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渚薰
司自由意志之天使Tabris
新世紀福音戰士
Eva24DC Kaworu.jpg
作者 庵野秀明 (作者)
貞本義行 (角色設計)
配音員 石田彰 (日語)
Kyle Sturdivant (英語)
Aaron Krohn (英語電影版)
Greg Ayres (英語導演版插曲)
陳志強(香港)
背景資料
年齡 16 歲
性別 男性
出生 2000年9月13日

渚薰日语渚カヲル)是最初在日本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中出场的虚构角色。

人物[编辑]

出场[编辑]

95年电视版[编辑]

他是第五適任者,也是第17使徒塔布里斯(Tabris)。他是SEELE為了代替自信全然崩潰的第二適任者惣流·明日香·蘭格雷而被送至NERV的,當時明日香的同步率已經下降至無法操控二號機的地步。

一開始以第五適格者的身份出現,口裏哼著「快樂頌」,一副輕鬆的樣子,給人很特別的感覺。他對真嗣很和善,真嗣對他亦很有好感。

早于第三使徒被发现的使徒,被SEELE作为最后的使徒藏了起来,即使是碇源堂亦不知道其存在。

動畫版中並沒有說出身為第十七使徒的他有沒有和其他使徒一樣擁有使徒的身軀和使徒的核心。另外,漫畫版的設定中,渚薰是第二次衝擊當天,SEELE將亞當的魂魄抽出並置入人的身軀製造出來的第十二使徒。尽管並沒有使徒的躯体,但是其使徒的灵魂仍然能够和复制自第一使徒的Eva产生共鸣[1],進而达到控制Eva的目的,并且能借助Eva的身体发挥出他本来应该有的能力。

由于长期和人相处,是除了零以外唯一一只拥有人类情感和自由意志的使徒,在察觉被最終教條釘在十字架的是莉莉斯而不是SEELE所说的亞當后,他選擇了死亡。因為渚薰是一個擁有自由意志的使徒,對渚薰來說,當他見到那個所謂亞當的時候,他知道了那是莉莉斯,他知道了SEELE想幹些什麼了。在他與真嗣的認識中,建立了感情, 他心裏不想人類滅亡。 因此,他選擇了死亡,讓人類繼續活下去。經過一番掙扎的真嗣,內心既複雜又矛盾,最終痛下殺手。[2]

在補完版中,多了一場渚薰對SEELE的場景。不過對話當中,渚薰似乎知道亞當在碇源堂哪裏,對之後的劇情有所矛盾。

在電視版中,真嗣所駕駛的初号机抓住渚薰那一畫面更是彷彿像是定格般停了64秒之久,而該場景所使用的BGM為貝多芬第9號交響曲第4樂章(即〈快樂頌〉)。

97年剧场版[编辑]

漫畫版[编辑]

漫畫版的薰登場時是在一間幾乎炸毀的教堂裡彈鋼琴,並遇見手上抱著小貓的真嗣。和真嗣對話過後,將真嗣手上的貓掐死,並暗示他自己的處境就如同這隻貓。
之後還未經許可擅自進入NERV總部,並在女廁遇到明日香,但明日香卻極其厭惡他,因為她了解到渚薰會是下一個取代她的適任者。渚薰則告誡她,EVA是有心的,並不是大型玩具。而明日香隨後因為使徒Arael而頻臨精神崩潰,渚薰成為EVA二號機適任者。在明日香的病房外和零擦肩,並說:「我和妳是一樣的。」,但被零否決了。
在使徒Almisael戰鬥中展現出超越明日香的操作能力。本來已經捉住使徒,但帶狀的使徒Almisael從另一端攻擊零號機,並侵入機體內部(因此確認使徒Almisael為侵蝕型),被二號機捉住的一端也侵入高粒子震動刀並斬去二號機的右腿,進而侵蝕二號機。本來只有凌波零被使徒窺視內心而流下眼淚,但在另一頭的渚薰因為使徒的連結也做出和零一樣的舉動。最後零號機啟動反轉AT力場讓使徒無障礙入侵零號機,然後以自爆收場。
真嗣對於零的死亡感到自責和不安,但渚薰卻嘲笑她的行為愚蠢,也似乎透露出他知道零其實是複製人和使徒莉莉斯的靈魂。之後真嗣開始討厭渚薰,但他又不願意回到美里的住處,因此選擇在渚薰家過夜。晚上因為真嗣呼吸過度和真嗣進行了人工呼吸,也就是接吻,並暗示渚薰對真嗣有好感。真嗣之後接到美里的電話,得知凌波零還生還的消息後離開了渚薰的住處(這時的零是「第三個」)。
第三個零在NERV再次和渚薰碰面,但因為這時的零已經失去記憶,並和渚薰說了:「你和我有一樣的感覺。」渚薰則透漏他們兩個都是因為必須存在於世上而被植入人體容器裡。另一方面,失去全部朋友的真嗣也不願意再接受渚薰,即使他希望能和渚薰成為朋友。
最後,渚薰依照SEELE最初的指示進入最後教條接觸使徒莉莉斯,但他最後還是被真嗣阻止。在他面前的使徒莉莉斯只要一接觸,就會引發第三次衝擊,但如果無功而返,SEELE必定會將他鳥盡弓藏。因為都必須死,所以他讓真嗣做出抉擇,放生使徒Tabris,引發第三次衝擊讓人類滅亡,抑或殺死渚薰,拯救人類。最後真嗣選擇掐死渚薰,精神隨後進入崩潰(畫面切換到真嗣掐死渚薰,而非電視版人頭落地)。

新剧场版[编辑]

新剧场版:序[编辑]

在《福音战士新劇場版:序》的最後即已經出現,並說出了謎樣的話語(「又是第三個嗎?你還是一樣沒變呢……看來相逢時會很有趣呢。期待與你再次相逢的一天,碇真嗣。」)。[3][4]

新剧场版:破[编辑]

在《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破》中,出现源堂和冬月前往月球视察建造中的EVA Mark.06并见到渚薰的片段;剧场版的最后,渚薰驾驶EVA六号机用枪(不是朗基努斯枪)刺中初号机,并有意义不明的话语(「那么…约定的时刻来临了,碇真嗣。这次一定要只让你获得幸福!」)。[5]

新剧场版:Q[编辑]

在《福音戰士新劇場版:Q》的舊版預告中,渚薰驾驶EVA Mark.06進入最終教條區。

在零帶著真嗣回到本部時,他在平台上彈著鋼琴、與真嗣四目相交。之後在碇源堂對真嗣下達「和那個少年一起駕駛EVA」的指示時才正式登場 (但沒有報上名字)。 Q中他跟真嗣間的互動比起其他版本來得多很多,幾乎可說是真嗣再次駕駛EVA前跟他互動最多、最依賴的人。 他主動邀請因沉睡了14年人事皆非而感到徬徨的真嗣說話,不過是以鋼琴連彈的方式。在真嗣委婉表示不會彈琴而拒絕後,改為引導並教會他彈琴,並說出「隨時歡迎」表達友善跟好感,之後真嗣也確實常來找他,還在真嗣的請求下一起觀看星星、修好真嗣的S-DAT。

他帶領真嗣到外面見識第三次衝擊後的景色,同時亦點出真嗣和第三次衝擊的連帶關係。在真嗣得知他其實並沒有救出零時,鼓勵他再度駕駛EVA,並且不斷強調「兩個人在一起一定會發生好事」,並且將威脅真嗣生命的DSS頸環解開、改為自己配戴,表示願意幫真嗣背負過去與罪行,同時透露頸環原本是為了他才製造的。他亦告訴真嗣拿到"槍"就能修復世界,要求兩人一起成為人類的希望。

當他發現槍的形狀不對而感到疑惑後,察覺到被源堂隱藏著的真正目的,摀著臉說出:「原本是第一使徒(亞當)的我居然被推落成為第十三(最後的)使徒......開始與結束都是一樣的嗎 ? 不愧是李林之王,真嗣的父親。」他希望阻止真嗣把槍拔出,然而卻失敗,因而導致EVA十三號機覺醒、打開天國之門。在引發第四次衝擊前夕他對陷入混亂與自責的真嗣解釋說:「不是你的錯,是因為我墮為第十三使徒的關係。」好讓真嗣不要繼續痛苦,之後向他溫柔地道歉說:「對不起,這不是你所期望的幸福。」便在真嗣面前引爆DSS頸環的炸彈,以自己的死阻止第四次衝擊。死前他將兩把朗基努斯之槍插入十三號機的核心,抑制住第四次衝擊的初期階段。

游戏[编辑]

關於名字[编辑]

命名者是擔任脚本的薩川昭夫,名字來源是「最終的使者」(使者終わり→ししゃおわり→シ者オワリ→渚オワリ→渚カヲル

其發想是來自著名的日本電影導演大島渚,此外,他的姓氏亦是為了與綾波的「波」相對而取。

註解[编辑]

  1. ^ 漫畫中的說法是,EVA因為是從亞當複製出來,所以等於是他的身軀
  2. ^ 第二十四話〈最後的使者〉:「我唯一且絕對的自由,就是決定自己該怎麼死」
  3. ^ 「又是第三個嗎?你還是一樣沒變呢……看來相逢時會很有趣呢。期待與你再次相逢的一天,碇真嗣。」
  4. ^ 特典附贈的附字幕版《序》在他登場時寫的是「渚薰(神秘少年)」(原文寫的是「渚カヲル(謎の少年)」)
  5. ^ 「那么…约定的时刻来临了,碇真嗣。这次一定要只让你获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