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孫文穿著中山裝
中山装設計圖

中山装是以孙文(孫中山)的名字命名的一种服装。很多著名人物如蔣中正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都常穿著中山裝。由于中國著名政治人物毛澤東经常穿着中山装示人,所以西方人称呼中山装为“Mao Suit”(直译为“毛装”,中文中并不使用);日本人稱呼中山裝為“人民服”(日语人民服じんみんふく),來自于中國大陸對1949年之後的“簡易”中山裝的稱謂——人民裝

中山装最早可以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英国陆军军服以及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菲战争以及美西战争的美国陆军军服M1899 Officer's Khaki Field Blouse。[1][2]19世纪末,日本美军压力下被迫开放门户,军队开始采用洋服,陆军用了法国军装,海军用英国军装,下级士官用美军军装。[3]1872年太政官宣布日本正式采用洋服,警察、铁道员、教员、学生通用陆军军服。[4][5]同盟会的人大多数都有留日或旅日的经历,模仿了当时的日本洋服。中山装及其衍生的变化服装,成为1980年代以前中国大陆民眾的主要服装样式。今天中國的領導人在一些重要場合也會穿中山裝。

由來[编辑]

中山装在中华民国成立后出现,關於中山裝的誕生,目前主流的說法有以下兩種:

第一種說法認為,中山装是孙文授意曾經在越南河内保罗巴脱街开设過隆生洋服店黄隆生先生设计一种美观、简易而又实用的中国服装。黄参考了西欧和日本服装式样,并结合当时南洋华侨中流行的“企领”文装上衣和学生装的特點,在與孫文生進行了多次探討修改后,于1923年正式定型,并命名為中山裝。[6][7]

但是,也有资料称,中山装原由当时的军装改制而成的,這便是第二種說法:1919年,孙文在上海居住时,有一次,他将一套已经穿过的陆军士官服拿到著名的亨利服装店请裁缝改成“便服”,改成“便服”后仍有点像军制服。但在便服中,它既非“唐装”,更非“西装”,店员便为之起名为中山装。[8][9]

樣式特點[编辑]

據傳早期的中山装背面有缝,后背中腰有带,前门襟钉9个纽扣,上下口袋都有“胖裥”。在經過多次修改后才逐步演变成现在的款式:关闭式八字形领口,装袖,前门襟正中5粒明纽扣,后背整块无缝。袖口可开叉钉扣,也可开假叉钉装饰扣,或不开叉不用扣。明口袋,左右上下对称,有盖,钉扣,上面两个小衣袋为平贴袋,底角呈圆弧形,袋盖中间弧形尖出,下面两个大口袋是老虎袋(边缘悬出1.5~2厘米)。裤有三个口袋(两个侧裤袋和一个带盖的后口袋),挽裤脚。

思想內涵和政治意義[编辑]

以前流行的說法是:作為中國新的民族服裝。孫文或國民政府闡述該服裝的思想和政治含義:衣服外的四個口袋代表“四維(即),前襟的五粒紐扣和五个口袋(一个在内侧)分别表示孙中山的五权宪法学说(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考试权,还有監察權在領口(紐扣)和内侧(口袋),以彰显監察權的人民监督作用),还有一种说法,这五粒扣子代表五族共和,即占中国人口大部分的汉、藏、蒙、满、回五个民族;左右袖口的三個紐扣則分別表示三民主義(民族、民權、民生)和共和的理念(平等、自由、博愛),衣領為翻領封閉式,表示嚴謹的治國理念;衣袋上面弧形中間突出的袋蓋,筆山形代表重視知識分子,背部不縫縫,表示國家和平統一之大義。

有關中山裝的三民主義、國之四維、五權憲法等政治含義流傳甚廣,方興未艾,已經成為大陸高中歷史課堂甚至社會上流行的“常識”。然研讀所有相關論著,始終未發現有支撐史料。專攻民國風俗文化的南開大學李少兵教授,著名孫中山研究專家、中山大學孫中山紀念館原負責人餘齊昭都不以爲然。 江蘇師範大學薛偉強博士做了全面深入的考證,基於民國時期大量官私文獻的梳理檢核,沒有證據支持孫中山或國民政府曾賦予中山裝特殊的政治含義。民國時期中山裝的流行既包含政治原因,也有現實合理性。國家權力的規訓、引導是主要的外因,民眾的接受和認可是主要的內因,這是一個雙向互動的漸進過程,但其中並不存在所謂特殊的政治文化。1929年,雖然民間曾經出現過一次中山裝象徵“三民五權”的說法,但其後一度中斷數十年,直至民國結束未曾在文獻中再現,說明在民國時期知之甚少、不被社會認可。

通過建國後大量文獻和史實的排比分析,中山裝所謂的特殊含義複雜的演變過程昭然若揭。新中國建立40多年後,其自1992年夏林根為始作俑者,不過4年,便由科技記者譚經望臻於大成。新世紀初,電視媒體、官方教科書、服裝公司及地方政府等先後大力宣揚,所謂中山裝的三民主義、國之四維、五權憲法等政治文化蘊涵終於成為流行的“常識”。然而,在此期間,相關言論絕大部分出自旅遊、科技、服裝、文學等領域從業者,而且始終沒有哪怕一條史料支撐,包括其中唯一的一篇由歷史學者撰寫的專業研究文章( 陈蕴茜:《身体政治:国家权力与民国中山装的流行》,《学术月刊》2007年第9期)。 考慮到臺灣政府與孫中山的特殊關係,作者也專門電郵諮詢了臺灣的陳永發、古偉瀛等知名歷史學教授和專家,他們大部分閱信前連中山裝的“三、四、五含義”都從未聽聞。臺灣教育研究院的同行蕭憶梅博士回復說:“關於中山裝的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等政治含義應該是沒有明載在臺灣中小學教科書的, 至少在歷史教科書是確定沒有的”。 至此,我們可以比較穩妥的認定,所謂中山裝的特殊政治意義只是一個美麗的童話,最多可以視為民間娛樂版。[10]

影響[编辑]

中山裝于中華民國成立之初風靡全國,成為當時中國的流行服裝樣式。然而在國民政府遷移至臺灣后,中山裝在台灣逐漸淡出人們視野,特別是在蔣中正總統去世後幾年內中山裝逐漸被時任的蔣經國總統所提倡的青年裝取代。[11]加上當時有成衣王國之稱的台灣,製衣素材只有人造纖維能自給自足所致,青年裝成為當時孫運璿李登輝宋楚瑜林洋港等政要與公務人員之辦事服裝。[12]在台灣公務人員穿著除了前述二項之外,亦有陳水扁政府時期呂秀蓮副總統提倡的台灣衫以及時任行政院長謝長廷所提倡的高屏衫等等。[13]此外由於戰後初期來台接收的國民政府官員貪污腐敗引起台灣人普遍反感,而彼等官員大多著中山裝,使有台灣民眾認為其大又深的口袋是為了方便裝許多鈔票,在228事件期間更曾發生過著旗袍和中山裝者遭攻擊的現象。[14]因此中山裝在某些台灣人民形象極差,尤其對於泛綠支持者。[15]又由於台灣從日本時代開始成年男性就已流行著西裝,故中山裝實際上未曾在民間風行過。進入1980年代後,隨著社會的多元化,此衣裝更在台灣完全消失。

2012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中,泛藍陣營則有以改良式中山裝做為選戰廣告服裝主軸之一,[16]而亦強調與孫中山革命歷史精神做為結合[17],但未引起社會迴響。

中山裝當代藝術(香港)

然而在中國大陸,由於長期遭到西方國家的敵對和封鎖,在文化上收到西方世界的影響很少,使得中山裝這種帶有革命色彩的服裝在大陸風靡了三十多年,這同時也使中山裝——這個以國民黨創始人名字命名的服裝與大陸六五式軍服一起,成為了歐美人眼中中國共產黨和中國革命的代名詞。现今,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国家领导人在出席国庆活动时,仍是穿着黑色的中山装。但是当以中央军委主席副主席的身份出席军队相关活动时,穿的不是中山装,而是类似中山装、陆军军服颜色且无肩章的“军便装”。

近來華人影星也有穿著中山裝或改良版中山裝的場面,例如劉德華謝霆鋒張衛健李連杰成龍等人。

在中国国内一般大众穿着中山装的机会逐渐减少,但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自1948年建国以来至今,中山装广泛地影响了当地的正装和便服、军服等各种制服。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第1代最高指导者金日成,自朝鲜建国到1960年代,中山裝和西服都会穿着,1970年代至1980年代中期在公开场合现身时,穿着西服身姿变得减少。但是之后再次西装穿起来,1994年去世的同时制造的遗像“太阳肖像”和锦绣山太阳宫殿安置的遗体也是穿西装的样子。

2011年去世的第2代最高指导者金正日,在1990年代之前主要是穿着中山裝。进入1990年代,渐渐以卡其色的茄克身姿登场。晚年除与俄罗斯联邦和中国元首正式会见以外,身着中山裝登场的时候非常少。另一方面,金正日的继承人金正恩,2010年9月正式登场以来,一直以一席黑色质地的中山裝亮相。金正恩穿着中山装,显然有着标明自己是“革命传统的继承者”的功能。

相关图片[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Alejandro De Quesada, 2009, Roosevelt's Rough Riders,Osprey Publishing.
  2. ^ 山姆大叔的军人
  3. ^ 柳生悦子, 《日本海軍軍装図鑑: 2003, 幕末・明治から太平洋戦争まで》, 並木書房
  4. ^ 小泉和子,2004,《洋裁の時代: 日本人の衣服革命》
  5. ^ 日本的学生服的构造及历史
  6. ^ 多面手革命家黄隆生:“国服”中山装的设计者
  7. ^ 陳炳聖. 《萬物簡史》. 源樺. 2007. ISBN 986828421X. 
  8. ^ 中山装上的传统文化
  9. ^ 程童一, 1996,《开埠: 中国南京路150年》第103页,昆仑出版社
  10. ^ 薛偉強、湯文:《中山裝“政治含義”考辨》,天津,《歷史教學.中學版》2014年第11期。
  11. ^ 蔣經國總統文物
  12. ^ 【台灣歷史隧道】1981-11-26李登輝接掌台灣省主席
  13. ^ 公務員制服 毛治國推青年裝
  14. ^ 蔣竹山、陳俊強、 楊維真、李君山編著:《巨龍的蛻變:中國1840-2008》,2009年,臺北,五南出版社
  15. ^ 自由時報民眾投稿 中山裝換西裝 註:此為一般民眾投稿文章
  16. ^ 馬英九全白中山裝揮毫「真台灣」黑白分明
  17. ^ 藍成員穿中山裝宣傳 號召青年參與

另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