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浮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运河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所在 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浙江省江苏省安徽省山东省河南省
分类 古建筑
时代 春秋至中华人民共和国
编号 6-810(7-1973-3-009)
登录 2006年(2013年合并项目)

白浮泉,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化庄村东、京密引水渠北岸,原是元朝元大都的水源。[1][2][3][4]

1990年,“白浮泉遗址——九龙池、都龙王庙”被定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白浮泉遗址作为大运河北京段的一部分,被并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大运河中。[5]

白浮泉[编辑]

昌平州东南有一座孤山。山不高,有多个名称:龙泉山、龙山、神山,又称凤凰山、白浮山、神岭山。《光绪顺天府志》引《明一统志》载:“考神岭山,即神山也。”[3]《光绪昌平州志·山川记第四》载:“城东南五里曰龙泉山,旧名白浮山。旧志:龙泉山即白浮山,在城东南五里。上有都龙王祠,山半一洞,有人梯石而下,初狭渐广,行里许,水声砰渹不敢前。 洞北麓有潭,潭西北泉出乱石间……。按《明一统志》云,白浮山在州东南十里,上有二龙潭。”[4][1]

该山的泉水水量大,流量稳定。由于旁边的村子名叫白浮村,所以该泉称“白浮泉”。泉水来自龙泉山东北麓半山腰处的一块盆地,泉水从山根的碎石间流出,形成一潭水。《日下旧闻考》载:“潭东有泉出乱石间,清湛可濯。”明朝永乐年间,在泉下兴建了九龙池,池壁采用花岗岩,嵌在池壁中的龙头用汉白玉雕刻,白浮泉水从九个龙头的口中流出,注入九龙池。[3]

九龙池在龙泉山北侧偏东,平面呈东西向的长圆形,现有面积约300平方米,四周是柳树林。[1]侯仁之《白浮泉遗址整修记》记载,1989年在原基础上仿建碑亭一座。[3]碑亭在九龙池旁靠近山脚处。[1]如今,建于明朝永乐年间的九龙池的九个喷水龙头依然存在。碑亭位于九个喷水龙头的上方,正对九龙池。碑亭为三间起脊覆瓦,八柱四柁,柱连平栏。碑亭外檐悬挂着“白浮之泉”匾额。碑亭内有一块石碑,正面刻“白浮泉遗址”五个大字,背面为侯仁之撰文、刘炳森书丹的《白浮泉遗址整修记》:[3][1]

都龙王庙内的清朝乾隆十七年制的《都龙王庙置田碑记》载:龙泉山上有三座寺庙,“一白衣庵,一龙泉寺,其峰顶侧都龙王庙焉。”白浮泉、上寺、下寺、戏楼、古洞,都是过去游人喜欢的景点。《光绪昌平州志》载,时人评选燕平八景,其中的“龙泉喷玉”便指白浮泉九龙池。《龙泉喷玉》诗曰:“凭虚歕薄泻飞泉,矫矫翔龙出九渊。峭壁危崖愁绝倒,琼珠玉粒讶空悬。风定涧头声细细,雨余谷底水涓涓。怪来爽气清人骨,过客临流思欲仙。”[3][1]

元朝时,白浮泉是通惠河的源头,泉水经白浮堰一直流入通惠河。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白浮泉水仍滔滔不绝,沿龙泉山东侧的水渠向南流,浇灌白浮村的300余亩水稻田。1959年8月,水利部门勘测出白浮泉水的日流量为22.37吨。自20世纪后半叶起,由于华北久旱,电机井日益增加,地下水位连年降低,导致白浮泉水几乎断流。[1]

龙泉寺[编辑]

龙泉寺距离白浮泉不远。《光绪昌平州志》载:“龙泉有二。一在州东都龙王祠下,一在州西神岭山下,亦有龙潭。”龙泉寺正殿三间,东西配殿各三间。正殿内供奉弥勒佛[3]

都龙王庙[编辑]

龙泉寺后有76级台阶,笔直通达山顶,山顶上有都龙王庙。都龙王庙始建于元朝,规模不大,50米见方。正殿、配殿格局十分规整。东、西两侧有钟楼、鼓楼。21世纪初,正殿门口对联曰:“九江八河天水总汇,五湖四海饮水思源。”门口上方悬挂“都龙王庙”匾额。正殿内供奉人面龙王。正殿两侧的墙壁上绘有《东游巡踪》彩色壁画。[3]

当地人对该庙的名称有两种说法:一是因该庙为北京规模最大的龙王庙而得名,二是因该庙龙王统管所有龙王而得名。道教中有诸天龙王、四海龙王、五方龙王之说法;佛教中有无量诸大龙王,例如毗楼博义龙王、婆竭罹龙王等等。[3]

元朝时,都龙王庙极受重视,后来历朝都曾修护都龙王庙,明朝洪武八年曾重修该庙。[3]明清时期,该庙是知名的祈雨场所,香火旺盛。[4]每遇干旱,便由地方官绅或者耆老领衔,每户出一个男丁,抬着三牲厚礼,到都龙王庙进香祈雨。[3]

都龙王庙坐北朝南,主要有照壁、山门、钟鼓楼、正殿及配殿等建筑。院内有5通明清时期碑刻。《光绪昌平州志·祠庙记第十》载:“都龙王庙,在龙王山巅,明洪武八年重修,光绪四年祈雨有灵,奏请御赐‘祥徵时若’匾额,重修殿宇。 [4]

《光绪昌平州志》记载,清朝光绪年间,李鸿章上奏光绪帝称:据昌平州知州吴履福禀称,“该州白浮村北凤凰山,旧有都龙王庙,每遇水旱祈祷辄应。”今年春夏以来,久不下雨,庄稼生虫,乡民“诣山虔祷,旬日间甘霖大霈”,遭虫吃的庄稼“得雨复生”,秋季收成很好,乡民同庆。当地官民自筹资金,准备重修都龙王庙,希望获御赐匾额。臣李鸿章核实此事,“早晚秋禾,皆得及时补种,实属御灾捍患,功德及民。”恳请光绪帝“天恩俯准”,颁赐匾额一方。光绪帝接到李鸿章的奏折后,发出上谕,“恭书匾额一方,交李鸿章祗领,敬谨悬挂昌平州凤凰山都龙王庙。”匾额上的题有四个大字:“祥徵时若”。[3]

农历每年六月十一至十三日,龙泉山举办庙会。不仅州官赴都龙王庙上香,而且还有戏曲、花会表演,并开办集市。早年龙泉山脚下曾有座戏楼,坐南朝北,10米见方,高5米,楼顶是单檐起脊,戏台5米见方,前有木制护栏。[3]

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都龙王庙被关闭。21世纪初,都龙王庙是龙山度假村的一部分,如想参观,必须入住龙山度假村,才会有龙山度假村的工作人员为住客打开都龙王庙的大门。[2]

石洞[编辑]

龙泉山半山腰曾有一古洞。《日下旧闻考》引《畿辅山川志》载:“龙泉山在州东南五里,山顶有都龙王祠。山半一洞,尝有人附石而下,初狭渐广,行里许,水声砰訇,不敢前。洞北麓有潭,深不可测。”《光绪昌平州志》中也有类似记载。清朝末年起,古洞便不再有记载。传说,八国联军火烧颐和园后,和尚为保护国宝,拉回三车国宝藏在该山洞中,后来慈禧太后张榜欲杀死护保之人,和尚便将古洞堵塞。如今,已经无人知晓该洞在哪里。[3]

白浮堰[编辑]

元朝至元四年(1267年),元世祖忽必烈下令营建新城。新城以金中都东北近郊的金朝的大宁宫为中心,至元八年(1271年)建国号曰“大元”。至元九年(1272年),将金中都改为元大都。至元十一年,宫城大内建成。至元十三年(1276年),大都建成。大都建成后,粮食等物资需求增多,为通漕运,郭守敬奉命在至元十六年(1279年)通坝河,但运力仍然不够。[4]

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郭守敬奉诏兴举水利。《元史·卷一百六十四·列传第五十一》载,至元“二十八年,有言滦河永平挽舟逾山而上,可至开平;有言泸沟自麻峪可至寻麻林。朝廷遣守敬相视,滦河既不可行,泸沟舟亦不通。守敬因陈水利十有一事。其一,大都运粮河,不用一亩泉旧原,别引北山白浮泉水,西折而南,经瓮山泊,自西水门入城,环汇于积水潭,复东折而南,出南水门,合入旧运粮河。每十里置一闸,比至通州,凡为闸七,距闸里许,上重置斗门,互为提阏,以过舟止水。”《元史·志第十六·河渠一》载,郭守敬提议:“疏凿通州至大都河,改引浑水溉田,于旧闸河踪迹导清水,上自昌平县白浮村引神山泉,西折南转,过双塔、榆河、一亩、玉泉诸水,至西水门入都城,南汇为积水潭,东南出文明门,东至通州高丽庄入白河,总长一百六十四里一百四步。塞清水口一十二处,共长三百一十步。坝闸一十处,共二十座,节水以通漕运,诚为便益。”

《元史·卷一百六十四·列传第五十一》载,元世祖忽必烈对该方案很赞赏,“帝览奏,喜曰:‘当速行之。’于是复置都水监,俾守敬领之。帝命丞相以下皆亲操畚锸倡工,待守敬指授而后行事。先是,通州至大都,陆运官粮,岁若干万石,方秋霖雨,驴畜死者不可胜计,至是皆罢之。三十年,帝还自上都,过积水潭,见舳舻敝水,大悦,名曰通惠河,赐守敬钞万二千五百贯,仍以旧职兼提调通惠河漕运事。守敬又言:于澄清闸稍东,引水与北霸河接,且立闸丽正门西,令舟楫得环城往来。志不就而罢。”[3]

郭守敬的引水方案有若干重大技术问题:如果直接向东南引水至大都,途中会有沙河清河阻拦,河谷低下,难以逾越;如果向西引水,西面是西山,而大都周边地势总体上西高东低,所以按照一般人的理解,“神山、白浮皆在州之东南,地势西高东下”,水难以逆流而上。[3]

郭守敬运用早年治理黄河时总结出的类似海拔高度的理论,经实地测量,查明白浮泉地势高于西山。按照如今的测量数据看,白浮泉海拔55米,甕山泊海拔40米。当时人不懂得海拔的概念,乃惊叹:“守敬乃能引之而西,是不可晓。”[3]

在上述结论的支持下,郭守敬将白浮泉水引向西山,随后大致沿着50米等高线向南,避开河谷低地,再向东南流入甕山泊。甕山泊又名“七里泊”,清朝时向东南方向开拓,更名“昆明湖”(位于颐和园内)。郭守敬将甕山泊作为调节河水涨落的调节水库。沿着渠道兴建堤堰——白浮堰。《天府广记》载:“郭守敬所筑堰,起白浮村至青龙桥,延袤五十余里。”白浮堰的河渠沿着元大都北方的山脚,沿途拦截了沙河、清河上游的水源,汇聚了西山诸泉水,所以水量大大增加,直至水流入甕山泊。[3]

白浮堰是元朝通惠河的上游。“堰”是人工建造的较低的挡水建筑,功能是提高上游水位,以便灌溉及航运。白浮堰于元朝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春开工,至元三十年(1293年)秋建成。白浮堰在引水、漕运方面发挥重要作用。[1]

1964年秋,北京市考古队苏天君率十余位探测人员,在昌平县文化科的配合下,勘测出白浮堰的河道走向。白浮堰故河道宽约三丈。白浮泉水自九龙池涌出之后,沿着河道向西经凉水河村南、埝头、横桥,与关沟、龙潭之水汇合,随后南流至土城村南,与西来的一亩泉水、千蓼泉水、马眼泉水汇合,再南流过双塔河、辛力屯、章村东,再南流到上庄村西、皇后店、辛店、西北旺、青龙桥,最终流入瓮山泊。西北部地势较高,泉水及河流较多且流量较大,郭守敬在沿途共拦截 11处泉水流入白浮堰,并且兴建了多处闸坝、斗门。白浮堰的龙山至横桥村一段为通惠河的上游,河道和如今的京密引水渠走向大致一致。[1]

河水从甕山泊继续向东南流,经高梁河积水潭,并以积水潭为停泊港。自积水潭以东开河引水,向东南流去,经金朝的闸河故道东流至通州,称通惠河[3]从甕山泊(今昆明湖)到通州的水流方向是:经长河自西水门入大都城,汇于积水潭,随后出什刹海,过万宁桥,东南折经东不压桥胡同、东板桥,沿东安门北街向南,经望恩桥御河桥正义路,向东经台基厂二条船板胡同,沿金朝的闸河故道至通州李二寺入潞河[4]

析津志辑佚·河闸桥梁》载:“京闸坝之源,来自昌平白浮村,开导神仙泉。西折南转,循山麓,与一亩泉,榆河、玉泉诸水汇合,自西水经护国仁王寺西。” [4]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