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鸽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鳩鴿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鸠鸽科
化石时期:中新世 – 近期
Rock dove - natures pics.jpg
飛行的家鴿
科学分类 编辑
界: 动物界 Animalia
门: 脊索动物门 Chordata
纲: 鸟纲 Aves
目: 鸽形目 Columbiformes
科: 鸠鸽科 Columbidae
Leach, 1820

鸠鸽科學名Columbidae)在鸟类传统分类系统中是鸟纲鸽形目中的一个,一般稱為鸠或者鴿。有許多種類,其中有40屬,其下共有大約320個品種。常常被稱呼為白鴿鴿子的正式名稱是原鴿

特徵是酒樽身形,脖子短小,有瘦長的嘴,牠喝水的時候,將嘴至鼻孔的範圍浸入水中吸吮,雄性和雌性從外表看不太出來,只是雄性在身材方面顯得有力,在行為及表情上顯的較為主動。鴿子的肌肉有益於在空中移動,他們有強健的胸骨保護心、肺臟,裡的骨頭是空心的,牠們會吃許多小石頭幫助消化,他們有大約一萬根羽毛,體型輕巧,最快可以大約每小時一百公里的速度飛行。鴿子以如玉米白米花生豆子等種子、果實和其他柔軟的植物維生,属於食果动物,牠們並不挑食,也可以吃飼料。喜愛用幼小樹枝築巢。每次生蛋兩隻,由父母輪流孵化。

牠們活躍於澳新界東洋界一帶,跟已經絕種的古代巨鳥渡渡鳥有關。鴿子嘴巴上半部的地方有磁體偵測器,因此他們能夠偵測強大磁體的範圍。

描述[编辑]

英語中pigeons和doves的分別[编辑]

地面鴿是鴿子中最小的品種

pigeons和dove的中文都是鴿,基本上,較小的鴿叫dove,較大的鴿叫pigeon。但並沒有嚴謹的分類標準[1]。鳩鴿科最大的品種是新畿內亞冠鳩(Crowned Pigeon)。冠鳩有一隻火雞那麼大,約重2至4公斤(4.4至8.8);而最小的鴿子是鸽属新世界地面鴿英语Ground-Dove。新世界地面鴿的大小就像麻雀一樣,而體重只有22克重。[1]

世界上最長棲息在樹上的品種是馬貴斯皇鳩英语Marquesan Imperial Pigeon(Marquesan Imperial Pigeon),長50厘米,重一公斤。而矮果鴿英语Dwarf Fruit Dove(Dwarf Fruit Dove)只有13厘米左右,這是在鳩鴿科中長度最短的一個[1]

特徵[编辑]

鸠鸽科有小,和細小的。鸠鸽科在行走時會點頭,其原因是要保持視界的穩定,這是在1978年B. J. Frost進行中的實驗中證實,在此實驗中,將鸽子放在跑步機上,當其周圍穩定不動時,鸽子不會點頭[2]。牠們也有很大的翅膀及很低的翼載荷,鸠鸽科翅膀的肌肉很強壯,肌肉約佔體重的31至44%。是所有鳥類中翅膀最強壯的,也是在飛行中机动性最強的。

珠颈斑鸠

分佈地區及其棲地[编辑]

铜翅鸽英语common bronzewing分佈在澳洲的許多地區,除了雨林深處以及最乾的沙漠外,其他地區都可以生活

鸠鸽科鳥類分佈在地球的大部份地區,只有在撒哈拉沙漠中最乾的地區、南极洲及附近島嶼,以及高緯度北极地区才不能生存。鸠鸽科可以在地球上大部份的海島生存,包括太平洋的東玻里尼西亞查塔姆群岛印度洋毛里求斯塞舌尔留尼汪大西洋上的亚速尔群岛

這些鳥類適應地球上大部份的棲地,鸠鸽科可以是樹棲的、陸生的或是半陸生的。其中各種的物種,棲息在包括熱帶稀樹草原、草原、沙漠、溫帶林地或森林、紅樹林,其至沙灘和礫石環礁等地區。

斑馬鴿英语zebra dove分佈在世界各地

有些鸠鸽科的物種分佈範圍較廣。斑頰哀鴿棲地包括整個南美洲,從哥伦比亚火地群岛灰斑鸠主要分佈範圍從大不列顛島欧洲中东、印度、巴基斯坦及中國,棕斑鸠分佈範圍在撒哈拉沙漠南部的非洲,也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及中東。其他物種的棲地範圍較小,大部份是島嶼的特有種黃頭果鳩英语whistling dove斐濟坎達武島的的特有種。特岛鸡鸠英语Caroline ground-dove只分佈在加罗林群岛中的楚克群島波纳佩岛格林納達棕翅鳩棲息在 加勒比地区格林纳达。有些大陸型的物種分佈範圍也不大,例如黑帶果鳩英语black-banded fruit dove只分佈在澳洲的阿纳姆地索馬里鴿英语Somali pigeon只分布在索马里北方的一小塊區域,裸眶地鸠英语Moreno's ground dove只有在阿根廷北部的萨尔塔圣米格尔-德图库曼附近[1]

其中棲息範圍最廣的是原鸽。分佈範圍從大不列顛島爱尔兰岛、北非、歐洲、阿拉伯半岛中亚、印度、喜马拉雅山脉一直到中國及蒙古国。原鸽在馴化後其分佈範圍大幅增加,現在已經在世界各地的城市中肆虐。原鸽已居住在北美洲的大多數地區,也出現在南美洲、撒哈拉沙漠南部、东南亚、日本、澳洲及紐西蘭。原鸽不是唯一一種因為人類活動而擴展其生存範圍的鸠鸽科鳥類。其他一些鸠鸽科鳥類的棲息範圍也已超過原來自然生長的範圍,成為外來物種,有些物種則是因為人類活動影響其原始棲地,因此擴展其生存範圍[1]

保育狀態[编辑]

鸠鸽科中有許多物種因為人類的活動而擴展其棲息範圍,但也有一些物種的數量減少,有些物種已經受到威脅,甚至接近绝灭。自1600年起(傳統上計算近代绝灭的時間點)大約有10個物種已經绝灭,其中最著名的是度度鳥和旅鴿。

旅鴿的绝灭有許多和其他绝灭物種不同的地方,這個物種是非島嶼型鸠鸽科物種中,唯一绝灭的一種,旅鴿曾經是地球上數量最多的物種,以前的數量難以估計,但鳥類學家亞歷山大·威爾遜英语Alexander Wilson (ornithologist)觀察過一個旅鴿鳥群,數量超過20億隻。旅鴿的數量是突然減少的,在1871年,一個繁殖群體估計包含超過一億隻的鳥,而最後一隻是在1914年死亡,其中棲地的減少是一個原因,不過绝灭的主要原因應該是因為在十九世紀時,被美國的奴隸及窮人大量過度捕捉作為食物所造成。

渡渡鸟以及其绝灭的經過,是更典型鸠鸽科绝灭的例子。渡渡鸟和其他島嶼型的物種一様,因為掠食者不多,已經出現了島嶼溫馴性英语island tameness,也失去了飛行的能力。當人們出現,而且帶來其他像鼠、豬及貓之類的外來物種時,島嶼型物種很快就绝灭了。

目前已有59個鸠鸽科的物種受到威脅可能會绝灭,約佔總物種數量的19%[3]。大部份是棲息在熱帶島嶼,其受到威脅的原因包括引進的掠食者、棲地的減少以及捕獵。其中有些已經野外绝灭,例如在墨西哥索科羅島索哥羅鳩,因為棲地減少以及流浪貓的出現,已經野外绝灭[4]。有些地區因資訊不足,也還不清楚一些物種的實際狀態,里普利氏果鳩從1953年之後再加沒有看到過,還不確定是否已經绝灭,波利尼西亞地鴿英语Polynesian ground dove分類為極危物種,因為也還不清楚牠們是否仍存活在太平洋極東邊的遙遠小島上。

目前已開始運用許多保育生物學技巧,設法防止這些物種的绝灭,包括立法控制捕獵行為、設置保育區以避免進一步的棲地減少、建立一定數量的物種再重新放到一原棲息環境中(遷地保育英语ex situ),或是將物種移到其他適合的棲地,以產生額外的族群。

與人類的關係[编辑]

軍用[编辑]

給軍鴿Royal Blue的迪金勳章

軍鴿可以在戰爭中傳遞訊息,在二次世界大戰中都有其貢獻,特別是在澳洲、法國、德國、英國及美國陸軍鴿系英语United States Army Pigeon Service。有32隻軍鴿因為在戰爭中的貢獻被授以迪金勳章,其中包括魔鬼司令(Commando)、特種兵(G.I. Joe)、派迪(Paddy)及奥兰治的威廉(William of Orange)。

Cher Ami英语Cher Ami第一次世界大战信鸽,因為1918年10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默茲阿爾貢攻勢英语Meuse-Argonne offensive中傳遞訊息,救了美國第77步兵師英语77th Infantry Division (United States)Lost Battalion英语Lost Battalion (World War I),後來授與Croix de Guerre英语Croix de guerre 1914–1918 (France)奬章及橡叶簇铜质奖章英语Oak leaf cluster。Cher Ami死後被剝製成標本,是史密森尼学会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中的一項永久展示品[5]

在白金漢宮曾經舉行過一場盛大的儀式,紀念一群在諾曼底戰場上為德國邊緣的盟軍傳遞重要計劃的軍鴿。有三隻獲得獎章的鴿子在倫敦軍事博物館展出。

馴化[编辑]

岩鴿馴化了上百年之久,也已被馴育出許多特殊的品種,由一些愛好者養育,其中知名度最高的是信鸽賽鴿 (鴿子)英语racing homer,其他較有名的品種有像伯明罕翻飛鴿英语Birmingham roller等玩賞鴿,或是有特殊身體特徵的鴿子,例如腳部有大的羽毛或是扇形尾巴。馴化過的岩鴿也會作為信鸽,幾千年來人們會用信鸽來傳送文字的訊息,在公元前三千年,埃及人就開始用鴿子來傳遞書信了。在一些大型節日時也會會施放和平鸽英语release dove。在魔術中也常用白色鸽子作為道具。

宗教[编辑]

Almeida Júnior英语Almeida Júnior畫的耶穌受洗,受洗時聖靈彷彿鴿子一樣的出現

舊約聖經中,挪亞方舟上,為了要確認洪水退了沒有,幾次將鴿子放出確認。後來以色列人獻祭,但無法用牛或羊獻祭,可以用鴿子獻祭。《雅歌》中也用鴿子來形容他鍾愛的人。在希伯來文中,約拿(יוֹנָה)的意思就是鴿子[6]

在新約聖經中,耶穌的父母在耶穌行割禮英语Circumcision of Jesus獻祭時,是用鴿子為祭物(路加福音2:24),後來施洗約翰為耶穌耶穌受洗時,聖靈降下彷彿鴿子一樣(馬太福音3:16)。

在伊斯蘭教中,一般會尊重和喜愛鸠鸽科的鳥,因為一般認為這種鳥類曾經幫助穆罕默德,在希吉拉(穆罕默德帶領信眾離開麥加,遷移到葉斯里卜)的過程中,將他的敵人分散在Thaw'r以外。

在古代近東及地中海的文化中,鸽子也是許多神明的代表,例如迦南的女神亞舍拉英语Asherah、古迦太基的女神塔尼特、羅馬的女神维纳斯福爾圖娜[7]

食物[编辑]

鴿肉是從鴿身上取得的肉,為其中一種可食用家禽。鴿肉主要食用的地區包括法國美國馬格里布地區及中國等地[8]

食用的鴿通常會選擇較年幼的,稱為乳鴿。在中國,老鴿也會被煲食療之用。

注腳[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Baptista, L. F.; Trail, P. W. & Horblit, H. M. (1997): Family Columbidae (Doves and Pigeons). In: del Hoyo, J.; Elliott, A. & Sargatal, J. (editors): Handbook of birds of the world, Volume 4: Sandgrouse to Cuckoos. Lynx Edicions, Barcelona. ISBN 84-87334-22-9
  2. ^ Necker, R. Head-bobbing of walking birds (PDF). Journal of comparative physiology. A, Neuroethology, sensory, neural, and behavioral physiology. 2007, 193 (12): 1177–83. PMID 17987297. doi:10.1007/s00359-007-0281-3. 
  3. ^ Walker, J. Geographical patterns of threat among pigeons and doves (Columbidae). Oryx. 2007, 41 (3). doi:10.1017/S0030605307001016. 
  4. ^ BirdLife International. Socorro Dove Zenaida graysoni. Data Zone. BirdLife International. 2009 [26 June 2009]. 
  5. ^ Cher Ami "Dear Friend" WWI. Flickr. [2008-04-26]. 
  6. ^ Yonah Jonah Blue Letter Bible. Blueletterbible.org. Retrieved on 5 March 2013.
  7. ^ The Enduring Symbolism of Doves, From Ancient Icon to Biblical Mainstay by Dorothy D. Resig BAR Magazin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31 January 2013.. Bib-arch.org (9 February 2013). Retrieved on 5 March 2013.
  8. ^ Blechman, Andrew D. March of the Pigeons. The New York Times. April 9, 2006 [2008-02-24]. 

延伸閱讀[编辑]

  • Blechman, Andrew, Pigeons: The Fascinating Saga of the World's Most Revered and Reviled Bird (Grove Press 2007) ISBN 978-0-8021-4328-0
  • Gibbs, Barnes and Cox, Pigeons and Doves (Pica Press 2001) ISBN 1-873403-60-7

相關條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