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耀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耀武
中華民國 國民革命軍第七十四軍軍長
1939年6月-1944年3月
第二绥靖区司令
1946年1月-1948年9月
性別
出生
政党  中國國民黨
学历
经历
勋章奖章

王耀武(1904年春—1968年7月3日),字佐民,山东泰安人。抗日軍人,中国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委员、山东省主席、山东省党政军统一指挥部主任、第二绥靖区司令官、山东绥靖统一总指挥部主任,青天白日勋章抗战胜利勋章、美国总统二战金质自由勋章获得者,中正剑持有人。中华民国高级将领。黄埔军校毕业,74军创设人之一,曾任74军军长。后升任集团军方面军总司令、省主席、司令长官,官至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在国共内战时兵败被俘。1959年被特赦释放,1968年逝世,享年64岁。

生平[编辑]

1924-1936[编辑]

抗日戰爭時期[编辑]

  • 1937年率部参加淞沪会战,隶属于74军,军长俞济时
  • 12月参加南京保卫战,戍守南京东郊淳化镇湖熟镇等地。部隊迎戰日軍後损失惨重。
  • 12月11日第51师渡江时王氏犹乘车入城巡视鼓楼,并晋见唐生智指揮官未果,只好在乱军之中弃车登上挹江门,驻军第36师1个排长用绑腿将王氏送出城。王氏出城后找到师工兵营的一艘渡船,才撤离危城。
  • 1938年4月又急调兰封参加兰封会战。兰封会战结束后该师调往南阳,中途开往江西,参加了南浔路战役。是役该师于张古山与日军血战七日,粉碎敌军突围的妄想,也奠定一代雄师的威名。战后该师调往长沙,并协助长沙在文夕大火后的重建工作,受到民众好评。10月参加武汉会战,在江西德安万家岭战役中,伤亡官兵2000余人,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 1939年4月参加南昌会战,所部两次攻克高安,并攻克祥符关,重创日军。
  • 9月参加第一次长沙会战,因作战有功,王耀武于1940年接替俞济时任74军中将军长(辖51、57、58三个师)。
  • 1939年第74军调往赣北战场,此后在罗卓英将军指挥下成为赣北一系列大战的主力,王氏也升任第74军军长。
  • 1941年3月上高会战,第74军因功获颁武功状两轴。5月12日,奉颁庸字第91号青天白日勋章
  • 1941年9月参加第二次长沙会战
  • 12月参加第三次长沙会战
  • 1942年4月参加浙赣会战
  • 1943年5月参加鄂西会战。11月参加常德会战,所部57师固守常德18天,全师仅余数百人。
  • 1943年春调防湘西。1943年11月常德会战第74军再度重挫日军,王氏以功升任第29集团军副总司令。
  • 1944年3月王耀武升任第24集团军中将司令长官。驻节桃源,督训第73军,第74军与第100军。蒋委员长信任甚专,特许王将军自行决定团以上人事調度。集团军特地成立军务科主司其事。5月参加长衡会战。12月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部成立,何应钦为司令长官,下辖四个方面军。
  • 王将军升任总司令后成立集团军将校班,并大力栽培有功军官,行伍军官多送2分校或高教班进修,参谋军官送西南参谋班,军需人员送军需学校,并选送多名高级将校到印度战术学校受训。第24集团军人事畅通,整训严谨,蔚为劲旅。1944年冬,第24集团军扩编为第4方面军,增辖第18军。王耀武升任第四方面军中将司令长官,下辖18、73、74、100等四个军十一个师及其他後勤部隊,共12万餘人。美军并以金武德准将代表驻方面军总部,团以上单位均配美国顾问,进行美械调整。
  • 1945年2月20日,任官陆军中将。
  • 1945年4月日军四个师团进犯湘西,是為湘西会战。王耀武率部阻敌于雪峰山,后又将雪峰山之敌包围,毙伤日军6000余人。5月在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王耀武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王耀武获美国金质自由勋章。 抗战胜利后王耀武在长沙受降,第4方面军本部受降后调武汉,所属第74军,新6军卫戍南京,第73军移防镇江,第100军调驻南通,第18军出戍武汉

1945-1968[编辑]

  • 1946年3月1日,第4方面军改编为第2绥靖区,任司令官兼行政长,驻节济南,负责山东全省军政事务,并于同年11月,接替何思源,兼任山东省政府主席暨全省保安司令官,所指挥的部队,包括第8军、第12军、第54军、第73军、第96军,嗣后,又有整编第46师、整编第2师、整编第84师等部加入战斗序列。
  • 1946年中进行鲁中剿共,打通胶济线津浦线,进展顺利。
  • 1947年2月莱芜战役失利,山东军事转入不利局面。5月整74师全军牺牲,王耀武大受打击。山东军事也因主力部队的抽调而转入守势。
  • 1947年3月至7月,山东境内先后成立第9绥靖区(临沂)、第10绥靖区(兖州)、第11绥靖区(青岛)。第2绥靖区辖界收缩至济南、历城、长清、平阴等24个县,但王耀武仍有权指挥全省保安部队。该年冬,为节约兵力,国军在山东以济南青岛潍县兖州僅四大支点城市维持防务。
  • 1948年9月16日济南战役與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经八昼夜的激战,11万守军损失,王耀武化装突围,在寿光县被捕。此后,作为战犯在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改造。
  • 1959年12月,王耀武被最高人民法院第一批特赦释放。
  • 1961年2月被任命为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专员。
  • 1964年12月特邀为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 1966年冬,与北京82中教师吴伯伦结婚。
  • 1968年病逝,享年64岁。

将军的为人:農兵合一、自力救濟、生財有道[编辑]

王耀武在北伐初期途经福州时任连长。与郑宜芝相识并结婚,育子女5人。其私生活甚为严肃簡樸,不打牌,吸烟,不讨小老婆。王耀武本人颇有生意头脑。1929年北伐完成之后王耀武即托友人于武汉开办振兴饼干厂,获利甚丰。1930年代中期又在长沙设分厂,振兴饼干公司成为王耀武的主要财源,分公司广设长沙、重庆等地。在抗战时期王氏也派人在宁波温州广州等地贩售日用品(也顺便以低于市价一成的价格将胶鞋,卫生衣日用品等卖给官兵)。到山东之后王氏派经理室主任张望伯成立裕鲁公司大作买卖,派司徒履光为省银副理,利用省银资本做黄金美钞交易。王耀武最绝的生意是对共区的统制购销,主持人为省府田粮处长郑希冉,在局势安定时,绥区以军车载运煤粮到共区进行物资交换与贸易,大赚一笔。雖然王耀武在军界以长袖善舞着称,投入大量金钱运动关系,而为后人所议論,但是少有人注意王耀武的财源多来自其私人企业。

事实上王氏在金钱上相当明理,也塑造了第74军的优良风气。在最艰苦的时代,王氏允许部队长吃长夫缺,明白规定团长20名,营长10名,连长5名,排长1名(独立排排长2名)。长夫缺每名是15元,在吃缺后部队需用民夫时再临时征用並且給予酬謝,但严禁威迫強抓民夫。部队长严禁吃空额,所以第74军永远兵力完整。王耀武非常照顾官兵的一般生活,在第74军特支费中拨款成立子弟学校,一切免费。

江西安福广西兴安购買田地,让年老伤残官兵开垦,两年后自给自足。垦殖工作由原第170团团长扈国珍負傷退役後專責主持,成效甚佳。部队在驻地集训时准接眷属,但由军部统一派车船输送。后方办事处按月发给眷属食米以及军官薪饷之半数。在战斗结束后,对本军伤兵也是能呵护备致。此外在军中成立互助会,官兵按级别每月扣薪1%-5%,凡有婚丧喜庆之用,可以申请补助。在整補編训时,垦田 農場种植蔬菜水果,开荒 蓄牧場养鸡鴨养猪魚,由军中剩余经费作为开办费用,改善副食。1943年冯玉祥巡视该师,对该师的生活条件表示嘉勉。这些措施深受第74军官兵的拥戴。

王耀武在军中以长袖善舞着称,所谓刀切豆腐面面光者也。早年任补1旅旅长时,在南昌行营中拉拢了政训处处长邓文仪及行营参谋处第1科科长萧家栋,邓之妻弟黄寿卿转往补1旅任第1团第1营营长,萧之胞弟萧家梁则获委为旅驻南昌通讯处主任。在第51师时代,对重庆行营主任俞济时也多有打点,对戴笠更是全力周旋。1942年夏,第74军调浙途经江山,王氏特派副官处处长向戴母问安。在第74军驻衡山期间 军统南岳干训班主任胡靖安 常来王軍处應酬打秋风,王耀武决无吝色。所以王耀武在军界得到多方关照。在讲究人情的国军之中,王耀武在人际关系上的深厚基础應是第74军能够成为王牌军的侧面因素之一。

王氏在第4方面军时代与美军有所接触,这批美军军纪太差,时常奸污民女。王耀武为之头疼不堪,行文美军營處要求保持军纪时,美方竟强词夺理,宣称其家属远在国内,来华军人不像东方人禁欲,希望能处理这类小事云云。王耀武只好派人从洪江地區找了批妓女应付。

将军的用人:不分派系、不講關係、訓練有術、教導有方、用人唯才[编辑]

王耀武将军的用人之术极为踏实,所以第74军干部素质甚高。与西北军一样,王将军对下级干部极为重视,也特别重视连长的经历。连长是军官真正带兵打仗,管理经济人事,独当一面的初试。成立軍官訓練班隊,训练中下级军官。即使是参谋,副官,也常自基層開始历练班长排长、连长,营长一陣子時間。王耀武也极重视軍校出身的军官,多次延揽,并且均有适当安置。王部中的参谋人员良材毕具,如邱维达陈瑜孟广珍贺执圭聂松溪罗幸理等,俱一时才俊。

在晋升上,王氏不大讲乡土亲疏,出身或是派系。王氏的胞弟王哲民在1938年时任第305团第1营营长,三义集战役中一度动摇要求撤退,被王氏亲阻,之后即降級调为副官,后在新兵训练处工作,发展不佳。抗战胜利后王哲民赋闲,经弟媳出面協調,才派为济南市田粮处副处长。

第74军行伍,杂牌军校出身者甚多。王氏升任第4方面军司令官之后,八大处与各聯絡兵站只有两名处长是原干部,餘均向外遴选。出任山东省府主席时各厅厅长也是慕名往聘,并无关系。王耀武的司令部,五方杂处,混闻全国口音。山东口音反而奇少。何应钦尝巡视方面军总部,对军官素质多所褒奖。

王耀武治军赏罚分明,恩威并用。对下属各级军官,经常个别谈话,认识甚深,若有公私困难,均力谋解决。下属若回家,必赠旅费。但对作战不力,操守不佳者,也绝不辜息。第301团团长吴克定南京战役中畏缩不前,被王氏报请革职。第57师第169团团长李毅民在桃源捡获一些鸡鸭,亦予革职,并通令全军。第58师师长廖龄奇,第57师师长余程万之处份,王耀武俱不偏私。所以第74军上下军纪整肃,不敢逾越。

王氏平日治军,以负责任守纪律勉励下属,并以身作责。其老干部回忆道:「无论平战两时,全军官兵接受任务都不敢马虎,不存侥幸之心,努力完成。纪律方面严肃认真,上下遵守,不敢违犯。」

王氏部下对王将军均有深厚感情。下节录原第51师第172团上校团长刘炳均回忆的一段:

「1948年9月,我参加了济南战役,结果王耀武与我都被俘,送往胶东益都华东军区军官团学习。12月队上宣布我和其它两人释放回家,明天就走.......我当时心想王耀武也在这里,单独居住,平时没见过。明天我就要走了,今后可能永远见不着。不如去见一面,我主意已定,鼓起勇气,冒着极大的风险,走到他居住的那一院门外向守卫人员讲明我的来意,非常侥幸,他们允许我进去。王耀武所住是一座四合院,进门有一个天井,上面三间房。抬头一望,王耀武坐在堂屋里的一张木椅上,眼往外望,我跨进堂屋,在他面前站着,因不好称呼,就直接了当地说:「他们放我回去,明天我就要走了,特来看看你。」王耀武闻言,频频点头,连说几个好。就转过头去向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干部说:「把我的钱拿30元送他」,那人转身进房取了钱来交给我。我见此情景,心想我现在同他都在苦难当中,他随身带的钱能有几文,过去他再给我多些我也认为该拿,可他今天与我一样困难,还要拿钱给我,我怎忍心。而且从此之后不能再见面了。心想到此,不觉悲从衷来,竟在那里大哭起来。王此时默默无言,两眼直望着我。此时天井中有一干部大声喊道:「是什么人?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走。」我闻言不敢久留,深深望了王耀武一眼。转身出堂屋,嘤嘤啜泣而去。」[參 1]

王耀武对亲戚的工作安排相当明智。1946年王氏出任山东省主席,王家许多族人亲邻前往投靠,王耀武不胜其烦,干脆专设一「家乡招待所」,集体招待。

若有意投效王氏则以普通士兵安插于绥靖区警卫士排或後勤留守处,较优秀青年则安排入军官訓練班队。王氏对这些亲邻乡党要求同样严格,其舅父施承信在留守处任职违犯军纪,王耀武依律惩治并予开除革職,毫不容情。其舅父施勋元往投,被派为中尉巡马长,舅父施勋元卻听成派任为参谋长,大喜过望。结果副官带他去马槽上任...

王氏曾于总理纪念周上宣告「我的亲戚老乡没有几个,不是马夫就是伙夫。」

兵败被俘后[编辑]

王将军在兵败被俘之后,在功德林改造时,毛泽东罗瑞卿转告王耀武说:“你功是功,过是过。你的抗日功劳我们共产党人是会永远记住的,只要你安心改造你很快就会回到人民中间的。”1959年2月王耀武成为第一批被特赦的战犯之一。   

特赦后王氏被安排为全国政协文史专员,1964年冬,被安排为全国政协委员。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王耀武将军因為過去的所谓"反动"经历也時常被拉出去批斗。1968年某日批斗會上,王耀武看到同时被鬥的康泽红卫兵打得半死,导致心脏病發作,后逝于北京人民医院(高干病房),王耀武的老婆也被红卫兵整到发疯。1980年7月29日,中共中央统战部、全国政协为他与溥仪廖耀湘3人补开了追悼会,置骨灰于北京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最后被定論為“中国近代优秀的军事家、抗日革命家、对人民犯过错误但又做过重大贡献的人,经过改造后成為中共的亲密朋友”,這也代表中共最终为王耀武將軍的一生做了盖棺定论。

评價[编辑]

王耀武平时为人谦逊随和,战时却雷厉风行杀伐决断从不迟疑。敢打硬仗,敢接困难的任务。是国民革命军在八年抗战中最能打的虎将之一。各战区司令长官都抢着向蒋介石要王耀武的74军,蒋介石也十分喜爱王耀武,将其视为心腹爱将。王耀武和他的74军几乎参加了所有的大会战,被日军视为最大的麻烦之一。

王耀武在生活作风上也很有军人本色,与发妻相敬如宾,忠贞不渝。王耀武被俘后解放军查抄其家发现并无余财,只有两台美国製造拖拉机,问其为何家里要留两部農產拖拉机?王答:退役后准备回泰安老家可以开几亩地种田。陈毅听后感叹不已。

参考资料[编辑]

  • 纪录片《一寸河山一寸血》
  • 《抗日战争历次失败战役的真相及其原因》孙大骆 海南出版社 ISBN7-80609-560-5/k·56 1997年7月第一版
  1. ^ 刘炳均《我所知道的王耀武》,《会理文史 第7辑》P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