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郭子仪
郭子仪
国家
子仪
位阶 一品
封爵 代国公→汾阳郡王
封号 汾阳忠武王
神号 汾阳王
汾阳忠武王(郭子仪元帅)
郭府千岁
郭府王爷
籍贯 华州郑县
祖籍 山西太原
别名 太尉
尚父
中书令
右丞相
汾阳忠武王
出生 697年(武则天神功元年)
逝世 唐德宗建中二年(781年)
781年(83-84岁)
在位年代
谥号 忠武
祠庙 台北市内湖郭子仪纪念堂
台北市北投汾阳忠武王圣宫
宜兰头城顺发宫

郭子仪(698年1月29日或697年9月5日-781年7月9日),华州郑县(今陕西渭南市华州区)人,祖籍山西太原唐代政治家、军事家,一生平定安史之乱等诸多乱事,历事,封汾阳郡王,世称郭令公。为传说“富贵寿考”典故的主人公,颐和园长廊画中有描绘。史论家认为他:“权势倾盖天下,中央并不猜忌;功劳超过当世,皇帝毫不怀疑;穷奢极侈,舆论却不抨击。《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侈穷人欲而君子不之罪。》”清· 钱谦益《尚宝司少卿袁可立前母陆氏加赠宜人》:“忠臣不赖宠而事君,孝子不怙爱而慕亲。”

生平[编辑]

郭子仪画像,摘自《晩笑堂竹庄画传》。

郭子仪,祖籍山西汾阳,公元697年阴历十二月十二日(698年1月29日),一说是中秋节(697年阴历八月十五日,阳历697年9月5日)生于华州郑县(今陕西华县)。出身官吏之家,父亲是寿州刺史郭敬之。郭子仪早年正是盛唐时期,并未受重用。郭子仪早年参加武举,以“异等”的成绩补任左卫长上(从九品下),后累迁至桂州都督府长史、单于都护府副都护、振武军使、安西副都护等。天宝八载(749年)三月,郭子仪升任左武卫大将军(从三品上)、横塞军使、安北副都护,又改横塞军使为天德军使。天宝十三载(754年)春,郭子仪兼任九原郡(丰州)都督、西受降城使、九原郡太守、朔方节度右厢兵马使。不久,郭子仪的母亲、赠魏国夫人向氏去世,他去职返家守孝。

天宝十四载(755年)安史之乱时,被封为朔方节度使灵武,在今宁夏灵武西),奉讨伐,联合朔方李光弼分兵进军河北,会师常山河北正定),击败史思明,收复河北。此时郭子仪建议皇帝,北取范阳,直捣叛军虎穴,以减轻潼关之围,但是玄宗不允。此后种下日后晚唐藩镇割据的局面,日后亦成为唐朝灭亡之远因。天宝十五载(756年)与回纥联军平定河曲,次年春天收复河东(今山西永济)、冯翊(今陕西大荔),并进攻潼关,大败崔乾祐,唐军死伤过万人。崔乾祐退保蒲津。安禄山为其子安庆绪所杀。唐肃宗即位后,拜郭子仪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至德二载(757年),奉引兵赴凤翔,途中在白渠留运桥(今三原东南)击败李归仁铁骑五千人,五月,与安守忠、李归仁战于清渠(今西安以西)失利,退保武功(今武功西北),九月,随元帅广平王李俶率唐与回纥合兵十五万人,再与安守忠、李归仁交战于香积寺(今长安县西南)之北,回纥兵绕到敌人后方,前后夹击,杀敌六万人,张通儒逃往陕郡,最后收复首都长安(今陕西西安),唐军威仪再度得以重现长安。

其后,唐军乘胜东进,于新店(今河南三门峡市西南)大败严庄张通儒等十五万人,迫使安庆绪渡黄河,退回相州。东都洛阳复归。以功加司徒,封代国公史思明从范阳率军救安庆绪,双方大战于安阳河(今安阳北)北列阵接战,厮杀难分难解,最后由九个节度使率领,号称六十万人的唐军退溃(邺城之战)。此场战役的主要指挥者宦官鱼朝恩,其并无领导才能,并将战役失败之责归于郭子仪。郭子仪被召还长安,解除兵权,处于闲官。

宝应元年(762年),太原(今太原西南)、绛州(今山西新绛)军兵叛乱,朝廷恐惧,封子仪为汾阳郡王,出镇绛州。又遭宦官程元振离间,解除兵权。

广德元年(763年),吐蕃安史之乱攻占河陇地区,程元振知情不报,仆固怀恩勾引吐蕃回纥入侵,同年十月,吐蕃攻到奉天县(今陕西乾县),直逼长安京师震撼,朝廷再度启用子仪为关内副元帅。此时吐蕃军已渡渭水,迫唐代宗弃长安东奔陕州,子仪循秦岭商州(陕西商州)收集散兵数千人,以智取胜,白天击鼓张旗,夜间多处燃火,吐蕃不解其意,乃撤兵西去,于是长安光复。十二月,代宗回长安,郭子仪到浐水迎接。代宗羞愧说:“用卿不早,故及于此。”

广德二年(764年),朔方节度使仆固怀恩反,引回纥、吐蕃十万军进攻关中。子仪埋伏于乾陵(陕西乾县),回纥、吐蕃军知其有备,不战而退。

永泰元年(765年)七月[1],唐代宗的女儿升平公主下嫁郭子仪第六子郭暧。十月,吐蕃、回纥再度联兵内侵,子仪在泾阳(今属陕西)被回纥所围。子仪在回纥素有威望,亲率数十骑到前线,亲自说服回纥大帅药葛罗与唐结盟,反将吐蕃击溃,稳住关中,长安之危遂解。

大历元年(766年),屯军于河中,使军粮充裕。大历八年,吐蕃十万之众强攻泾、邠(今彬县),子仪遣兵马使浑瑊出兵宜禄(今长武),结果首战失利,遂召诸将检讨战败原因,再兵分三路,连克百城(今甘肃灵台西南)、潘原(平凉东)等地,吐蕃败退。

大历十四年(780年),唐德宗继位,子仪被尊为“尚父”,进位太尉中书令建中二年六月十四(781年7月9日),郭子仪去世。据《旧唐书·郭子仪传》载:“薨,时年八十五,德宗闻之,震悼,废朝五日……陪葬建陵,……旧令一品坟高丈八,而诏特加十尺。”该墓在陵西南2公里的坡阳村,墓前有清代毕沅书的郭子仪墓石碑。今墓已夷为平地。

历代状元中,唯一由武状元而位至宰相者,即身为唐代开元初年武举高等(状元)的郭子仪,一生历仕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曾两度担任宰相。同时,也是历代武状元中军功最为显著者。

佚事[编辑]

  • 太平广记卷十九记载郭子仪年轻时偶遇神明仪驾从天而过,该神明为织女,郭子仪随即向织女祈求愿此生富贵长寿,织女笑着对他说:“富贵长寿你命中都会有。”随即离去,这就是郭子仪传说“富贵寿考”的典故。
  • 郭子仪第六子叫郭暧唐代宗驸马,娶升平公主大历二年(767年),郭暧与升平公主吵架。郭暧说:“你仗着你父亲是天子是吗?我父亲只是不想做天子而已!”公主非常愤怒,乘车直奔皇宫向父皇代宗奏报他的悖逆之言。代宗说:“这并非你所知道的那样。郭子仪他确实是如同其子所言,假使他想当天子的话,这天下岂是你娘家所有的呢?”于是安慰升平公主并叫公主回家。郭子仪知道后,气得把郭暧囚禁起来,然后入宫等待代宗治罪。代宗安慰郭子仪说:“俗话说:‘不痴不聋,不作家翁。’小俩口在私房里吵嘴的言词,怎值得当真去听呢!”郭子仪请罪回家后,杖责了乱说话的郭暧数十个板子。[2]这个故事即为京剧醉打金枝》的原型。
  • 郭子仪父亲之墓遭人盗掘,当时人都怀疑是素来对郭子仪不满的宦官鱼朝恩所指使。朝廷担心他因此发兵谋叛,事发后郭子仪入朝,皇帝发语试探此事,郭子仪流涕曰:“臣率领军队已久,不能禁止暴乱,军人挖人祖坟的事大概很多,这是臣不忠不孝而获得天谴,不是人为。”朝廷因为郭子仪的这一席话,人心才得到安稳。[3]
  • 卢杞探病》 卢杞唐朝知名的奸臣,巧言杀人,为严苛,迷惑皇帝,铲除异己,为唐朝带来深重灾难。 有次郭子仪生病,百官前来探望,穷奢极侈的郭子仪都任由姬妾在场。 当年的卢杞还是个,来访时,郭子仪就命令姬妾们全都躲起来,郭子仪一个人独自恭敬的接待卢杞卢杞离去后,郭子仪向家人解释: “卢杞相貌丑陋,脸一边是色一边是青色,因为姬妾和下人们,平常欢乐放荡惯了,比较不懂得收摄,如果见到了卢杞的样貌,一定会忍不住取他。但卢杞的内心阴险狡诈,才又很好,工于心计,将来一定会当大官!若这个人得到了权势,我门一族都无法活!所以,才一个独自很恭敬的接待卢杞。” 几后,卢杞果然靠着奸险狡诈谄媚的工夫,陷害了很多忠贤,踏着别人的,当上了宰相朝廷良都被他所陷害,唯独卢杞特别敬重郭子仪。[4]

评价[编辑]

  • 裴垍:“汾阳事上诚荩,临下宽厚,每降城下邑,所至之处,必得士心。前后遭罹幸臣程元振、鱼朝恩谮毁百端,时方握强兵,或方临戎敌,诏命征之,未尝不即日应召,故谗谤不能行。代宗幸陕时,令以数十骑觇贼,及在泾阳,又陷于胡虏重围之中,皆以身许国,未尝以危亡易虑,亦遇天幸,竟免患难。田承嗣方跋扈魏州,傲狠无礼,子仪尝遣使至,承嗣西望拜之,指其膝谓使者曰:“兹膝不屈于人若干岁矣,今为公拜。”李灵曜汴州,公私财赋一皆遏绝,独子仪封币经其境,莫敢留之,必持兵卫送。其为豺虎所服如此。麾下老将若李怀光辈数十人,皆王侯重贵,子仪颐指进退,如仆隶焉。幕府之盛,近代无比。始与李光弼齐名,虽威略不逮,而宽厚得人过之。岁入官俸二十四万贯,私利不在焉。其宅在亲仁里,居其里四分之一,中通永巷,家人三千,相出入者不知其居。前后赐良田美器,名园甲馆,声色珍玩,堆积羡溢,不可胜纪。代宗不名,呼为大臣。天下以其身为安危者殆二十年。校中书令考二十有四。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侈穷人欲而君子不之罪。富贵寿考,繁衍安泰,哀荣终始,人道之盛,此无缺焉。唯以谗怒,诬奏判官户部郎中张谭杖杀之,物议为薄。”[5]
  • 刘昫:“天宝之季,盗起幽陵,万乘播迁,两都覆没。天祚土德,实生汾阳。自河朔班师,关西殄寇,身捍豺虎,手披荆榛。七八年间,其勤至矣,再造王室,勋高一代。及国威复振,群小肆谗,位重恳辞,失宠无怨。不幸危而邀君父,不挟憾以报仇雠,晏然效忠,有死无二,诚大雅君子,社稷纯臣。自已还,勋力之盛,无与伦比。而晞、暧于缞粗之中,拔身虎口,赴难奉天,可谓忠孝之门有嗣矣。”赞曰:“猗欤汾阳,功扶昊苍。秉仁蹈义,铁心石肠。四朝静乱,五福其昌。为臣之节,敢告忠良。”[6]
  • 欧阳修:“天宝末,盗发幽陵,外阻内讧。子仪自朔方提孤军,转战逐北,谊不还顾。当是时,天子西走,唐祚若赘斿,而能辅太子,再造王室。及大难略平,遭谗甚,诡夺兵柄,然朝闻命,夕引道,无纤介自嫌。及被围泾阳,单骑见虏,压以至诚,猜忍沮谋。虽唐命方永,亦由忠贯日月,神明扶持者。”[7]
  • 陈元靓:“天祚有唐,奕奕重光。宁无否运,盖恃忠良。白日再中,祅彗未亡。目视横流,心竞包藏。力扶天柱,唯赖汾阳。雪涕将坛,气销帝乡。惟师尚父,可同鹰扬。图形配享,无愧祠唐。”[8]
  • 柏杨:“郭子仪在历史上有崇高的地位,但几乎无人可比的,却不是他的战功,也不是他一身系国家安危,而是他虽然享尽世间荣华富贵,而仍能保住人头,不被砍掉;身死之后,子孙还继续享福数十年,甚至百余年。中国人最奇特的命运是:你如果不照着当权人物的模式,而擅自爱国,爱国就会成为一种危险行为。大多数对国家有贡献的人,最后往往都是被逐、被囚、被杀、被屠,或在死后祸延子孙。只郭子仪是极少数的例外──至少,他最被人称道。我们肯定郭子仪的功劳,以及对国家所作的努力,但史论家认为他:“权势倾盖天下,中央并不猜忌;功劳超过当世,皇帝毫不怀疑;穷奢极侈,舆论却不抨击。”

家庭[编辑]

  • 张氏,南阳夫人
  • 李氏

  • 郭曜,母早亡,继母王氏,长子。[9]娶太原郡夫人王氏。
  • 郭旰,母不详,次子,至德二年,在永丰仓安守忠交战,战死。[10]
  • 郭晞,母王氏,三子,赵国公。妻鲁郡夫人长孙璀,长孙冲曾孙女。
  • 郭昢,母不详,四子。
  • 郭晤,母王氏,五子。娶彭城刘氏。
  • 郭暧,母王氏,六子。娶唐代宗女升平公主。
  • 郭曙,母王氏,七子,祁国公。
  • 郭映,母王氏,八子。

,《新唐书 列传第六十二》称郭子仪“八子七婿,皆贵显朝廷”。据王氏神道碑,王氏生有八女[11]

  • 长女,嫁成都县令卢让金
  • 二女,嫁鄂州观察使吴仲孺
  • 三女,嫁卫尉卿张浚
  • 四女,嫁殿中少监李洞清
  • 五女,嫁司门郎中郑浑
  • 六女,嫁汾州别驾张邕
  • 七女,嫁和州刺史赵纵
  • 八女,嫁太常寺丞王宰

孙辈

  • 郭锋,郭曜子。
  • 郭钢,郭晞长子,累封赵国公,赠兵部尚书[12]
  • 郭钧,郭晞次子,侍御史。
  • 郭炼,郭晞三子,奉先县主簿。
  • 郭鋿,郭晤长子,太子通事舍人。
  • 郭锬,郭晤次子,弘文馆学生。
  • 郭鍴,郭晤三子,乡贡明经。
  • 郭𫔍,郭晤子。
  • 郭氏,郭晤长女,前郑州刺史、兼御史大夫、益昌郡王李某妻,太原郡夫人。
  • 郭氏,即懿安皇后,为唐宪宗贵妃(唐宪宗妃),生唐穆宗,尊“皇太后”。母仪天下,贵尊“太皇太后”。共历“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宣宗”等五朝,世称“贤后”。为六子郭暧与“升平公主”长女。
  • 郭氏,“升平公主”所生次女。
  • 郭铸,为六子郭暧子与“升平公主”庶子。
  • 郭钊,妻沈氏,沈氏母为唐代宗长林公主。为六子郭暧与“升平公主”子。
  • 郭𫓩,尚唐顺宗汉阳公主李畅,赠尚书左仆射。为六子郭暧与“升平公主”子。
  • 郭镕,尚唐顺宗女西河公主。为六子郭暧与“升平公主”子。
  • 郭铦,为七子郭曙之子。

曾孙辈


郭子仪世系

  • 虚线表示婚姻关系,实线表示血亲关系
 
 
 
 
 
汾阳王
郭子仪
 
霍国夫人
王氏
 
 
 
 
 
 
 
 
 
 
 
 
 
 
 
 
 
 
 
贵妃
崔氏
 
唐代宗
 
 
 
 
 
 
 
 
 
 
 
 
 
 
 
 
 
 
 
 
 
 
 
 
 
 
 
 
 
 
 
 
 
 
 
 
 
 
 
 
 
 
 
 
 
 
 
 
 
 
 
 
 
 
 
 
 
 
 
 
 
 
 
 
 
 
 
 
 
 
 
 
 
 
 
 
 
 
 
 
 
 
 
 
 
 
 
 
 
 
 
 
 
 
次子
郭旰
 
四子
郭昢
 
长子
郭曜
 
三子赵国公
郭晞
 
五子
郭晤
 
七子祁国公
郭曙
 
八子
郭映
 
六子
郭暧
 
升平公主
 
 
 
 
 
 
 
 
 
 
 
 
 
 
 
 
 
 
 
 
 
 
 
 
 
 
 
 
 
 
 
 
 
 
 
 
 
 
 
 
 
 
 
 
 
 
 
 
 
 
 
 
 
 
 
 
 
 
 
 
 
 
 
 
 
 
 
 
 
 
 
 
 
 
 
 
 
 
 
 
 
 
 
 
 
 
 
 
 
 
 
 
 
 
 
 
 
 
 
 
 
 
 
 
 
 
 
 
 
 
 
 
 
郭锋
 
 
郭钢
 
郭钧
 
郭𫔍
 
 
 
 
 
郭铸
 
懿安皇后
 
郭氏
 
郭钊
 
郭𫓩
 
郭镕
 
 

后人[编辑]

纪念[编辑]

纪念地[编辑]

军舰[编辑]

注释[编辑]

  1. ^ 旧唐书 本纪第十一 代宗》永泰元年......六月癸亥......甲午,升平公主出降驸马都尉郭暧。
  2. ^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四:“郭暧尝与升平公主争言,暧曰:‘汝倚乃父为天子邪?我父薄天子不为!’公主恚,奔车奏之。上曰:‘此非汝所知。彼诚如是,使彼欲为天子,天下岂汝家所有邪?’慰谕令归。子仪闻之,囚暧,入待罪。上曰:‘鄙谚有之:“不痴不聋,不作家翁。”儿女子闺房之言,何足听也!’子仪归,杖暧数十。”
  3. ^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四:“十二月,庚辰,盗发郭子仪父冢,捕之,不获。人以为鱼朝恩素恶子仪,疑其使之。子仪自奉天入朝,朝廷忧其为变;子仪见上,上语及之,子仪流涕曰:‘臣久将兵,不能禁暴,军士多发人冢。今日及此,乃天谴,非人事也。’朝廷乃安。”
  4. ^ 旧唐书·卢杞传》:“建中初,征为御史中丞。时尚父子仪病,百官造问,皆不屏姬侍。及闻杞至,子仪悉令屏去,独隐几以待之。杞去,家人问其故,子仪曰:‘杞形陋而心险,左右见之必笑。若此人得权,即吾族无类矣。’”
  5. ^ 《全唐文·郭子仪传论》
  6. ^ 《旧唐书·郭子仪传》
  7. ^ 《新唐书·郭子仪传》
  8. ^ 《唐相国汾阳忠武赞》
  9. ^ 《大唐故银青光禄大夫守太子少保兼判詹事府事上柱国太原郡开国公赠太子太傅郭府君墓志铭并序》:弱丧慈亲,及长而知,有终身之戚焉!……无何,丁继亲霍国夫人忧,居丧以纯孝闻。
  10. ^ 《新唐书·郭子仪传》
  11. ^ 全唐文 卷三百三十一》○汾阳王妻霍国夫人王氏神道碑
  12. ^ 据《大唐故鲁郡夫人河南长孙氏墓志铭并序》,郭钧为长子,无郭钢之名。

参考[编辑]

  •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列传第七十》郭子仪传
  • 新唐书·列传第六十二》郭子仪传

参见[编辑]

官衔
前任:
韦见素
唐朝尚书左仆射
757年—764年
继任:
裴冕
前任:
杨国忠
唐朝司空
757年
继任:
李光弼
前任:
李琮
唐朝司徒
757年—764年
继任:
李抱玉
前任:
李光弼
唐朝太尉
764年
继任:
田承嗣
前任:
李适
唐朝尚书令
764年
继任:
李茂贞
前任:
李抱玉
唐朝司徒
768年—779年
继任:
李正己
前任:
田承嗣
唐朝太尉
779年—781年
继任:
朱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