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豪赫蒂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Hochtief AG
公司類型 AktiengesellschaftXetra: HOT
成立 1874年,德国法兰克福
代表人物 汉斯·彼得·基特尔Hans-Peter Keitel, CEO董事会主席
總部地點 德国埃森
產業 建筑施工
產品 建筑施工,机场和项目管理
營業額 121.1亿(2004年)
員工人數 42,000(2006年)
網址 www.hochtief.com
由于尼罗河水位提高而被迫迁移的阿布辛拜勒石庙,石庙后附的石壁为人工制作。

豪赫蒂夫Hochtief Aktiengesellschaft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HOT),是一家德国最大的建筑施工公司[1]。其总部位于德国埃森,业务遍及全球。在美国,其子公司特纳公司Turner Corporation)为美国建筑市场规模最大的公司之一[2],在澳大利亚,其子公司禮頓集团Leighton Group)为澳大利亚建筑市场规模最大的公司[3],截至2006年,豪赫蒂夫共5家法人子公司,总员工42000人。其中除豪赫蒂夫机场公司HOCHTIEF AirPort )主要涉足机场管理领域外,其他四家的经营范围全部为建筑领域项目策划、融资、建筑施工和运作[1]。2004年,豪赫蒂夫总销售额达119.4亿美金,其中80%来自德国以外的国际市场[4]

豪赫蒂夫创建于19世纪70年代,100多年的历史中,公司完成众多大型建筑施工项目的建造,如埃及阿布辛拜勒神庙迁移工程(因修建阿斯旺水坝致使尼罗河水位上升而将其进行整体迁移保护)[5],新雅典国际机场Athens International Airport[6],德国第一座核电站[7] 等。此外,豪赫蒂夫也以修建鲍豪斯建筑学派许多著名建筑著称[8],尤其是它建造的关税同盟煤矿Zollverein colliery[9] 和稍后建造在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德绍城重建的Kandinsky-Klee house[10],两件作品至今都已被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但是,豪赫蒂夫的声誉却因其在二战与德国纳粹的密切关系和强迫工人劳动而有所折损[11]。它为德国纳粹建造许多知名建筑,如柏林元首地堡Führerbunker,希特勒自杀地点)、希特勒的别墅伯格霍夫Berghof)和纳粹军的军事指挥部狼穴[12]。豪赫蒂夫近些年也有许多知名工程问世,如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跨海大桥[13]沙特阿拉伯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国际机场[14]法兰克福商品交易会大厦Messeturm[15]法兰克福商业银行大厦[16]

公司结构[编辑]

豪赫蒂夫在全球共5家分支机构,分别为:

  • 豪赫蒂夫发展公司(HOCHTIEF Development
  • 豪赫蒂夫工程服务美洲业务部 (HOCHTIEF Construction Services Americas
  • 豪赫蒂夫工程服务亚太业务部(HOCHTIEF Construction Services Asia Pacific
  • 豪赫蒂夫工程服务欧洲业务部(HOCHTIEF Construction Services Europe
  • 豪赫蒂夫机场公司(HOCHTIEF AirPort

持有禮頓建築54.96%股權


除豪赫蒂夫发展公司和豪赫蒂夫机场公司在全球范围内提供服务外,其他三家均为区域性公司,亚太业务部主要负责亚洲及太平洋地区事务外,但也参与南非康肯(Concor)公司和澳大利亚雷顿公司的部分管理;美洲业务部主要负责美州事务,同时也参与美国子公司特纳公司(1999年兼并)、加拿大AECON公司(控股48%)及南美洲两家子公司,巴西Brasil S.A.和阿根廷Argentina S. A.的管理。[17]

1997年,豪赫蒂夫将所有的机场业务整合,成立了豪赫蒂夫机场公司,主要从事于大型机场的调度管理工作,至今它的持股机场有希腊雅典国际机场、德国杜塞尔多夫国际机场Düsseldorf International Airport)、德国汉堡机场Hamburg Airport)、澳大利亚京斯福特·史密斯国际机场和和一家控股机场阿尔巴尼亚机场Rinas Mother Teresa)。[18]

豪赫蒂夫公司类型为德国特有的Aktiengesellschaft,大致等同于可公开上市的有限责任公司。豪赫蒂夫公司在德国全部两家证券交易所,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和Börse München挂牌上市,Börse München均使用Xetra系统,其股价对MDAX股票指数有重要影响。[19]

历史[编辑]

早年历史[编辑]

Echelsbach大桥,于1929年完工

豪赫蒂夫创建于1874年(它第一次被提起是在一本当地住址名册上),创建者为海尔夫曼(Helfmann)家族的巴尔塔萨(Balthasar)和菲利普(Philipp)兄弟,两兄弟出生在黑森州的凯尔斯特巴(Kelsterbach)小镇,定居在法兰克福附近的小镇波恩海姆(Bornheim[20],巴尔塔萨原是一名机修工,菲利普原是一名木材商,当时巴尔塔萨接手完成了一个施工项目,菲利普给他帮忙打点财务,随后两兄弟便创建了豪赫蒂夫的前身海氏兄弟建筑公司(Gebrüder Helfmann, Bauunternehmer[21] 。公司成立后,第一个主要项目是1878年修建吉森大学University of Giessen[22],到80年代末,公司开始生产自己的材料,但是仍然仅是一个区域性公司,缓慢发展[23]。1896年,巴尔塔萨逝世,随后菲利普接管了公司的管理权,并将其改制为一个股份有限公司,重新命名为建筑和土木工程公司[24]。1899年,公司在Bad Orb小镇一个疗养院项目中接到一个大单,不仅接手普通的房屋施工项目,而且也接手了一些诸如道路、绿化等的室外工程,并负责整个项目的资金运作、工程管理[25],带着在这个项目中获得的宝贵经验,同年该公司又在意大利热那亚接到了一个修建粮仓的总包项目,这个项目成为了该公司第一次接手的国外工程,也是首次使用钢筋混凝土的项目[26]。同一年,菲利普逝世,菲利普的女婿汉斯·韦达曼(Hans Weidmann)随后接管了公司大权[27]

海氏兄弟之后[编辑]

关税同盟煤矿,包浩斯建筑学派风格,世界遗产

进入20世纪,豪赫蒂夫成长十分迅速,但仍然很难与当时的德国一些大型建筑商抗衡。直到1921年,公司吸引了一大笔来自大实业家胡戈·斯廷内斯[28]Hugo Stinnes,被时代杂志描绘其因其拥有的巨额财富和广泛影响而成为德国的新帝王)的商业资金,1922年,豪赫蒂夫将它的基地移至埃森并加入了斯廷内斯集团Stinnes group[29]。斯廷内斯计划在其所辖的所有施工项目中均使用豪赫蒂夫公司,同时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根据凡尔赛条约的约定,德国需向法国赔偿大笔赔款,豪赫蒂夫抓住这个机会,试图将大批建筑材料作为赔款的一部分运往法国[30],然而斯廷内斯在1924年忽然死去,斯廷内斯的工业帝国也在同一年垮台,很快,豪赫蒂夫计划以建筑材料替代赔款的计划也泡汤而被法国实业家Guy Louis Jean de Lubersac取代,豪赫蒂夫处境极其艰难,最终在几家银行的支持下,才勉强度过难关,而免遭破产的厄运。斯廷内斯倒闭后,公共设施公司RWE和机电设备生产厂AEG成为了豪赫蒂夫最大股东,韦达曼也在1927年下台[31]

此后,豪赫蒂夫步入了一个稳定的发展阶段,一系列大型工程纷纷落成,包括Echelsbach大桥(当时德国跨度最大的钢筋混凝土桥[32]),施鲁赫湖大坝(Schluchsee dam[33]关税同盟煤矿Zollverein colliery)等,其中,关税同盟建筑师弗里·茨舒普Fritz Schupp)和马丁·克莱默Martin Kremmer)深受包浩斯建筑学派的影响,将许多包浩斯学派理念融入建筑之中,现在,关税同盟煤矿也作为包浩斯建筑学派的经典之作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9]。同期,豪赫蒂夫也完成有一些运河工程,如法国的摩泽尔运河(Moselle Canal)工程[34]比利时的艾伯特运河(Albert Canal[35] 工程。

从纳粹德国到战后重建[编辑]

德国柏林元首地堡的重建平面图

纳粹德国的统治下,根据1935年的出台的纽伦堡法案,所有犹太人被排除在管理委员会以外,虽然行政总裁甫根尼·弗格勒(Eugen Vögler)直到1937年才加入纳粹党,但他却一直积极地为纳粹提供各种服务,并在希特勒青年团任有一职。在这期间,豪赫蒂夫取得了巨大的繁荣,完成了德国高速公路网和许多战备工业设施,包括为欧宝公司在勃兰登堡建立一个新的卡车工厂,在纽伦堡建立一个新的军事指挥中心等众多项目。1936年,豪赫蒂夫总部从埃森移至它今天的总部所在地Rellinghauser Straße。随着战争的临近,豪赫蒂夫也开始了齐格菲防线的建造。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豪赫蒂夫在欧洲的德军占领区建造了大量建筑,又在后期建造了大西洋壁垒,此外,豪赫蒂夫也为纳粹军首领希特勒本人建造了许多建筑,其中较著名的有Bavarian Alpine别墅、伯格霍夫别墅、拉斯腾堡(Rastenburg)的狼穴指挥部以及希特勒的自杀地点柏林的元首地堡[12] 等。

1939年以后,豪赫蒂夫开始大量使用被迫劳动力进行施工,后期曾有过对其情况的详细调查,但是许多记录已被销毁[11]

二战即将结束阶段,豪赫蒂夫的许多分支公司纷纷倒闭,员工在苏联军队到达之前就已经逃跑,1945年3月豪赫蒂夫在埃森的总部遭到袭击[11],先前波兰苏联领土内的但泽哈利Halle卡托维兹肯尼士堡Königsberg)、克拉科夫莱比锡马格德堡等多个城市的区域公司和工程中心也遭到炸弹的直接袭击,弗格勒也在同年4月14日自杀,阿图尔·康拉德(rtur Konrad)继任新的行政总裁。

战后初期,机器、设备和材料缺乏,工程量锐减,豪赫蒂夫仅能靠一些救援、清运、修复等简单的工作艰难维持[36] 。在这期间,唯一值得一提的仅是波恩一个大学医院项目(1946年至1949年)。1948年,德国马克发行之后,德国的经济奇迹随之而来,豪赫蒂夫也展开了它又一个迅猛发展的时代[37]

复兴[编辑]

阿布辛拜勒神庙搬迁前后的位置

1950年,约瑟夫·墨勒(Josef Müller)继任豪赫蒂夫行政总裁,决力大举拓展海外市场,时值二战结束不久,各国百废待兴,豪赫蒂夫抓住这一时机,完成了许多的重大项目,主要有土耳其的一系列电力公共设施、埃及的一系列桥梁和冶炼厂工程等,这些项目的资金主要是来自第一世界开发援助贷款[37]

进入60年代,豪赫蒂夫又在一个整体建筑迁移工程中大获成功,在埃及,因即将修建阿斯旺水坝将致使尼罗河水位上升,直接威胁尼罗河旁的古文明遗址阿布辛拜勒神庙,因此整个建筑需要被全部拆割,并在离尼罗河200米远,比原地点高65米处重新组装,这个项目由豪赫蒂夫成功完成,总金额约3600万美金。[5]

位于德国法兰克福风格奇异的Messe-Torhaus

进入60年代以后,豪赫蒂夫开始由原来单纯的施工建筑向提供更多技术服务、管理服务的总包经营模式转变,较为典型的工程是1961年至1963年在雅典建成的希尔顿酒店工程[7] 。同一时期,德国的经济也处于飞速发展阶段,豪赫蒂夫在国内也接手了大量的电厂工程,其中包括联邦德国的第一座核电站卡尔核电站Kahl Nuclear Power Plant[7] ,该电站1961年落成开始向电网供电,而民主德国的第一个核电站则晚于此五年在1966年才开始供电。

豪赫蒂夫也完成了大量的公共交通设施,如60年代阿根廷的Hernandarias Subfluvial Tunnel[38] 和70年代德国汉堡的新易北河隧道[39] 等。

到70年代中期,德国国内的建筑市场逐渐趋于稳定,国际市场却又蓬勃发展。到1980年,国际工程已占到豪赫蒂夫总营业额的50%。1981年完工了沙特阿拉伯当时最大的机场的中东沙乌地阿拉伯吉达机场成为公司的又一亮点[14]

在1991年建成的法兰克福商品交易会大厦曾是当时欧洲最高建筑物

进入80年代,豪赫蒂夫开始遭遇了短暂的财政危机,国际建筑市场的萎缩使豪赫蒂夫又将主要精力转战至德国国内,1984年在法兰克福建造了风格奇异的Messe-Torhaus[14],1991年又在同一城市建造了当时欧洲最高的建筑物法兰克福商品交易会大厦[15],到90年代中期,豪赫蒂夫又建造了法兰克福商业银行大厦[16] 将欧洲最高建筑的记录再次刷新,直至2003年,“欧洲第一高度”才被俄罗斯莫斯科凯旋宫所替代。

20世纪90年代许多国家实行机场私有化,为豪赫蒂夫的机场管理业务的发展提供了绝佳的机会。90年代初,波兰华沙弗雷德里克肖邦机场Warsaw Frederic Chopin Airport)需要进行整体升级,LOT波蘭航空LOT Polish Airlines)难以承担巨额费用,豪赫蒂夫抓住机会,并以机场建后一定运营时期内的资金收入为代价,从一家银行获得占总额2/3的资金支持[40] ,于是豪赫蒂夫开始介入更多的项目运作内容,包括设备供应、资金运作、设施管理和软件升级等各项业务,执行总裁汉斯-彼得·凯尔(Hans-Peter Keitel)将这种模式描述为“系统指挥”,该项业务极大地帮助公司摆脱了一步步下滑的困境而重现两德统一时的繁荣景象。这种理念也被显著地应用到90年代末期的雅典国际机场项目中[41]

1999年,豪赫蒂夫通过合并特纳公司进军美国市场[17],2000年,豪赫蒂夫庆祝公司建成125周年庆典。庆典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公司捐赠100万马克重建的Kandinsky-Klee House,这个建筑被作为包浩斯建筑学派的代表作之一曾被极力推崇,但由于纳粹对鲍豪斯运动的迫害,以及后世长期以来的忽视而使其遭到了严重的迫害。2000年2月4日,结束了为期两年的重建工作的Kandinsky-Klee House重新开放,取得极大轰动,至今,它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为世界遗产[10]

2010年9月16日西班牙ACS集團成功收購豪赫蒂夫

2011年4月11日增至42.6%,2012年8月增至54%股權

知名建筑[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Hochtief investor relations website,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0造访;
  2. ^ Tuner,特纳公司网站,于2006-11-10造访;
  3. ^ Leighton Profile,禮頓集团网站,于2006-11-10造访;
  4. ^ Facts & Figures, Hochtief网站新闻稿,于2006-11-10造访;
  5. ^ 5.0 5.1 5.2 The rescue of Abu Simbel, 1963-1968,于2006-11-10造访;
  6. ^ 6.0 6.1 System leadership and the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from 1990 onwards, Page 2/5,于2006-11-10造访;
  7. ^ 7.0 7.1 7.2 7.3 7.4 From the master-builder to the construction corporation (1966-1989), Page 2/3,于2006-11-10造访;
  8. ^ Sponsoring: Close links with the Bauhaus,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0造访;
  9. ^ 9.0 9.1 9.2 Zollverein coal mine in Essen, 1929-1931,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0造访; 世界文化遗产,世界文化遗产官方网站,于2006-11-10造访;
  10. ^ 10.0 10.1 10.2 The Kadinsky-Klee House,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0造访;Bauhaus and its sites,世界文化遗产官方网站,于2006-11-10造访;
  11. ^ 11.0 11.1 11.2 Politicization of the construction industry (1933-1945), Page 4/4,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0造访;
  12. ^ 12.0 12.1 12.2 Politicization of the construction industry (1933-1945), Page 3/4,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0造访;
  13. ^ 13.0 13.1 Bosphorus Bridge in Turkey, 1970-1974,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0造访;
  14. ^ 14.0 14.1 14.2 14.3 14.4 From the master-builder to the construction corporation (1966-1989), Page 3/3,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0造访;
  15. ^ 15.0 15.1 15.2 Exhibition center tower in Frankfurt am Main, 1988-1991,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0造访;Structurae,Structurae网站,于2006-11-10造访;
  16. ^ 16.0 16.1 16.2 Commerzbank in Frankfurt am Main, 1994-1996,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0造访;Structurae,Structurae网站,于2006-11-10造访;
  17. ^ 17.0 17.1 公司结构详细资料参见:Corporate strategy,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豪赫蒂夫控股Aecon::Corporate profile section,Aecon网站,于2006-11-11造访;豪赫蒂夫合并特纳细节:The Turner Corporation Announces Merger With HOCHTIEF AG, August 16, 1999,特纳网站,于2006-11-11造访
  18. ^ Hochtief AirPort website,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19. ^ Key figures on HOCHTIEF shares,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20. ^ The Helfmann Brothers (1873-1896), Page 1/5,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21. ^ The Helfmann Brothers (1873-1896), Page 2/5,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22. ^ The Helfmann Brothers (1873-1896), Page 4/5,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23. ^ The Helfmann Brothers (1873-1896), Page 5/5,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24. ^ Establishment of the "Aktiengesellschaft", (1896-1921), Page 1/5,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25. ^ Establishment of the "Aktiengesellschaft", (1896-1921), Page 2/5,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26. ^ Grain store in the port of Genua, 1899-1901,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27. ^ Establishment of the "Aktiengesellschaft", (1896-1921), Page 5/5,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28. ^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he Stinnes Group, (1921-1933), Page 1/6,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29. ^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he Stinnes Group, (1921-1933), Page 2/6,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30. ^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he Stinnes Group, (1921-1933), Page 3/6,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31. ^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he Stinnes Group, (1921-1933), Page 4/6,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32. ^ 32.0 32.1 The Echelsbach Bridge,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further information,structurae网站,于2006-11-11造访;
  33. ^ 33.0 33.1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he Stinnes Group, (1921-1933), Page 5/6,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34. ^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he Stinnes Group, (1921-1933), Page 6/6,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35. ^ 35.0 35.1 Albert Canal in Belgium, 1930-1934,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1造访;
  36. ^ Reconstruction (1945-1966), Page 2/3,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3造访;
  37. ^ 37.0 37.1 37.2 37.3 Reconstruction (1945-1966), Page 3/3,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3造访;
  38. ^ 38.0 38.1 Paraná Tunnel in Argentina, 1961-1962,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3造访;
  39. ^ 39.0 39.1 Elbe tunnel in Hamburg, 1969-1975 and 1997-2003,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3造访;
  40. ^ 40.0 40.1 Warsaw International Airport, 1990-1992,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3造访;
  41. ^ System leadership and the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from 1990 onwards, Page 2/5,豪赫蒂夫网站,于2006-11-13造访;
  42. ^ The History of the Zambezi Bridge from Namibia to Zambia,Klausdierks网站,于2006-11-13造访;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