞蹈與表演藝術獎(The Bessies),2003年
  • 國際藝評人協會,最佳商業畫廊表演獎,2003年

參考資料[编辑]

  1. ^ 去做你害怕的事!當代藝術教母瑪莉娜 TED 演講:「你沒有改變,因為你只做喜歡的事」|女人迷 Womany. 女人迷 womany.net. 2016-03-16 [2018-03-24] (中文(台灣)‎). 
  2. ^ An Art Made of Trust, Vulnerability and Connection | Marina Abramović | TED Talks
  3. ^ 幸鑫《2011年,在一个西方的展览上展出我自己》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7-04.,99艺术新闻网。
  4. ^ 玛莉娜·阿布拉莫维奇MOMA回顾展,中华美术网。
  5. ^ Marina Abramović: The Artist Is Present,MoMA。
  6. ^ In the End, It Was All About You,New York Art。
  7. ^ 纪录片“Marina Abramovic:The Artist Is Present”登陆纽约,99艺术新闻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