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日耳曼語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西日耳曼语支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西日耳曼語支
使用族群:西日耳曼人
地理分佈:起源於萊茵河阿爾卑斯山易北河北海之間,現時已在世界廣泛流通。
谱系学分类印歐語系
分支:
低地法蘭克語
ISO 639-5:gmw
Germanic languages in Europe.png
橙、黃、綠色即表示西日耳曼語支在歐洲的分佈範圍:
點表示多種語言混合使用

西日耳曼語支日耳曼語族中最大的一支,包括德語英語,還包括荷語南非語屬其分支)和弗里西语。日耳曼語族其他的分支尚有北日耳曼語支東日耳曼語支

該語支傳播最廣泛的語言是英語、德語以及荷蘭語。語支中還有其他高地低地德語(當中包括南非荷蘭語意地緒語,兩者分別是荷蘭語和德語的變種)、一些法蘭克語(例如盧森堡語因格沃內語)以及一些英語的近親,例如弗里西語低地蘇格蘭語。同時在殖民擴張期間,世界不少地方亦產生了一些以英語、德語或荷蘭語爲基礎的克里奧爾語、土話和皮欽語

歷史[编辑]

起源[编辑]

西日耳曼語支的語言有很多爲此語支特有的共同詞彙。

原始西日耳曼語[编辑]

很多學者都質疑是否真正存在一個原始西日耳曼語。[1]多數人認爲,在公元前1世紀到2世紀間東日耳曼語支從其他日耳曼語分化後,後者逐漸形成了四個分支,包括北日耳曼語支及另外三個今天被合成爲西日耳曼語的分支:

  1. 北海日耳曼語,是古撒克遜語盎格魯-菲士蘭語組之祖先;
  2. 威悉-萊茵日耳曼語,是低地法蘭克語中部德語之祖先。
  3. 易北河日耳曼語,是上部德語及已經滅絕的倫巴第語之祖先。

三者中,只有北海日耳曼語還遺留了不少原始材料供學者研究,但語言學界卻對威悉-萊茵日耳曼語易北河日耳曼語知之甚少。實質上,該兩種日耳曼語的叫法是到1940年才有學者提出,而且更多是基於考古發現而非語言特徵。直至今天該地區出土的盧因字母文獻,都依然難以破解,或者只是有簡單的一兩個單詞(多數情況下還是人名),故對於這兩種日耳曼語支存在的假設,依舊缺乏更多可靠材料以供學者構建出其演化進程。

如上文所述,東日耳曼語支是最先從其他姊妹語言分化的日耳曼語分支。學者主要是基於北支和西支一些新出現的語言特徵而得出該結論[2],當中包括:

  • 原始日耳曼語中的 ē (/ɛː/, 亦可寫成 ǣ) 降爲 ā;[3]
  • 日耳曼語元音變音
  • z/r 轉換;(參見Rhotacism英语Rhotacism
  • 指示代詞的發現(例如英文中的 this)

根據這種看法,一些爲西支各語所共有的語言特徵,並不一定是因爲存在一種“原始西日耳曼語”,而可能是僅僅因爲中歐民族的語言接觸而產生。這種語言特徵最終沒能夠傳播至北歐,或者是等到相當後期才傳播到,這才導致了北支語言和西支語言的分化。例如 z/r 轉換在當時的西日耳曼語已經大致完成,但同時的北日耳曼盧因文獻中卻可發現,北歐人依然清晰地區分此兩輔音。與此同時,亦有證據表明,ē 到 ā 的轉化最先在西日耳曼語中出現,其次才傳播到北歐。但西支語言中亦存在很多在古諾斯語哥特語都沒有的古代用詞。故一些支持原始西日耳曼語理論的學者認爲,語言演化支的形成,不僅僅是體現在北支和西支共享的語言新特徵,更加體現在這些沒能給予合理解釋的西支獨有古代用詞。因爲若根據語言接觸的理論,這些存在於西支的古代用語一定亦會或多或少地被北支語言所吸收,但事實卻未必盡然,同時根據現有的研究,學者亦沒能提供證據表明,這些西支古語曾經在北支出現過,只是後來又消失了。

以下爲一位學者對原始西日耳曼語研究的概括:[4]

毫無疑問,北日耳曼語支是清楚存在的,因爲其下屬的語言有大量明顯的共同點。但是西日耳曼語支的存在卻廣受質疑。如我於第二卷所述(原文),西日耳曼諸語之間亦存在不少共同點,使我們不得不面對“西日耳曼語支”這一假設。但同時,無論是北支語言還是西支語言,其下屬語言分類通常非常混亂,這些語言共處並互相影響了一段非常漫長的歲月。

原始西日耳曼語的構建[编辑]

數位學者發表了原始西日耳曼語的詞形變化表。[5]Wolfram Euler 在2013年發表的作品,是此領域的第一項綜合性構建。[6]

早期西日耳曼語[编辑]

如果原始西日耳曼確實存在,那其從其他語支分化的時候大概在公元2世紀到4世紀之間。在斯堪的納維亞和德國北部發現的2世紀晚期盧因文獻表明,原始北日耳曼語和西日耳曼語依然高度相似。但之後這兩個語支開始分化。公元4世紀到5世紀之間,大量移民的遷入令西日耳曼語更加豐富多樣。

由於西日耳曼諸語高度相似的句法,部分人甚至認爲直至公元7世紀,該語支下的語言依然有很高的互通性。[7]但之後,各語言的距離逐漸變大。公元7世紀左右,在德國南部、奧地利瑞士發生了高地德語子音推移,意味着西日耳曼語言聯盟開始解散。在子音推移發生之外的地區,一些鄰近的方言依然能夠互通,例如直至今天,利普里安語林堡語的使用者都依然能夠互相理解。

中世紀[编辑]

中世紀時期,西日耳曼語已經分裂爲單獨發展的島嶼支(例如英語)以及經歷了子音推移的大陸支。

子音推移使高地德語與其他西日耳曼語的差別變得更加大。直至現代早期,德語已經分化出了分佈在北面的北下萨克森语及南面的阿勒曼尼語,但南北兩端者已經不再能夠理解對方。南部的西日耳曼語後來甚至經歷第二次子音推移,而其北部的鄰居則沒有受其影響。

在現代德語各變種中,低地德語是最接近現代英語的語言。“英格蘭”(England) 一詞,被認爲是來自德國極北部的一個小半島“安吉利亞”(Anglia)。而撒克遜人在歷史上則分佈在安吉利亞南面。在羅馬結束其在不列顛島的統治後,盎格盧人、撒克遜人、和其他來自德國北部及日德蘭半島的部落(尤其是朱特人)開始大規模遷居不列顛島,各部落最終形成了盎格盧-撒克遜人——現代英國人的祖先。學界對於不列顛島羅馬人對當地語言的影響依然尚未達成共識。

音系及詞法對比[编辑]

語言現象 語言現象 (中文參考) 古英語 古弗里斯蘭語 古撒克遜語 古荷蘭語 古中部德語 古上部德語
Palatalisation of velars 顎音化
Unrounding of front rounded vowels 開前圓唇元音丟失
Loss of intervocalic *-h- 元音間 *-h- 丟失 發展中 發展中
Class II weak verb ending *-(ō)ja- 二級弱動詞結尾 *-(ō)ja- 有時有
Merging of plural forms of verbs 動詞複數形式合併
Ingvaeonic nasal spirant law 北海日耳曼語鼻音消失法則 稀有
Loss of the reflexive pronoun 自反代詞消失 多數方言有 多數方言有
Loss of final *-z in single-syllable words 單音節單詞詞尾 *-z 丟失
Reduction of weak class III to four relics 三級弱動詞減少至4個殘留
Monophthongization of *ai, *au *ai/*au 单元音化 通常有 部分有 部分有
Diphthongization of *ē, *ō *ē/*ō 二合双元音化 稀有
Final-obstruent devoicing 單詞之尾音清化 發展中
Loss of initial *h- before consonant 輔音前的詞首 *h- 丟失 發展中
Loss of initial *w- before consonant 輔音前的詞首 *x- 丟失 多數方言有
High German consonant shift 高地德語子音推移 部分有

音系[编辑]

西日耳曼語言的單元音
非圓脣 非圓脣 圓脣
i u
e o
æ: a

形態學[8][编辑]

名詞格 -a- (陽性) -ja- -ija- -a- (中性) -ō- -i- -u- (陽性) -u- (中性)
單數 複數 單數 複數 單數 複數 單數 複數 單數 複數 單數 複數 單數 複數 單數 複數
主格 *dagă *dagō, -ōs *harjă *harjō, -ōs *hirdijă *hirdijō, -ijōs *joką *joku *gebu *gebō *gasti *gastī *sunu *suniwi, -ō *fehu (?)
呼格 *dag *hari *hirdī
賓格 *dagą *dagą̄ *harją *harją̄ *hirdiją *hirdiją̄ *gebā *gebā *gastį *gastį̄ *sunų *sunų̄
屬格 *dagas *dagō *harjas *harjō *hirdijas *hirdijō *jokas *jokō *gebā *gebō *gastī *gastijō *sunō *fehō
與格 *dagē *dagum *harjē *harjum *hirdijē *hirdijum *jokē *jokum *gebē *gebōm *gastim *suniwi, -ō *sunum *fehiwi, -ō
工具格 *dagu *harju *hirdiju *joku *gebu *sunu *fehu

詞彙對比[编辑]

在此列表中:

  • m=陽性
  • f=陰性
  • n=中性
中文 西弗利斯蘭語 英語 低地蘇格蘭語 荷蘭語 德語 古英語 古高地德語 原始西日耳曼語[9] 原始日耳曼語
梳子 kaam comb kaim kam m. Kamm m. camb m. camb m. kąbă , *kambă m. *kambaz m.
dei day day dag m. Tag m. dæġ m. tag m. *dagă m. *dagaz m.
rein rain rain regen m. Regen m. reġn m. regan m. *regnă m. *regnaz m.
wei way wey weg m. Weg m. weġ m. weg m. *wegă m. *wegaz m.
指甲 neil nail nail nagel m. Nagel m. næġel m. nagal m. *naglă m. *naglaz m.
芝士 tsiis cheese cheese kaas m. Käse m. ċēse, ċīese m. chāsi, kāsi m. *kāsī m. *kāsijaz m. ( 原始日耳曼語後期,源自拉丁語 cāseus)
教會 tsjerke church kirk kerk f. Kirche f. ċiriċe f. chirihha, *kirihha f. *kirikā f. *kirikǭ f. (來自古希臘語kuriakón 屬於領主的)
兄弟姊妹 sibbe sibling[note 1] sib sibbe f. Sippe f. sibb f. "kinship, peace" sippa f., Old Saxon: sibbia sibbju, sibbjā f. *sibjō f. 關係、親屬、朋友
鑰匙 kaai f. key key sleutel m. Schlüssel m. cǣġ(e), cǣga f. "key, solution, experiment" 鑰匙、溶液、實驗 sluzzil m. *slutilă m., *kēgă f. *slutilaz m. 鑰匙;

*kēgaz, *kēguz f. 洞、 棍子、信件

be 現在完成時 ha west have been hae(s) been ben geweest bin gewesen
兩隻綿羊 twa skiep two sheep twa sheep twee schapen n. zwei Schafe n. twā sċēap n. zwei scāfa n. *twai skēpu n. *twai(?) skēpō n.
hawwe have hae hebben haben habban, hafian habēn *habbjană *habjaną
我們 ús us us ons uns ūs uns *uns *uns
麪包 brea bread breid brood n. Brot n. brēad n. 片,亦可表作麪包 brōt n. *braudă m. *braudą n. 熟食、發酵麪包
頭髮 hier hair hair haar n. Haar n. hēr, hǣr n. hār n. *hǣră n. *hērą n.
耳朵 ear ear ear oor n. Ohr n. ēare n. < 古英語 *ǣora ōra n. *aura < *auza n. *auzǭ, *ausōn n.
doar door door deur f. Tür f. duru f. turi f. *duru f. *durz f.
綠色 grien green green groen grün grēne gruoni *grōnĭ *grōniz
swiet sweet sweet zoet süß swēte s(w)uozi (< *swōti) *swōtŭ *swōtuz
通過 troch through throu door durch þurh duruh *þurhw
wiet wet weet/wat nat nass wǣt naz (< *nat) *wǣtă / *nată *wētaz / *nataz
眼睛 each eye ee oog n. Auge n. ēaġe n. < 古英語 *ǣoga ouga n. *auga n. *augō n.
dream dream dream droom m. Traum m. drēam m. 快樂、音樂、歌曲、 troum m. *draumă m. *draumaz (< *draugmaz) m.
石頭 stien stone stane steen m. Stein m. stān m. stein m. *staină m. *stainaz m.
bed bed bed bed n. Bett n. bedd n. betti n. *badjă n. *badją n.

其他:

中文 西弗利斯蘭語 英語 低地蘇格蘭語 荷蘭語 德語 古英語 古高地德語 古西日耳曼語[9] 原始日耳曼語
一起 tegearre together thegither samen

tezamen

zusammen tōgædere

samen tōsamne

saman

zisamane

*tōgadur

*samana

hynder horse horse paard n.

ros n.

Pferd n. / Ross n. hors n. eoh m. (h)ros n. / pfarifrit n. / ehu- *hrussă n. / *ehu m. *hrussą n., *ehwaz m.
  1. ^ 原來表示“親戚”的詞語在英語演化爲“兄弟姊妹”。

发展[编辑]

請注意,日耳曼語族下的分類很難準確定義;大多數都擁有方言連續性,鄰近的方言能夠互相理解,距離較遠的則不能。

西日耳曼語支

前罗马铁器时代英语Pre-Roman Iron Age
前500年–前100年
罗马铁器时代早期
前100年–100年
罗马铁器时代晚期
100年–300年
迁徙时期
300年–600年
中世纪前期
600年–1100年
中世纪
1100–1350年
中世纪后期2
1350年–1500年
近代早期
1500年–1700年
现代
1700年至今
原始日耳曼语 西日耳曼语 厄尔米诺内语
(易北河日耳曼语)
原始高地德语 古高地德语
伦巴底语英语Lombardic language1
中古高地德语 早期现代高地德语英语Early New High German 高地德语各变种
标准德语
伊斯特沃内语
(威悉-莱茵日耳曼语)
原始法兰克语 古法兰克语 古中部德语 中古中部德语 早期现代中部德语英语Early New High German
中部德语各变种
古低地法兰克语英语Old Dutch
(古荷兰语)
早期林堡语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晚期林堡语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早期林堡语 林堡语
早期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晚期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早期
现代荷兰语
荷兰语各变种
南非语
因格沃内语
(北海日耳曼语)
原始撒克逊语
(东南因格沃内语)
古撒克逊语 中古低地德语英语Middle Low German 低地德语各变种
盎格鲁-弗里西语
(西北因格沃内语)
原始弗里西语 古弗里西语英语Old Frisian 中古弗里西语英语Middle Frisian 弗里西语各变种
原始英语 古英语
(盎格鲁-撒克逊)
早期
中古英语
晚期
中古英语
近代英语 英语各变种
早期苏格兰语英语Early Scots3 中古苏格兰语英语Middle Scots 苏格兰语各变种英语Modern Scots
北日耳曼语 原始诺尔斯语 卢恩
古西诺尔斯语
古冰岛语 晚期
古冰岛语
冰岛语
古挪威语6 法罗语 法罗语
诺恩语 诺恩语 灭绝4
卢恩
古东诺尔斯语
中古挪威语 挪威语
早期
丹麦语
晚期
丹麦语
丹麦语
早期
古瑞典语英语Old Swedish
晚期
古瑞典语英语Old Swedish
瑞典语
达拉纳方言英语Dalecarlian dialects
卢恩
古哥得兰语英语Old Gutnish
早期
古哥得兰语英语Old Gutnish
晚期
古哥得兰语英语Old Gutnish
哥得兰语5
东日耳曼语 哥特语 (未证实哥特语方言) 克里米亚哥特语英语Crimean Gothic language 灭绝
汪达尔语英语Vandalic language 灭绝
勃艮第语 灭绝
註解
  • ^1 伦巴底语的谱系学界分类存在争议。其亦被归类为同古撒克逊语相近。
  • ^2 中世纪后期黑死病时期之后。黑死病对当时挪威语言状况的影响尤甚。
  • ^3 自早期北部中古英语产生[10]。麦克鲁尔认为应为诺森布里亚古英语[11]。《牛津简明英语语言词典》(第894页)中称苏格兰语的“来源”为“伯尼西亚王国的古英语”和“12至13世纪来自北英格兰英格兰中部移民受到斯堪的纳维亚影响的英语”。“早期-中古-现代苏格兰语”的阶段划分在《简明苏格兰语词典》[12]及《古苏格兰语辞典》[13]中得到使用。
  • ^4 诺恩语的使用者为现代苏格兰语所同化(海岛苏格兰语英语Insular Scots)。
  • ^5 现代哥得兰语(Gutamål)为古哥得兰语(Gutniska)的直系继承,现已成为标准瑞典语的哥得兰岛方言(Gotländska)。
  • ^6 大陆古挪威语为介于古西诺尔斯语和古东诺尔斯语之间的方言。

參考資料[编辑]

  1. ^ Robinson (1992): p. 17-18
  2. ^ Robinson, Orrin W. Old English and Its Closest Relatives.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2. ISBN 0-8047-2221-8. 
  3. ^ But see Cercignani, Fausto, Indo-European ē in Germanic, in «Zeitschrift für vergleichende Sprachforschung», 86/1, 1972, pp. 104–110.
  4. ^ Ringe, Don. 2006: A Linguistic History of English. Volume I. From Proto-Indo-European to Proto-Germanic,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213-214.
  5. ^ H. F. Nielsen (1981, 2001), G. Klingenschmitt (2002) and K.-H. Mottausch (1998, 2011)
  6. ^ Wolfram Euler: Das Westgermanische – von der Herausbildung im 3. bis zur Aufgliederung im 7. Jahrhundert — Analyse und Rekonstruktion (West Germanic: From its Emergence in the 3rd Century to its Split in the 7th Century: Analyses and Reconstruction). 244 p., in German with English summary, London/Berlin 2013, ISBN 978-3-9812110-7-8.
  7. ^ Graeme Davis (2006:154) notes "the languages of the Germanic group in the Old period are much closer than has previously been noted. Indeed it would not be inappropriate to regard them as dialects of one language. They are undoubtedly far closer one to another than are the various dialects of modern Chinese, for example. A reasonable modern analogy might be Arabic, where considerable dialectical diversity exists but within the concept of a single Arabic language." In: Davis, Graeme. Comparative Syntax of Old English and Old Icelandic: Linguistic, Literary and Historical Implications. Bern: Peter Lang. 2006. ISBN 3-03910-270-2. 
  8. ^ Ringe and Taylor. The Development of Old English.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114–115. 
  9. ^ 9.0 9.1 sources: Ringe, Don / Taylor, Ann (2014) and Euler, Wolfram (2013), passim.
  10. ^ Aitken, A. J. and McArthur, T. Eds. (1979) Languages of Scotland. Edinburgh,Chambers. p. 87
  11. ^ McClure (1991) in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Vol. 5. p. 23.
  12. ^ Robinson M. (ed.) (1985) the "Concise Scots Dictionary, Chambers, Edinburgh. p. xiii
  13. ^ Dareau M., Pike l. and Watson, H (eds) (2002) "A Dictionary of the Older Scottish Tongue" Vol. XII,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xxxiv