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道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犹太教圣经正典塔纳赫
基督教旧约圣经
目录
Aleppo Codex (Deut).jpg
转到《新约圣经》目录 →

傳道書》(希腊语:Ἐκκλησιαστής、Ekklēsiastēs希伯來語קֹהֶלֶת‎‎‎,qōheleṯ)是舊約聖經诗歌智慧书的第四卷,为大多数基督教派系承认。标题“传道书”(Ecclesiastes)是拉丁文转写希腊译文,希腊文则译自希伯来文 Kohelet(即“召集人”,但常常译为“教师”或“传道人”[1]),文中作者使用了化名

经文成书于公元前1000年。中东神秘自传传统中主角将自己成为国王,回顾经历并吸取教训以自省。作者自称为:“在耶路撒冷作王、大卫的儿子”(即所罗门),讨论生命的意义及最佳生活方式。他宣称人类所有活动都是内在的 hevel,即“虚空”、“无用”、“捕风”,无论智慧愚拙,人固有一死。传道人明确表示智慧是有助于过好尘世人生。在不知不觉中,人应该享受每日简单的快乐,如吃喝劳作,这都是上帝的恩典。经文以劝诫总结全文:“敬畏上帝,谨守他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12:13)。

《传道书》深深影响了西方文学。一些名言与英美文化共鸣,亚伯拉罕·林肯在1862年国会致词时参考。美国小说家托马斯·伍尔夫也对其大加赞赏。

创作[编辑]

作者和寫作背景[编辑]

 
犹太教基督教都接受为正典的书卷
创世记 · 出埃及记 · 利未记 · 民数记 · 申命记 · 约书亚记 · 士师记 · 路得记 · 撒母耳記 · 列王纪 · 历代志 · 以斯拉记 · 尼希米记 · 以斯帖记 · 约伯记 · 诗篇 · 箴言 · 传道书 · 雅歌 · 以赛亚书 · 耶利米书 · 耶利米哀歌 · 以西结书 · 但以理书 · 小先知书何西阿书 · 约珥书 · 阿摩司书 · 俄巴底亚书 · 约拿书 · 弥迦书 · 那鸿书 · 哈巴谷书 · 西番雅书 · 哈该书 · 撒迦利亚书 · 玛拉基书
天主教东正教都接受的次经
多俾亚传 · 犹滴传 · 馬加比一书 · 馬加比二书 · 所罗门智训 · 便西拉智训 · 巴鲁书(天主教的《巴鲁书》含《耶利米书信》,
但东正教的《耶利米书信》独立成卷) ·
但以理书补编(即比新教的但以理书多出的3个段落) · 以斯帖记补编(即比新教的以斯帖记多出的103节文字)
此外东正教还接受的次经
以斯拉续篇(1 Esdras) · 诗篇续编(即第151篇玛拿西祷词) · 馬加比三书 · 马加比四书(附录)
Bible.malmesbury.arp.jpg 主题:圣经

Dore Solomon Proverbs.png

書中並沒有特别提及所羅門的名字,但有幾段經文頗明確地顯示他便是這書的執筆者。招聚者自我介紹時指出自己是“大衛的兒子”,“在耶路撒冷作過以色列的王”。這點僅對所羅門適用,因為他在耶路撒冷的繼位者僅能作猶大國的王。此外,招聚者也這樣寫道:“我得了大智慧,勝過我以前在耶路撒冷的衆人,而且我心中多經歷智慧和知識的事。”[2]這跟所羅門的情況吻合。《傳道書》第12章第9节向透露他“又默想,又考查,又陳説許多箴言”。所羅門王曾發表了3000句箴言[3]《傳道書》第2章第4节至第9节談及執筆者的建築計劃,包括修建葡萄園、園囿、灌溉系統、編排男女僕婢、積蓄金銀及獲得其他許多成就。這一切正是所羅門的寫照。示巴女王在目睹所羅門的智慧和興盛之後説:“人所告訴我的還不到一半。”[4]

書中指出執筆的地點是在耶路撒冷,因為招聚者“在耶路撒冷”作王。寫作的時間应当是公元前1000年之前,在所羅門統治的40年間,在他獲得書中所説的各項成就之後,但卻在他犯拜偶像的罪之前。他寫書時已享盡榮華富貴,對世事具有深刻認識。

体裁[编辑]

《传道书》文学形式可以追溯到中东文学自传传统,主角常是位国王,讲述自己的经历,从中吸取教训,并常常自省。《传道书》也类似地将自己称为国王,讲述追求智慧之旅,得出结论,并承认不足。[5]该书属于智慧文学,对人生提出忠告,思考问题和意义。其它例子包括《约伯记》和《箴言》,以及一部分《诗篇》。与其它圣经智慧书不同,《传道书》深深地怀疑智慧自己的用途。[6]《传道书》影响了《次经》中的《所罗门智训》和《便西拉智训》,两者都对《传道书》中哲学无用论表示反对。

智慧是古代流行的体裁,在文士圈中发展,为准备升入高官和上朝的年轻人予以忠告;有强烈证据显示一些书籍或至少一些教导被翻译成希伯来文,影响了《箴言》,《传道书》的作者可能熟知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的例子。[7]他也可能受到希腊哲学,特别是斯多葛学派(即所有事物都有命定)及伊比鸠鲁学派(即通过平静地培养生命中简单快乐来追求幸福)的影响。[8]

地位[编辑]

有些人(如,贊同「高等批評」的人)可能懷疑它是否是圣经正典一部分,原因是它一次也沒有提及上帝的名字耶和华。然而,本書有崇拜上帝的內容,並且屢次運用哈以魯謙(ha·’Elo·him′)一詞,意即“真實的上帝”。另一個有人可能提出的異議是其他聖經書從沒有直接引用過傳道書的經文。然而,書中提出的教訓和其中所含的原則跟聖經的其餘部分協調一致。克拉克评论説:“這本稱為戈希力夫或傳道書的聖經書一直都受猶太人和基督教教會所採納,視之為全能者所感示的著作,是聖經正典的一部分。”[9]

聖經考證學家聲稱傳道書並非由所羅門執筆,亦非“聖經”的真實部分,理由是它所用的文體及書中的哲理是屬於較後期的,例如書中部份亞蘭文波斯語的“借”詞,便西拉智訓對本書有不少引用。他們忽視了所羅門可以通過當時的國際貿易和工業發展,以及透過周遊各地的貴胄及他與外界的其他接觸積聚大量知識。[10]正如庫克评论道:“這位偉大的希伯來君王日理萬機,奮發進取,這使他在生活、思想和語言上遠遠超越當時希伯來人的知識範疇。”[11]

结构[编辑]

傳道書是聖經裏的一篇佈道篇章。全書主體是引用傳道者──一個描述成曾在耶路撒冷作王,大衛的後人的言論。1:2及12:8「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既是標題語,又是一對括號,把傳道者的話語括在其中。全書222節,《傳道書》第1章第1节-《傳道書》第6章第9节與《傳道書》第6章第10节-《傳道書》第12章第14节為全書的上半及下半,各為111節(剛好是希伯來文「虛空」[hbl]一詞代表的數值37的3倍,注意標題三次出現虛空一詞。)

在上半,傳道書先以一首詩及兩句諺語[12]引出命題,然後以「捕風」一詞作為段落標記,巧妙地把上半分作6段[13]。到了下半,先在《傳道書》第6章第10节至第12节點出無人知悉甚麼是美好與生命,然後以「查不出」及「不知道」作為段落標記把《傳道書》第7章第1节-《傳道書》第8章第17节及《傳道書》第9章第1节-《傳道書》第11章第6节分作兩大段(其中以段落標記再各分為4小段[14]),最後又以一首詩[15]結束。在引用完傳道者的講論後,《傳道書》第12章第9节至第14节是全書的總結,傳道書直接向每一個讀者(聽眾)作出呼籲及邀請作結。

  • 邀請[16]
    • 標題[17]
      • 開始詩[18]
        • 雙重引言[19]+6捕風(詳參上文)
        • 雙重引言[20]+4查不出+4不知道(詳參上文)
      • 結束詩[21]
    • 標題[22]
  • 邀請[23]

[來源請求]

主要内容[编辑]

人生的虚空[编辑]

(覆盖《傳道書》第1章第1节-《傳道書》第3章第22节)。這本書開宗明義地道出全書的主題:“虚空的虚空。”招聚者説:“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人的一切勞碌帶來甚麽益處呢?世代輾轉相傳,大地的自然循環生生不息,“日光之下並無新事。”[24]招聚者立定心意要尋找智慧,因為世人實在經歷極大的勞苦。但他發覺不論人是愚是智,勞碌取利,吃喝宴樂,這一切均是“虚空,都是捕風”。他於是“恨惡生命”,厭煩人生的種種苦惱和物質追求。[25]

凡事都有定期,上帝“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上帝希望見到手下的受造物在地上享受生活的樂趣。“我知道世人,莫强如終身喜樂行善;並且人人吃喝,在他一切勞碌中享福,這也是上帝的恩賜。”但是很可惜!因為有罪的世人最終的結局與獸無異:“這個怎樣死,那個也怎樣死,氣息都是一樣。人不能强於獸,都是虚空。”[26]

對一切敬畏上帝的人提出明智勸告[编辑]

(覆盖《傳道書》第4章第1节-《傳道書》第7章第29节)。所羅門祝賀死去的人,因為他們擺脱了“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接着他談及許多虚空勞碌的事。此外,他也明智地勸告説:“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又説,“三股合成的繩子不容易折斷。”[27]他對上帝的百姓聚集起來從事崇拜一事提出明智的忠告:“你到上帝的殿要謹慎腳步;[要]近前聽。”在上帝面前不可魯莽發言;相反,“言語要寡少,”向上帝許願務要償還。“你只要敬畏上帝。”若見到窮人受欺壓,要記住,“有一位高過居高位的鑑察,在他們以上還有更高的。”他指出勞碌的僕人睡得香甜,富足的人卻滿懷憂慮而不得安眠。然而,他赤身來到世上,雖辛苦勞碌,卻甚麽也不能帶離這世界。[28]

即使一個人多有財富尊榮,“雖然活千年,再活千年,”卻沒有享福,那又有甚麽好處呢?心中時刻緊記生死的重大問題勝過與愚昧人“在快樂之家”作樂。不錯,寧可受智慧人的責備,因為“愚昧人的笑聲,好像鍋下燒荊棘的爆聲。”智慧使人得益。“因為智慧護庇人,好像銀錢護庇人一樣。惟獨智慧能保全智慧人的生命。這就是知識的益處。”既然如此,人生何以苦難重重呢?“上帝造人原是正直,但他們尋出許多巧計。”[29]

世人的最終結局[编辑]

(覆盖《傳道書》第8章第1节-《傳道書》第9章第12节)。招聚者勸人要“遵守王的命令,”但他留意到,因斷定罪名沒有立刻施刑,“所以世人滿心作惡”。[30]他稱讚快樂,但世上仍有一件大禍患!衆人都同歸一處——死亡!活着的人知道難免一死,“死了的人,毫無所知。……凡你手所當做的事,要盡力去做;因為在你所必去的陰間沒有工作,沒有謀算,沒有知識,也沒有智慧。”[31]

實用的智慧及世人的本分[编辑]

(覆盖《傳道書》第9章第13节-《傳道書》第12章第14节)。招聚者論及其他的禍患,例如“愚昧人立在高位”。此外,他提出許多含有實用智慧的箴言。他斷言甚至“一生的開端和幼年之時,都是虚空的。”他也指出,除非人能緊記這項真正明智的勸告,“趁着年幼,……當記念造你的主,”否則,到年老力衰的時候便惟有歸於塵土,因而應驗了招聚者的話:“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他曾孜孜不倦地教導人,因為“智慧人的言語好像刺棍,”鞭策人歸於正途。但論到世俗的智慧,他警告説:“著書多,沒有窮盡;讀書多,身體疲倦。”然後,招聚者把全書帶到高潮,總結他對虚空和智慧所下的評論:“這些事都已聽見了,總意就是:敬畏上帝,謹守他的誡命,這是人所當盡的本分。因為人所做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上帝都必審問。”[32]

基督教觀點[编辑]

新教[编辑]

关注属灵的事务

傳道書不是一本悲觀的書,相反它充滿了燦爛的智慧。雖然所羅門把自己的許多成就視為虚空,他並沒有把他在耶路撒冷摩利亞山上所建造的聖殿和耶和華的純真崇拜視作如此。他也沒有把來自上帝的生命恩賜稱為虚空,相反,他表示生命是為了使人喜樂行善而賜下的。[33]凡是對上帝毫不理會的活動都會導致災禍。父親可能努力為兒子積聚財富,但一場災難卻可以奪去一切,結果沒有任何東西留下來給兒子。所以,將永久的産業——屬靈的財富——留給兒女無疑好得多。非常富有但卻不能享用也是災禍。當死亡的災難趕上富有的人時,他們便空手而“去”了。[34]

在《馬太福音》第12章第42节,基督耶穌説他自己“比所羅門更大”。既然所羅門預表耶穌,那麽,所羅門在這本書中所寫的話與耶穌的教訓却有許多類似的地方。例如,耶穌强調上帝的工作範圍十分廣闊,説:“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35]所羅門也提及上帝的工作,説:“我就看明上帝一切的作為,知道人查不出日光之下所做的事;任憑他費多少力尋查,都查不出來,就是智慧人雖想知道,也是查不出來。”[36]

聚会的重要性

耶穌和所羅門都鼓勵純真的崇拜者要聚集起來。[37]關於“事物制度的末期”和“指定的列國時期”[38],耶穌的評論與所羅門所説的“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這句話一致。[39]

提防物质主义

耶穌和他的門徒均與所羅門一致地警告人提防崇尚物質的危險。智慧才是真正的保護,因為正如所羅門説,智慧“能保全智慧人的生命”。耶穌則説:“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40]《傳道書》第5章第10节説:“貪愛銀子的,不因得銀子知足;貪愛豐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這也是虚空。”與此類似的是,保羅在《提摩太前書》第6章第6节至第19节提出勸告,指出“貪財是萬惡之根。”在其他的聖經教訓方面,兩者也有類似之處。[41]

上帝的儿子耶穌基督在地上時是睿智的所羅門王的後代。在耶穌基督的王國統治下,一個新的屬地社會會建立起來。[42]對一切寄望於上帝的王国的人來説,所羅門為了指引治下臣民而寫的資料的確值得他們仔細留意。传道书指出,在王國治下,人類會按照招聚者所提出的明智原則而生活,並且會因上帝予人的生命恩賜永遠歡喜快樂。[43]

天主教[编辑]

如《圣经》大多数部分一样,天主教领袖从古至今引用《传道书》。如教会圣师引用《传道书》。圣奥古斯丁在《上帝之城》第20章引述。[44]哲罗姆写了评论。[45] 圣托马斯·阿奎那在《神学大全》中引用(“缺少的,不能足数”)。[46]

最近的教宗也常引用,如若望·保禄二世方济各。若望·保禄二世在2004年10月20日演讲时称经文作者是位“古圣经先贤”,描述死亡“让人疯狂握紧毫无意义的尘世事物。”[47]方济各在2014年9月9日演讲时引用,称虚空的人:“有多少基督徒为面子活?他们的人生好像肥皂泡。”[48]

犹太教[编辑]

在犹太教里,《传道书》在圣会节(也门、意大利和一些塞法迪犹太人及中世纪法国犹太礼仪)或在住棚节中间的安息日诵读(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如果住棚节没有中间的安息日,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也会在圣会节诵读(在以色列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会在住棚节第一个安息日诵读)。在住棚节诵读是为了提醒不要在节日欢庆过了头,并告知听众,没有上帝,人生毫无意义。当听众用心领会时,真正的幸福才会祝福全年。

《傳道書》第12章第1节至第9节最后的诗赋在《塔库姆译本》、《塔木德》和《米德拉什》有所解释,拉比如辣什埃兹拉认为这是对年老的寓言。

对西方文学影响[编辑]

《传道书》深深影响了西方文学。一些名言与英美文化共鸣,如“吃喝快乐”、“日光之下无新事”、“生有时、死有时”、“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49]在1862年12月1日南北战争最黑暗的日子里,亚伯拉罕·林肯向国会致词时参考了《傳道書》第1章第4节:“我们的世代会过去,另一世代会到来:但大地永存... 我们的冲突属于我们 —— 是将要过去的一代人;这代人过去了就销声匿迹了,不再惊天动地了。”[50] 美国小说家托马斯·伍尔夫写道:“在我所有看到或学到的就人生在世之言,这本书最为高尚、聪慧、有力 —— 它也是诗赋、文采和真理中最高的花朵。我不是要做出文学创作教条性评判,但我不得不说《传道书》是我所知最佳的单本,其中的智慧恒久流传。”[51]

威廉·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第59首开篇引用《傳道書》第1章第9节至第10节

列夫·托尔斯泰的《忏悔录》中描述了《传道书》对他人生的影响。

罗伯特·彭斯的《致好得出奇者》中参考了《傳道書》第7章第16节

欧内斯特·海明威第一部小说《太阳照常升起》标题引用《傳道書》第1章第5节

参看[编辑]

閱讀聖經[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Seow 2007, p. 944.
  2. ^ 《傳道書》第1章第1节,《傳道書》第1章第12节,《傳道書》第1章第16节
  3. ^ 参看《列王紀上》第4章第32节对所罗门的记载
  4. ^ 参看《列王紀上》第10章第7节的记载。
  5. ^ Fox 2004, p. xiii.
  6. ^ Brettler 2007, p. 721.
  7. ^ Fox 2004, pp. x–xi.
  8. ^ Gilbert 2009, p. 125.
  9. ^ Clarke’s Commentary, Volume III, page 799
  10. ^ 参看《列王紀上》第4章第30节,《列王紀上》第4章第34节;《列王紀上》第9章第26节至第28节;《列王紀上》第10章第1节,《列王紀上》第10章第23节至第24节
  11. ^ F. C. Cook,Bible Commentary, Volume IV, page 622,
  12. ^ 《傳道書》第1章第3节至第11节,《傳道書》第1章第12节至第18节
  13. ^ 《傳道書》第2章第1节至第11节、《傳道書》第2章第12节至第17节、《傳道書》第2章第18节至第26节、《傳道書》第3章第1节-《傳道書》第4章第6节、《傳道書》第4章第7节至第16节、《傳道書》第4章第17节-《傳道書》第6章第9节
  14. ^ 《傳道書》第7章第1节至第14节、《傳道書》第7章第15节至第24节、《傳道書》第7章第25节至第29节、《傳道書》第8章第1节至第17节及《傳道書》第9章第1节至第12节、《傳道書》第9章第13节-《傳道書》第10章第15节、《傳道書》第10章第16节-《傳道書》第11章第2节、《傳道書》第11章第3节至第6节
  15. ^ 《傳道書》第11章第7节-《傳道書》第12章第7节
  16. ^ 《傳道書》第1章第1节
  17. ^ 《傳道書》第1章第2节
  18. ^ 《傳道書》第1章第3节至第11节
  19. ^ 《傳道書》第1章第12节至第18节
  20. ^ 《傳道書》第6章第10节至第12节
  21. ^ 《傳道書》第11章第7节-《傳道書》第12章第7节
  22. ^ 《傳道書》第12章第8节
  23. ^ 《傳道書》第12章第9节至第14节
  24. ^ 《傳道書》第1章第2节至第3节、《傳道書》第1章第9节的记述
  25. ^ 参看《傳道書》第1章第14节、《傳道書》第2章第11节、《傳道書》第2章第17节的记述。
  26. ^ 参看《傳道書》第3章第1节、《傳道書》第3章第11节至第13节、《傳道書》第3章第19节的记述。
  27. ^ 参看《傳道書》第4章第1节至第2节,《傳道書》第4章第9节,《傳道書》第4章第12节的记述
  28. ^ 参看《傳道書》第5章第1节至第2节,《傳道書》第5章第4节,《傳道書》第5章第7节至第8节,《傳道書》第5章第12节,《傳道書》第5章第15节的记述。
  29. ^ 参看《傳道書》第6章第6节;《傳道書》第7章第4节,《傳道書》第7章第6节,《傳道書》第7章第12节,《傳道書》第7章第29节的记述。
  30. ^ 参看《傳道書》第8章第2节,《傳道書》第8章第11节的记述
  31. ^ 参看《傳道書》第9章第5节,《傳道書》第9章第10节的记述。
  32. ^ 参看《傳道書》第10章第6节;《傳道書》第11章第1节,《傳道書》第11章第10节;《傳道書》第12章第1节,《傳道書》第12章第8节至第14节的记述。
  33. ^ 参看《傳道書》第3章第12节至第13节、《傳道書》第5章第18节至第20节、《傳道書》第8章第15节的记述
  34. ^ 参看《傳道書》第5章第13节至第15节、《傳道書》第6章第1节至第2节的记述。
  35. ^ 約翰福音》第5章第17节
  36. ^ 《傳道書》第8章第17节
  37. ^ 参看《馬太福音》第18章第20节,可以与《傳道書》第4章第9节至第12节;《傳道書》第5章第1节的记述比较
  38. ^ 这段经文的翻译来自《圣经新世界译本》
  39. ^ 参看《馬太福音》第24章第3节;《路加福音》第21章第24节;《傳道書》第3章第1节
  40. ^ 可参看《傳道書》第7章第12节和《馬太福音》第6章第33节
  41. ^ 可以比较下列经文所体现的主要思想:《傳道書》第3章第17节-《使徒行傳》第17章第31节;《傳道書》第4章第1节-《雅各書》第5章第4节;《傳道書》第5章第1节至第2节-《雅各書》第1章第19节;《傳道書》第6章第12节-《雅各書》第4章第14节;《傳道書》第7章第20节-《羅馬書》第3章第23节;《傳道書》第8章第17节-《羅馬書》第11章第33节
  42. ^ 参看《啟示錄》第21章第1节至第5节对上帝王国所成就的地上乐园的描述
  43. ^ 参看《傳道書》第3章第12节至第13节;《傳道書》第12章第13节至第14节的记述。
  44. ^ Augustine, The City of God, Book XX. Accessed 2015-06-28.
  45. ^ Jerome, Commentary on Ecclesiastes. Accessed 2015-09-09.
  46. ^ Thomas Aquinas, Summa Theologica. Accessed 2015-09-09.
  47. ^ Manhardt, Laurie. Come and See: Wisdom of the Bible. Emmaus Road Publishing. 2009: 115. 
  48. ^ Pope Francis, "Pope Francis: Vain Christians are like soap bubbles". Accessed 2015-09-09.
  49. ^ Hirsch, E.D. The New Dictionary of Cultural Literacy.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2002: 8. 
  50. ^ Foote, Shelby. The Civil War, a narrative, vol. 1. Vintage Books. 1986: 807–08. 
  51. ^ Christianson 2007, p. 70.

外部链接[编辑]

相关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