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天翁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信天翁科
化石时期:漸新世至今
Short tailed Albatross1.jpg
短尾信天翁 Phoebastria albatrus
科学分类 编辑
界: 动物界 Animalia
门: 脊索动物门 Chordata
纲: 鸟纲 Aves
目: 鸌形目 Procellariiformes
科: 信天翁科 Diomedeidae
G.R. Gray, 1840
Cypron-Range Diomedeidae.svg
全球范围内分布(蓝色区域)

信天翁科学名Diomedeidae)是鸟纲鹱形目中的一个,这一科的鸟被笼统的称为信天翁。它们是一種棲息於海邊的鳥類,亦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鳥類。[1]

分布[编辑]

大多数信天翁科的鸟生活在南半球深海區域的範圍內,少数生活在北太平洋和赤道地带。人們通常在大洋航行時,在海上或石礁島嶼等地方才可看到信天翁。[1]

形态[编辑]

信天翁科的鸟都比较大,拥有窄长的翅膀,它们的嘴比较长和有力,上喙末端形成一个向下的钩。成鸟一般身長達1米多,雙翅展開可達餘3-4米,體重達8至9公斤,雄性信天翁一般比雌性體型大。[1]

习性[编辑]

信天翁科的鸟可以在海上长时间飞行,它们可以非常有效地利用空气动力的原理在海面上滑翔,有时数小时不必扇一下翅膀。當信天翁能夠掌握海面的氣流,便可以恣意在空中高速翻飛達2000—3000米,在1小時內可以橫越113公里的海面。據記載,一隻信天翁可以在12天內飛行達5000公里的旅程。信天翁科的鸟一般只在育幼时上岸,它们甚至可以在海面上睡觉。[1]

南极洲附近,它们最主要的食物是那里的墨鱼。它们也以船丢弃的废物为食,因此它们有时跟船飞行。[1]

信天翁科的鸟在繁殖期会上岸登岛,筑巢产卵,這時碰到人牠們也不逃避。信天翁性成熟较晚,到5—8歲時才開始繁殖。雌鳥產一到两顆蛋。信天翁是一夫一妻制,並輪流負責將蛋孵化,孵化期可達60天之久。初期幼鳥從父母口中得到已消化了的脂肪及半消化了的食物。这时,父母需要反芻體內食物。[1]

信天翁科的鸟可以活40—60年。[1]

保护[编辑]

死去的黑背信天翁屍體,肚子裡滿是垃圾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估计所有信天翁科的鸟都受到灭绝的威胁。受胁的原因主要是由于赖以繁殖的海岛受到人为的开发和破坏,原因有:

  • 有的地方会有人趁繁殖期上岛捡蛋,使繁殖失败,长期如此而导致种群数量锐减。
  • 棲息地遭嚴重破壞,每年都有許多因誤食人類產生的垃圾而死的信天翁。

分类[编辑]

各系发生学[编辑]

本科属于鹱形目,与其它南极鸟类的关系如下[2][3][4]

南极鸟类 Austrodyptornithes
鹱形目 Procellariiformes

鹱科 Procellariidae

鹈燕科 Pelecanoididae

海燕科 Hydrobatidae

南海燕科 Oceanitidae

信天翁科 Diomedeidae

企鹅目 Sphenisciformes

企鹅科 Spheniscidae

内部分类[编辑]

信天翁科大致可分为4个属:

「信天翁」一詞的其他用語[编辑]

高爾夫球運動中,當球手打出低於標準桿數三桿時,會被稱為信天翁。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李敏. 生物进化密码. 安徽人民出版社. 2015-04-22. 
  2. ^ Yuri, Tamaki; Kimball, Rebecca; Harshman, John; Bowie, Rauri; Braun, Michael; Chojnowski, Jena; Han, Kin-Lan; Hackett, Shannon; Huddleston, Christopher; Moore, William; Reddy, Sushma; Sheldon, Frederick; Steadman, David; Witt, Christopher; Braun, Edward. Parsimony and Model-Based Analyses of Indels in Avian Nuclear Genes Reveal Congruent and Incongruent Phylogenetic Signals. Biology. 2013-03-13, 2 (1): 419–444. doi:10.3390/biology2010419. 
  3. ^ Jarvis, E. D.; Mirarab, S.; Aberer, A. J.; Li, B.; Houde, P.; Li, C.; Ho, S. Y. W.; Faircloth, B. C.; Nabholz, B. Whole-genome analyses resolve early branches in the tree of life of modern birds (PDF). Science. 2014, 346 (6215): 1320–1331 [2019-08-30]. PMC 4405904. PMID 25504713. doi:10.1126/science.125345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2-24). 
  4. ^ Li, C.; Zhang, Y.; Li, J.; Kong, L.; Hu, H.; Pan, H.; Xu, L.; Deng, Y.; Li, Q. Two Antarctic penguin genomes reveal insights into their evolutionary history and molecular changes related to the Antarctic environment. GigaScience. 2014-12-12, 3: 27. PMC 4322438. PMID 25671092. doi:10.1186/2047-217X-3-27.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