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空降特戰部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鸿翔部隊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華民國空降特戰部隊

存在時期 1944年1月1日至今
國家或地區  中華民國
軍種 中華民國陸軍
種類 空降部隊特種部隊
功能 敵後作戰、特種作戰、空降突襲
規模
隸屬於 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
駐地 桃園市龍潭區中興路100號
格言 忠義勡悍、勇猛頑強
專用顏色 軍綠色
隊歌 傘兵歌、空降神兵
參與戰役 抗日戰爭
戡亂戰爭
隊慶 4月8日「傘兵節」[1]
指挥官
現任指揮官 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
陸軍少將 劉協慶
著名指揮官 李漢萍[註 1]
陸軍湖口營區開放活動跳傘表演中攜帶中華民國陸軍軍旗降落的空降特戰部隊神龍小組

中華民國空降特戰部隊英语:AirBorne Paratroop , Republic of ChinaR.O.C. airborne special operation force),起源於1944年(民國33年)1月1日,抗日戰爭步入另一階段,國軍捷報頻傳之際,最高當局基於軍事需要,於雲南昆明成立傘兵第一團[2],首任團長為李漢萍將軍[註 1]。此時傘兵部隊之規模始稍具雛形;為了保密之考量,對外代號稱為「鴻翔部隊[3]

鴻翔部隊剛成立之初,由於缺乏裝備及訓練器材,除了一般步兵基本戰鬥訓練外,只能著重於體能方面的加強;直到1945年(民國34年)1月,傘兵第一團在美軍顧問的建議下,由連營制改為隊制[2],並開始由美軍協助裝訓傘兵,至此,傘兵部隊的建軍才進入了一個新的里程碑。[1]

1945年4月8日,為了配合盟軍反攻,將傘兵第一團擴編為陸軍突擊總隊[2],同時成立傘兵學校與接收武器裝備,才正式具備作戰能力。因此,後來政府以此明定每年的4月8日為「傘兵節」,藉以紀念國軍空降部隊的成立。[1]

中華民國陸軍傘兵歷史[编辑]

成軍過程[编辑]

1943年(民國32年)年底,美軍第14航空隊司令陳納德少将蔣中正建議中華民國成立傘兵部隊,經採納後,授命當時駐雲南昆明之第五集團軍國民革命軍第五軍)總司令杜聿明將軍負責編組督訓。經過周詳籌劃後,陸軍傘兵第一團於1944年(民國33年)1月1日在雲南昆明市北郊崗頭村永豐寺成立。团长为第五集团军参谋处长李汉萍少将(湖南长沙人,黄埔军校六期、陆军大学十五期毕业,后调任第二兵团少将参谋长),副团长是第五集团军司令部科长简立上校(1945年春调任驻印军汽车兵团少将团长),继任副团长乔九龄上校(黄埔军校四期,陆大将官班毕业),团附钟明达中校,团附姜键少校。[1]建制上直屬軍政部,但因人事補給、訓練等均由第五集團軍掌理,故實質上為第五集團軍直屬部隊,且基於保密考量,對外代號稱「鴻翔部隊」。[4]

成立伊始,考慮國軍普通部隊士兵無法適應傘兵需要,故除團直屬連各部隊因勤務之需要,由第五軍選優撥補部分士兵以服勤務外(第五军特务营改编为伞兵第一团的服务连与特务连),各單位只有幹部。後經派員赴湖南衡陽等地招考一批熱血青年,始充實傘兵新血輪。這批學生在爾後爭取美方正式裝訓中國傘兵歷程中,肩負重要任務,均能圓滿達成。惟此時美方尚未正式編裝中國傘兵,而中華民國亦無前例可循,故只能實施體能訓練及戰鬥基本教練,以增強體力與戰技。[5]

1945年(民國34年)4月底同盟國歐洲戰事結束,德國戰敗投降,美軍東移,除對日軍實施逐島攻擊外,亦配合中華民國大軍反攻計畫做各種部署,並擬正式裝備訓練中國傘兵[6];同時,中華民國最高統帥部為配合反攻計畫,亦做大幅度的調整部署。国民革命军陸軍總司令部即於此時成立,由何應欽將軍任總司令,駐節昆明,裝訓中國傘兵,美方人員亦由總部美軍顧問組(戰略情報局作戰組,OSSOG)[6]調度,但美方對中華民國官兵接受傘訓及戰技能力存疑,故決定先予測試。美方每天派遣部分官士攜帶爾後編隊所使用之武器,由中華民國調派官兵參加訓練、考核、測試,至3月底認為成果很好,始正式決定裝訓中華民國傘兵部隊。中華民國與美方共同研擬傘兵突擊隊之編制事宜,經過一整天的反覆演練、測試,始決定隊的編制裝備表。其戰鬥特性為降落敵軍後方要點,實施突擊、破壞、襲擾,以牽制敵人兵力,而使中華民國大軍攻擊順利推進,而非空降敵人陣前進行正面戰鬥,整隊編足員額含華美官兵約180人。[1]

司令部处室齐全,如参谋处、副官处、军需处、军医处、军法室、军械室等。直属部队则有搜索营、炮兵营、工兵营、辎重营。有美国军官、军士以及在西南联大学生中招雇的四十多人作为翻译,分到各队服务。成了半洋化部队,戴美式钢盔,背着美式P45强力手枪。聘请西南联大马约翰牟作云作为体能教练。在云南宜良设立伞兵训练处,初由李宜年上校负责,后来由副司令张绪滋兼管,编制有折伞组、跳伞组、体育室、编译室等。。

1945年4月8日伞兵团改为陆军突击总队,以李汉萍为突击总队司令,以荣誉第二师第五团少将团长张绪滋调任突击总队副司令,以乔九龄为上校参谋长。此时编制由3个营改为4个大队下设20个队,每大队各辖5个队。由于淘汰的士兵较多,又成立了两个补充大队,各辖4个补充队。一至十八队为突击伞兵,十九、二十两个队为情报队。每个队160人下有6个分队,一、二、三分队是步兵分队(辖4组,每组12人),四分队是重机枪分队,五分队是迫击炮分队,六分队是爆破分队。共3200余人。

日军投降前夕,1945年7月12日凌晨3时,14架C-47运输机从昆明的呈贡巫家壩机场编队起飞,第一队队长井庆爽率队降落广东开平,除事故亡一人外,180名伞兵安全着陆,由于着陆地点没有日军,伞兵很快完成集结并进入苍城镇潜伏。当时的苍城为国民政府开平县政府所在地。开平日军闻讯后进剿,伞兵避实就虚,迅速转移,在敌占区展开了游击战,一度打到了新会县,7月底又折向北方,进占了罗定县,8月3日夜伞兵第1队从罗定向县城以北40千米处的西江南江口移动。南江口驻有日军一个小队及伪军一个连,激战至午时。当江北德庆县日军军过江增援时,伞兵队主动撤退。此役國軍傘兵陣亡三人,負傷五人,日伪軍傷亡人數約為二十餘人。日軍編組特遣支隊約三千人,前往羅定,準備捕捉國軍傘兵。井慶爽隊長鑒於眾我寡且身處敵後,決定進入山區,準備遊擊作戰。所幸不久日軍投降,突擊總隊第一隊距广州最近,遂成为中国军队进入广州接受日军投降,受第二方面軍司令張發奎將軍指揮。 [7]

1945年7月16日,第二大隊大隊長林樹英上校,率第八、九、十等三隊,總兵力七百餘人,昆明空運柳州(该市于6月29日光复),於24日抵達平南縣,31日增援之友軍八十九師二六五團抵達,第二大隊與友軍會合後,8月3日突擊總隊第二大隊奇襲日軍丹竹機場, 我軍不及追擊,使日軍安然撤離。是役,日軍傷亡約百餘人,突擊隊陣亡軍官三員、譯員一員,士官兵十九員,另負傷官兵二十五員。

1945年7月27日,第二队队长姜键中校率173人空降于衡阳县西北的罗洪庙。歸第四方面軍司令官王耀武指揮,襲擊及破壞該區內日軍後方水陸交通,並偵查地形。几天后,伞兵们在衡宝公路上伏击日军运输队,毙敌6人,毁车3辆,在地方武装配合下,8月5日发起对台元寺镇日军据点的攻击,重创日军后,伞兵撤出战斗,此役伞兵牺牲6人、负伤10余人,2名美军顾问阵亡。

抗戰勝利後,在大后方昆明的突擊總隊第三、四大队于8月20日擔任先頭部隊进驻南京接受汪偽政府各政府機關、設施,並著手準備日本無條件投降典禮,擔任會場禮兵,並至日本押解戰犯陳公博返華受審。[1]

1945年冬,除军官队外,突擊總隊各大队在昆明防守司令杜聿明的指挥下,参加了解除龙云职务的战斗。因为突然袭击,战斗只几个小时,双方均无重大伤亡。伞兵司令李汉萍被杜聿明调任为东北九省保安司令长官部副参谋长,马师恭接任司令(黄埔一期生、陆大特六期,第五军少将副参谋长,军政部战车员兵整补处少将处长),张绪滋仍任副司令。不久,伞兵一大队的二、三、四队和伞兵二大队的八、九、十队共6个队分批空运东北,进驻沈阳北陵机场,担任杜聿明的‘东北九省保安司令长官部”及其本人的警卫部队。

1946年3月15日陆军突擊總隊改称伞兵总队,改归空军总司令部周至柔指挥。整編後傘兵編制為:總隊部、四個傘兵大隊(大隊轄大隊部及五個隊)、一個補充大隊(轄大隊部及四個隊)、及特務隊、通信隊、輜重隊、情報隊等直屬單位。

1946年6月,伞兵总队率7个队从昆明岗头村出发,经贵阳、长沙、武汉到达南京,进驻中华门外岔路口营房(伞兵基地)整训。补充大队驻南京大校场担任警卫。军士队留岔路口训练,其余部队于3月底调往宁、沪驻防,归第三方面军无锡指挥所主任陈大庆中将指挥。伞兵总队担任京沪铁路警戒,司令部进驻苏州。马师恭兼任阳澄湖“清剿”指挥官兼苏州城防司令,司令部及各直同队驻苏州城附近。第一大队井庆爽部调东北沈阳担任北陵机场警戒,归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指挥。 伞兵第三大队的5个队驻镇江常熟。伞兵第二大队的六、七队及伞兵五队驻常州丹阳。伞兵第四大队的5个队驻苏州昆山嘉定南翔。1946年底,伞兵撤回岔路口整训。1947年初,又奉命派出伞兵第四大队的十六、十七、十八3个队,担任太湖区城的柔山、金坛一线的“清剿”任务。3月撤回南京。1947年3月中旬,伞兵补充大队的4个队与伞兵五队车运西安机场,归胡宗南指挥,计划空降偷袭延安但未实施。

1947年3月以伞兵总队为基干编成第三快速纵队。辖伞兵第二大队的五、六.七队,伞兵第三大队的5个队;伞兵第四大队的5个队; 司令部直属队;配属榴弹炮团、山炮兵营、战车连(赵志华部)、装甲兵连(蒋纬国部)、以及战防炮连、迫炮连、工兵连、人力输送团(全团三个营、1400人)、汽车3团(有美式十轮、六轮军用卡车320辆左右)、空中支援大队。1947年5月20日左右,第三快速纵队在南京市郊汤山,组织了一次陆空联合演习。5月下旬,快速纵队主力进驻徐州,在云龙山宿营,大部分人员在徐州体育场住帐篷,负责以徐州为中心150公里内应急机动作战。

1948年1月马调升整编第八十八师师长,3月1日伞兵总队改称陆军伞兵司令部,副司令张绪滋升任司令,改为营团制。轄司令部、訓練處、新聞處、傘兵團(團長先為張信卿上校,後為井慶爽上校)、輕裝備團(團長郭志持上校)、補充團(團長劉農畯上校),以及搜索營、工兵營、輜重營、通信連、衛生隊、及野戰醫院等直屬單位。伞兵三团返回南京岔路口伞兵基地分别前往湖南、湖北、浙江等地招考新兵。

1948年6月,华东野战军三纵、八纵攻占开封,全歼国民革命军整编第六十六师,蒋介石发动了“黄泛区会战”,以黄伯涛邱清泉区寿年3个兵团分路合击开封企图围歼华东野战军。张绪滋率快速纵队7000人,参加战役. 6月27日,第三快速纵队与共军一接触,即从通许尉氏回缩向整编第七十五师沈澄年部靠拢。快速纵队司令部及直属部队驻守帝邱店,伞兵一团展开于帝邱店东南,伞兵二团展开于帝邱店东北,整七十五师在帝邱店以东,独立新编第二十一旅在整七十五师左翼。经过五昼夜的激烈战斗,至7月2日整七十五师与独立第二十一旅被歼。当晚区寿年的兵团部也在龙王庙被消灭。共军转而猛攻帝邱店,经过一夜激战,伞兵第一团阵地被突破,伞兵第二团一个营前往增援,拼死顽抗。至3日拂晓,伞兵第二团也被分割包围,经过白刃战,伞兵二团团部首先被歼,坚持至7月3日中午,黄伯涛兵团、胡琏兵团、邱清泉整编第五军从帝邱店以东、以南对华东野战军合围。华东野战军撤出战场转移。伞兵司令部、各直属营及伞兵第一团、第二团残部得以幸存。上校第二团团长郭志持, 及中校团附阵亡,两名中校营长被俘,二团中校副团长李海乎及二营中校营长张光汤逃出,伞兵第一团上校团长张信卿受伤,上校总队副参谋长罗国英失踪。死伤俘2000余人。

1948年8月,取消第三快速纵队番号。原有配属部队被调走,恢复伞兵司令部原有的3个团、5个直属营建制。于8月15日,全部调回南京整训。到9月底,伞兵各部队均按编制装备齐全,开始训练。1948年11月淮海战役开始之后,傘兵總隊改駐蕪湖,擔任江防守備。伞兵一团、二团奉命开赴皖南贵池铜陵一带,担任“清剿”任务。伞兵三团三营驻防大校场机场,井派该营八连担任在淮海战场上空投弹药、给养、药品、器材任务.曾派兵携带陆空联络电台空降,送给邱清泉部队。12月6日,返回南京,擔負首都衛戍任務。1949年初,傘兵移防上海,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由上海警備旅中撥出兩個連,成立傘兵炮兵營。

傘兵遷臺[编辑]

1949年(民國38年)2月,傘兵總隊傘訓處奉命先移駐臺灣,負責市區警衛勤務,並清剿日安、灌口間南山店附近之散匪。3月1日奉國防部之命令,改番號為「空軍傘兵司令部」,隸屬於空軍總部,仍由張緒滋將軍擔任司令[註 2];補充團改編為傘兵第三團。3月23日,傘兵一、二團从上海移往廈門第三團从上海移駐福州。第1梯队为司令部、第1团及部分直属部队;第2梯队为第2团及部分直属部队;第3梯队为第3团和伞兵司令部的军械处。每个梯队出发时间相隔5至7天,预定3月份撤完。1949年4月13日14时第三團从黄埔码头乘招商局中字102号坦克登陆舰海运南下福州時,在中共上海局策反工作委员会的直接领导下,三團團長劉農畯(毕业于国民党通信兵学校,陆军大学。原第五军通信营长, 伞兵总队参谋主任)與姜键副团长、李贵田团附兼航行指挥官(黄埔十五期,第五集团军总部少校参谋,伞兵补充队副队长)行驶到嵊泗列岛东北部花鸟山岛以东海面上,率领下共2500人北上投奔共產黨[8][9],4月15日晨8时抵达连云港,1949年6月,整训后的伞兵第3团正式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伞兵训练总队, 后编入解放军空军陆战旅,现为空降兵第15军第43师。

民國38年6月底-7月初傘兵總隊奉命轉進臺灣,第一團及直屬單位分3批由廈門轉進來臺,先後駐防高屏一帶,駐守屏東空軍基地整訓。9月,第二團由廈門歸建。至此,除第三團外的傘兵部隊全數來臺。

1949年11月1日易名為「空軍傘兵總隊司令部」,由黃超將軍[註 3]擔任司令;直至1950年(民國39年)5月1日奉令歸隸陸軍總部改称陆军伞兵总队司令部。[3]

1950年9月复名为空军伞兵司令部。1951年2月16日又改属陆军总部指挥,并改陆军伞兵总队,下辖四个大队。1952年(民國41年)10月10日陸軍傘兵總部與游擊傘兵總隊在屏東併編,仍沿用陸軍傘兵總隊編制,直屬於國防部。首任總隊長為顧葆裕中將[註 4],副總隊長為趙位靖上校。游擊傘兵總隊原有4個大隊,全隊自屏東縣屏東市北遷桃園龍潭後,合併編成兩個教育大隊。[3]1953年5月由屏东迁驻龙潭,缩编为二个大队。共约2000佘人,改称游击伞兵总队。

1953年(民國42年)7月15日,國軍發起遷臺以來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反攻作戰——東山島戰役。第一大队抽调487名伞兵参加战斗,在该岛北部海岸空降,计划占领与大陆之间联系的东山岛八尺门渡口,不想这两个中队空降着陆后被渡口水兵连与东山岛民兵牵制,最后被登岛援兵31军91师242团包围,仅80余人突围撤返台湾。该次作戰初期,傘兵部隊完成目標佔領等候增援,可惜陸軍與海軍陸戰隊主力後援不及,傘兵防線崩潰。[10]

戡亂時期[编辑]

中華民國空降特戰部隊隊員
中華民國空降特戰部隊隊員於中華民國陸軍步兵學校
一個特戰班

1958年(民國47年)3月1日在桃園龍潭成立「陸軍特種部隊司令部」,由易瑾將軍擔任司令[註 5],隸屬國防部,下轄第二及第三特戰總隊,負責執行山地作戰、水域作戰、小部隊游擊戰及假想敵訓練等特種作戰任務;至7月1日始歸隸陸軍總部。[3][註 6]

1958年(民國47年)8月,八二三砲戰,空降部隊配合大規模空投作業,執行前線彈藥與糧食補給,並有夜間出勤架次多達數十次的紀錄,直至同年10月7日共軍暫停砲擊為止。

1959年(民國48年)起,空降部隊展開以演訓為主的活動。

1960年代起,空降部隊演訓最為繁重。

1963年(民國52年),中美聯合天星演習更創下建軍以來規模最大的演習,共出動75架C-46運輸機與2300名傘兵。

1963年(民國52年),經美軍顧問團協助,成立具高空跳傘、滲透作戰能力的神龍小組,除平時國慶與重要活動以精湛的操傘技術表演,戰時更執行敵後襲擾及擔任特種情報蒐集等重大任務[2][5]

1965年(民國54年),成立「陸軍空降司令部」。

1967年(民國56年)6月16日,以「陸軍空降司令部」所屬骨幹,擴編為空降第1旅(旅長:李明萱),由空降部隊三個空降步兵營、一個砲兵營改編而成。與空降第2旅(旅長:陸少俠),由空降部隊兩個空降步兵營、一個支援營改編而成。

1974年(民國63年),「陸軍空降司令部」與「陸軍特種作戰司令部」合併,改編成立「陸軍空降特戰司令部」,由言百謙將軍擔任司令,下轄4個特戰總隊、2個空降旅及特戰學校。[3]

1976年(民國65年)1月1日 ,空降第1旅(旅長:黃鵬飛)與第2旅(旅長:王家吉)番號改為空降第21旅(旅長:黃鵬飛)與空降23旅(旅長:王家吉),同年8月16日空降第21旅與23旅再度改編為陸軍空降71獨立旅(旅長:黃鵬飛)與空降62獨立旅(旅長:王家吉)。

1979年(民國68年)4月至1980年(民國69年)3月,基於國家需要,依次將4個特戰總隊改編至憲兵部隊,同時將「特戰學校」與「空降訓練中心」併編為「空降特戰訓練中心」;1979年10月1日將「陸軍航空指揮部暨航訓中心」編配至「陸軍空降特戰司令部」。[3]

1980年(民國69年),納編合併偵搜中隊與特勤連潛龍排,組成特種勤務中隊。以執行反突擊、反劫機、反劫持、反破壞等警備治安任務為主。首任隊長為前中華民國陸軍副總司令黃海彬中將。

1986年(民國75年) ,臺東岩灣監獄爆發了國民政府退守臺灣以來最大的囚犯集體大暴動。空降特勤隊首度與友軍憲兵特勤隊陸戰特勤隊聯手鎮暴。

1991年(民國80年) ,因應國軍精實案,納編高空排,改編為「高空特種勤務中隊」,增加三棲滲透能力與特攻作戰訓練。

精實時期[编辑]

1997年(民國86年10月30日) ,因精實案,在桃園龍潭陸航基地展示空中騎兵旅的實驗編裝。

1999年(民國88年)10月1日,因應國軍精實案裁撤空降71獨立旅與空降62獨立旅,陸軍空降特戰司令部改編成為陸軍航空特戰司令部,改以航空兵為主體,將部隊區分為空騎旅三(原航空兵與71旅、62旅所屬營混編)與特戰旅一(原空降62獨立旅與空降71獨立旅併編),由賈輔義中將擔任司令,下轄2個空騎旅、1個特戰旅、航空訓練指揮部、特戰訓練中心。[3]

精進時期[编辑]

2006年(民國95年)3月1日,因應國軍精進案,航空特戰司令部改制為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11]

2006年(民國95年)陸軍101兩棲偵察營陸軍司令部直屬部隊改納編至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直屬之營級單位「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兩棲偵察營」,也和其高空特勤隊之軍官士官幹部做交流、輪調等,以互相了解其單位屬性。

2007年(民國96年)1月1日,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所屬特戰第八六二旅改制為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指揮官為孟慶宇少將,下轄特種作戰第八六二群、特種作戰第八七一群。

精粹時期[编辑]

2012年11月23日,特戰第八六二群特戰第三營實施為期18天的山隘行軍訓練,訓練成效卓著。由時任陸軍司令李翔宙二級上將頒授榮譽旗旒。為國軍營級單位首次獲頒。

2013年(民國102年)1月1日,因應國軍精粹案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所屬特戰第八六二群特戰第八七一群縮編。

中華民國空降特戰部隊番號沿革[编辑]

部隊番號 使用時期
傘兵第一團 1944年4月1日-1945年4月8日
陸軍突擊總隊 1945年4月8日-1946年3月16日
傘兵總隊 1946年3月15日-1948年3月1日
陸軍傘兵司令部 1948年3月1日-1949年3月1日
空軍傘兵司令部 1949年3月1日-1949年11月1日
空軍傘兵總隊司令部 1949年11月1日-1950年5月1日
陸軍傘兵總隊司令部 1950年5月1日-1951年2月16日
陸軍傘兵總隊 1951年2月16日-1952年10月10日
游擊傘兵總隊 1952年10月10日-1955年2月1日
陸軍空降步兵教導團 1955年2月1日-1965年7月1日
陸軍空降司令部 1965年7月1日-1974年4月1日
陸軍空降特戰司令部 1974年4月1日-1999年10月1日
陸軍特戰八六二旅 1999年10月1日-2007年1月1日
陸軍特種作戰指揮部 2007年7月1日至今

武漢隊徽意義[编辑]

徽章特徵 意涵
傘具、刺刀、閃電 代表可由空中、地面、水域滲透敵後閃擊制敵
鷹翼 象徵陸航機動迅速、反應快捷,具全天候偵搜、打擊、運輸、突擊作戰能力
青天白日國徽 代表武漢部隊效忠國家、保衛中華民國生存發展及為全民福祉而戰
嘉禾 代表「寓兵於農」及執干戈以衛社稷之意,嘉禾每穗七株合為雙七,含有發揚七七抗戰建國精神的意義

傘兵徽章[编辑]

傘兵徽章英语Jump WingsParawings)為傘訓合格人員所配帶胸徽,證明該員至少完成五次基本傘訓。按照部隊與受訓、跳傘次數不同,傘徽也略有不同。

徽章特徵 意涵
基本傘徽 傘具中間為青天白日,上方為一朵梅花,跳傘次數為五次至十九次。
中級傘徽 傘具中間為青天白日,上方為二朵梅花,跳傘次數為二十次至四十九次。
高級傘徽 傘具中間為青天白日,上方為三朵梅花,跳傘次數為五十次以上。
特種地形傘徽 上方傘具為藍底白色,兩側為嘉禾,下方盾牌中間有藍、白、紅三色象徵高山、水域、森林,象徵傘兵具備困難地形空降能力,亦稱鐵漢傘徽。
空投連傘徽 傘具中間為RIGGER字樣。
保傘連傘徽 傘具中間無青天白日、亦無記錄跳傘次數的梅花。

戰史[编辑]

對日抗戰[编辑]

剿共[编辑]

戡亂[编辑]

軍歌[编辑]

傘兵歌[编辑]

看朵朵的白雲 點點的流星
飄蕩在美麗的天空
我們是三民主義新中國的傘兵
為著,民族的生存,國家的和平
我們要結成一群活的長城
向著這個目標前進
嚴守紀律,服從命令
奮勇殺敵、不惜犧牲
我們是三民主義的傘兵
我們是新中國的傘兵

空降神兵[编辑]

空降神兵,勇赴沙場,永遠站在最前線
特戰奇兵,捍衛疆場,空降敵後做先鋒
紀律嚴明,戰技精良,忠義驃悍,勇猛頑強
武漢稱雄,天龍立功,空降神兵,威風凜凜
(口白:忠義驃悍、勇猛頑強!)
空降神兵,勇赴沙場,永遠站在最前線
特戰奇兵,捍衛疆場,空降敵後做先鋒
紀律嚴明,戰技精良,忠義驃悍,勇猛頑強
武漢稱雄,天龍立功,所向無敵,特戰奇兵

空降健兒歌[编辑]

空降的健兒,浩氣如長虹
空降的健兒,丹心貫日月
空降的健兒,浩氣如長虹
空降的健兒,丹心貫日月
為傳遞革命薪火,我們投筆從戎、報國殺敵,
來自鄉村、來自城市,我們來自祖國的四方。
(答數)
從象牙塔走向軍旅,由軟弱書生蛻變成捍衛雄獅
我把歷史的衣缽繫在心上
(忠義剽悍、勇猛頑強)
在槍的立支中、炮的胸膛裡,我們等待
等待的風雨中,自由的廳堂裡,我們等待
等待前進的揮戈,等待前進的號角
我的足履,我的足履,踏出了中國的方向,踏出了中國的方向

特戰營歌[编辑]

看我們特戰營弟兄們 個個身體像金剛
不怕吃苦不怕難 一切都為戰勝敵人
每天都在勤操苦練 任何狀況我都不怕
真金不怕火來煉 這是我特戰傳統精神
(口哨)
每天都在勤操苦練 任何狀況我都不怕
真金不怕火來煉 這是我特戰傳統精神 傳統精神

傘兵小調[编辑]

手兒拿著引張帶 掛勾掛起來
低頭併腿抱副傘,擋門呀跳出來
你看那左右機門雙雙對對跳出來
一秒鐘!兩秒鐘!三秒、四秒傘張開
首先檢查傘呀,再向四週看
左邊來傘向右拉開,右邊來傘左拉傘
飄呀!飄呀!嘿!五點著陸滾起來

基本傘訓[编辑]

地面訓練[编辑]

  • 操傘口訣: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四秒鐘,檢查傘,注意四周、準備著陸。

地面訓練為期三個禮拜,共分為七個階段,完成訓練經教官評鑑合格後,方能繼續第二階段的實際空跳訓練。

  1. 跳台側滾
  2. 機身訓練
  3. 吊架訓練
  4. 擺動著陸
  5. 高塔訓練
  6. 穿傘訓練
  7. 收傘訓練

空降訓練[编辑]

第二階段的實際空跳訓練一共實施五次空跳,在潮州空降場實施基本傘訓空跳,主傘使用T-10B人員主傘,副傘使用T-10R人員副傘。第一至第三次實施白天徒手跳傘、第四次為夜間徒手跳傘,第五次為武裝帶槍跳傘。

特種地形空降訓練[编辑]

  • 操傘口訣: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四秒鐘,檢查傘,注意四周,尋找操縱繩,尋找煙幕,尋找目標,對正風向,手握操縱帶,頂風著陸。

主傘使用MC-1B人員主傘,副傘使用T-10R人員副傘,在中寮山實施特種地形空降訓練。

高空滲透空降訓練[编辑]

傘兵操[编辑]

  1. 頭部運動(預備時雙手叉腰,頭部隨1234答數上下左右看)
  2. 上肢運動(預備時雙手上舉,順序舉起左右上臂、順序放下左右上臂)
  3. 擴胸運動(預備時雙手平舉,合合開合)
  4. 腰部運動(預備時雙手叉腰,彎腰雙手向下,恢復叉腰,雙手張開擴胸並墊腳)
  5. 下肢運動(預備時雙手叉腰,半蹲,半蹲,全蹲手平舉)
  6. 上下肢聯合運動(預備時雙手叉腰,彎腰雙手向下,蹲下手平舉,起立彎腰手向下,叉腰)
  7. 拳擊運動(預備時雙手握拳置於腰際,出左拳左腳,收左拳左腳,出右拳右腳,收右拳右腳)
  8. 腿部運動(預備時蹲下雙手撐地,出左腳收左腳,出右腳收右腳)
  9. 四方跳躍(預備時蹲下雙手平舉,手掌開合,依前左後右)
  10. 緩和運動(預備時雙手平舉,手掌開合,配合踏步,依前,上,兩側,前)

(往昔「步兵師」暖身操,與「傘兵操」大同小異,參見「莒光日電視教學」、「國防線上」)

天兵忠靈祠[编辑]

1986年由退伍傘兵楊成芳、艾管寧等人發起籌建,復經前國防部長鄭為元上將准予將高雄市大寮區影劇七村左側二筆軍事用地(高雄市大寮區山子頂段第1598之1號及2號地),建祠經費係由個人捐款方式籌措,於1987年4月6日落成啟用。目前由中華民國退伍傘兵協會管理維護,年度維持費用約新台幣五萬元整,由會費支應;另於每年4月8日(傘兵節)由退伍傘兵協會籌辦祭典,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配合辦理,並由該部指揮官擔任主祭。

退伍名人[编辑]

相关作品[编辑]

電影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黃埔軍校第6期畢業,前中華民國陸軍傘兵第一團團長、陸軍突擊總隊司令,後調任國民革命軍第五軍作戰處處長、參謀長,後在淮海战役中遭共軍俘虜,已逝世。[1]
  2. ^ 2.0 2.1 前中華民國傘兵總隊司令、前第三快速縱隊司令[15],後移民加拿大,再輾轉定居美國德克薩斯州[14][1]
  3. ^ 3.0 3.1 黃埔軍校第5期畢業,空軍傘兵、空軍傘兵總隊、陸軍傘兵總隊首任司令,民國39年12月17日奉命以第1團1、2兩營官兵8百餘員撥入裝甲旅,編成裝甲步兵大隊。[16][14]
  4. ^ 4.0 4.1 黃埔軍校第4期畢業,前中華民國游擊傘兵總隊司令,亦是首位中將軍階跳傘將領,已逝世)[14][1]
  5. ^ 5.0 5.1 中央軍校武漢分校第七期,1937年任國民革命軍第88師523團某營營長,在淞滬和南京保衛戰中揚名。後歷任國民革命軍124軍60師師長,陸軍特種作戰部隊的首任司令,特種作戰部隊指揮部首任中將指揮官,國防部聯勤總部中將副總司令。)[14]
  6. ^ 國軍成立特戰部隊,是依蔣中正總統的反攻戰略構想,即三分軍事、七分政治;三分敵前,七分敵後;三分物質,七分精神;三分直接路線,七分間接路線。特戰部隊主要任務是在反攻大陸時,擔任先鋒軍,藉由空中、海上及陸上等方式,滲入大陸敵後,結合抗暴民眾,組訓發展游擊武力,然後策應正規軍登陸作戰。為協助國軍組建特戰部隊,美國遂成立代號「三一班」(即「敵後作戰幹部訓練班」)的訓練班隊,前後共召訓3期學員,負責人是情報局副局長鮑烈將軍。第l期訓練員額很少,僅有20多名,由美軍負責訓練,結訓後主要充當種子教官,來訓練2、3期學員。第2、3期學員同時受訓,結訓後,即成立特戰第2及第3總隊。[4][5]
  7. ^ 7.0 7.1 黃埔軍校第1期畢業,前中華民國陸軍突擊總隊司令、前中華民國陸軍傘兵總隊司令、八十八師少將師長、八十八軍中將軍長,前新竹市私立光復高級中學第三任校長)[14][1]
  8. ^ 1909年出生,湖南長沙人,就讀於金陵大學時,1926年10月轉讀南京中央軍校第6期,後留學於美國西點軍校。抗日戰爭時期,國民革命軍第五軍運補科科長,1944年「陸軍傘兵第一團」上校副團長[1],詞曲創作《傘兵團歌》[17],1945年春調任中國遠征軍駐印軍汽車兵團(暫編)少將團長。抗戰勝利後,1949年7日任軍政部兵工學校校長,任國民政府聯勤總部參謀長,1966年擔任新改制「中正理工學院」院長。[18]:35,36[1]
  9. ^ 陸軍特種作戰司令部參謀長、特戰第四總隊總隊長、陸軍特種作戰學校校長、空降部隊司令部副司令、司令、陸軍總司令部副總司令、三軍大學校長、國防部副部長、總統府國策顧問)[14]
  10. ^ 黃埔軍校第11期畢業,首位傘訓完訓與作戰空降的中華民國陸軍傘兵,前中華民國陸軍傘兵第一團團長[1]
  11. ^ 黃埔軍校第11期畢業,前中華民國陸軍傘兵第三團副團長,因孫立人事件退伍,已逝世)[1]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劉忠勇 2011.
  2. ^ 2.0 2.1 2.2 2.3 傘兵68年 走過戰時與和平中央社、2012年4月8日)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忠義相傳.武漢相承(組織沿革史) - 陸軍航空特戰部隊特展 - 國軍歷史文物館,期間:2005年2月21日~2005年4月30日
  4. ^ 4.0 4.1 4.2 [極地遠征 山寒特戰--李法能將軍專訪]。畢中和、陳維浩、謝仲平(20060700)。《尖端科技》軍事雜誌,卷期:263,2006年7月(民國95.07),頁次:頁100-109,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畫 - 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
  5. ^ 5.0 5.1 5.2 5.3 鄧克雄; 孫建中. 《美軍顧問團在臺工作口述歷史》. 《李法能將軍訪談》、《張輯善先生訪談》 (臺北: 中華民國國防部史政編譯室). 2008年(民國97年)初版. ISBN 978-986-013-782-8 (中文(台灣)‎). 
  6. ^ 6.0 6.1 劉忠勇 2011, pp. 15-22.
  7. ^ 《可圈可点:抗战烽火中的国军空降兵部队》
  8. ^ 劉忠勇 2011,第12章.
  9. ^ 9.0 9.1 也談重慶號之謎,鄭正文,世界新聞網,北美世界日報,2010-03-02
  10. ^ Holober 1999.
  11. ^ 神龍見首不見尾 展精湛操傘技中央社、2012年4月8日)
  12. ^ [軍歌教唱] GIA 中華民國傘兵進行曲 (新兵日記II特戰英雄之 樓庭岑&江晨希)
  13. ^ 中華民國傘兵歌試聽
  14. ^ 14.00 14.01 14.02 14.03 14.04 14.05 14.06 14.07 14.08 14.09 14.10 航特菁英,陸軍航空特戰部隊特展,國軍歷史文物館,期間:2005年2月21日~2005年4月30日
  15. ^ 中原會戰,p.29「張緒滋:傘兵部隊與中原會戰」
  16. ^ photo(繁体中文)
  17. ^ 劉忠勇 2012.
  18. ^ 劉漢壽. 《從失學少年到太空科學家:劉漢壽回憶錄》. 秀威資訊. 2010年5月1日. ISBN 978-986-221-440-4. gBook

来源[编辑]

傳記
  • (繁体中文)劉忠勇. 《中華民國傘兵作戰史1945~1953 落葉成泥》(Fallen Leaves: An account of some overlooked stories of the Chinese paratroopers). 經綸天下出版社. 2011-05-09: 200頁 [2011]. ISBN 978-9-86-870390-2. 
  • (繁体中文)劉忠勇. 《頂好!出死入生的中美突擊隊》. 經綸天下出版社. 2012-02-06: 372頁 [2012]. ISBN 978-9-86-870391-9. 
  • (繁体中文)劉忠勇. 《空降東山:中華民國傘兵作戰史最後樂章》. 經綸天下出版社. 2013-07-01: 224頁 [2013]. ISBN 978-9-86-870394-0. 
  • (英文)Holober, Frank. Raiders of the China Coast: CIA Covert Operations During the Korean War [中國海岸突擊隊]. Civil War in the West 1st ed. US Naval Institute Press. January 1999: 336pages [1999]. ISBN 155-750-388-5. 何伯樂 Frank Holober  ISBN 978-1-55-750388-6
  • (繁体中文)張緒滋. 《戰亂餘生——傘兵司令張緒滋回憶錄》 初版. 祥雲天下出版社. 1991: 638頁 [1991]. ISBN 957-921-200-7. 

外部連結[编辑]

 
Search Wikimedia Commons
  维基共享资源中相關的多媒體資源: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