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利能力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民法中,權利能力是指可以享受權利、負擔義務的能力。享有權利能力者,即為權利主體,其中包括自然人法人,得為私法上權利義務關係之主體。

自然人的權利能力[編輯]

權利能力的始期[編輯]

自然人的權利能力始於「出生」,終於死亡中華民國民法第6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9條)。在法學上,出生又有五種學說:陣痛說、一部露出說、全部產生說、斷帶說和獨立呼吸說,而就主要立法例而言,大致是採取以完全出生,及胎兒完全自母體產出為標準,例如德國民法第1條規定「始於出生之完成」(Vollendung der Geburt),瑞士民法第31條規定「完全出生而活產」(mit dem Leben nach der vollendeten Geburt)為權利能力的始期[1]。在台灣,通說採取獨立呼吸說,亦即指與母體完全分離,而能獨立呼吸保有生命者,即視其已出生[2]。最高法院20年上字1092號刑事判例[3]中亦表示:「過失致人死之罪,係以生存之人為被害客體,故未經產生之胎兒,固不在其列,即令一部產出尚不能獨立呼吸,仍屬母體之一部分,如有加害行為,亦祇對於懷胎婦女負相當罪責。」可見最高法院對出生的認定應該是採取獨立呼吸說。

胎兒的權利能力[編輯]

胎兒在出生之前,本不擁有權利能力,但胎兒為將來之人,非必不得享有權利,故許多國家多以法律擬制,以非死產者為限,視為既已出生。其中有「法定解除條件說」和「法定停止條件說」等兩種說法。前者指胎兒於出生前,即取得權利能力,若將來死產,則溯及喪失其權利能力;後者指胎兒於出生前,並未取得權利能力,至出生後,方溯及取得權利能力。目前台灣的通說採取「法定解除條件說」,蓋如此使胎兒於出生前即得取的權利能力,而得主張其個人之利益,對於胎兒的保護較為周全[4]。另一方面,依中華民國民法第1166條規定:「胎兒為繼承人時,非保留其應繼分,他繼承人不得分割遺產。」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在其中的第28條中也規定:「遺產分割時,應保留兒的應繼承的份額。胎兒出生時是死體的,保留的份額按照法定繼承辦理。」都是對於胎兒權利的保護方法之一

權利能力的終期[編輯]

自然人的權利能力始於「出生」,終於死亡中華民國民法第6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9條)。而死亡又可依分為「自然死亡」和「死亡宣告」兩種。

自然死亡[編輯]

就自然死亡而言,一般有心臟停止跳動說、呼吸停止說、瞳孔放大說和腦死說等四種認定標準。民事上,原則是以心臟停止跳動或呼吸停止為判斷基準。自死體摘取器官施行移植手術,則須依法定程序判斷為腦死[5]

死亡宣告[編輯]

死亡宣告是指在滿足法定條件下,藉由法院的宣告,來認定特定人死亡之狀態。就死亡宣告有採擬制原則,亦有採推定原則,中華民國民法採取推定原則,亦即受死亡宣告者,推定其為死亡,但得以反證證明其未死亡,聲請法院撤銷其死亡宣告。在台灣,依民法第8條之規定聲請死亡宣告需要符合下列要件:

  • 需為失蹤之人
  • 須生死不能的狀態達法定期間
  1. 一般法定期間:7年(民法第8條第1項)
  2. 80歲以上之人:3年(民法第8條第2項)
  3. 特別災難:終了滿1年(民法第8條第3項)
  4. 空難:6個月(民用航空法第98條)

而死亡宣告的效力除了推定特定人死亡外,亦推定其死亡期間,以決定該人被推定為死亡的時間,方便於其被推定死亡後之法律關係的運行(如繼承)。

法人[編輯]

法人的權利能力始於登記,終於清算終結。(中華民國民法第26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36條)但是法人所享有的權利能力之範圍依其性質,與自然人仍有所不同。在台灣,依據中華民國民法26條之規定,又下列的限制:

  • 法令上的限制
目前台灣法人權利能力在法令上的限制主要是在公司法第16條對於法人為保證的限制,另外司法院大法官釋字59號解釋[6]亦認為:「依公司法第二十三條(編按:現行法第16條)之規定,公司除依其他法律或公司章程規定以保證為業務者外,不得為任何保證人。公司負責人如違反該條規定,以公司名義為人保證,既不能認為公司之行為,對於公司自不發生效力。」
  • 性質上的限制
而就性質上的限制而言,專屬於自然人的權利義務,法人亦不能享有,此有以自然生理為基礎者,如生命權、身體權、健康權、自由權和貞操權皆然。另外以一定自然人之身分為基礎的身分權,如家長權、親權等法人亦不能享有。不過就名譽權、信用權、姓名權、和秘密權而言法人依據其性質可以享有此等權利,其他人可能就此部分對其構成侵權行為

非法人團體[編輯]

就非法人團體而言,目前台灣實務見解穩固的認為其並無權利能力,如最高法院68年台抗字82號判例[7]即認為:「...非法人之團體,設有代表人或管理人者,依民事訴訟法第四十條第三項規定,固有當事人能力,但在實體法上並無權利能力。」另外依據最高法院65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8]可知,過去最高法院亦認為祭祀公業並無權利能力可言。

參照[編輯]

  1. ^ 施啟揚著,民法總則,2005年六版,第71頁
  2. ^ 王澤鑑著,民法總則,2000年9月初版,第111頁
  3. ^ 最高法院20年上字1092號判例(另外參見板橋地方法院96年訴字4148號判決
  4. ^ 王澤鑑著,民法總則,2000年9月初版,第115業
  5. ^ 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第4條
  6. ^ 釋字59號解釋
  7. ^ 最高法院68年台抗字82號判例
  8. ^ 最高法院65年度第2次民庭庭推總會議決議(三)

相關條目[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