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尝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孟尝君 田文
性别
出生
齐国(田齐)
逝世 前279年
齐国(田齐)
国籍 战国
别名 薛公、薛文
职业 政治人物
活跃时期 前3世纪
亲属 祖父 齐威王
靖郭君田婴

孟尝君,名田文(?-前279年),中国战国四公子之一,齐国宗室大臣。其父靖郭君田婴死后,田文继位薛公薛城(今山东滕州东南),故亦称薛文,号“孟尝君”,以广招宾客,食客三千闻名。

出身[编辑]

其父靖郭君田婴齐威王的儿子、齐宣王的异母弟弟,曾于齐威王时担任要职,于齐宣王时担任宰相,封于薛,人称薛公,权倾一时。

田婴有子四十余人。一小妾生田文,出生之日是五月初五,根据齐国的风俗,这日出生的小孩若长高至门户,会克死父母[1],其父田婴于是命令抛弃他;但田文的母亲不忍心,于是暗中养他成人,还安排他认父。田文认父时说:“人生受命于天乎?将受命于户邪?若必由门户控制,只要加高门户即可。”

田文找到机会,问父亲靖郭君说“玄孙之孙为何?”,靖郭君答不出来。田文就说,家里富贵非凡,对齐国无甚建树,如今门下不见一贤者,而靖郭君却一心累积财富,把金银财宝留给连称谓都不知的子孙,根本莫名其妙。田文的进言颇有道理,所以靖郭君开始器重他,使他主家政,接待宾客。而后宾客归之如云,田文名闻于诸侯,诸侯使者都请靖郭君立田文为薛太子。靖郭君死后,田文继嗣薛公之爵,士多归孟尝君,孟尝君舍业厚遇之,人人以为孟尝君亲己。

鸡鸣狗盗[编辑]

前299年,秦昭襄王听说田文贤能,请他到秦国为相。前298年,有人游说秦王,“孟尝君贤,而又齐族也,今相秦,必先齐而后秦,秦其危矣。”指担心田文优先为齐国考虑,于是秦王想杀田文。田文使人找秦王宠姬求情,宠姬要他的狐白裘,但这件白狐毛皮袍已献了给秦昭王,更无他裘。幸好,最下坐有一客扮狗潜入秦宫库藏,盗取了狐白裘出来,于是宠姬向秦昭王求情,释放了田文。但不久,秦昭王后悔了,派兵去追,田文夜半去到函谷关,关法规定要日出才开门,但时辰未到。幸好门客中有人会装鸡鸣,于是群鸡齐鸣。守卫以为天晓,于是打开关口,田文一行人便乘机出关。路经赵国,赵国人取笑他身材短小,田文大怒,杀了一县数百人才离去。齐湣王后悔遣孟尝君往秦,闻其逃归齐国,则用为齐相。孟尝君怨秦,前298-296年,孟尝君倡导、齐湣王主盟齐魏韩三国攻秦,联军胜,一度攻破函谷关。随着田文名声进一步提高,田文也进一步专权。

田文入相秦,《史记》指是齐湣王二十五年,《资治通鉴》指是齐湣王二年,两书皆指周赧王十六年,即公元前299年。

狡兔三窟[编辑]

田文在,有门客三千,其中一客非常特别,此人是冯驩(史记作冯驩、战国策作冯谖)。

冯驩拜托别人向孟尝君推荐自己,以成为孟尝君的门客。孟尝君问推荐人:“冯驩有何嗜好?”对曰:“没有嗜好。”再问:“冯驩有何技能?”对曰:“没有技能。”但是孟尝君还是接纳了冯驩。

起初,孟尝君的部下以为冯驩是个要饭的,于是给他很差的饮食。不久,冯驩倚柱弹著剑:“长剑啊!我们回家吧!这里没有鱼可吃!”部下告诉孟尝君,孟尝君下令以冯驩同其他门下有鱼可食之客。过不久,冯驩倚柱弹著剑:“长剑啊!我们回家吧!出门没有车!”部下都在笑他,又告诉孟尝君,孟尝君下令以冯驩同其他门下有车可乘之客。又过了不久,冯驩倚柱弹著剑:“长剑啊!我们回家吧!这里无法养家活口!”部下都以冯驩贪心不足,非常讨厌他。孟尝君问冯驩:“冯先生有亲人吗?”对曰:“家有老母!”孟尝君派人供给冯驩的母亲生活用品,于是冯驩不再弹剑。

焚券市义[编辑]

某日,孟尝君出布告,征求可以替他至封邑薛城收债之人,冯驩自愿前往。临行前,冯驩问孟尝君:“债收完了,要买何而返呢?”孟尝君回答:“看我家缺少什么就买什么罢!”于是冯驩去了地,债券合同对完之后,矫造孟尝君的命令,把债券合同烧毁,人民高呼“万岁!”冯驩赶回去,一早便求见,孟尝君奇怪他怎么那么快回来,问曰:“您买了什么回来呢?”冯答曰:“我看您家中丰衣足食,犬马美女皆有,所以我买了‘义’回来。”问曰:“什么是买‘义’呢?”回答:“您不照顾、疼爱人民,而加以高利,人民苦不堪言。我于是伪造了您的命令,烧毁了所有的借据,民众都欢呼万岁,这就是买‘义’。”孟尝君听完之后很不高兴,说:“好了,别再说了,先生请去休息吧!”

过了一年,齐湣王惑于秦、楚之抵毁,以为孟尝君名高其主而擅齐国之权,就对孟尝君说:“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收孟尝君相印,黜归就国。孟尝君回到封邑,人民“迎君道中”,孟尝君才明白冯驩市义的用心。

挟外援以再登相位[编辑]

冯驩之后又对孟尝君说:“兔子狡猾而有三窟,现在只是逃过死路而已。现在主公已经有一窟,臣恳请主上再让臣为您凿另外二窟。”

孟尝君给了冯驩车辆五十,青铜五百斤,向西去梁国(史记曰秦,战国策曰梁,即魏国),对梁惠王说:“齐国罢黜了重臣孟尝君而让他回到封邑,诸国之中谁若先一步迎他入国便能强盛!”于是梁惠王空出了大位,派使臣携带车一百乘,青铜千斤,来往聘任。冯驩对孟尝君说:“千金是相当贵重的利益,百乘是显得使者目的的慎重,齐王这下一定会知道的!”梁国使者来求孟尝君数次,孟尝君都推辞。齐国朝臣听见消息,朝野震撼,齐湣王写了一封密函,派太傅携带佩剑和纹车二乘,前往谢罪,并请孟尝君回来再当宰相。于是孟尝君风风光光的回朝就任宰相。

高枕为乐[编辑]

冯驩再对孟尝君说:“请主公向大王请求,将齐国宗庙设立于薛,这样可以保证主公的官位,便可以高枕无忧。”于是齐湣王将宗庙立于薛地(立宗庙于薛)。

孟尝君在齐担任相邦数十年,没有任何的大小灾祸,都是出自于冯驩的计策和谋略。[2]

相魏[编辑]

前286年,齐湣王灭了宋国,西侵三晋,欲以并周室,自立为天子,十分骄横,要除去田文这权臣。田文恐惧被诛,于是逃到魏国,魏昭王任用他为相。前284年,魏相田文发兵响应燕国乐毅号召,五国联军在济西击败齐国,几乎灭了齐国。齐湣王逃到莒,后死去。

齐襄王即位复国,当时田文退居于薛,在诸侯国之间保持中立地位,不从属于何君王。齐襄王由于新立,畏惧田文,于是与田文连和亲好。田文去世,谥号称孟尝君。田文的儿子们争夺继承爵位,齐、魏两国随即共同灭掉了薛邑,分其地。田文因此绝嗣没有后代。[3]

后世评价[编辑]

荀子:“上不忠乎君,下善取誉乎民,不恤公道通义,朋党比周,以环主图私为务,是篡臣者也。”“齐之孟尝,可谓篡臣也。”[4]

司马迁发现薛地多暴戾子弟:“吾尝过薛,其俗闾里率多暴桀子弟,与邹、鲁殊。问其故,曰:‘孟尝君招致天下任侠,奸人入薛中盖六万余家矣。’世之传孟尝君好客自喜,名不虚矣。”

王安石:“孟尝君特鸡鸣狗盗之雄耳,岂足以言得士!”[5]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史记索隐按:风俗通云“俗说五月五日生子,男害父,女害母”
  2. ^ 狡兔三窟焚券市义高枕无忧典故出自《战国策·齐策 齐人有冯谖者
  3. ^ 《史记》:后齐湣王灭宋,益骄,欲去孟尝君。孟尝君恐,乃如魏。魏昭王以为相,西合于秦、赵,与燕共伐破齐。齐湣王亡在莒,遂死焉。齐襄王立,而孟尝君中立于诸侯,无所属。齐襄王新立,畏孟尝君,与连和,复亲薛公。文卒,谥为孟尝君。诸子争立,而齐魏共灭薛。孟尝绝嗣无后也。
  4. ^ s:荀子/臣道篇
  5. ^ 王安石. 链接到维基文库 读孟尝君传. 维基文库. "世皆称孟尝君能得士,士以故归之,而卒赖其力以脱于虎豹之秦。呜乎,孟尝君特鸡鸣狗盗之雄耳,岂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齐之强,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鸡鸣狗盗之力哉?夫鸡鸣狗盗之出其门,此士之所以不至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