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陌生化(英語:Defamiliarization;俄语:остранениеIPA:[ɐstrɐˈnʲenʲɪjə] ) ,是一种艺术技巧,將常见事物,以陌生或奇怪的方式向观众展示,促使觀眾從新的视角觀看世界。这个概念影响了20 世纪的艺术與藝術理论,包括达达主義后现代主义敘事戲劇科幻小说和哲学;此外,某些社會運動,如文化干扰,使用陌生化作為一种策略。

詞源[编辑]

“陌生化”一词最早是由俄罗斯形式主义什克洛夫斯基于1917 年的论文“作为装置的艺术”(或译:“作为技术的艺术”)中提出的。 [1] :209 什克洛夫斯基使用「陌生化」指涉“根据詩的可感知性来区分诗意和实用语言”的手段。 [1]:209 本质上讲,什克洛夫斯基認為的语言与每日使用的日常语言有着根本的不同,因为詩的語言更难理解──“诗的语言是組織過的语言散文則是日常中的演說——经济的、轻松的、合宜的散文女神(拉丁語dea prosae)是准确、轻松、像孩子般“直率”表达的女神。” [2] :20这个区别是艺术创作的關鍵,並防止“过度自动化”,防止個人“照公式按表操課”。 [2]:16

因此,陌生化是一种迫使个人识别艺术语言的手段。

这种技巧旨在將詩從散文分別而出,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言:“诗歌语言必须显得奇怪而美妙。” [2]:19

为了解釋陌生化,什克洛夫斯基引托尔斯泰作為例子,如托氏在《霍尔斯托梅尔》(俄語:Холстомер)中以马為叙述者,以马而非人的敘述觀點,使故事的内容显得陌生。 [2]:16 此外,什克洛夫斯基都使用了其他俄罗斯作家和俄罗斯方言作為例子:“目前,高尔基将他的措辞从旧的文学语言转变为列斯科夫的新文学口语。日常语言和文学语言因此改变了位置(参见伊万诺夫(ячесла́в Ива́нович Ива́нов)和其他人的作品)。” [2]:19-20

陌生化,还包括在作品中使用外语。在什克洛夫斯基写作的时候,文学語言和口語俄文正发生变化。什克洛夫斯基说:“俄罗斯文学的语言原本对俄罗斯是陌生的,现在已经渗透到人们的语言中,融入他们的谈话之中。另一方面,文学开始表现倾向出使用方言是/或是野蛮。” [2]:19

叙事情节也能夠陌生化。俄罗斯形式主义区分了順敘故事時間軸或作為故事素材的故事(fabula)或將故事組織起來呈現的情节(syuzhet)。而對什克洛夫斯基来说,情節(syuzhet)是故事(fabula)的陌生化。 什克洛夫斯基引用斯特恩《項狄傳》作为例子。 [3] 斯特恩使用时间置换、离题和因果中断(按:将结果置于原因之前呈現)来减缓读者重新组合、熟悉故事的能力。藉此,斯特恩將叙事陌生化。

參見[编辑]

参考[编辑]

  1. ^ 1.0 1.1 Crawford, Lawrence. Viktor Shklovskij: Différance in Defamiliarization. Comparative Literature. 1984, 36 (3): 209–19. JSTOR 1770260. doi:10.2307/1770260. 
  2. ^ 2.0 2.1 2.2 2.3 2.4 2.5 Shklovsky, Viktor. Berlina, Alexandra , 编. Viktor Shklovsky: A Reader. Bloomsbury. 2017. 
  3. ^ Victor Shklovsky, "Sterne's Tristram Shandy: Stylistic Commentary" in Russian Formalist Criticism: Four Essays, 2nd ed., trans. Lee T. Lemon and Marion J. Reis (Lincoln, NE: University of Nebraska Press, 2012), 2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