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牛橋Oxbridge),或譯牛劍英国两所最知名的大学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的合称,两所大学之间因有着许多的共同点而常常被人以“牛劍”合称,但同时两校之间又有历史悠久的竞争关系和许多不同之处。

歷史[编辑]

两校的历史可分别追溯到11和13世纪,但是“牛劍”一词的说法则最早起源于英国作家威廉·萨克雷(William Thackeray)于1849年完成的小说《潘登尼斯》(Pendennis),故事中的主人翁潘登尼斯想到一所叫“牛劍”的大学求学却没有被录取。到了20世纪中叶,“牛劍”这一词才逐渐被人接受,而小说中另一个合成词“剑津”(Camford)却被人遗忘。

兩校特點[编辑]

牛津和剑桥两校最大的共同点在于他们的组织结构:他们都是由20至30多所学院组成的大学,学生们入学时选择自己的学院,这里是他们日常生活、住宿的地方;但是上课时则是按学系分班,共同授课的。学院之间常常有各种比赛,包括体育比赛和辩论赛等。

两所学校的历史其实也十分类似:他们都起源于中世纪,都曾经是经院哲学的堡垒,在20世纪之前两校几乎就是英国高等教育的代名词,英国(及其殖民地)各界几乎所有知名人士都出自这两所学校。两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一直只招收男生,但是今天所有的学院都已经允许招收女生。

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都座落在英格兰的小镇上,而且都座落在河畔:牛津拥有泰晤士河的一部分,剑桥则拥有剑河(又译康河,River Cam)。不过自工业革命之后,牛津因其便利的交通和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英国工业重镇,而剑桥镇却依然维持着小镇风貌,所以牛津更加繁忙,而剑桥则拥有更传统的英国田园风光。近年来剑桥也成为英国高科技和航天技术的重镇,而牛津依然是工业中心之一,汽车曾是这座城市的重要产品。不过牛津和剑桥共同的支柱产业却是出版业牛津大学出版社剑桥大学出版社都是世界闻名的专门出版学术类书籍的机构。

普遍的看法是,牛津大学偏重文科,而剑桥大学则偏重理科,这种说法虽然过于武断(因为两校都是综合性大学,而且基本上在所有科目上都比其他英国大学出色),却也不完全错误。牛津大学培养了更多的英国首相(自丘吉尔以来只有两位英国首相不是牛津毕业生,而这两位首相都未接受过高等教育),而剑桥大学(牛顿达尔文都来自剑桥)却培养出更多的诺贝尔奖得主和著名科学家。一种很有趣的说法是:牛津人认为他们统治世界,而剑桥人则不在乎谁统治世界。

在政治和宗教的问题上,牛津比剑桥显得更为保守。在英国内战中,剑桥是议会军队的根据地,而牛津则是查理一世的指挥中心。牛津有很浓厚的天主教英国圣公会背景,著名的天主教改革运动牛津运动就发源于此,在19世纪中叶以前每位入学的牛津人都必须宣誓效忠英国圣公会,异教徒们可以就读,但却拿不到学位;而剑桥在宗教上更为开放,并不排斥犹太人无神论者,也比牛津更早接收女生,而毕业的剑桥宗教领袖们总是倡导新教改革的激进派。

两校的用语也有很大不同:博士学位在牛津被叫作“D.Phil”,剑桥则是“Ph.D”。牛津将百科全书写作“Encyclopaedia”,剑桥则少了一个字母a。学生的活动室在牛津是“Common Room”,到了剑桥就成了“Combination Room”;牛津的辅导老师和辅导课分别是“Tutor”和“Tutorial”,剑桥则是“Supervisor”和“Supervision”。学生宿舍的厨房牛津人就直接叫“Kitchen”,剑桥却用晦涩的“Gyp room”来表达。两所学校的学院名字也有一些不同,像莫德林学院,牛津的拼法是“Magdalen”,剑桥则在最后多加一个e;王后学院在牛津是Queen's,剑桥却是Queens',因为剑桥的王后学院的开院仪式有两位王后参加,而牛津则只有一位。

牛津和剑桥之间长期的互相竞争关系在外人看来常常是十分有趣的。牛津人常常提起这样的一个比喻:剑桥源自于牛津,就像《圣经》故事里夏娃长自亚当的一根肋骨一样(不过他们显然故意遗忘了牛津大学也很可能是源自巴黎大学的史实)。牛津毕业的英国剧作家王尔德在得知他的亲密友人道格拉斯勋爵进入剑桥学习时写信告诉他:“剑桥是我所知道的最好的牛津预备学校。”牛津的颜色是深蓝,剑桥则是浅蓝,由于牛津的历史比剑桥长,所以牛津人一直嘲笑剑桥是跟屁虫,剑桥人则称牛津为“黑暗世界”(因其颜色比较暗)。这一类的嘲笑后来被引入到了美国的哈佛耶鲁之间。

不过每年最牵动牛津和剑桥人的真正竞争则是三月最后一个星期六的两校划船比赛。这项赛事最早起源于1829年,1856年后每年都举办。牛津大学赢得了第一届划船比赛的胜利,但是剑桥目前以79比74在总成绩上略胜一筹,唯一一次的平手是在1877年。最近一次的比赛(2008),由牛津大学赢得了这场比赛。这项赛事虽然与专业赛事无法比拟,却一直都是英国最受欢迎的划船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