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
TELawrence.jpg
身穿阿拉伯服饰的劳伦斯
本名 Thomas Edward Lawrence
暱稱 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
El Aurens
出生 1888年8月16日(1888-08-16)
 英國威尔士卡那封郡特里马德格
去世 1935年5月19日(46歲)
 英國英格兰多塞特郡巴温顿军营
效命 英国 英国
Flag of Hejaz 1917.svg 汉志王国
母校 牛津大学耶稣学院
军种 Flag of the British Army.svg 英国陆军
Ensign of the Royal Air Force.svg 英国皇家空军
服役年份 1914–1918
1923–1935
軍銜 Flag of the British Army.svg 上校
Ensign of the Royal Air Force.svg 新兵
參與战争

第一次世界大战

獲得勳章 巴斯勋章[1]
杰出服务勋章[2]
法國榮譽軍團騎士勳位[3]
英勇十字勋章 (France)[4]
亲属 父:托马斯·查普曼,第七代威斯特米思从男爵英语Sir Thomas Chapman, 7th Baronet
母:萨拉·劳伦斯(Sarah Lawrence)

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上校(英语Thomas Edward Lawrence,1888年8月16日-1935年5月19日),也称“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是一位英國軍官,因在1916年至1918年的阿拉伯起义中作为英国联络官的角色而出名。他成为公众偶像有部分原因是因為美国旅行家兼记者洛维尔·托马斯英语Lowell Thomas所写关于那场起义的轰动一时的报告文学,还有劳伦斯的自传体记录《智慧的七柱》。许多阿拉伯人将他看成民间英雄,推动了他们从奥斯曼帝国欧洲的统治中获得自由的理想;同樣地,许多英国人将他包括在他们国家最伟大的战争英雄之中。

早期生涯[编辑]

1888年8月16日,托马斯·爱德华·劳伦斯(以下简称T·E·劳伦斯)出生在威尔士特雷马多格英语Tremadog,在威尔士、苏格兰法国圣马洛度过了幼年时代。1896年,劳伦斯一家返回英国,在牛津定居。其父亲“托马斯·劳伦斯”的真名叫托马斯·查普曼英语Sir Thomas Chapman, 7th Baronet,是一个英国血统的爱尔兰贵族,第7代威斯特米思从男爵。他的婚姻十分不幸,在与妻子生了4个女儿之后,抛弃了妻子、孩子和家产,同女儿们的家庭教师萨拉·琼纳一起私奔,生下了T.E.劳伦斯及其3个兄弟。

1896年,劳伦斯进入牛津公立男子学校英语City of Oxford High School for Boys就读。1907年,19岁的劳伦斯获得了牛津大学耶稣学院每年50英镑的奖学金,主修现代史。1908年夏天,作为现代历史研究课程的一部分,劳伦斯骑着自行车到法国进行了第一次考古旅行,参观了英法百年战争时代的古战场遗址克莱西阿金库尔色当等,并考察了修建于罗马帝国时代、西哥特时代及百年战争时期的众多古堡,行程达4000多公里。1909年6月18日,劳伦斯前往近东,独自徒步考察巴勒斯坦叙利亚境内的十字军古堡遗迹。1909年10月,劳伦斯回到了牛津大学。他在中东的考察记录、草图、照片都写入了他的毕业论文《12世纪末十字军运动对欧洲军事建筑风格的影响》。这篇论文讓他在牛津以一等优秀成绩毕业。

大学毕业后不久,1911年1月,22岁的劳伦斯以考古工作者的身份返回中东,参加了发掘奥斯曼帝国境内赫梯王国都城卡赫美士遗址的考古行动。1914年春天劳伦斯离开卡赫美士。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因为劳伦斯会讲阿拉伯语,了解近东地区的风俗和民情,所以从伦敦的总参谋部地理情报分部调派往开罗的陆军情报部工作。

阿拉伯大起义[编辑]

劳伦斯在阿拉伯半岛的考察及作战路线,1909-1918年

1914年10月,奥斯曼土耳其作为德国的盟友宣布参战。11月4日,奧斯曼帝國蘇丹以全世界穆斯林领袖——哈里发的名义,宣布保卫伊斯兰国家,对协约国进行圣战。奥斯曼土耳其参战后,中近东战线出现了对英国不利的形势。到1915年下半年,奥斯曼土耳其军队进攻了埃及,围困了亞丁保护地,英军在美索不达米亚达达尼尔海峡相继失利,在阿曼苏丹波斯湾地区还面临一些酋长發动的“圣战”。在这种情势下,英国驻埃及高级专员麦克马洪向来自哈希姆家族麦加谢里夫(Sharif,意为“圣裔”)侯赛因·伊本·阿里提供现金和武器,并允诺在战争结束后成立一个统一的以大马士革为首都的阿拉伯国家,承认他为阿拉伯之王。双方的谈判以往来文书的形式记录在案。

1916年6月5日, 1500名阿拉伯骑士在麦地那对空鸣枪,宣布阿拉伯独立。6月10日,侯赛因的长子阿里英语Ali of Hejaz和三子费萨尔联合指挥的汉志战士包围了圣城麦加,土耳其的汉志总督加里布帕夏带着亲卫队逃往汉志山脉中的避暑胜地塔伊夫。经过20多天的围困,麦加守军向汉志军队投降。在这里,侯赛因向全世界穆斯林发表宣言,公开谴责土耳其当局迫害和屠杀阿拉伯民族主义者,背离伊斯兰教精神,并宣布阿拉伯脱离奥斯曼帝国而独立。

阿拉伯起义爆发后,驻开罗的英国中东事务大臣罗纳德·斯托尔斯勋爵英语Ronald Storrs于1916年10月动身前往汉志拜访侯赛因,劳伦斯奉命陪同他前往阿拉伯地区执行这一外交使命。斯托尔斯答应从开罗为起义军队提供金钱和给养,劳伦斯中尉则被留下来对汉志战争的形势进行评估。

1916年10月16日,劳伦斯从英军中东总司令部所在地伊斯梅利亚乘船抵达吉达港。他在那里与侯赛因的次子阿卜杜拉进行了会晤,不久又见到了阿卜杜拉的兄弟阿里和费萨尔,很快成为费萨尔的挚友和军事顾问。在劳伦斯的建议下,阿拉伯起义军北上奔袭奥斯曼帝国腹地,破坏汉志铁路,占领了延布瓦季亚喀巴等城市。

1917年10月到11月间,英军中东总司令艾伦比将军英语Edmund Allenby, 1st Viscount Allenby向土耳其防线发动总攻,劳伦斯及阿拉伯部队奉命配合,对叙利亚展开进攻。1918年9月30日,费萨尔的阿拉伯军先头部队进入大马士革。费萨尔在这里宣布自己为叙利亚国王。

1918年10月28日,劳伦斯返回英国。1919年召开巴黎和会时,他与费萨尔一道前往凡尔赛,为争取阿拉伯国家独立做最后的努力。但该努力以失败告终,叙利亚转归法国委任统治。英国随后安排费萨尔成为伊拉克国王,其兄阿卜杜拉成为外约旦埃米尔

战后岁月[编辑]

劳伦斯與他的Brough Superior機車
劳伦斯機車戰後存放於帝國戰爭博物館

由于感觉自己争取阿拉伯独立的事业被政客出卖,劳伦斯在战后拒绝出任总督等职位,而是选择隐居生活。勞倫斯以陸軍上校軍銜退伍,1922年8月,在一些地位很高的朋友的帮助下,劳伦斯卻以“约翰·休·罗斯”(John Hume Ross)的假名加入英国皇家空军擔任士兵。两星期后由于被记者发现真实身份而被迫退出空军。不久他又化名“托马斯·爱德华·肖”加入英国陆军坦克軍團,在此期间完成了有关阿拉伯战争的回忆录——《智慧的七柱》。1925年,但劳伦斯在陸軍並不愉快又离开陆军,重新返回皇家空军擔任士兵,以操作救援跳傘落海飛行員的快艇為樂。

劳伦斯有很多著名的朋友,包括丘吉尔,著名作家肖伯纳托马斯·哈代庞德,以及著名军事历史学家利德尔·哈特,还包括他以前在中东英军司令部的同僚们。《智慧的七柱》出版后,劳伦斯成了一个富翁[來源請求],但是不久他将版权及其收益全部捐给了一个慈善组织。为了弥补微薄的收入,劳伦斯替一个美国书商翻译了荷马史诗《奥德赛》,还撰写了一部描写皇家空军生活的小说《铸造》。

1935年2月25日,劳伦斯达到46岁的法定退役年龄,不得不从皇家空军退休,隐居于多塞特郡的乡间农庄“云雾山”。1935年正值英德交恶之际,劳伦斯在英国外交部的一个叫亨利·威廉森的朋友认为,曾经受到希特勒公开称赞和钦佩的劳伦斯也许是唯一能够胜任与希特勒进行谈判的人,于是邀请他去伦敦商讨此事。5月13日清晨,熱愛摩托車的劳伦斯骑摩托车去邮局拍发电报。回来的路上为了躲避两个骑自行车的男孩,劳伦斯失去了控制,猛然摔到地上,头部严重受伤,六天以后在医院去世,被安葬在多塞特郡莫顿镇英语Moreton, Dorset圣尼古拉斯教堂墓园里。

对后世的影响[编辑]

劳伦斯对于阿拉伯民族主义解放事业的贡献被大多数人所承认和接受。但在一些阿拉伯国家和前社会主义国家也有观点认为,他是为英国效力的情报军官及间谍,其工作是为了使英国从奥斯曼帝国手中接管阿拉伯世界的统治权。阿拉伯学者认为,今日巴勒斯坦之所以产生纷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当年劳伦斯帮助英国人占领了那里,使其成为英国治理下的“犹太人家园”。

劳伦斯的事迹经过史诗化之后已经成为英国军事历史上的著名传奇之一。希特勒对劳伦斯十分敬佩,日本特务机关头目土肥原贤二也因别人称其为“远东的劳伦斯”而自得。

同性恋的疑问[编辑]

劳伦斯作品中的一些章节,以及他在军中同事的回忆,反映出他有性受虐狂倾向,喜欢鞭打和肉体的痛苦。1917年12月,劳伦斯曾在汉志铁路沿线的德拉被土军抓获并遭雞姦和鞭打[5]。 劳伦斯另一个引人争议的话题是其性取向。《智慧的七柱》一书署明“致S.A.”的序言,被认为是写给一个叫达霍姆(Dahoum全名为塞利姆·艾哈迈德,Selim Ahmed)的14岁阿拉伯男孩的情诗(见引文)。达霍姆曾于1914年和劳伦斯一起在卡赫美士考古工地工作,两人关系密切,劳伦斯拒绝澄清两人有肉体关系的传言,并在返回英国时将达霍姆带回国与其同居。1916年,劳伦斯将达霍姆派往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阿拉伯北部联系阿拉伯民族主义分子,1917年,达霍姆因斑疹伤寒去世。劳伦斯后来在《智慧的七柱》中说,他的梦想——为阿拉伯人民赢得政治自由——本意就是想作为一份礼物送给达霍姆的。

  • 《智慧的七柱》序言:
'
英语原文 中文翻译
To S.A.

I loved you, so I drew these tides of men into my hands and wrote my will across the sky in stars
To earn you Freedom, the seven-pillared worthy house, that your eyes might be shining for me
When we came.

Death seemed my servant on the road, till we were near and saw you waiting:
When you smiled, and in sorrowful envy he outran me and took you apart:
Into his quietness.

Love, the way-weary, groped to your body, our brief wage ours for the moment
Before earth's soft hand explored your shape, and the blind worms grew fat upon
Your substance.

Men prayed me that I set our work, the inviolate house, as a menory of you.
But for fit monument I shattered it, unfinished: and now
The little things creep out to patch themselves hovels in the marred shadow
Of your gift.

致S.A.:

我爱你,因此我将这些如潮的人流拉进我的手中
在繁星灿烂的天空裡写下我的心愿
去为你赢来自由——那有七根支柱的智慧之屋
你的眼睛会为我而闪耀
当我们来的时候

死神似乎是我征途上的仆人,直到我们走近你
看见你在等待
当你微笑时,悲戚地嫉妒时,他追上了我
并把你拉走
带入他无言的寂静之中

爱,是劳累的旅程,为了寻求你,拿出我们微薄的报酬
我们眼下的所有
当大地柔软的手触摸你的身体之前,当这盲目的蠕虫
长肥之前,靠着
你的血肉

人们恳求我开始工作,将这不可侵犯的房子
作为对你的纪念
但是为将它建作纪念碑,我在完成之前毁掉它
这些小小的碎屑之物垒起来缀成的小屋
在你的赠礼
毁坏的阴影裡

著作[编辑]

名言[编辑]

丘吉爾對勞倫斯的評語:

"I deem him one of the greatest beings alive in our time... We shall never see his like again. His name will live in history. It will live in the annals of war... It will live in the legends of Arabia."
「我認為他是我們這個年代最偉大的人物之一…我們再不會見到同樣的人了。他將會名垂千古…他的名字會永存戰爭史上…永存在阿拉伯的傳說當中。」(暫譯)

摘自《智慧的七柱》的兩段章句:

  • "All men dream, but not equally. Those who dream by night in the dusty recesses of their minds wake in the day to find that it was vanity: but the dreamers of the day are dangerous men, for they may act their dream with open eyes, to make it possible."
    「所有人都做梦,但是却不尽相同。那些晚上做梦的人白天醒来,会发现这些梦是虚无的。但是那些白天做梦的人却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他们会行动起来,让自己的梦变成现实。」
  • "The public women of the rare settlements we encountered in our months of wandering would have been nothing to our numbers, even had their raddled meat been palatable to a man of healthy parts. In horror of such sordid commerce our youths began indifferently to slake one another's few needs in their own clean bodies—a cold convenience that, by comparison, seemed sexless and even pure. Later, some began to justify this sterile process, and swore that friends quivering together in the yielding sand with intimate hot limbs in supreme embrace, found there hidden in the darkness a sensual co-efficient of the mental passion which was welding our souls and spirits in one flaming effort. Several, thirsting to punish appetites they could not wholly prevent, took a savage pride in degrading the body, and offered themself fiercely in any habit which promised physical pain or filth."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考链接[编辑]

  1. ^ 倫敦憲報》,(副刊)第30222號,頁8103,7 August 1917。23 June 2010查閱。
  2. ^ 倫敦憲報》,(副刊)第30681號,頁5694,10 May 1918。23 June 2010查閱。
  3. ^ 倫敦憲報》,第29600號,頁5321,30 May 1916。
  4. ^ 倫敦憲報》,(副刊)第30638號,頁4716,16 April 1918。23 June 2010查閱。 - p4715 has "Decorations and Medals presented by THE PRESIDENT OF THE FRENCH REPUBLIC."
  5. ^ 《帝国》,尼尔·弗格森,中信出版社2012年版,267页
  6. ^ 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185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