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中印边界问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中印邊界問題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黄色部分在法律上是印度的状态

中印边界问题,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印度共和国之间的邊界問題,是中印关系中的敏感议题。中印边界总长近2000公里,有总面积超过12万平方公里区域存在领土纠纷,涉及西段、中段和东段三个部分[1]。中印边界锡金段为已定边境,但附近的中不边界不存在争议因不丹为印度的保护国[來源請求]中不邊界爭議也受印度关注。中印原则上都同意和平解决争议[2]

历史背景[编辑]

西姆拉會議合影。前排左三为中国中央政府代表陈贻范,左四为英国代表亨利·麦克马洪,左五为西藏噶厦代表夏扎·班觉多吉,后排左七为英国随员阿奇博尔德·罗斯(Archibald Rose),左八为英国随员查尔斯·阿尔弗雷德·贝尔

中国印度作为世界文明古国,两国人民有着几千年交往的历史,中印之间形成了一条传统习惯线:东段大体上沿喜马拉雅山南麓与布拉马普特拉河北岸平原交界线而行,中段大体沿喜马拉雅山分水岭走向。

1846年,不列颠东印度公司赢得第一次英国锡克战争,建立了查漠-克什米尔土邦,占领原本属中国西藏地方政府管辖的拉达克地区[3][4]。1865年印度测量局官员约翰逊绘制了一条“约翰逊线”,将包括阿克赛钦在内的近三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给了英属印度,使阿克赛钦变成英印克什米尔的一部分,但英国政府并未知会当时的清政府[5][6][7][8][9]。据荣赫鹏爵士描述,1880年代末的赛图拉镇无人定居[10],只有一座可能是由克什米尔人废弃的城堡[11]。1892年,中国派官员李源钢喀喇昆仑山口树立了界碑[12]

1911年中国辛亥革命爆发,主张“驱逐鞑虏”,引发驻藏清军哗变[13]。流亡印度的十三世达赖喇嘛借机策动事变,发布《告民众书》,宣称要将汉人“驱除净尽”[14]。1914年3月24日,西藏地方英属印度划定“麦克马洪线”,将面积达9万多平方公里的藏南地区划归英属印度。但参与西姆拉会议北洋政府代表陳貽範未签署《西姆拉条约》,历届中国政府也都不承认“麦克马洪线”[15]。印度1937年版官方地图以“麦克马洪线”显示其“边界”,但注明“边界未经标定”。

1947年印度宣布独立,1950年印度共和国正式建国[a][17];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在1949年正式成立。1950年4月1日,中印建交。建交初期,中国和印度经历了一段蜜月期,印度总理尼赫鲁推广了泰戈尔提出的“中印是亲兄弟”口号(“Hindi-Chini bhai-bhai”)。但随着中国政府重新控制西藏,中印之间的矛盾开始显现。印度不断越过中印传统习惯线,并建立据点。1951年,印军占领达旺并强迫西藏地方政府撤出,而达旺是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出生地。到1953年印度全部控制藏南9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后并建立行政区。1954年印度在侵占区设立“东北边境特区”。至1959年,印度将东段实际控制范围从传统习惯线逐步向北推进到“麦克马洪线”附近,并在西段建立据点43处。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印度,更使中印关系进一步恶化。

1960年4月,两国政府为寻求解决领土争端,由中国总理周恩来印度总理尼赫鲁新德里会谈,谋求和平解决争端的办法,但未取得共识[18]。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爆发[19]。战争之后,中印外交关系发生较大转变,在冷战期间,印度一直坚定地站在苏联阵营,与中苏分裂之后的中国对立,而中国则与其宿敌巴基斯坦关系密切,并在冷战后期与美国合作站在苏联及其盟友的对立面。虽然冷战结束之后两国关系恢复友好,至今印度军方内部仍将中国视作最大假想敌。1982年,印度将“东北边境特区”升为中央直辖区,1987年成立“阿鲁纳恰尔邦”。1987年两国在边境发生一次边境冲突,并差点导致两国再次开战。

2003年6月印度总理瓦杰帕伊对中国进行访问后,中印关系得到改善。中国正式承认印度对锡金的主权,同时两国开始着手解决边界争端。2005年双方签署了《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的协定》。2006年7月6日,中印重新开放乃堆拉山口,这是古代贸易路线丝绸之路的一部分,也是越过喜马拉雅山脉的一个通道。两国官员表示边界贸易的重新开放将帮助缓和该地区的经济孤立。2007年5月,中国拒绝了一名来自阿鲁纳恰尔邦的印度行政官员的签证申请。

2013年4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印西段边界实控线附近斗拉特别奥里地东南部约30公里的天南河谷(Raki Nala)建了一个营地。印度军队随即在中国军队营地约300米外建立了自己的营地。中印双方进行了长达3个星期的对峙,被称为2013年斗拉特别奥里地事件。自2014年起印度對這類的問題以「一個印度」政策來敘述,認為中方應該對印方的國界採取承認的態度[20][21]。這樣的觀點至2017年逐漸影響到印度對一個中國政策的態度與承諾[22]。2017年6月18日至8月28日,中印军队在洞朗地区发生长达71天的紧张对峙。[23]

争议地区[编辑]

西段[编辑]

克什米尔地区由印度、巴基斯坦和中国三方实际控制[24]

克什米尔的地理范围覆盖由印度控制的查谟-克什米尔邦(细分为查谟、克什米尔及拉达克)、由巴基斯坦控制的阿扎德克什米尔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以及由中国控制的阿克赛钦喀喇昆仑走廊[25][26]

中印西段与中段争议地区

阿克塞钦地区总面积4万2685平方公里,其中争议地区约3万平方公里,占中印西段边境争议地区总面积的3万3500平方公里的绝大部分。中国认为阿克塞钦作为固有领土存在,并不属于克什米尔地区。印度对此存在异议。目前,阿克塞钦绝大部分属于新疆和田地区管辖,南部很小一部分属于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管辖。

喀喇昆仑走廊约5800平方公里,主要是沙克思干谷地[27]。根据196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巴基斯坦政府达成的《中巴关于中国新疆和由巴实际控制其防务的各个地区相接壤的边界的协定》,巴方承认喀喇昆仑走廊(巴方原划归北部地区)属于中国。

巴里加斯地区总面积约1900平方公里。印度控制巴里加斯西南角,即狮泉河(森格藏布)与卓普河典角曲)以西大约450平方公里。中国认为该区域位于传统习惯线中方一侧,属于阿里地区噶尔县扎西岗乡。印度方则将其划归查谟-克什米尔邦拉达克列城县

印度对中国控制的两片地区声称拥有主权,中国政府声称西段不存在领土争端。1962年,中印在阿克赛钦爆发了一场小规模战争。在1993年和1996年,两个国家签订协议表示尊重实际控制线。[28]

中段[编辑]

中印边界中段争端共有四块,共约2000余平方公里,現主要由印度控制。

  1. 巨哇、曲惹地区位于札达县楚鲁松杰乡西南,面积332平方公里[29]。1954年,印度官方地图标为已定界,将该地区划入印度,形成争议。1958年6月2日,印军进入巨哇、曲惹,并在曲惹修房设卡,从此控制该区。
  2. 什布奇山口地区位于什布奇山口以西至活不桑河,争议面积共35平方公里,属札达县底雅乡什布奇村[30]。1958年4月,印度控制該地。
  3. 桑、葱莎、波林三多地区位于札达县城西偏南,面积1451平方公里[31]。1954年印度控制該地。
  4. 乌热、然冲、拉不底地区总面积855平方公里,属于札达县达巴乡[32]。印度1956年6月度控制乌热。7月,控制香扎、拉不底。

东段[编辑]

麦克马洪线示意图

中印东段边界问题源自英治印度时期。1914年,西姆拉會議英國西藏地方政府,雙方同意劃定“麦克马洪线”将喜馬拉雅山麓以南地區劃入印度,但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拒絕承認。這個地域,中方稱之為藏南,中国藏南边界线最东点,在27°45′06.52″N 97°03′36.47″E / 27.7518111°N 97.0601306°E / 27.7518111; 97.0601306;最西端,在26°51′17″N 92°06′33″E / 26.85472°N 92.10917°E / 26.85472; 92.10917(距乌达古里约12.2 km)。在印度獨立之後,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印度雙方就這個地區的主權归属未能達到共識。於20世纪60年代初期更爆發中印战争。有關地區在1972年被編為印度的“東北邊境特區”,後來又改為“阿魯納恰爾中央直轄區”。1986年,印度議會兩院通過立法將阿魯納恰爾中央直轄區升格為邦。1987年,印度正式宣佈成立阿魯納恰爾邦。但中国政府则认为阿魯納恰爾邦是中国领土[33]。印度在边界附近有驻军[34]

在麦克马洪线以北,1950年代末印度的前进政策执行时抢占了“郎久”、“扯东地区”两处。在1959年成为中印外交、军事冲突之地。其中,郎久位于隆子县最东部的扎日乡公路尽头。“扯东地区”中印边界东段的最西端,即克节朗河谷附近。

锡金段[编辑]

1887年,英国强占锡金王国,次年出兵西藏清政府派驻藏帮办大臣昇泰前去议和。1890年3月17日,昇泰與英國駐印度總督蘭斯頓(Henry Charles Keith Lansdowne)在加爾各答簽訂了《中英藏印條約》。主要內容為:清政府承認錫金歸英國保護,以及劃定了中国西藏和錫金的邊界。双方在1893年12月5日又簽訂了《中英藏印續約》,解決游牧、通商等問題。1950年印度建国后,锡金王国成为印度的保护国。1975年被印度吞并,成为印度的一个邦。200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承认印度对锡金拥有主权[35],同时印度亦正式承認中华人民共和国對西藏的主權。中国在2005年版的地图上已不再把锡金标示为“主权国家”[36][37]

由于不丹的外交和国防受印度控制,中不边界争议也受印度关注。中国与不丹之间有争议的洞朗地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位于西藏亚东县下亚东乡,与印度锡金邦交界[38]。2017年6月18日,印军谎称接不丹政府求助,進入本来中印之间并无争议的洞朗地区,并和中国边防部队形成长达71天的紧张对峙,至8月28日撤军。[39]

对峙与冲突[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注释[编辑]

  1. ^ 印度在1950年1月26日通过共和国宪法。这一天也被定为印度的共和国日[16]

腳註[编辑]

  1. ^ Jeff M. Smith. The China-India Border Brawl.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009-06-24 [2017-07-21]. 
  2. ^ 只要双方有诚意,没有解不开的"结".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 2005-04-13 [2017-07-21]. 
  3. ^ Alfred P. Rubin. The Sino-Indian Border Disputes. The International and Comparative Law Quarterly. 1960-01, 9 (1): 96–125. 
  4. ^ Maxwell, Neville. Settlements and Disputes: China's Approach to Territorial Issues (PDF). Economic and Political Weekly. 2006-09-09, 41 (36): 3876 [2006-09-2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6-10-01). 
  5. ^ Mohan Guruswamy. The Great India-China Game. The Rediff Special. 2003-06-23 [2017-07-25]. 
  6. ^ Noorani, A.G. INDIA & CHINA: Fact of History. Frontline 26 (18) (Madras: The Hindu group). 2003-09-12 [2011-08-24] 
  7. ^ Woodman, Dorothy. Himalayan Frontiers. London: Barrie & Rockliff, The Cresset Press. 1969. 
  8. ^ Muhammad Ali Siddiqi. COVER STORY: The Kashimir Dispute: 1947-2012 by A.G. Noorani. DAWN. 2014-06-15 [2017-07-25]. 
  9. ^ A.G. Noorani. The Kashmir Dispute: 1947-2012. Karachi: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550pp. ISBN 978-0-19-940018-8. 
  10. ^ Younghusband, Francis E. (1896). The Heart of a Continent. John Murray, London. Facsimile reprint: (2005) Elbiron Classics, pp. 223-224.
  11. ^ Grenard, Fernand (1904). Tibet: The Country and its Inhabitants. Fernand Grenard. Translated by A. Teixeira de Mattos. Originally published by Hutchison and Co., London. 1904. Reprint: Cosmo Publications. Delhi. 1974, pp. 28-30.
  12. ^ 康民军. 中印边界西段争议历史 争议地区总面积为3.3万平方公里. 凤凰网.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 2012-10-18 [2017-07-25]. 
  13. ^ 李勇军. 清末民初的西藏建省论.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1年, (第5期): 70—74页. 
  14. ^ 王貴; 喜饒尼馬; 唐家衛. 西藏歷史地位辯. 北京: 民族出版社. 2003: 228. 
  15. ^ 袁世凯三令捍卫西藏主权. 黑龙江新闻网. 2011-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2). 
  16. ^ 新浪专稿:“魔性”的印度国庆日阅兵典礼. 新浪网. 2015-01-26 [2017-07-21]. 
  17. ^ 1950年1月26日 印度国庆日. 人民日报. 2003-01-26 [2017-07-21]. 
  18. ^ Fisher, Margaret W.; Rose, Leo E.; Huttenback, Robert A. Himalayan Battleground: Sino-Indian Rivalry in Ladakh. Praeger. 1963 –通过Questia. 需要付费订阅. 
  19. ^ Calvin, James Barnard. The China-India Border War. Marine Corps Command and Staff College. 1984-04 [2011-10-14]. 
  20. ^ 何宏儒. 外長會 印向陸提一個印度政策. 中央通訊社 (新德里). 2014-06-12 [2017-02-27]. 
  21. ^ 印度外長敦促中國重申「一個印度」政策. BBC中文网. [2017-02-27]. 
  22. ^ 印度議員:印視兩岸 各自為獨立實體. 聯合新聞網. 2017-02-27 [2017-02-27]. 
  23. ^ 人民日报点名印度:界线即是底线. 新浪军事. 2017-07-07. 
  24. ^ Kashmir territories profile. BBC. [2016-07-16]. 
  25. ^ Kashmir: region, Indian subcontinent.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2016-07-16]. 
  26. ^ Kashmir profile — timeline. BBC. [2016-07-16]. 
  27. ^ Pay attention to the sufferings of people of Gilgit and Baltistan (英语). 
  28. ^ India-China Border Dispute. GlobalSecurity.org. 
  29. ^ 关系:巨哇、曲惹地区 (2713483). OpenStreetMap. [2017-07-21]. 
  30. ^ 关系:什布奇山口地区 (2713485). OpenStreetMap. [2017-07-21]. 
  31. ^ 关系:桑、葱莎、波林三多地区 (2713676). OpenStreetMap. [2017-07-21]. 
  32. ^ 关系:乌热、然冲、拉不底地区 (2713484). OpenStreetMap. [2017-07-21]. 
  33. ^ "Arunachal Pradesh is our territory: Chinese envoy. Rediff India Abroad. 2006-11-14. 
  34. ^ Subir Bhaumik. India to deploy 36,000 extra troops on Chinese border. 2010-11-23 [2017-07-21]. 
  35. ^ 2003年6月24日外交部发言人在记者招待会上答记者问.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03-06-25 [2008-02-12] (中文(简体)‎). 
  36. ^ 双方在边界问题上互作调整. 国际先驱导报. 2005-04-18 [2008-02-12] (中文(简体)‎). 
  37. ^ 链接到维基文库 关于地图上锡金表示方法变更的通知. 国家测绘局行业管理司. 维基文库. 2005-04-18. "“锡金”作为印度的一个邦表示,原首都“甘托克”作为一般城市表示。" 
  38. ^ 关系:洞郎地区 (3964647). OpenStreetMap. [2017-07-21]. 
  39. ^ Sudha Ramachandran. China toys with India's border. Asia Times Online. 2008-06-27 [2017-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